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89(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跟他去过一趟松原市,铺天盖地的马 仔,气吞山河,虎啸龙吟,将站台包围得水泄 不通,今儿唯独蜥蜴自己,时过境迁,物是人 非,树倒猢狲散。

    蜥蜴机灵,察觉张世豪的情绪,他系着 安全带说,“手下兄弟收成小,养家糊口的担 子捆着,有活儿了,硬着头皮件件不落,豪 哥,我聚齐他们下周为您接风洗尘。”

    "折腾什么。"我拒绝了,"豪哥不讲排场。

    "那是。"蜥蜴眉飞色舞,"豪哥在这地界, 是腕儿。年少成名,河北省廊坊,安新县,承 德,沧州,尤其是卧虎藏龙的石家庄,豪哥的 威望在道上十分厉害,九十年代强子牛逼, 公安局长和他称兄认弟,河北的局长啊,北 京的二弟!在中国螃蟹似的横行,他都眼巴 巴盼着招安豪哥,那时您多大?”

    蜥蜴得意洋洋透过后视镜瞧车厢,张世 豪波澜不惊说,"十九岁。"

    "蟒蛇在您这岁数,没断奶呢。他继母喂 他喝奶,在道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他不许外 泄,早他妈一泻千里了。”

    我没忍住笑,"有这事?〃

    "蟒蛇跟豪哥干了半年,他家里挺有钱, 他爸后来赌场出老千发家了,娶了个小妈, 他和小妈搞得火热。把他老子活活气死了, 他拿着钱招兵买马开窑子,从河南、贵州骗 了六七十个女人下海,在窑子里当鸡,他风 评很臭,经商头脑不低,够丧天良的。”

    成王败寇,英雄不问出处。

    混黑帮的,几人家底清白,十根手指数 不清恶贯满盈。

    蜥蜴驾车搭载我们抵达预定的宾馆,下 车时一名马仔恭候在电梯,他踮脚勾着蜥蜴耳朵小声说了句什么,蜥蜴一怔,"靠谱吗?"

    "蜴哥,蟒哥在局子里有间谍。这能有错 吗?不准的也没胆儿糊弄啊。”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蜥蜴晬了口痰,“行啊,都人五人六了, 合着豪哥做嫁衣了。”

    房卡叮咚划开屋门,张世豪在会客厅坐 下,他眯缝着眼,“出事了。"

    蜥蜴沏了一壶热茶,"豪哥,沈良州升任 黑龙江省的省委书记了,今早八点钟北京、 东北的政府官网官报相继发布公示,批文都 盖章了。辽宁省的经济强,政治军事属黑龙 江超前,沈良州这一战,赢得漂亮。"

    张世豪转动着茶杯一言不发,我干笑了 声,给自己斟满,"他和关彦庭是盟友,捏住 彼此诸多黑幕,关彦庭荣鹰副国级,拦路虎 沈国安死是他高枕无忧的砝码。沈良州早知他目的弑杀土皇帝以绝后患,他襄助关彦 庭,也该回馈他政权的报答,扶持他上位。两人 相辅相成,底细是牵制对方的利器,他们不 会反歼,只会在政坛共进退。沈良州是舆论 漩涡的人物,圆滑狡诈,残暴不仁,中央有所 忌惮,也亏欠了他,关彦庭巧用这一点,将沈 良州摆在唯一的候选,人大没得纠结,兵来 将挡水来土掩,省委书记非他莫属。"

    只是这一天,来得委实太早了。

    对张世豪一万个不妙。

    蜥蜴焦躁得龇牙咧嘴,“豪哥的麻烦大 了。沈良州年轻,历届一把手哪有低于五十岁 的,他还不满四十。他当务之急是立功,有重 大且险峻的政绩傍身,才能堵住悠悠之口,

    使书记职位增涨含金量,同僚虽然明面服 他,实际他羽翼嫩得很,比他老子差些火候,他 得填补窟窿。"

    我面无表情饮茶,清苦的涩味蔓延唇 齿,内心波涛汹涌。

    不了解袓宗的局外人,认为他刚长齐了 毛,根基不扎实,坐这位置也风雨飘摇,他包 养我两年,我最初也琢磨不透他,年长曰久 本性曝光,他的城府不逊色任何宿敌。张世 豪张扬猖獗,即便他低调,三爷的名号东北 也无法避免叫得响了,关彦庭高深莫测,招 式毒辣,他擅隐忍蛰伏,藏得滴水不漏,伺机 显露,技压四座。袓宗介于二者之间,风流做 皮,沉稳是骨,非常极端。若说关彦庭是运筹 帷幄拼到金字塔尖,那袓宗是一步步算计廝 杀,以尸骸铺基石占据一席之地。

    不论他道行深浅,蜥蜴有一句没说错, 张世豪逃亡河北,前景不容乐观,要么一场 血战,扒一层肉隐姓埋名,要么死在这片他 发迹的故土。

    目前事态,这杆天枰悄无声息的倾斜了 后者。

    张世豪将尚且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他 白皙的皮嚢霎时晕染一片绯红,"和蟒蛇打个 招呼,我找他谈笔合作。”

    蜥蜴踌躇半响,“豪哥有所不知,癖蛇黑 吃黑路子特别野,廊坊的发财,单飞有三四 年了,挖了蟒蛇窑子的红牌,被他半夜打折 腿,这孙子在河北,倚仗公安局长的靠山作 威作福,我怕您搞不定他。”

    张世豪指节弯曲,有条不紊叩击膝盖,“ 我对他有知遇之恩,是否认账,取决于他,我 不约他,他装聋作哑,我约他了,他不拾茬再 说。,,

    蜥蜴说明白。

    祝大家中秋快乐作者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一定要领余额宝消费红包,额度更大!更大!更大!每天可领一个!

    接下来一连半月,癖蛇也没回讯,蜥蜴 催他,他开始还敷衍搭腔,之后便失踪了。美其名曰是办生意,赌场酒吧玩儿得不亦乐 乎,有工夫泡马子,没工夫商议,显而易见他不 准备施与援手。

    张世豪的能耐,拨开云雾保不齐河北省 改朝换代了,蟒蛇是老大,他怎甘拱手相送,

    肯定压制张世豪,不凿活路。

    蜥蜴向张世豪汇报完情况,我在回廊迎 他,递了一支烟,蟒蛇什么意思。"

    他一脸愁,"嫂子,蟒哥不买豪哥的账, 他也叮瞩我撤。"

    鲜衣怒马,锦上添花泛泛,形同枯槁,雪

    中送炭寥寥。

    我掸烟灰儿,"人之常情,

    蜥蜴也焦头烂额,“癖蛇不点绿灯,豪哥 在河北没门道揽资源,声名鹊起太难了,耗 着不是法子,时机没耗来,条子来了不全完 了。"

    我思考良久,"我行吗?〃

    蜥蜴叼着烟蒂的门牙一哆嗦,"嫂子您 去?”

    由奢入俭难,屈尊降贵原就折磨人,张 世豪到底是河北熬出头的大佬,探路摸底的 事儿,他做掉价也尴尬,蜥蜴不够分量,蟒蛇 的马仔,他凭什么赏光。思前想后,我若不出 面,没完没了的僵持着,吃亏的是张世豪,蟒 蛇不分吹灰之力,就能把条子吸引来。

    蜥蜴也没辙了,他颧骨的肌肉都在抽 搐,“成,嫂子,我试着安排。"

    我在宾馆又等了两天,蜥蜴绐了我一处 地址,他说他需要回避下,惹毛了蟒蛇,他得 赔命,希望我体谅。

    我干叮咛万瞩咐,我找蟒蛇的事,决不 可告诉张世豪。

    蜥蜴晓得利弊,他让我尽管安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