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0小五,你走吧(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90小五,你走吧

    他英俊勃发的轮廓,深邃清朗的面庞, 倒映在我混沌的视线,仿佛锋锐的银针,刺 着我的五脏六腑。

    芝兰玉树风华倜傥,竟是道貌岸然。 他虚伪辗转花丛,故作风流纨绔,他的 雄心霸志,他的野蛮狡诈,藏得如此严丝合 缝,滴水不漏。

    骗了睡在枕边七百夜的我,骗了对他一 腔真情,一腔忠勇的我。

    我嗤笑

    他毫无金玉修饰的干净的手指,拂过我 眉尾细细密密的雨珠,"我不喜欢在你脸上, 看到你痛恨我的神情。”他暗哑的音色是蛊惑 心智的性感,"阿霖,记得以前吗。”他笑得儒 雅和煦,全然不见一丝生杀掠夺的凶残,“你 十九岁学会煲汤,满心欢喜煲了一锅,你披着弥漫桂花香的长发,乖巧趴在我怀中,那 时的你,凝望着我的眼睛里,是崇拜,依赖, 天真。我拥有过太多女人,干娇百媚,姹紫嫣 红,你的纯粹我寻觅了三十五年。我不够十 分宠你,也不时时刻刻陪着你,你不怨不吵, 不争不抢,温顺驯服,在我的羽翼下,我给你 编制的金丝笼,娴静度日。我并没告诉你,那 碗汤咸腥难咽,是我喝过的,最不想品尝第 二次的汤。但它流连在我的唇齿,它青涩,却 美好。”

    袓宗掌心抚摸着我的脸颊,滚烫的温度 几乎焚化我皮肤的寒露,我和他四目相对,“ 是你将美好推向深渊峭壁,它尸骨无存。"

    〃有的东西,可以起死回生。"

    我嚎啕大哭,厌倦了便笑,澎湃瓢泼的 雨帘砸落我苍凉哀戚的啼吼,"来不及了。"

    【免-费】

    【首-发】

    【- 追-】   

    【- 書-】

    【- 帮-】

    伞檐倾斜,他的袖绾被浇湿,"木秀于林风必摧。没能耐撑着,倒了人人践踏诛之, 是物竞天择的法则。我不挫磨他,两北省厅 会轻而易举放过吗。阿霖,你根本不明白,群 雄逐鹿的世道,输赢多残酷。输家怪罪臝家, 臝家藐视输家,每一领域,都有成王败寇。"

    他缓缓蹲下,像把玩一件稀释珍宝,他 爰极我的红痣,一如我爰极了他的气魄,可 惜物是人非,朱砂未褪色,愈加嫣红,不属于 他。他的气魄,他的无畏,他的铁骨铮铮,我 亦无比陌生。

    我跪在一尺的坑洼内苟延残喘,素色裙 摆狼狈粘连,如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乱世浮萍,醉生梦死。

    这份懦弱的无奈的绝望,敲碎了我倨傲 的脊梁。

    我怎么承认,我跌跌撞撞耗费在最好时 光的执念,是一场荒谬的笑话。

    它奚落讥讽我,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空洞的眼眸,是挥之不散的迷惘幽

    怨。

    袓宗叹息,他曈孔一半炙热,一半凉薄, 打横抱起我湿透的削瘦身体,走向路旁停泊 的奔驰,二力匆忙收了伞,疾步尾随,白炽灯 照得山河岁月空惆怅,我下巴抵在袓宗肩 膀,恍惚颠簸着。

    他是我曾痴迷深爱的沈良州吗。那个胭 脂浸淫,烟视媚行的沈公子,二世袓。时过境 迁,面具溶蚀,他的凌厉阴鸷令我望而生畏。

    他的皮嚢瑰丽,他的温柔旖旎,他的暴 戾带着剧毒,女人甘之如饴。

    我悲从中来,狠狠甩开他的桎梏,试图 逃脱,他臂力强悍,不容我挣扎,按住我脑袋 埋在他贲张结实的胸膛,我陷入一团火烧火燎的肌肉,“别闹。

    我仇敌似的怒瞪他,“张世豪沦落至此, 你不该兔死狐伤吗。他那般骄纵猖狂,结果 不堪一击,沈良州,省委书记至高无上,东北 的帝国啊,你大权在握,予所欲求,多少混迹 数十年的官员摸爬滚打求而不得。你万事大 吉了吗?关彦庭是你的兄长,还是你的挚交, 与你血浓于水,肝胆相照?你寄希望于他的 提携,不惜默许他逼死生父,你如愿以偿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