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2艾滋病(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说是,蟒哥要捏着老熊的脉络,他野 心大,沧州港以外贪的地盘还有几处,据说 他看重了天津滨海和北京三里屯一家酒吧, 这两座城市当官的阴,胃口宽,他喂不饱,想 走歪门邪道的捷径。

    "你绑了吗?”

    "哪容易啊。熊局长的后台是关总参谋 长,上行下效,听差办案,熊局长之所以不答应 蟒哥,贿赂了几百万也不松口,因为他自己 暗中搭桥,控制了三里屯的酒吧和天津内陆 港西码头,他凭啥拱手让人?关总参谋长豢 养他,提携他,他干嘛了,他敢瞒着?顶级上 司会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吗。”

    好一潭深不见底的水,关彦庭操纵着东 北三省和中央陆军,大权在握,政坛新贵,可 谓是独当一面,他仍不罢休,利用公安局长 的挡箭牌,驾驭地方黑帮,聚众敛财,甚至意欲笼罩北京娱乐行业,天津的新晋港口。 我冷笑,"他找死。"

    马仔动了动肿胀的膝盖,"嫂子,中央绝 不查关总参谋长,他升任时,拿了一本厚厚 的账薄,中央上至正国,下至部长,但凡是露 馅的私事,他掌握一清二楚,莫说省官员,国 字辈的要磕他,中央也想法设法力保他,关 总参谋长练家子出身,特战兵的领袖,且不 论他的基层威望,他是硬茬子啊。他搞鱼死 网破的一出,中央可兜不住。”

    我不疾不徐扣动扳机,"是吗?”

    他没听见动静,是字勾在唇齿,我一枪 毙命,他后半句彻底湮没在舌根。

    亲眼目睹了我,我也默认了他的称呼, 他扭脸指证我,我岂非留有后患。

    我和张世豪一损倶损,我得顾虑自己露 了马脚,他的处境。

    我按照蜥蜴的提点,先回了赌厅,铁皮 箱里的一百万完好无恙,我扔了钱,收了空 箱,马不停蹄闯进201,搬空了保险柜,将枪 支塞在铁皮箱中。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当务之急,钱不是必需品,买够了吃喝 足矣,武器却必不可少。缺了军火和汽油,我 们相当于困兽之斗。条子不用攻城,骑马扎 唱空城计,能活活唱得精神枯竭,弹尽粮绝。

    我拎着密码箱走出201,拐角的灯柱下, 影影绰绰飘荡着一抹清痩的衣袂。

    我警惕质问,"谁。"

    那影子明显也一僵,半响若隐若现的侧 脸,"程小姐。"

    蟒蛇的马子。

    她受伤的腿部简单包扎了,纱布染着黯 淡的血,盘坐在漆黑冰冷的通道,皮肤是烟熏火燎的灰尘。

    我架着枪,缓慢靠近她,她给了我一支 烟。

    我看了看烟,又看了看她,她举起双手, "我和你不同,你是东北的硝烟练出的交际 花,我是河北的醉生梦死荼毒的娼妓,你多才 多艺,精通尔虞我诈,我只能歌善舞,巴结蟒 蛇,我斗不过你,也就识趣安分守己,你不杀 我,我感激涕零,还会自讨苦吃吗?”

    我沉默夹住烟,吮了一口,浅浅的,稀稀 的,我蹙眉询问她,“有劲儿大的吗。"

    她叼着烟蒂,火苗熏得睁不开眼,她拋 掷了我一盒新的没拆包的,我撕了封条点 燃,有些呛鼻。

    “你男人死了。”

    “我听到枪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