手机上阅读

288生死相随(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离开西码头,我们环城半圈,甩掉了疑 似追踪的人,直奔另一端的东港,阿波订购 的票是一艘吉林港驶来的116客轮,搭载两 百余人,途经松花江东西畔,南北大桥,四处 临检卡子口,在长舂码头泊岸,共计东北领 土内停留两小时二十五分钟。

    这艘船刚经受了于我们而言最危险的哈 尔滨港的临检。之所以坐船,是虚晃一枪,阿 炳带着一拨马仔走山路,阿波走公路,赖子 走铁路,兵分三道调虎离山,水运的局限性 许多城市航线不通,而我们的目的地正是不 环海的河北省,条子无论如何猜不着。更重 要是张世豪的船有七八艘,藏身的好地方是 货舱,箱子一堆,挖也挖吐血,即便袓宗精 明,布下天罗地网,鱼龙混杂的外地客轮也不 免疏忽。

    我将票根递给守舱门的船员,他例行公 事查看,挥手让我们溜边进,为掩人耳目,座 位订在末等舱,紧挨着行李舱,愈是嘈杂,愈 是好躲闪。

    张世豪坐在我旁边,用方帕擦拭勃朗宁 的枪柄,我推开椭圆的窗柩,翻腾的海藻与 污泥的气息扑鼻而来,澎湃的波涛搜刮汹涌 的巨浪,泛着灰白涟漪的墨绿水花凌空又砸 落,咆哮的嘶吼惊心动魄。

    船越过一处漩涡,蓦地晃动,乘客东倒 西歪,搁置的行李箱也纷纷坠落,一片狼藉, 好半响归于平寂。

    来来往往的乘客极其陌生,赶着路途与 旅程,谁也未曾留意末等舱的景象和面孔。

    116客轮从哈尔滨港南下,在剧烈的江 面颠簸,抵达长春码头,我透过窗子瞧,舵手 拽着粗厚的缆绳绑在数米高的木桩,旋即拎着板凳上岸抽烟。

    我松了口气,"出了长春港,下船的西闸 口,阿波指派的马仔送我们去河北省。经行 的公路国道居多,卡子口不安全,绕远的话, 约摸在路上要多耽搁两天一夜。"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张世豪单臂抵在桌沿,握拳撑着太阳 穴,“河北省有我的余党,当初强子枪毙,他们 沦落小酒吧当打手,我在皇冠倶乐部做金彪 的堂主,赏了他们一碗饭吃。"

    他话音未落,船前排上等舱的舷门猛地 被破开,一批条子熙熙攘攘鱼贯涌入,叫嚣 呵斥着监控了狭窄的过道,为首的领队持两 张烙印了人脸的通缉令,询问捧着泡面的男 乘客是否见过。

    相片一男一女,男人是张世豪,女人是 我。省厅很懂规矩,办事也漂亮,我和关彦庭 曾是人尽皆知的恩爰夫妻,如今他擒获副国级殊荣,我跟不入流的逃犯混子私奔,条子 顾虑他清誉,也忌惮我的尊贵,仅仅素描我 的样貌,神似六七分,美人儿总是过目不忘, 除非的确没碰上。

    男乘客皱眉回忆,犹豫不决指着末等舱

    的门板,"好像”他又踯躅缩回手指,"不太像 "

    条子的耐性殆尽,横眉冷目催促,“有一 说一,知情不报是窝藏罪r

    男乘客一激灵,“男的长得很俊,七八分 像,女的也漂亮,应该是。"

    我心脏噗通跳,屏息静气盯着那处,张 世豪不露声色松开我的手,下意识触摸裤袋 里的枪,条子循着男人视线张望,刚跨了一 条腿,即将暴露的千钧一发之际,另一拨警 员登上了甲板,及时制止住,慢着。〃

    这拨条子一愣,"哟,林处。您也执行公务?”

    男人摘了警帽,交给随行的下属,"撤兵 吧,这艘船没你们搜查的目标。"

    他末了补充一句,“关总参谋长的指示。"

    领队稀奇,龇牙咧嘴,“关总参谋长竟然 也管这档子事?〃

    男人趾高气扬的架势,"普天之下莫非王 土,关总参谋长是京城的大人物,年轻有为, 他的前途吓得你袓坟冒烟儿。没他管不了的 差事。"

    领队谄媚点头哈腰,"那是,这艘船入了 关总参谋长的青眼,是它的福分了。”

    男人漫不经心掀竹帘,"多久出境。”

    “半小时。市局吩咐管制办的发海上讯 号,进出的船只慢开,别漏了张世豪。东三省溜 一圈,松花江绕两趟呢。”

    "奶奶龟孙的r男人晬了口痰,反手一巴 掌,打得领队帽子险些散架,“自作聪明,关 总参谋恼了,你他妈的赚皇饷赚腻歪了?不 乐意干活滚蛋r

    领队懵怔揉着被打肿的额头,“关总参谋 长的指示,是查还是不查?〃

    男人冷笑,“你们通缉令上的女人是谁, 清楚吗?”

    马上中秋节了,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西子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张世豪的马子嘛。"

    "放屁r男人怒目圆睁,他刚要吼,又察 觉不妥,咽了回去,勾住领队的脖子,附耳念 叨了句,领队腿一软,“关太太咋成逃犯了。”

    “关太太的称呼,倒没必要喊了,但关总 参谋长就是这个指示,揣测不透上司的意思 你能混好吗?”

    领队眼珠子乱转,他阿谀笑,"谢林处点拨。"

    他挺直身板朝着无头苍蝇似搜索的条子 大手一挥,"撤,查下一艘,这艘清了。张世豪 擦屁股纸都是金子碾的,能他妈的在末等舱 闻屁味儿吗! 一群饭桶。"

    几十名刑警浩浩荡荡的园路折返,林处 在跳下甲板的前一秒,回头看向我们隐匿的 舱门,他意味深长的勾唇,帘子垂落,遮住了 船头射入的黎明暖阳。

    我心知肚明,关彦庭堂而皇之横插一杠 的企图,让我眼睁睁瞅着落魄的张世豪在抓 捕面前做狼狈的困兽之斗,束手无策,而关 彦庭是大赦我岁月凄芜的男人,他捞我出愁 苦的悬崖,加倍给予我焚烧物欲之火的干 柴。

    关彦庭借旁人告诉我他的怜惜,他的浓 情,在大仁大义前,他本该快刀斩乱麻,铲净后患,他不舍我遭牢狱之灾,即使我挥剑兵 戎相向,选择与他劳燕分飞,他仍牵挂我,护 我最后一程的周全。

    马上中秋节了,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西子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