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1 东三省张世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个月前我继承了一笔遗产,是我最好的姐妹儿留给我的,八成新的宝马X6。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但不是她买的,是一个特有钱的老头子送的。

    说实话我没想到她会死,她是这行的老油条了,我去酒店给她收尸时,她被反绑在椅子上,身上被熨斗烫烂了,下面塞进半个警棍。

    玩死她的刘处长,也包过我半年,他给我花了不少钱 , 在局子里把我那点破事也抖落了,后来是我现在的靠台出面把我保了出来。

    靠台是个官二代 , 三十出头,白道上挺有身份的 , 不过最牛逼是他老子 , 东三省的大人物,算是只手遮天那种。

    靠台做事特别狂,很多人背地里都喊他祖宗 , 沈大爷。为了钓上他,我用尽所有招数 , 打环 , 穿钉,女人最资本也是男人最迷恋的地方 , 我都舍得下本。

    跟他回家的当晚,我看见他吃了一粒药 , 我以为他不行 , 搞女人搞得肾虚了 , 等他脱了裤子我就愣了 , 我见过挺多的 , 他绝对是最大,看着都害怕。

    他整夜都没停 , 很疯狂,最后趴在我背上咬着牙抽搐。

    祖宗嗜好虐待 , 为了图刺激什么都尝试,那回他太狠了 , 完事流很多血,养了一礼拜才消肿。

    靠台肯服侍女人的还真不多,他倒是乐意,他告诉我 , 他最喜欢我放荡的样子,但我只能对他一个人放荡。

    带我入行的米姐说,我粉嫩的小屁股一颤一颤时,男人看了都想尝一口,以前客户私下送我绰号“水妹”。免-费-首-发→【追】【书】【帮】

    东三省的风月场有三大招牌,现在不少权贵还津津乐道:流水的程霖,H奶的红桃,卷舌的娇娇。红桃夹功一绝,娇娇口特厉害 , 她的客户都说,娇娇上面那张嘴最有意思了。

    靠山很硬,吃喝不愁,我成了圈子里的榜样,前几天有个小姐妹问我,你跟着祖宗快乐吗。

    我笑着说快乐啊,他给我花很多钱。

    她犹豫了一会儿,“那你爱他吗。”

    这一次,我沉默了。

    他的女人不止我一个,他最宠爱的是乔栗,她跟他时间最长 , 乔栗迷惑男人很有一套,我和她只见过两次 , 第一次她陪祖宗应酬,在他包我的那栋房子门口车震 , 她仰起头浪叫 , 看了我一眼,故意把她被撕碎的丁字裤挑出窗外。第二次是她和一个年轻男人从宾馆开房出来,那风骚的劲头 , 一点不像祖宗秘书跟我说的,清纯学生妹。

    我悄悄拍了张照片 , 找时机捅给了祖宗 , 他比我想象中平静,沉默靠在床头吸烟 , 通红的烟头在我胸上烫出一个个小圆疤,我疼得直哆嗦 , 他问我会不会那样 , 我说永远不会。

    他笑了声 , 将原本买给乔栗的戒指戴在了我手上。两天后 , 有人在红灯区发现了乔栗 , 她被丢在接待民工的洗脚房,一晚上陪了十几个客人 , 发现时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趴在茅坑里就剩半条命。

    这是我头一回见识到祖宗的手段有多毒辣 , 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对靠台动情,我只爱钱 , 爱权。

    那时我根本想不到,老天会和我开那么大的玩笑,一个男人的出现,确切说是逃犯 , 将我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遇见张世豪,是一次阴差阳错。

    正赶上祖宗带下属去长春开会,米姐找我帮忙,让我到金花赌场招待一群澳门来的富商,据说在大陆圈背景很厉害,普通发牌小姐瞧不上眼。

    我进场时米姐正给他们点头哈腰敬茶,言谈中提到一个港台演员,好像是其中某富商的男宠。桌上摞着德州扑克,我洗牌手头花样很多 , 富商挺满意的,几轮下来在我领口里塞了五千小费,有意思和我发展一下,说白了就是泡我。

    我瞧不上这点钱,祖宗给我买一个包都是这十倍,所以我没怎么搭理,他们看我胃口太大,也就放弃了。

    凌晨两点这群澳门佬儿才散伙,我从赌场出来,摸索着经过一条没有路灯的街口,正犹豫要不要让司机来接我 , 忽然几米之外漆黑的巷子口传来几声高亢的叫骂。

    “张世豪,你把黑吃黑这套玩到我头上了?我他妈等你这么多天 , 你总算落单了。”他怪笑两声,“你不是牛逼吗?今天老子废了你,看你拿什么狂!”

    突如其来爆发的枪响 , 震碎了房梁上的瓦砾 , 正好飞溅在我脚下,一股刺鼻的浓烟味在空气中弥漫,像烤焦的肉。

    东三省那几年 , 黑社会的混子火拼很猛,没想到让我撞上了 , 我抱头飞快找墙角蹲下 , 那伙人不知打了多久,一开始特嚣张的胖子被一道利落矫健的黑影逼进绝路 , 直接跪在雪堆上。

    男人个子很高,气场凌厉凶悍 , 长款黑色皮衣在风雪中敞开 , 他右手持枪压向胖子眉心。

    胖子盯着枪口 , 一脸肥肉皱巴巴 , 颤颤巍巍求饶 , “豪哥!您饶了我…我他妈狗仗人势,我从您地盘上撤行吗?”

    男人背对我,看不到脸 , 他没有说话,跪在他脚下的胖子忽然抽搐两下 , 直挺挺向后栽倒。

    我吓得睁大了眼睛,电话亭檐下凝结的冰棱 , 被呼啸的西北风折断,咔嚓一声刮过我鼻梁,刺骨的冷。我从惊愕中回过神,拖着两只发软的脚朝远处挪动 , 就在我看到点亮光,以为逃过一劫时,那支几分钟前解决掉胖子的消声手枪抵住了我后腰。

    我一霎间全身僵硬。

    “看到什么了。”

    低沉威慑的男音暗藏杀机,我上下牙止不住磕绊,颤抖着说,“没有看到。”

    枪口用力顶着我,向下滑去,隔着衣服戳了戳我屁股,我以为他起了色心 , 想来一发,为了保命我主动装傻说,“大哥,你是嫖客吧?你有车吗,车里做行吗,外面太冷了。”

    他没动。

    我又说,“你要是怕我报警,我包里有套。”

    他一声不吭收了枪,往我脸上罩了个塑料袋,等我摘下回头看,人已经消失了 , 黑夜中只留下一排深深浅浅的脚印。

    那是2006年的哈尔滨,刚过元旦 , 零下三十几度,铺天盖地的大雪下了两天两夜 , 整座城市都是白茫茫一片 , 呵出的热气瞬间能冻成冰碴。

    我20岁。萍水相逢的张世豪不详。

    我甚至没有看清他的脸,他的声音也浑浑噩噩记不清,只是他离开的地方 , 那滩鲜红刺眼的血迹,在我心里扎了根。

    几天后祖宗从长春回来了 , 还带回一个女人。

    他秘书告诉我 , 那是长春夜总会名头最响亮的红牌,这几天在外地都是她伺候祖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