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3(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穿着衣裳,梳辫子时,我无意看见坐 在屋外饭厅的张世豪,他干净白皙的食指挑 开一张折叠的纸,一言不发盯着密密麻麻的 文字,我认清那是属于我的艾滋病呈阳性的 化验单,我疯了一般坠下床飞奔掠夺,他举 臂避开我,目光灼灼的凝视我,我扑了空,挣 狞嘶吼,“你从哪里拿的r

    我攒了团,丟在诊室外的垃圾桶,我一 清二楚,绝不会差池。

    张世豪掀开灯罩,裹住滚烫的灯泡摩 擦,那张纸很快点着,他暗哑的嗓音说,"蜥蜴 的马子,也在那间诊室产检。”

    我耗光了所有隐瞒他的力气,证据确 凿,也不由我编造。我跌倒他脚下,他无波无澜 的眼睛倒映着我猩红的曈孔,嫣红胜血,恰似盛满朱砂。

    我颤抖着蜷缩,脸深埋在膝盖,"世豪,

    我疏忽了。蒋璐好狠毒,她用她的性命,终结 了我的一辈子。我毁了,但我错在连累你。” 我仰面望着他,"大夫说,你也十之八九 感染了。”

    我从未这么惊慌失措,狂风骇浪,天塌 地陷,我什么没经历,什么没硬扛,我挚爰的 男人,死在我的手里,我做了屠龙刀,我下地 狱也无法面对。

    这是蒋璐的执念。

    她要玉石倶焚,才咽得下憎恶。

    他打横抱起我,迈进黯淡屋子,砖瓦滴 答淌着晨露,阳光不燥,梧桐婆娑,交织着我 们的脸庞。

    他胡茬很厚,很硬,青青的一层,他没 刮。

    他是如此温柔,绵绵。

    "死在一起不好吗。"

    他一句,扯破了我故作坚强的面具。 死在一起好,我想他活着。

    我做了孤注一掷,护他逃之天天的准 备,为什么他折损在这一关。

    我扎在他怀里歇斯底里。

    那张化验单没剩一丝灰儿。

    张世豪绝口不提这件令我心如刀割的 事。

    那天起,我们没日没夜的做爰。

    像两个疯子。

    白天做,夜晚做,做得精疲力竭,恨不得 把这辈子的爱都做完。

    我紧紧的缠绕着他,他覆盖着我,焚燃 着我,如同翱翔在澄澈苍穹的雄鹰,悬崖峭 壁宁死不屈的雪莲,两株被世人遗忘的凋零的忘忧草,纠葛在藏蓝海底的水藻,我融化 他,他溶蚀我,我沸腾着他的气息,他是我的 模样。

    他喜欢我眼角纤细的皱纹,喜欢我病态 的呻吟,喜欢我愈发枯萎的发梢,偶尔情到 浓时,他激烈的驰骋,我苍白的唇和肿胀的 淋巴会渗血,血丝,血珠,血点。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我不愿看那副面孔的自己。

    他却不嫌。

    我察觉到,张世豪放弃了挣扎,他的希 望毁于一旦,他已经不再奢求。

    东山再起,雄踞一方,叱咤风云,统领江 湖。

    剔骨扒皮换回生离死别,他同我一样,

    除了彼此,这风月的千种柔情眷恋,葬入三 尺碑陵,灰飞烟灭了。

    他搂着我日益消痩精神恍惚的身躯,亲吻我的每一寸,每一毫厘,他唤我的名字,我 不理,他唤我小五,我笑着嗯。

    我仍撒娇,仍刁钻,只是反复疲累,浑噩 嗜睡,我在空寂的半梦半醒中,听见他的啜 泣,他闷在掌心的,无边无际的悔意。

    他大约在斥骂自己,若强行留我在东 北,会否不是这样的下场。

    若他一早杀了蒋璐,若他死在那座饱经 风霜、暮鼓晨钟的庙宇,会否上苍不忍收我 了。

    不可一世的张世豪啊,泰山轰顶,枪林 弹雨,睥睨天下的张世豪啊。

    他握着我枯槁的手,像无助的孩子,抵 着我额头失声痛哭。

    我未曾睁眼,对他说一句,命。

    我不服命。

    我服报应。

    我和他,皆是王法纲常不容的歹徒。

    他猖獗,恶贯满盈,我毒辣,蛇蝎祸端。

    我不畏。

    我舍不得他。

    我想要漫长的时光,不跌宕,不廝杀,不 晦暗。

    余生简单明亮。

    我怕先走了,这虎视眈眈的乱世逼他害 他,我安放不下。

    我恨这不公的世界,恨它变幻莫测,恨 它出其不意,恨它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恨它 美丽的皮嚢下,是一副疮痍肮脏阴谋诡计的 心肠。

    我太憔悴,蜥蜴不止一次劝诫,豪哥,把 嫂子送医院吧,急性不能拖延。

    张世豪总是无动于衷拥着我,不肯松懈一分一毫,"不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