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1两世欢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番外1两世欢

    枯黄的芦苇浮荡着浪潮,像割麦子的季 节,壮阔的影气势迢迢,吞噬了恢宏的晚霞。 一百三十米之外的灰色佟楼,迷失方向的雀 鸟跌进铁丝电网,扑棱翅膀凄芜地鸣咽着,

    石家庄二区重刑犯监狱的一拨狱警从一辆防 弹车走下,放哨的武警匆忙拉开闸门,"押解 国家红A通缉犯张秉南。"

    武警说,"张秉南待审,他有遗瞩。"

    狱警亮明工作证,“河北省监狱总办命令 我们即刻押送。”

    武警无动于衷,"张秉南遗瞩的其中一 项,约见陆军上将关总参谋长。中央密函,关上 将应约。”

    狱警面面相觑,腔调缓和了不少,"抱 歉。既是关常委提审,我们静候佳音。”

    芦苇愈发澎湃,在灰蒙蒙的苍穹下呻吟浓云盖了夕阳,一团颓败。

    熊局长嘬着宜兴路分局局长贿赂的和田 玉烟袋锅子,四仰八叉的躺在办公室浏览张 世豪的口供笔录,他赞叹,"张秉南,这是袓 宗啊。区区廊坊的地痞流氓,混出百亿身家, 我干刑侦不吃不喝几干年,也比不上他。” 小刑警须臾谄媚沏了 一盏茶,"摆屁谱 儿,一枪子儿崩了他!您傍着中央的巨鳄,还愁 不升官发财吗。”

    熊局长喜出望外,“在理。噗一一”小刑警 被他喷溅的茶水滋了一脑门儿,"熊局。”

    "妈个巴子的,尿”

    他卡在衣领的对讲机嗡嗡钻耳朵,"熊 局!关总参谋长上楼了!”

    熊局长撂茶杯,捞了帽子往头顶扣,"快 快!列队!"

    关彦庭结束了政治局军委会议,马不停蹄乘车赶来,他踏入审讯这层,目之所及,乌 泱泱的警察并肩而立,齐刷刷敬礼,呼声震 天,响彻回廊,“欢迎关总参谋长莅临指导!"

    他神情不善,熊局长毕恭毕敬脱他的军 装外套,他不着痕迹避开,"搞什么形式主 义,闲得慌吗。”

    熊局长嘻得尴尬,“您批评得对,我疏忽

    了。"

    关彦庭瞟了一眼3号审讯室,"情况。”

    "都交待了。贩毒走私,军火兜售,没支 吾。挖程霖的罪证,酷刑过遍堂,张秉南牛逼 啊,怎么折磨一字不吐。”

    关彦庭皮笑肉不笑拍熊局长的大壳帽, 肥胖的脑袋砰砰作响,"熊彪,当官当腻歪 了,我调你去新疆卖葡萄干如何。”

    熊局长懵了,张猛搂着他脖子,拽到跟前,"熊局,一日夫妻百日恩,咱关常委就程 小姐这一位夫人,你掘她的底细,打咱关常 委的颜面,懂了吗。"

    熊局长结结巴巴哎,"我大意了。”

    关彦庭嫌他愚蠢,收回视线,推开3室。 他在幽暗的台灯辐射的西南方,发现了 沦为阶下囚的张世豪。

    座椅横了一块板子,一碗搁得浑浊的液 体,他绯红的唇干裂至惨白,张世豪生性倨 傲,誓不低头,他宁渴死,也不喝这被条子作 践了的泥水,他戴着锃光瓦亮的手铐,潦草 的短发,青黑的胡茬厚重,俊朗毓秀的脸孔 是不见天日的黯淡,黯淡很稀少,凌厉坚毅 的气魄岿然不动,分文不减。

    世俗法律洗不掉他生根发芽铁骨铮铮的 猖獗,他永远英姿飒爽,轩昂勃发。

    廊子里的白炽灯刺目得很,光束倾斜,张世豪咪眼,他和门口矗立的挺拔身影四目 相视,关彦庭蓦地百感交集。

    张世豪昔日鼎盛,山之巅,江之塔,天之 轴,地之崖,兵临桥下,席卷沧海,攻城掠 地,谁与争锋。

    他倏而落魄天壤之别,关彦庭的心窝闷 了一股猩甜,他又何尝不是卑贱底层攀上来 的,相煎何太急。

    他让熊彪张猛在外面候着,他合拢门,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甩出烟盒,吃苦头了。监狱非黑即白,捆在 老虎凳不死也蒸熟了。"

    张世豪慢条斯理夹住一支,关彦庭俯身 点燃,他沉默抽着,狭窄的室内糜烟阵阵。 “你找我。”

    张世豪止了吸食的动作,抵出烟丝,"我 答应过她,给她名分,娶她做妻子。”

    关彦庭蹙眉,越蹙,越拧,像麻绳盘桓在额头,“你是死刑犯,连累她坐实包庇罪。"

    "她能活吗。”这四个字令关彦庭哑口无 言。

    是啊。

    她能活吗。

    土匪抽了半截,红了眼眶,他脊背剧烈 颤栗,他压抑着喉咙磅礴痛苦的哭声,“我没 牵挂,刀山火海我不怵。我只怕程霖最后的 时光,孤苦无依。你不知道,妓女也有心,有 情,有尊严。我从不计较她是谁。她跟着我,

    没过几天好日子,我对不起她。我要是一早 预料会害她,当初再混,我不抢,她有什么 罪,她想嫁人,堂堂正正的活着,她没罪。她唯 一的罪,是我张世豪的女人,上了这艘王八 蛋的船,下不去了。她跟你们,好歹有活路。"

    他三十七年最触动的画面,是松花江畔五月的阴雨连绵。

    和沈良州复婚不久的文娴,她甩了程霖 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得她回不过神。

    她羞耻,愤懑,哀怨。

    刁钴的程霖,毒辣的程霖,嚣张的程霖, 她不敢还,她没底气。

    沈良州没给她这份底气。

    他给了她无穷无尽的惆怅。

    张世豪推门下车,奔着金桥而去,阿炳 拖住他,"豪哥,沈良州的娘们儿,东三省人 尽皆知,您插一杠子,得罪沈家不说,程小姐 未必买账,她那脾气,白眼狼,冲沈良州表忠 心反倒给您难堪了。”

    张世豪奋力握拳,他发誓,他会娶她。

    他从没对谁说这话。

    他卧薪尝胆,忘乎所以得屠戮他等有资本做的那一天。

    他未等来资本,但赔上性命,也向她兑 现。

    他晈着后槽牙,舌尖舔掉蔓延在唇角的 一滴泪,一滴净,淌一行,一行净,他捂着脸 哭了出来。

    "我这辈子,没求过人。关总参谋长,我 求你。保她一命,她刚二十三岁。即使救不 了,我给她名分,黄泉路,她还能有我依靠,不 让人欺负。阳间受指指点点,阴间正大光明, 我也就给她这些了。”

    关彦庭曈仁胀疼,他揉捏鼻梁,无比倦 怠,他的手在肆意的抖。

    “还有吗。〃

    张世豪掐灭浸湿的烟蒂,"没了。”

    关彦庭一愣,"不替你求吗。"

    土匪嗤笑,他抹掉泪痕,系整齐纽扣,一颗颗有条不紊,粗糙的布料遮掩了他皮肤遭 电击的烫疤,他不言不语,刑警见状,押着他 回号房,在跨出审讯室门槛的刹那,他狠狠 一搪桎梏,“老子自己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