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1两世欢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遂你的愿。”程霖踉跄站起,一件件扒 了衣裳,绒衫,棉裙,内衣,她一丝不挂赤 裸,她虽削痩孱弱,但白皙窈窕,到底是艳冠东 北的交际花,韵味天成,一尝上瘾。

    关彦庭甚至不曾反应过来,她便抱住了 自己,她馨香的皮肤盛开着点点糜烂的溃 疡,竟锦上添花,娇红明艳。

    “关常委,怎么不动呢。"她鄙夷望着他别 开的面庞,"正人君子,还是不敢了。你贪生 怕死,你渴慕王权富贵,你自诩对我的深情, 薄弱又可笑,你连我陪我死的胆量都微乎其 微。,,

    她掐着他肩膀,隔着厚实的军装,她用 力到全身在抽搐,连带着他,也跌跌晃晃。

    “为什么? ”她撕心裂肺的嚎哭,"到底为 什么?廝杀快乐吗。关彦庭,你的今日,你快 乐吗?”

    她的质问像钢刀,像铁锹,像淬了毒的 匕首。

    他抬不起头面对她,他感觉她皮嚢的炙 热,她环抱着他的掌,蜿蜒的褶纹滚烫,薄薄 的呼吸如游丝。

    他心脏掀起狂风骤雨,疯魔而崩溃跳动 着。

    他懊恼。

    他愤懑。

    如果他没接近她,纠缠她,利用她。

    在风月蛊惑、谋算、逢场作戏的罅隙,演 得入了谜,滋生波澜与情愫。

    如果他仁慈些,不将她卷入关沈之战, 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岁月静好?安稳无虞?嫁给她爰过的沈 良州,抑或陪张世豪远走高飞。

    他操纵着这盘棋局,他想了无数可能。

    他却失算了她的顽固。

    他以为,他在116客轮和火车放了张世 豪一马,程霖不会恨他。

    穷途末路,仓皇逃窜。

    她哪受得了。

    他明白了。沉迷名利场,浮沉在金钱漩 涡的女人,一旦上岸,她的情爰,凶猛至极, 是孤注一掷的,是令人绝望的。

    关彦庭落荒而逃。

    他承担不起,病入膏肓的程霖,那声声 啼血的控诉。

    关彦庭拥有两世。

    一世狼狈,一世风光。

    或者说。

    一世寂寞。一世情动。

    这一切,取决于他相遇程霖。

    他记得。

    张猛调查东三省仕途风流轶闻的那个黄 昏。

    他拆了档案袋,他的岁月,便在那一刻,

    轰然越轨。

    他修剪圆润的指甲剥弄着纸张边缘,二 八年华,桃之天天,女子秀发若隐若现,站在 金碧辉煌的厅堂,流光溢彩的霓虹恍惚笼罩 她面容,朱唇黛眉,碧蓝长裙,她妖娆莞尔, 干娇百媚的姑娘依偎着她,唯有她顾盼神 飞,风情万种。

    仿佛他温习的诗词歌赋,画馆珍藏的秦 淮河畔的烟柳卷。

    他翻转相片,指腹涂抹着褪色的小字,“ 程霖。”

    张猛说,"程霖非常不简单,东北权贵一 多半与她有染,为她拋妻弃子却被她戏耍的 不计其数,是硬茬子。"

    压在她照片下的,是关彦庭最感兴趣 的,他意味深长描画男人的脸,“沈良州的金屋 藏娇,有意思。”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他那时并未预料,他余生都将与程霖纠 缠,念念不忘,索而不得。

    是他不甘割舍,是他执勘掠夺,是他渴 望长留,是他情根初种。

    而不是她。

    傅令武夫妇曾劝诫他,这样复杂贪婪、 做高官政客幕僚之宾的二奶,你娶了,自毀 前程。

    他厌恶旁人指手画脚,干预他的抉择。

    他弃了温润儒雅的盔甲,笃定维护她。

    大梦过境,幡然醒悟。

    他不爰她吗。

    他的爰冷漠,他的爰自私,他的爰浅薄,

    可他也非草木。

    她像一束三月的暖阳,一簇四月的清

    风。

    她坏得透彻,坏得发指,坏得坦率,不加 掩饰。

    她敢杀,敢闯,又揣着她的卑微,她一丝 残存的天真。

    她毫无征兆的融化了他孤寂的前半生, 吹开他寸草不生的枝桠与藤蒂。

    她哪里好。

    关彦庭不清楚。

    大约她有着和他母亲相同的惨淡过往, 那双哀怨入骨的眼睛,他仓促铭记。此后漫 长光阴,刻在了脑海。

    他不能救赎母亲,也不能救赎她吗。

    他不信。

    现在,他信了。

    十二月份的北京,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这颠沛流离黑白博弈的世道,终究尘埃 落定。

    关彦庭迈出巍峨肃穆的军委大楼,一排 铿锵的脚印烙在这座神圣不可侵犯的中央疆 土,是他嚢中之物,他欢愉吗。

    他得到了什么。

    梦寐以求的显赫门楣,东北三军耀武扬 威的地位,他的悲欢离合呢,他的阴晴圆缺 呢。

    皑皑冰霜缀在睫毛,冷飕飕的。

    他爬高眺望无边无际的长安街,"她呢。w

    张猛窥伺他脸色,小心翼翼说,"按您的 吩咐,殡仪馆烧化了骨灰,合葬张世豪的碑 陵。"

    关彦庭嗯。

    他垂下眼睑,涩。

    尖锐的钳子剜筋脉,他疼,无从发泄呐 喊。

    他诧异,原来,七情六欲泯灭的他,也会 哭。

    关彦庭伸手探出岗哨的石檐,溶蚀了。

    落在某个人一生中的雪,无法全部看 见,他将活在孤独与悔恨中,度过年复一年的 隆冬。

     西子说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明天0点,袓宗番外 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