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大结局小五,你是我的妻(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结局小五,你是我的妻

    关彦庭默不作声摩挲着腕表,“你心意已

    决。"

    我踢翻了火盆,火势点燃了草垛子,霎 那嫣红,"我从未更改。"

    张猛掬了一杯黄土,熄灭了火焰,“夫 人,总参谋长一腔赤诚,您不信,也别践踏了他 的真情实意。"

    我嘲讽笑,"是呀,我无福消受,村里环 境不济,玷污了关常委的尊崇,我靠着旁人 施舍生存,不借花献佛招待您了。”

    我丟了火柴盒扬长而去,他凝视我背 影,"霖霖。后悔了,钓鱼台9栋楼找我,我随时 容纳你。”

    “钓鱼台,国宾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关彦庭,我终究是低贱的胚子,镀金修饰,差 之千里。我适合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从前只觉,担忧衣食温饱的日子,狼狈、卑微、颓 废,真过上了,自甘清贫,苦中作乐,倒衬托得 尔虞我诈阴谋诡计无耻多了。”

    村口的芦苇麦子灿灿的,仿若无人之境 的海洋,风声鹤唳,变幻莫测,我诅咒。

    诅咒关彦庭和沈良州,在此后漫长的官 斗中,魂垮魄散,身首异处。

    我飞奔进院子,像顽劣的孩童,从背后 拥抱研究地图的张世豪,衣柜的玻璃框是我 得意洋洋的脸蛋儿,他温柔抚摸我搭在他胸 膛的小手,"淘气了。”

    "我替王大姐放鹅了,鹅比我刁蛮呢。我 赶它它不乖,我掐它它晈我。"

    张世豪合拢了卷轴,“怎么烧纸的味道。"

    "王大姐教我的呀,鹅怕火。"

    他疑窦我,但未戳穿,“是吗。"

    我心虚嗯,转移话题,"村土坡的麦子地 里,有毛驴。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逮驴。它撂 蹶子可像你发脾气了。"

    “踢着了。〃

    我委屈嘟嘴,“踢屁股了。”

    他侧身看我,染着幽幽烟草味的指尖流 连我的朱砂痣,斑驳的罅隙,岁月静好,窗外 的槐树开花了,暗香浮动,恍若天堂。

    我贴着他粗糙的掌中,"世豪,我们就在 乡下,一直安稳生活,好吗。”

    他紧绷的躯体在较劲,犹如干言万语梗 在喉咙,浸泡着他的皮嚢,是盐,是辣水,是 麻椒,是糖,五味杂陈交织。

    他忍耐半晌,轻笑,拾了架子搁置的一 把木梳,打理我潦草的发梢,"好。你留在这 座院子。”

    我一愣,“你呢。”

    他沉默,我慌乱无措搂紧了他,"世豪你 呢?”

    他彻底转过身,亲吻我的眉骨,灼热的 舔舐和吮吸像一枝桑叶,麻麻酥酥的痒,他 说,"我守着你。"

    我嘻嘻笑,“你守着我,我不怕。"

    傍晚蜥蜴装了一麻袋的外伤药和腊肉, 他骑在桌沿,豪哥,火车站安排了,三天后 子夜的列车。"

    蜥蜴脚尖勾着,支开窗柩,次日中午抵 达陕西境内,买套房子,租店铺,钱绰绰有 余。陕西的赌博行业不富庶,旅游和饮食领域 红火,咱干一票买卖,稳赚不赔。"

    我剪断裁缝的针线,"赌场做大了,条子 必定勘察幕后老板,做得小,陕西本土帮派 黑吃黑,讨不到便宜。”

    "嫂子,咱不贩毒,也不涉毒,就平民百姓了?碌碌无为,郁郁寡欢,豪哥憋屈不。” 张世豪擦拭勃朗宁的动作一顿,他静止 了几秒,淡淡说,“知道了。”

    我夜晚睡得迷迷糊糊,隐约感觉张世豪 从我身旁坐起,我睁不开眼,前所未有的困 倦,我挣脱,使劲,都无济于事,像被谁捏住 眼睑,是一双手,百般不舍,百般炙烤,他贪 婪我的每一寸,耗尽生命的体温,铭刻我的 模样,我的容颜,我的笑与哭,悲与欢。

    张世豪连夜扎山林探路,中午也未归。 我在饭厅泼洒井水,收拾碗筷,蜥蜴匆 匆进屋,和送玉米饽饽的王大姐擦肩而过, 王大姐关合门,他忽然涕泗横流大吼,"嫂 子,豪哥不回了 !”

    我晈饽饽的牙一抖,怔怔瞪着他,"你胡 说什么?”

    他握拳咆哮,“豪哥自首了 !”

    他扔了匕首,炸弹,蹲着磨牙闷哭,我手 一松,饽饽掉了 一地的渣子,汤汁也化为乌 有。

    轰隆的嘶鸣涌灌,震得五脏六腑抽搐, 我脑海空白,空白到像隆冬腊月的霜雪皑 暗,一股剧烈的绞痛侵略了我,我踉跄栽倒桌 下,蜥蜴伸手搀扶我,他哽咽喊,"嫂子!您冷 静。这活法,还不如给豪哥一枪子儿,他憋得 慌。"

    我蜷缩着,触电般癫痫,急火攻心本就 不堪一击的身子愈加孱弱,鼻孔和嘴角渗出 两缕血痕,我顾不上擦拭,一味的问他为什 么,到底为什么!

    蜥蜴也懵了,“我不清楚!豪哥没说,消 息给我时已经晚了,他在审讯室,我无法阻 拦了!嫂子,您原谅我。”

    我匍匐在冰冷的砖石,指甲嵌入缝隙,刮得支离破碎。

    疼。

    张世豪,我疼。

    你骗我。

    你这王八羔子。

    我的一辈子,短暂得荒谬。

    我用最好的时光跟了你。

    颠沛,跌宕,奔波。

    我享尽荣华利禄,也享尽落魄讥讽。 我捱过枪林弹雨,捱过惊涛骇浪,捱不 过你弃我而去。

    我像中毒的浄狞蛆虫,像海啸摧残的野 草,像坟墓摇曳的灯烛,我累了。

    我苦苦挣扎什么。

    我程霖,一无所得。

    我又哭又笑,撕着束缚我的,捆绑我的 衣裳,捂脸嚎啕大哭。

    若有报应,若有地狱,若有万箭穿心的 惩罚,我照单全收。

    老天,你真瞎。

    这世间的善与恶,评定这般简单吗。

    表象坏,便离经叛道枉为人,表象好,便 八方朝拜,受人爰戴。

    人云亦云,法网恢恢。

    多少衣冠禽兽,身居高位,多少走投无 路,殊死一搏。

    怎就死无葬身之地呢。

    我苟延残喘撑着,唯一的信念,送他离 开这是非之地,这龌龊的不公的凌乱的漩 涡,我错了吗?

    我忘乎所以爰,赌注自己的性命爰,他 负了无辜的谁,闯了不可宽恕的祸,我盼着 他无恙,有年少,有沧桑,有白发,有耄耋。 我时曰不多,护我的男人错了吗?

    我只剩他了。

    谁又可怜我。

    全部在逼我。

    我强作精神扼住蜥蜴的胳膊,"有疏通的 门道吗?省公安厅厅长呢?”

    我推搡蜥蜴,“告诉他!仪仗,军队,武 警,市委的领导班子,装聋作哑的,放肆!在村 口迎接我,总参谋长夫人莅临视察!"

    我跌跌撞撞吵闹着,蜥蜴眼疾手快锁了 门,"嫂子,中央搞豪哥,关彦庭能保一时,保 到老吗?何况他凭啥保,他巴不得豪哥完蛋。 再者,河北最近不太平,华厅长的孙子住院 了,黄市长也肺痨,他们作了指示,实施抓捕 的是熊局长。他们自顾不睱,沈良州来石家 庄,都没摆排场。”

    我曈仁咪了眯,"住院?”

    “对,挺严重的,华厅长孙子胎带的弱症好不容易抢救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