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2阴差阳错(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良州初遇程霖,是米兰的精心设计,

    烟花场所的妓子钓金龟,姑娘火了,场子顺 风顺水,财源一泻广进,老鸨子米兰在黑龙 江一炮打响,她培养的红牌功不可没。

    水一样湿润浪荡的程霖,是艳冠三省的 花魁。

    她十六开苞,百万天价,震撼了卧虎藏 龙的哈尔滨,一时成为众矢之的,达官显贵 争先恐后包她,米兰深谋远虑,快销赚钱猛, 昙花一现,皮肉生意这一行,从不少风姿绰 约的美人儿,禽兽的胃口越钓着,越昭,越 馋。

    她藏着不卖,十里红妆锦帛,千万洋房 豪宅,程霖动心了,她置之不理,拖了两年才 将压箱底的宝贝捧在台面。

    一夜之间,水妹的技艺舂笋般汹涌鹊起盛况不减,反倒踏破了门槛儿,招牌如此响 亮,沈良州皆晓得。

    瞒他?

    皇门沈家,是吹牛逼的吗。

    老子在东北位高权重,自己是公子哥圈 众星捧月一呼百应的二世祖,狐狸精猎艳发 骚,他总是甩不掉。

    他本想砸了场子,令这群不怀好意的老 鸨子难堪,扼杀酒色暗算的不正之风,当他 真正见了程霖,这念头便剔除了。

    他记得六年前的那晚。

    皇城会所流光溢彩,在纸醉金迷的霓虹 深处,是模糊的幻影,是狼狈的劫数,他误了 翩翩潇洒的三十五岁。

    舞台上的姑娘,二八年华,艳惊四座。 她唱功不佳,舞姿也马虎,像南郭吹竽, 混淆其中,她越是另类,越是讨喜,吃腻了山珍海味,看遍了胭脂俗粉,她的绝代风华,简 直是致命的蛊毒。

    她同样在茫茫人潮,认出了沈良州。 米兰千叮万瞩,这位爷,使出浑身解数, 也别漏网。

    相隔十米,各怀鬼胎。

    她窥伺他眼底的原始的情欲贪婪,是征 服猎物的与生倶来独属权贵的狂妄。

    他识破这妮子图谋不轨,修炼道行短浅 的小狐狸精,虚情假意,目的性极强的勾引。

    他嗤笑,米兰的王牌,档次尔尔。

    野心写在一举一动,趣意大打折扣。 非得抽丝剥茧,出其不意,才韵味悠长。

    半小时后曲终人散,他不由自主追随着 收网的程霖,她不言不语,不慌不忙,显露了她的手腕,牵着他情不自禁掉入了她的风月 陷阱。

    他喊留步。

    程霖背对他冷笑,走得更快。

    他倏而起身,"老鸨子。”

    米兰哎呦了两声,“沈检察长,刚瞅着 您,您是稀客,什么风儿"

    “少他妈废话。”二力楸着她胸罩扣子," 那个搔首弄姿的小娘们,合州哥口味。"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米兰故作糊涂,“我的姑娘都会搔首弄 姿,沈检察长看重的,是几号?”

    沈良州脱口而出,像驻扎在记忆中干回 百转,他忘不掉,又奇怪她何时闯进他的脑 海,"她的左眼尾,长了一颗红痣。”

    米兰拍手笑,"程霖啊,巧了,喏。w 她努嘴,"排着队呢。咱的水妹呀,下面 有黄河!

    这场攀龙附凤的诱惑,沈良州栽了。

    程霖是他的命中注定。

    是他的意料之外。

    这姑娘刁钻,花花肠子多,不露声色的 争风吃醋,惹了她,她装可怜,卖无辜,哄骗 所有人,下一秒便创造良机兴风作浪。

    他诧异她精湛的演技炉火纯青,娇滴滴 的,梨花带雨的,嘟囔着委屈又撇得干干脆 脆,她拿捏男人最脆弱,最深刻,最不易挖掘 的情绪,他若非一早悟透了她的面目,保不 齐就上当了。

    事实证明,沈良州终究没挣脱她的魔咒。

    他喜欢花团锦簇,姹紫嫣红,他生命里 的情妇,走马关灯。

    逢场作戏不免动过情。

    他唯爰过她。

    爰得很隐晦,很僻静。

    爰得谨小慎微,爰得自持。

    许多触及不到的时刻,他也曾为她失 控,为她暴露隐藏多年的皮嚢,文娴试探提及 她名字,只是名字,他撕下伪装的纨绔而冷 血的面具,掀翻了茶几,砸碎了他名义的家。

    他盛怒掐着她脖子,你他妈敢打主意, 老子废了你全家。”

    他满嘴的酒气,无非是神志不清的醉 鬼。

    可那刺耳的警告,莫名其妙的便插在了 文娴的心尖。

    她凭借妻子的敏感与多疑,笃定了自己 的丈夫不为人知的深渊里,豁开了一道狭窄 而温柔的口子。

    叫程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