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2阴差阳错(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来不及告诉她,他辗转反侧的,是他 后悔了。

    他弯曲的指节蹭过她凉透的面庞,“你憎 恶我吗。”他拿起她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抽,

    一下又一下,她软绵绵的,她连打他发泄,了 他一桩酸楚,都不肯。

    “我对不起你。”

    他哆哆嗦嗦的轰然倒塌,不能哭,不能 让这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的官场,

    察觉他的软肋和悲伤。

    但穿心的针,哪里饶恕他。

    钝痛。

    他品尝过一万分的疼,未曾尝一分肝肠 寸断的痛。

    他手掌依然滚烫,是当初捂着她的温 度,他胸膛仍炙热,也是他拥着她的狂野,他无 法换回她的呼吸,她一声娇憨的良州,甚至不了解淌在衣衫的泪滴来自谁的崩溃。 她走得干脆。

    走得无所眷恋。

    她爰了别人。

    她笑看这荒谬的角逐。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二力刚挂断对讲机,房间传出歇斯底里 又压抑的哭声,他一愣,悄无声息推开门扉, 沈良州双膝跪地,他匍匐在床畔,握着她枯 瘦的手,嘶哑的阿霖,嘶哑的求你回来,仿佛 山林的晨钟暮鼓,那一刹,他不再是残暴不 仁的州哥、运筹帷幄的沈厅长;不再是铁骨 铮铮的三司丰碑、天之贵青的太子爷,仅仅 是一名憾失所爰的七情六欲的凡胎。

    二力站在床头,他注视着骨灰盒张世豪 的遗像,他在笑,轻蔑的笑,他输了。

    他的确战败。

    但他拥有程霖。

    而程霖,是胜了的活着的人,最大的求 而不得,最遥不可及的窗前明月。

    沈良州被折磨得涣散麻木。

    他跪坐在干涸了血迹的瓷砖,生怕扯痛 了长眠的她,捋着一迢迢发丝,“从前,我占 得先机,什么都不缺,女人就像湖泊里的鱼, 怎么跳,蹦不出。我高兴了喂一杯食,厌弃了 不管她死活,打捞扔掉。世人说张世豪混账, 我比他浑,他夺了程霖,赔了性命给她。她在 我身边两年,我给了她什么。一身绝望的瘀 痕。后来,论情,我臝不了张世豪,论势,我 争不过关彦庭,我只能在她咽气了,偷偷看 -眼

    他连光明正大的资格,也被剥了。

    河北毗邻北京,对东北这滩污浊的水忌 惮防备,沈良州是巨贪的虎崽,他的岁月并 不好过。

    他想,若程霖在,他会不好过吗。

    他不会。

    他的无趣,寂寞。

    是这世上,再无程霖。

    再无像她的女子。

    庭院的警笛,一串串此起彼伏的嘶鸣, 二力直奔窗台,他拉开窗帘观望,压低声音 说,“沈书记,关彦庭的警卫员张猛车停在楼 下了,咱撤吧。”

    沈良州握着拳头,他是懦弱。

    他根本不配。

    他抬起涕泗横流的的脸,从西装口袋内 迅速掏出一枚戒指,戴在程霖的无名指,他 的唇贴着她了无生气的发紫的嘴角,欠你 的。"

    晚了。

    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该给她的,倘若早一些,是否结局不一样。

    他穷尽一生,也愿买一颗允他懊悔的 药,可惜,他无处索取。

    罪与救赎,爰与恨,他自认操纵一切,抵 不住造化弄人,阴差阳错。

    沈良州坐在车内,只觉无比倦怠,自古 成王败寇,他得偿所愿。

    他和关彦庭,是近乎颠覆了整个仕途的 博弈的幸存者。

    他在东三省只手遮天,他养精蓄锐,与 凌驾头顶的关彦庭殊死搏斗,他不罢休的。

    他终有一日权倾朝野,雄踞在金字塔尖 俯瞰苍生。

    非黑即白吗?不,他颠倒黑白,照样是振 臂高呼,他指鹿为马,八方臣服。

    他快乐。

    他荣耀。

    千万个午夜梦回,沈家贫瘠荒芜,他挚 爰的程霖,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一颦一蹙,惩 罚他余生不宁。

    他阖住眸子,眼角皱纹淹没在湍急肆意 的水雾中。

    他是孤家募人。

    她的诅咒成真了。

    一一阿霖,你是这天下,最狠毒的女子。

     西子说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

    沈的戏份前五十万字很吃重,后半部分也解 释了他的一些心态处境,他的事总体比较清 晰,所以番外写了他和程相遇以及程的死亡 部分,我觉得差不多了。

    明天是最后一篇,张世豪的番外。

    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