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3(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蟒蛇死了,AK赌场二楼断壁残垣,本该 波澜翻搅的河北出乎意料风平浪静,条子按 兵不动,东北的追捕也杳无音信,一切仿佛 石沉大海,了无残渣。

    瓢泼暴雨中那一面,成了我和袓宗的诀 别,他不再沉湎,大彻大悟。

    程霖和沈良州,相识于我的微时,他的 意气风发。

    我是米兰手下的金字招牌,是艳冠东北 的三大头牌,他是年轻有为的检察长,风华 正茂,潇洒倜傥。

    一见误终生。

    并非他误了我的终生。

    而是他改写了我的岁月。

    我不恨他。

    我感激他。

    时至今日,我依然感激。

    他让贪婪的、虚伪的、假惺惺的程霖,疯 狂的爰了一场。

    按照关彦庭势在必得的脾性,他的销声 匿迹同样令我诧异。我托蜥蜴打听北京的风 声,他说关彦庭赴任三周了。陆军的参谋部 排查很严,莫说大活人,一只鸟飞越城墙也 不容易。

    我笃定他不会善罢甘休。

    直到那晚黄昏,我在村口的油菜庄稼尽 头,堆了一窝桔梗杆,架起一只火盆,透过熊 熊火光,一辆名贵神武的军用轿车,从坑坑 洼洼的村路驶来,白桦林虚掩着夕阳,斑驳 投射,洒在军A001的车牌,男人倦怠的侧脸 若隐若现露在半截窗,他指节蜿蜒撑着太阳 穴,眼皮撩起时,精准无误定格在火海深处 的我。

    我面无表情拆了火柴盒,小心翼翼阻挡 着倒灌的风口,车悄无声息停泊在咫尺之 遥,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溅起飞扬的尘埃,我 慢条斯理做着自己的事,像什么也没发生。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张猛。”

    警卫熄灭车灯,鞠躬说您吩咐。

    "外聘国外医术最先进的艾滋病专家,为 夫人会诊,治疗有效,条件任开,治疗无效。”

    他掸了掸袖章,“不必回他们的袓国了。"

    张猛瞥了我一眼,"明白。艾滋嘛,无孔 不入,倘若是传染了,的确不便出境。想必这 话警告他们,是会尽心尽力的。”

    张猛拿对讲机拨通河北省公安厅的内部 按钮,他还未转述命令,我拾起一枝干瘪的 桔梗,“关常委的夫人,是名门望族的女子,

    大家闺秀,襄助辅佐,我残花败柳,不洁名 妓,您折煞我了。”

    男子戎马军装,他居高临下俯瞰我,像 一尊战无不胜的神祗,英勇飒爽,高不可攀。

    "霖霖,生命只一次,别惩罚你自己。”他 沉默数秒,“你怪罪我,我承认。养好身子,我 等你来颠覆我,我给你机会。”

    颠覆。

    二字轻飘飘,分量我扛不起了。

    他是东北敬仰称颂的将军。

    是首都朝贺的新贵。

    他何来过错,何来罪孽呢。

    他清廉,倨傲,自律,忠贞。

    他是功勋卓著待民如子温文尔雅的关彦 庭。

    我放肆嗤笑,激荡的火苗蒸腾一帘热浪

    浪里是我的脸,我鄙夷讥讽的脸。

    “关常委,您臝了。干秋万代,宏图帝业, 您如愿以偿了。”

    我往火盆填了一摞纸,任由它化为一片 灰烬,张猛发现盆子内是祭奠鬼魂的纸钱, 他疑惑拧眉,“总参谋长。"

    关彦庭摘掉丝绒手套,抛在盆里,严丝 合缝的扣住边缘,"他活得好好的,你烧给 谁。"

    我嗤笑,“我自己。"

    他呵斥,"胡闹。”

    张猛心领神会,他要挪开盆子,我一侧, 撅了他的念头。

    "知道我爰他的理由吗。"

    关彦庭抬眸,无喜无怒打量我。

    他当然好奇,他不懂,他哪里不敌张世 豪,为何他落魄颓败,山穷水尽,我还随他颠沛流罔。

    荣华利禄,副国级太太,甚至未来的正 国级配偶,我视若粪土,再不动摇。

    我缓缓站起,“你扪心自问,你图什么。 你利欲熏心,争名夺利,我是你锦上添花的 私有物。你渴望征服,你欣赏我的手腕和聪 慧,你需要一名扶持你远大宏图的夫人,伴 你开疆僻壤,青云直上。这情意纯粹吗。这猜 忌的伊始阴谋和利益的婚姻,多么寡淡无 味

    我并不在意他的神色,他的震撼与错 愕,我面朝夕阳沉落的天际,“关常委,我可怜 你。你是一具冷冰冰无坚不摧的机器,为权 势而生,为贫穷的仇恨争一口气。毫无血肉, 毫无感情,你可悲可叹,我祝你孤独终老,坟 墓里也形单影只。祝你幡然醒悟,无从弥补。

    西子说: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晚安。  明天大结局。 后天开始番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