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0小五,你走吧(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涂抹着玻璃淅淅沥沥的水渍,“黑龙江 政坛睡骂他背信弃义表里不一的人少吗。这 两年雨后舂笋冒出,他是战功赫赫,基层拥 戴,可越靠近他,越清晰他的面目。他的字典 里,谈何盟友,合作,共生。挡他路,遇鬼杀 鬼,遇神杀神,捏他把柄,他必定使出浑身解 数,让那人闭嘴。张世豪走投无路的今天,何尝不是你的来曰。”

    他把我塞进车厢,合拢了门,二力在驾 驶位说,"沈书记,送程小姐回富丽酒店吗。

    我脑子轰隆一声炸了,我情绪激动扯住 袓宗的领结,“我的住处,你也探听到了?”

    他一言不发,我在他的沉默中醍醐灌 顶,这一路逃亡,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光是条子 一拨又一拨,显而易见绝非是凑巧,长舂开 往河北的货车,总共十几列,偏偏张世豪乘 坐的一列最不起眼的,搜得天崩地裂,我盯 着袓宗翻动的喉结,"石家庄市公安局局长, 是你的人。”

    袓宗打开折叠的方帕,擦拭我发梢,他 闻言动作一滞,"姓什么。"

    "熊。,,

    他漫不经心嗯,"是关彦庭的下属。原哈尔滨市反贪局局长,十年前归顺了还做少将 的关彦庭,沈国安晋升书记,关彦庭动用一 切人脉,安插熊坤走马上任河北省,我揣测 不明他的未雨绸缪,或许他统一东北为自己 的覆巢之地,早有企图了。”

    我呵笑着,本是局外看戏的人,熬着熬 着,演成了戏中的可怜人。

    张世豪在漩涡中拼了半辈子,江湖门 道,官场风云,他一清二楚。既非愚蠢善类,又 非自大的怂包,孤军奋战斗他不容易,多高 明的城府,不免残留疏忽弊端。沈关联合,如 虎添翼。作弄他的前提,身居一省首席,一呼 百应的政局,惟命是从的同僚,更大幅度的 概率掣肘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张世豪。

    所以他们一直在等升迁的时机,澳门时 的张世豪已经气焰殆尽,看似康乾盛世,不 过回光返照,越是嚣张跋扈,波澜壮阔,越是摔得惨。

    袓宗干方百计追踪,张世豪有防备,关 彦庭扮与世无争的清廉政客,他的形象塑造 极好,他挖凿任何人的底细,皆不着痕迹。张 世豪的孽债甚至不用查,整个东三省,张三 爷是黑老大人尽皆知,他堵死了有朝一曰洗 脱的后路,而他搜集的涉及关彦庭的证据,

    却是假的。我擒获的是真的,可迟了。

    袓宗接手了后续围剿,关彦庭前期的撒 网和部署,欲盖弥彰得干脆漂亮,我威胁他 撤,他谈何拒绝呢,原本无需他参与,他按兵 不动,还掩护我们出境,他所表现的仁至义 尽,我自然没必要捅破他的惊天窟窿。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关彦庭焦急铲除沈国安,一则为毁灭晋 升的障碍,这一年半载,他风光无两,不趁热 打铁攀爬一步,再妄想添柴火烧得东风旺旺 的,付诸几倍的精力折返巅峰也难。他并非昔曰练兵场刀枪不入的少年武将,他身子骨 累了,这是他最后一搏。

    二则铺垫屏障,一旦罪恶的内幕败露,

    中央不能放任常委损失第二员重蹈沈国安的 覆辙,镇压舆论倾嚢而出,力保驰名中外享 誉三军的副国级无恙,维系中央的颜面。沈 国安无异一张鲜血淋漓的免死金牌,他反噬 成功,才长久握住性命荣耀,他从开始便筹 谋,沈国安自认操纵驾驭关彦庭,殊不知,他 毕生都置在关彦庭的监视算计下。

    “沈良州。”我兀自开口,语未出,先沙 哑,“你的爰,自私又阴险。你和关彦庭是一类 人,一类看清后,觉得胆寒的男人。遇到张世 豪之前的程霖,她渴求的爰,是给予无穷无 尽的金钱,无边无际的荣宠。是你口中的依 赖,崇拜,信仰。她畏惧失去,也讨厌背叛。 名伶交际花,拥有真心实意的金主,她多欢喜,多感激,她只恨自己不干不净,有那不可 弥补的遗憾。"

    我推开车门,脚淌在淹没踝骨的水坑 内,"遇到张世豪之后的程霖,得了失心疯,得 了癫狂症,她魔了,痴了,傻了。她爰轰轰烈 烈的刺激,爰荡气回肠的无畏。爰扬长而去 的利落,爰撕心裂肺的追随。你知道吗。当我 在澳门卖掉我曾视若生命,惜之入骨的珠 宝,换取他的筹码,他的资本,刀光剑影枪林弹 雨,我和他并肩去闯,我褪掉了虚荣与奢华,

    不再沉湎关太太,沈太太的称呼中。我连想 也没想过的事,我都做了。沈良州,我顿悟 了。我这一生,不算值得,也不算枉来一遭。我 活在欺诈,亵玩,凌辱,轻贱中,我要的,是 真字。,,

    袓宗面无表情注视我,冗长的死寂,他 没说只言片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