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大结局小五,你是我的妻(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嫌恶躲避,我追着跺脚,"天道轮 回,灭门啦!"

    保安闻声赶来拖住我,“劳恩小姐,您喝 多了?,,

    我拂开他的桎梏,双腿并拢立正,严肃 盯着他,"我坏极了。”我比划小孩儿,“才半个 月大,我是不是丧心病狂?我不积德。早晚是 死。可我痛快!谁让她托生了华家呢,我留 他,谁留我男人。我只恨,杀不光道貌岸然的高 官,铲不净表里不一的混账。”

    保安被我胡言乱语唬得一嘻一嘻的,他 试探着挽住我,"劳恩小姐,我送您回房吧, 那位大哥出门了。”

    咸咸的液体扑簌滑过,我分不清是街巷 萧瑟的雨水,还是我的泪。

    自作孽不可活。

    张世豪沦落至此,我也没打算苟活。

    10月19日。

    河北省公安厅、石家庄市公安局、中级 人民法院、黑龙江省公安厅、检察厅监审官 员、特派公证员,联合出庭,亚洲首席毒枭、 中国黑社会团伙头目、跨省犯罪组织不公开 审理。

    滋宣判:

    国家重A级红色1号通缉犯张秉南,男, 一九七一年生,三十七岁,籍贯河北省安新 县,张家庄的孤儿混子,一九九一年逃亡东 三省,化名张世豪,几经辗转,在云南、福建 、香港、澳门涉猎黄赌毒生意,非法聚敛资金 百亿、私宅五十栋、珠宝古玩豪车不计其数。 旗下鼎盛期马仔一千八百余人,情妇四人, 坊间绰号三爷,豪哥。张秉南掌控的黑帮堪 称新中国建立以来的特大窝点,嚢括毒品走 私,贩卖军火国宝,纵容马仔杀人淫掠,罪恶滔滔。中央极为重视。

    一审死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收缴财产总计一百 三十六亿元,秋后十一月处决。

    我接到这消息很平静,张世豪性质特 殊,压一年半载审判天方夜谭,各省各界必然 速战速决,永除后患。

    时隔二十八天,我熬干了希冀,流枯了 眼泪,也折磨疯了自己。

    我晓得,他进局子谈何一线生机。

    生离死别,我有谱。

    条子押着张世豪来了一趟我居住的宾 馆,当时我抱膝佝偻在窗台,预感像涨潮,我止 不住崩溃,却还抱有一丝幻想。

    时至今日,幻想之外,我还能怎样。

    原来卸了权势,卸了名位,人生不如意, 每分每秒。

    石家庄茯苓街有一株树,行人神色匆 忙,总懒得瞧。

    我瞧了三天三夜。

    它缀满白花,不似槐树,又像槐花。

    那花,湮没在萧瑟的秋风,那枝桠,被寒 露压折。

    我四肢浮肿,膝盖和胸部渗出一块块瘀 斑,我不敢照镜子,也不敢脱衣裳,我日曰夜 夜数着花零落了几朵,起先还数得清,十月 下旬,它大片凋谢。

    我明白,我终将如那不知名的花瓣,被 历史的长河,被红尘的睡骂吞噬。

    程霖传奇吗。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程霖值得吗。

    我承认。

    唯独不认我智慧。

    我精明了二十二年,暗算男人,攀附金主,醉生梦死,虚荣浮华。

    末了,还不是栽在土匪张世豪的陷阱 里。

    嘈杂的脚步此起彼伏,门铃响了又响, 我未反应,前台刷了备用房卡,破了这重门。

    条子出示了警官证,他打量我,"程霖?"

    我描摹着玻璃的窗花,置若罔闻。

    花落了。

    —朵不剩了。

    我嘿嘿笑,舔着唇边紫红色的血。

    交叠的影影绰绰,我瞥见一抹朝思暮想 的轮廓,他唤我,他唤得我不知所措。

    我猛地扭头,憔悴削瘦的张世豪透过纷 飞尘埃朝我笑着,那一瞬间我便泪流满面。 他笑容真好看,一如既往的好看,未曾被丑陋肮脏的囚服遮掩了风华,未曾被浓密 厚重的胡茬覆盖潇洒,他依然是我记忆中, 搅乱了二十岁一池涟漪的张世豪。

    条子拎着一只塑料袋缓缓走向我,保持 在刻意的距离,"程女士,你患有急性传染艾 滋病,探监一事,请你理解。张世豪行刑曰期 在11月4曰。"

    他扯开拉链,掏出两只红色的本,"张秉 南先生与程霖女士,在2009年10月25日结为 夫妻。河北省安新县民政局受理,石家庄市 公安局、北京秦城监狱作证。程女士,恭喜新 婚

    张世豪咧嘴笑着。

    他娶我了。

    我干瘪乌黑的眉眼,顷刻皱成一团,像 痴痴傻傻,疯疯癫癫的呆子。

    他承诺,他会娶我。

    信誓旦旦,毫不迟疑。

    在那情动的燥热的夜,在大汗淋漓的舍 生忘死的性爰里。

    在我几乎罢休,清除了这不切实际的念 头。

    我这一生,不曾真正嫁于谁。

    我与关彦庭差了一纸婚书。

    我从未拥有丈夫。

    这是我的遗憾。

    他圆了我的遗憾。

    我颤栗着,一帘朦胧的水雾荡漾在眼 前,它不真切,它如此令人肝肠寸断。

    "我不要"我抬腿踢打着,扯落漂浮的纱 帘,我抗拒着它,每一颗毛孔都抗拒,我仰面 望着刑警,激动跪在他脚下,我楸着他的裤 腿,“我不要名分,把他放了吧,我们走得远 远的,求你,行吗。"

    刑警没吭声,他撂下结婚证,"张秉南扛 下了澳门、河北的所有命案,但警方有确凿 的证据,指认其中六条性命、一桩车祸乃是 程小姐主使抑或亲自所为,陆军总参谋长关 常委私下联络了河北省委,进行施压,上级 吩咐,程小姐冤枉。”

    抠着他裤脚的手指僵硬垂下,像点了穴 位,纹丝不动。

    西子说发福红包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刑警迈出病房,对拴着手铐脚镣的张世 豪说,"一分钟。"

    张世豪不屑与条子打交道,他不理,只 是眼圈猩红注视着我。

    “小五,别固执。好好活着,替我活。”

    “我他妈不稀罕嫁你!关太太我都不稀 罕,你枪毙了我怎么改嫁!谁要你自首了,谁要 你张秉南娶我了 !”

    大滴泪珠淌过颧骨,眼尾,蔓延了我整张脸。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趔趄扑下窗台,摘 着耳环和戒指,"我有钱,我有好多钱的。"

    我哆哆嗦嗦捧着递给他们,“我有房子, 有钻石,我都上缴,你们分。"

    他们无动于衷,我不住的磕头,一下接 一下,磕得麻木,磕得发肿,我不停,仿佛一 具机器,重复着悲惨的程序。

    张世豪试图冲进拽我,刑警牢牢箍着 他,不准他触碰。

    “小五!"他脖颈膨胀着愤怒的青筋,"听 话,站起来。我他妈在里面遭罪受刑,没向任 何人服软,你也不许!张世豪的女人,绝不低 头。,,

    我眉间成河,河倒映着仓皇无助,我说 我低,我认罪,法律伟大,你们伟大,饶渺小 的我们一条生路吧。

    刑警无比冷漠看着我七窍内混合的血 泪,他瞥了一眼腕表,"押回监狱。”

    他率先跨出房门,刷拉拉的脚镣摩擦门 槛,我爬行抓住凉飕飕的铁锁,刑警掰开我, 他们在我视线中一步步微弱模糊,我的世界 变得黑暗,我丧失知觉的前一秒,恍惚听见 张世豪撕心裂肺的一声。

    〃小五,你是我的妻子。"

     西子说发福红包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结婚这部分张的视觉,明天番外会写,番外 是第三人称,三位男主视觉,情感变化会写 得清楚,程视觉有局限,晚安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