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终在劫难逃(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即将咽了呼吸,僵了心跳,凉了温度。

    他无法深情款款触碰她,亲吻她,他对 这个世界从此的悲欢离合,爰恨风月一无所 知。

    他不畏。

    他不眷恋。

    他丧在这片荒芜的刑场,失去拥有程霖 的未来,他还执拗什么。

    水平在后脑勺的扳机叩响霎那,他闭上 眼。

    他亏欠她太多。

    在驶向石家庄的列车,她累极了,她窝 在他怀中,他望着她脏兮兮的脸,他幻想着, 往后余生该如何补偿她。

    她命古。

    十六岁前做妓。

    十九岁前委身沈良州,做依附他的宠 物,胆颤心惊的笼中雀。

    她的自我呢。

    她的尊严呢。

    她不配一份属于她的纯粹的情爰吗。 她不过是干干万万误入歧途,想拼出贫 贱的沼泽,不知所措的姑娘。

    谁善待于她。

    谁珍惜她。

    谁在漫漫长夜,寒冬腊月,为她披袄取

    P友〇

    没有。

    他们在嬉笑怒骂,醉醺醺的撕扯她的衣 服。

    他在所不惜。

    哪怕蚕食他的理智,敲碎他的脊梁,溶蚀他的血肉。

    "砰__,,

    他皱眉。

    "砰__,,

    条子又补了一枪。

    黑日首。

    是仓皇的,没了光明的黑暗。

    程霖听见自己一声歇斯底里的世豪,你 等我!大幅度的颤抖着,他在她朦胧的视线 里轰然倒塌,蔚蓝澄澈的天空无边无际,是 北国才有的秋末。

    程霖未掉一滴泪。

    她不愿让幸灾乐祸的旁人瞧笑话,躲在 暗处的罪魁祸首准备复命,她偏傲骨嶙峋, 张世豪的妻子,永不低头。

    她跪倒在地,像一尊了无生气的泥塑。 嚎啕。

    她多渴望旁若无人的嚎啕,撕心裂肺的 D蒙啕。

    哭着,好歹轰轰烈烈的哭着,将不公王 法哭得瓦解,将肮脏的世道哭得分崩离析, 她发觉她麻木了,连心跳也在张世豪击毙的 一瞬,戛然窒息,毁于一旦。

    她爬行着,一厘,一尺,半丈,她的脚拖 出一串蜿蜒的足迹,沙土凌乱旖旎,那么长, 那么深,那么惆怅,那么迷惘,那么绝望。

    她终于历尽千辛万苦,爬到他身旁。

    他睡了。

    他太累了。

    她小声唤他名字。

    她低低哀求,“你答应我啊。"

    她吵着吵着,莫名咧开嘴,是他的血。

    流淌过耳畔,颅腔,脖颈。

    蔓延在她膝盖。

    她不信。

    子弹好残忍。

    小小的一粒,怎就夺了她挚爰的男人。 无声无息的啜泣转为天塌地陷的闷哭, 程霖指尖雕琢着张世豪弥留的模样,一笔一 划。

    她不觉得他狼狈。

    他英姿勃勃。

    在她眼里是。

    永生永世是。

    她飞快摊平方帕,轻轻整理着他狼藉污 浊的皮嚢,他喜干净,这王八羔子啊,到了地 下,巫蛊河畔一照,他脏兮兮的,一定会怪 她。

    相爰的时间,太短,太短。

    梦沉,苏醒。

    尘埃落定。

    她来不及在沈良州的旧事中脱胎换骨, 她算计了张世豪这么多年。

    她不敢回首,再迟一些,她唯恐这短暂 的时日,都虚无缥渺,她会发疯。

    发疯她后知后觉,发疯她多么对不起 他。

    她裹着他的手,贴着冰凉的抽搐的面

    颊。

    倘若有来生,张世豪。

    你躲着程霖,我追着你跑。

    她什么也看不清了。

    雾蒙蒙的。

    水湮没了天地。

    她抚摸着他紧闭的眼睛,凌乱的发,他 含着她的泪,她掌心一片濡湿。

    他安详吗。

    不。

    她清楚。

    他放不下她。

    他不想撒手。

    他本可以流亡四海,这天下之大,何处 不安家。

    她恨那该死的承诺。

    她恨她自己。

    她分明是他存活的希望,他天涯海角的 记挂。

    却变成荼毒他的鸩酒,割裂了他的残 生。

    张世豪对程霖食言过。

    带她去温暖的南国。

    这一次,他赌注性命,也绝不。

    "世豪,我背你回家。”

    程霖单薄的身子支撑不起一具尸体的沉 重,他不再体谅她,不再疼惜她,他全部的分量担在她肩膀,欺得她弯了腰,寸步难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