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终在劫难逃(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番外终在劫难逃

    中央的阅兵仪式十月初横渡天安门,关 彦庭任陆军统率后,三军仪仗在十一月四曰 又操办了一场。

    京津冀三市海陆空少将以上军衔出席观 礼,关彦庭的坦克车穿梭在冗长鼎沸的长安 街,两旁的军队擂鼓参天,撼动着四面八方 朱墙碧瓦的楼厦。

    副官候在终点炮塔,搀他迈下车门,他 眉宇藏着倦怠,眼窝乌青,半响才接过毛巾, 擦拭着霜雪融化的露珠,"有事。"

    副官讳莫如深的语气,"明天是十一月四

    日。"

    关彦庭动作一滞。

    张世豪行刑的曰期。

    他目不转睛睥睨巍峨连绵的车队,"北京 有官员试图翻案,是吗。"

    “张世豪侵占东三省,混出了名堂,虽然 不巴结,不投诚,但也懂官场拉帮结派的生 存之道,偶尔联络达官显贵,入幕之宾的差 事,他也做。京官有几位是他船上的党羽,保 护伞敞了十来年,生怕他吐口,给舱阀凿窟 窿,上窜下跳的运作。”

    关彦庭波澜不惊,“有成效吗。"

    副官窥伺他,“刀下留人,何其艰辛,京 官也不是万能的,再者他死了,不见天曰的 内幕石沉大海,这些孙子巴不得他完蛋,又 顾忌置之不理惹恼了他,他锱铢必较,我看 疏通是假象,催化市局夜长梦多,尽快处决 他,十之八九是真意。他黑得彻底,洗白无 望,这一枪子儿,没跑儿。”

    张世豪出殡了,这伙狼狈为奸的禽兽才 高枕无忧。

    关彦庭揉捏鼻梁,"霖霖还是不肯治疗。"

    提及程霖,副官脑袋嗡嗡地,"关太太固 执,咱的兵闭门羹吃了不止十次。破口大骂, 极不中听。总参谋长,随她吧,就算来硬的把 她捆去医院,她一心求死,咱能看顾多久。”

    守天荒地老,容易吗。

    于关彦庭而言,容易。

    他本就孤家寡人,漂泊浮沉,他遇一束 光芒,像大西洋与陨石擦肩而过,穷其终生 兜兜转转,未必如愿。

    "她的大限,我不想知道。"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副官说明白——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鱼肚白悬挂在树梢,程霖第一个赶到了 刑场。

    病痛折磨得她淋巴溃烂,瘀斑丛生,合身的裙子也皱巴宽松了,她痩小嶙峋,昔年 的风华绝代,潋滟媚骨,在她面庞寻觅不到 半分踪影,她踉跄扶着一棵树,哆哆嗦嗦涂 抹着唇角的脓疱。

    军用防弹车押赴张世豪通行铁门,后厢 拉开,程霖攥拳,她下意识扣住灌满子弹的6 4式,她绸缪殊死一搏,她救不出丈夫,总能 毙掉一拨泄怒。

    当她真切看到张世豪,他灼烈的不屈的 反叛的斗志,熄灭于这野岭荒丘,她罢休了。

    送他一程,不该让他提心吊胆,崩溃无 助。

    他千方百计护她周全,她何苦践踏他。 他的命,他哪里是不要,无非是一命换 了一命。

    "中国红A级通缉犯张秉南,籍贯河北省安新县,10月22日遣回原籍拘禁,今执行死 刑,验明正身。”

    武警敬礼,拆了铁锁和手铐,持枪特警 摘掉张世豪头颅罩着的黑袋子,刺眼的扫描 仪梭巡,他岿然不动,气度凛冽,面无惧色。

    他曾经是多么纵横驰骋,高高在上,此 时仍是轻蔑藐视姿态倨傲,死神咫尺之遥, 他无动于衷,不卑不亢,程霖告诉自己,她没 爰错人。

    她爰的男子,是她二十三年起起落落, 最好的男子。

    她相距他区区一百米,她奔跑,抑或是 呐喊,她只需两三分钟,便能扑入他炙热的 胸膛,与他缠绵相拥,却云泥之别,犹如干山 万壑。

    程霖难以抑制往前冲了几步,被驻守的官兵立刻阻拦,"程小姐,以防暗伤,退至围 栏后。’’

    “滚开。”

    "程小姐"

    “我命令你滚r

    她拔枪抵在官兵的咽喉,"狗仗人势的东 西,我没活头了,你不长眼,就挡着我。"

    "程小姐!您冷静些,私闯刑场是违法 的,行刑后,会允许您进入收尸。您争这几分钟 毫无意义,该留的,留不住。”

    "我陪我丈夫死你也拦吗r 程霖急火攻心,她几乎要开枪了,就在 她和官兵对峙的工夫,特警举牌吹哨,鸣鸣 的长鸣划破云霄,程霖蓦地愣在原地。

    张世豪双手被麻绳反绑在臀部,他面朝 颓废的残垣,他没转身,也没发现程霖。

    他心知肚明,一分钟,半分钟,九秒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