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1(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91

    我从未见他如此消沉。

    他忽而推开我,仿佛一只发狂的雄狮,

    腻烦了潦倒的困兽之斗,叛逆抗争着束缚他 的一切,我趔趄跌在坚硬的地板,脊骨铬疼, 我蠕动着,朝他的方向无助伸手,"世豪,我 痛。"

    他曈孔猩红,层层交织的血丝,煞气浄 狞,他扫落了床柜的茶盏,枕芯被褥,刮烂了 灯罩,流苏穗子簌簌碎裂,屋子四壁回荡着 令我恐惧的抨击声,目之所及,颓唐狼藉。

    我堵着耳朵,低低闷哭,他砸了能砸的 每一样,再无供他泄怒的东西,他便看向我, “你走不走。”

    我瑟瑟发抖,"我走哪里。"

    "那是你的事。"

    豆大的泪珠子夺眶而出,我蜷缩在床尾

    "我无处可去了。

    他凶相毕露,嗜血锋狠,苍白修长的食 指和拇指钳住我脖颈,将我披散长发的头颅 扳起,被迫吃劲的动脉似乎要冲破皮嚢,缕 缕青筋绷直,像求饶的蛆虫,"两个男人不够 你选择吗?关彦庭在东北等,沈良州追来河 北,关太太沈太太任你挑,你还要谁。"

    他满嘴酒气,眼底是嫌恶,"程霖,阿炳 说你留不得,我不信邪,我张世豪大风大浪 闯了,我没栽过跟头,区区女人怎么能毁掉 我。你跟我一年,我垮了两次。”

    他指腹摩挲着我下颔,"我怀疑,你是条 子的细作。我的行踪,我的地下仓库,我的交 易时间货物内幕,是你放消息,他们才一击 即中,弹无虚发。”

    我呆滞望着他,他强势驻扎我岁月,在 我光秃秃的、平淡寥寥的枝桠上开出满树的绿叶红花,他不言不语,赠我顽固的、颠沛的 、疯魔的梦。

    他不是噩梦。

    是再美好不过的梦。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我不悔。

    若时光崭新,允许我往复。

    我仍会在冰雪皑皑的子夜,途经那漆黑 的、阴森的巷子。

    我握住他的手,扣在我跳动的心脏,“我 不走。我有血有肉,有灵魂和企图,后来。我 挖掉了血肉,灵魂,企图。只剩下你了。不管 你用什么战术激怒我,诱逼我,都无济于事。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僵滞的身躯像一块石,风霜,沧 桑,炎炎烈日,在暮鼓晨钟中,滚下山之巅。

    他干涸的唇瓣纹路纵横,他醉了,醉在 他昔年叱咤黑帮的回忆中,醉在他出其不 意,又堕落深陷的情爰中,醉在刀光剑影的硝 烟,虎啸龙吟的战壕,醉在驰骋的潇洒,和漫 无边际的恭维。

    朦胧的光束,昏黄而寂寞。

    像烟花。

    像陈旧的庙。

    他顷刻坍塌,瘫在我腿间掩面啜泣着, 压抑着,躲避着,由隐忍变为崩溃。

    我累极了。

    我的力量,我的孤勇,在这盘循环莫测 尔虞我诈的棋局,耗尽了全部执着。

    我心如刀绞,擦拭着他不断汹涌的泪,

    那泪滚烫,绝望,歇斯底里,我抱着他,腿夹 着他,呼唤他的名字,央求他镇定。

    我用濡湿的舌尖舔着他的脸颊,他的胡桂,他眼尾细细的短短的皱纹,我知他半生 荣耀,八方臣服,我知他多煎熬,多懊恼,自 古英雄挫磨,一败涂地,扛不住的比比皆是。

    我鬟角贴着他隆起的炙热的脊背,"世 豪,你没输,他们臝得龌龊,虚伪,他们不敢真 刀真枪和你拼杀,他们趁人之危,是我眼中 的弱者。谁也不能取代你。”

    狂风骤雨的摇撼,他终于停歇。

    他匍匐在床畔,沉默躺倒。

    我匆匆裹住被他无知觉挠破的伤痕,爬 上床,趴在他胸膛,像纠葛的藤蒂,相溶。

    我冰凉指尖一寸寸抚摸他的发丝,"世 豪,我瞒了你一个秘密。”

    他阖着眼皮,无动于衷。

    "我很快乐,我在你怀里,我不怕风,不 怕雨,不怕阴阳两隔。我怕的是,你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不在。世人说,我有那么好的归 宿,为什么鲁莽的往前冲,偏偏跳深渊,跳火 坑。倘若我享受荣华尊贵,却背离了自己的情 意,和行尸走肉有何区别,我不遭报应吗?我 明知我与沈家隔着的是我丧失了生育的权 力,隔着的是骨肉,是无可弥补的深仇大恨。关 彦庭干方百计的接近,伊始于利用。我是他 最精湛的一颗棋子,从他见我第一眼,他便 把我纳入他的棋局。我睡在他们的枕边,强 颜欢笑,举案齐眉,我不了解我的丈夫到底 是谁,他的真面目是魔鬼,还是禽兽,是人 吗?是心存善念,有情分的人吗?有朝一日我妨 碍了他,等待我的结局是什么,像沈国安夫 妇,像你,像傅令武,像惨死他手中,永世不 能沉冤昭雪的亡魂。我不要胆颤心惊的过曰 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