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2艾滋病(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顿了一分钟,“你很厉害,都说大名鼎鼎三起三落的张世豪,怎爰上了风月妓子,

    还是高官玩剩下的,他们大约没见过你临危 不惧陪男人浴血奋战的模样。妓子,良家妇 女,干金名媛,谁有你的风度和胆识呢。”

    我拨弄着忽悠闪烁的灯泡,"我现在是平 庸百姓,为存活奔波,时刻面临一无所有的 窘境,天下这样的男男女女数不胜数,我湮 没其中,我何惧呢,想活着,想吃饭,不想死 在监狱囚牢,只有拼。"

    女人吞吐着淡蓝色的烟雾,但你是程 霖,你的诱惑与倔强,像一把刷子,刷着世间男 人的心,注定了东北的权宦贵胄,无法舍了 你,你若肯求饶妥协,兴许张世豪有生路呢。

    我指尖一紧,捏碎了灯泡,“某种领域的 臝家,讨厌他的软肋被晾在青天白日,哪怕 这青天白日世人是蒙蔽的,就一两个人能看也不被允许。谁不喜欢呼呼大睡,而喜欢提 心吊胆呢。东北的权宦不愿我逃亡天涯,何 必逼我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呢。权势与风月,

    于男子而言,风月是权势的锦上添花,于女 子而言,只要冲突了感情,富庶、位分、利禄 不值一提。即使饥饿,不甘,也会弃权势。” 我掸落一截烟灰儿,“你跟着蟒蛇,穿金 戴银,呼风唤雨,在河北万人拥簇,你怕吗。”

    女人琢磨了几秒,"怕。"她四肢颤栗,像 吸毒犯了癮抽搐着,"怕对家寻仇,灭族屠 戮,我也遭殃。”

    她讥讽笑,“这不成真了吗。"

    "我也怕。"我掐灭烟蒂,涂去眼角的浊 泪,"回头是岸,你上岸吧,我没机会了。女人不 易,我不杀你,赌厅有一百万,拿了走得越远 越好。"

    我翻窗子攀着暖气管道,和闻风捕杀的 一群马仔擦肩而过,玻璃合栊霎那,他们一 窝蜂飞驰,我正卡在管道的排水节,眼皮底 下死里逃生。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真刀真枪的应付一拨男人,我没那能 耐。

    一切尘埃落定,我才恍惚感觉臂肘的剧 痛,和马仔过招时被木屑割破,伤口弥漫着 焦褐黑紫的脓水,这颜色委实吓住了我,我 记得我的血是鲜红的,怎么像中毒了。

    似乎哪里不对。

    我端详片刻,跨入途经旁边巷子的出 租,吩咐司机驶往附近的大医院。

    司机透过后视镜发现我满身鲜血,他不 敢吭声,只递了 一卷纸,我接过擦拭赤裸在 外的浑浊,脱了风衣,里子翻出,反套在肩 膀,藏好狼藉,系住束带。

    时间紧迫,耽搁不得,再迟,我和张世豪 分散,恐怕短暂难以汇合,我掏出全部现金, 和一把64式手枪,拍在诊桌,不知是灯火照 耀,亦是我的阵仗可怖,大夫面孔煞白注视 我。

    我将伤疤横在灯罩下,"需要什么检查, 我只给你十分钟。”

    他瞥了一眼,神色复杂,哆哆嗦嗦开单, 挂了休息中的标牌,悬在门扶手。

    我笑得讳莫如深,“有劳。我要治疗外伤 膏和常用药,你今天接诊,问诊,涉及我的, 一概从脑海清除,否则一一”

    我指着枪,"我不介意帮你。"

    他点头说我记住了。

    我匆忙做了三项化验,我返回诊室,将 报告单交给他,大夫仔仔细细浏览,他表情 一寸寸沉了下来。

    “您体内携带突发感染性的艾滋病毒,发 病期三到六个月,一般慢性根据体质两到十 年的潜伏期,在未发病前,与常人无异。您触 碰了艾滋病毒患者的血液,比如静动脉的注 射器,性交传染的发病是较漫长的。”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大夫很笃定扶了扶鼻梁缀着的镜框,“您 的报告单,标注正是急性。"

    晴天霹雳,轰鸣而过,我无比愕然,艾滋 病。

    在那糜烂浮沉的年代,在娼妓的身上, 是不治之症。

    我眼前倏地发黑,澎湃的天旋地转,犹

    如置身海啸,置身波涛汹涌的巨浪,我身子

    一软,踉跄后仰,大夫惊慌拽住我,"程小姐!

    "

    距离我在诊室撞破被蒋璐收买的王乃, 拿垃圾桶废弃的针管给我输液,刚好三个月

    蒋璐果真是来者不善,她做了孤注一掷 的准备,她没打算活,也拉着我垫背同死。

    我紧晈槽齿,冷汗一瞬间浸湿裙衫,这 一刻我无睱顾忌自己安危,我攥着他的白大 褂,涕泗涟涟,“那我男人呢!我男人传染了 吗?”

    大夫迟疑说,“十有八九,也传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