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2阴差阳错(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良州连夜离开了那令他窒息的,烦躁 的围城。

    呼啸的西北风刮得枝杈嘎吱响,他意识 到什么,"我的心思,她哪来的一清二楚。" 二力支支吾吾,"程小姐特殊,嫂子不

    傻。,,

    沈良州第一次有些发抖,他燃着烟卷的 手指,在眉目处焚烧澎湃的火海。

    他畏惧。

    沈国安,文娴,潜伏在暗处其他容不得 程霖的敌人。

    他赌不起U

    他愈发的凉薄,薄情,薄幸,薄义。

    他宠爱乔栗,宠爰王苏韵,唯独不宠程

    矛禾。

    他怀里的花骨朵啊,似乎开不完。

    10月27日黑龙江省政法委四次会议在哈尔滨市召开,沈良州以书记身份首次主持全 局,省公安厅、检察厅、司法厅统一汇报张秉 南一案时,挑挑拣拣断断续续,择了涉及程 霖的部分,期间谁疏忽吐出了她,整个会议 厅顷刻鸦雀无声。

    沈良州呆滞的视线定格在窗外的一株梧 桐,他缓缓离席,向会议桌的下属鞠躬,他们 瞠目结舌,纷纷偟恐起立,“沈书记我们受 之有愧,办案是工作嘛,您折煞我们了。”

    他无动于衷,"程霖,在我任职市检察院 检察长时,是我的情妇。我从没对谁承认过, 我嗜好功利,粉饰太平,我懦弱,也自负,我 维护颜面,维护锦绣前程,这辈子,我说的真 话寥寥无几,现在或许不合时宜,但我应该 坦白。案件陈情中,司法厅郑厅长定义她为 妓女,女匪,我否决。她是我沈良州毁掉的, 一个活在利用交易中被牺牲的可怜女人。"

    他仰起头,毫无征兆的夺门而出。

    秘书扶了扶眼镜框,"抱歉,诸位领导,

    沈书记在会议前五分钟,收到了程霖女士去 世的噩耗。沈书记自登位以来,呕心沥血,鞠 躬尽瘁。请允许他,偶尔任性卸下官服,处理 一点私事。"

    众人恍然大悟,程霖归西了。

    那个众所周知,芳名远播的交际花,终 结在她轰轰烈烈的二十三岁。

    酒店这条回廊,四百多块砖石,一步踩 两块,区区两百四十步。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风尘仆仆赶了 _夜路的沈良州徘徊在20 1房外,始终没勇气迈进那扇门,他明知她撒 手人寰,明知她满腔仇怨,明知她以纱巾盖 面,与收尸的他,抑或是关彦庭死生不复相 见。

    他按捺不住。

    他违背她的遗愿,只求见她一眼。

    此生的最后一眼。

    他逼近了,却仓皇无措,迫不及待要逃。

    逃到天之涯,海之角,他灌了铅的腿,钉 在和她咫尺之遥。

    二力说,"身子凉了,咱路途耽搁太久

    了。”

    沈良州如坠云端,他神情恍惚踏进房 间,昏黄的夕阳洒在狼藉的床铺,帘子遮了一 半,槐树夹着风摇曳程霖的裙摆,白嫩的槐 花缀在她眉尾一粒朱砂痣,嫣红胜血,刺痛 了他。

    她安详恰似一叶扁舟,泊在静谧的彼 岸,无关尘世黑暗,无关杀戮,无关欺凌,无关 阴谋。

    她了无牵挂,攥着一枚黑骷髅,五指紧紧地,掰也掰不开。

    溶于骨血,由她带去黄泉。

    她枕着张世豪的骨灰,留下一沓钱币, 钱币上摆着一张纸条,一行小字:感谢好心 人,焚我同葬。

    她不愿。

    即便走投无路,她也不愿哀求他们任何 —人。

    沈良州颤栗着,揭开那团吹落了三分之 二的方帕,她血色尽失的铁青面容,笼罩着 细弱的尘埃,她不哭不笑,无喜无悲,他寻觅 着,他忘乎所以的梭巡,哪怕一丝一毫,她的 脸上,再无关乎他的一星半点。

    她舍弃了。

    他明白。

    她质疑,他所谓念念不忘的,是他没得 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