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大结局小五,你是我的妻(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蓦地安静下来,既满盘皆输,何不背 水一战。

    我躲着哭,能换回他吗。

    我的绝望,在山穷水尽面前,懦弱,可 憎。

    我抽打脸,迫使自己镇定,抚平桌布的 褶皱,艰难直起,我叮瞩蜥蜴搜罗两支型号 粗细长短皆不一的针管,要崭新的,没揭批 号的,他疑惑问做什么,我步履蹒跚立在镜 子前,解着纽扣,蜥蜴闭目背朝我,我罩一件 米白的衬衫,纯黑西裤,“我自有用处。"

    蜥蜴办事利索,黄昏时他兜了一包针 具,出处是上海市的连锁药厂,我拆了包装取 出,针头注入皮肉,火燎的痛,我面无表情任 由鲜血吸附,迅速充了半管,蜥蜴醍醐灌顶, "嫂子,咱不造孽了!豪哥自首,他图您平安。

    "造孽? ”我满目腐蚀的疮痍,“东北的权 宦名流,提及程霖,聪明、美丽、拜金、妒 忌,损在我手里花容月貌的女子,她们无非阻 碍了我上位的路,我踩她们做阶梯,良知沦 丧。蜥蜴。”我坚定且刚硬,"我无所惧。我聪 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我空空如也。炸油 锅,下阿鼻,阎王殿的七十二招数尽管演。我心 知肚明,我没好下场。张世豪生而为人,他辉 煌惯了,黄泉路没垫背的,他会孤单的。童男 童女,抬轿牵马,我得捞一批陪他才不亏。”

    我的阴鸷吓住了蜥蜴,他吞咽睡沫,不 置一词。

    M瞧——”我逆光晃动着针筒,血的颜色 深,深得昭示着死亡。

    我惊悚弯唇,“宝贝着呢,急性来势汹 汹,患病了猝不及防,治?你快得过黑白无常吗

    小小一滴血,它厉害呀。”

    我笑得如同喝醉,蜥蜴唉声叹气在我肩 膀披了件绒衫,"嫂子,您高兴,您就做。"

    华厅长孙子和黄市长在石家庄的一附属 医院就诊,蜥蜴驾车载我,他开得猛,我也 急,原本稳扎稳打三小时的路程,一半就到了。

    我扫听得一清二楚,育婴室在二楼,三 楼是高干病房,厅局级以上官员公费报销疗 养,八百五十块的蛋白液,早晚各一袋,特护 病房的护士,是专聘,底细挖得透彻,基本不 再查。

    警卫早八点执勤,晚九点撤退,值班的 护士站,每九十分钟倒班,黄市长的护士姓 黄,是他本家,华厅长的孙子由护士长负责,

    护士长从不值夜,故而黄护士也有机会接管 高干子弟专用的育婴室。

    我潜伏在回廊的凹槽,一扇封堵的塑料 门,门里是陈旧的医疗器械,堆积成山,垃圾 遍布,散发着碘酒的辛辣,变质血浆的腥臭。

    回廊两边的摄像凑巧悬空了一截盲区, 而盲区仅有五秒钟,不足半米的范畴。

    我连续三晚伺机,反反复复估算尝试, 确定了一套不显山不露水,逾越至护士站的 路线。

    第四日,我等到了。

    护士长交待了任务不知所踪,二层八间 病房,一间育婴室,黄护士独自夜班。

    她给1号病房送了涂抹的膏药,3号打了 止痛的镇静针,6号家属探视完毕,她亲自送 出回廊,2号房的病人在楼下花园遛弯,4号 是华厅长的儿媳,7号是黄市长。5号与8号风 平浪静,估计睡了,高干的养护病房隔音最佳,图清静,厌骚扰,五干一天的公费,政府 支出了,医院总要给个舒坦。

    黄护士推着药用车,二层放置了奶瓶, 显然是育婴室需要的,我瞅准时机,三步并 作两步,趁她不备,掏枪抵住了她腰椎,另一 手挑拣着托盘内的输液器,“华姗姗的药?〃 侍奉军政官员,配枪的警卫见多了,她 不傻,自然知晓硬物是什么,她当即一激灵, 7K小姐。”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把针管拋给她,"这里的血,分别在华 姗姗和黄市长的液瓶注射两到三滴,你是医 生,传染的力度,剂量,你比我内行,血是艾 滋病人的血,你掌握。"

    她大惊失色,“小姐,这不行的r "哦?好言好语你不赏我脸,非要和我摆 医者父母心吗?"我枪口朝她肉里深入半尺," 黄护士,你年迈的母亲风湿性关节炎,在宝康医院泡药澡,每日下午三点,必经茯苓路 段,你的女儿在华夏幼儿园小班,她的班主 任,贪财得很呐。你想她们安好,抑或是为你 仁心付出代价呢?”

    她抖如筛糠,良久才结结巴巴说,"我 做,一旦露馅,是犯法的r

    “你放心做,我善后,漏不漏另当别论 了,不做,你明儿就给家人收尸吧。”

    人性之软肋,情字罢了。

    谁没至亲至爰呢,黄护士在我的监视 下,挤出三滴血,注射进黄市长五百毫升的蛋 白液中,量小,颜色并不浑浊,她又注射了两 滴在华姗姗五十毫升的消炎液,颜色略有变 化,她加了一管葡萄糖稀释,她做完这些后, 胆颤心惊的瞅着我,"小姐。”

    我笑了声,"冒险是蠢货的选择,用家人 的安危冒险,更是愚笨。”

    她说我谨记。

    她推车入育婴室,我眼睁睁看着她给华 姗姗刺进了额头的血管,中转器滴答的流 着,我莫名畅快。

    她又按照我的眼色,进7号黄市长的病 房,我同样监督了全程,她没耍心眼惹怒我,本 分规矩。

    她把车停在护士站,褪下口罩,"小姐,

    我的母亲和女儿”

    她话音未落,一枪毙命。

    我吹拂着枪口蒸腾的弹药烧焦的青烟,“ 抱歉了。”

    我折返下榻的宾馆,蜥蜴的车不在,他 大约在奔波张世豪的案情,看是否有转圜。

    电梯□往两侧敞开,我蹦蹦跳跳拍手大笑,

    途经的陌生男女不明所以观摩我,我竖起食 指压在唇瓣嘘,"死绝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