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2 惹怒祖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听到这个消息砸裂了手里的镜子,刚斗赢乔栗,又来一个新欢,老鸨子调教的摇钱树,都是男人堆里摸爬滚打上位的狠角色,手腕比祖宗的历任情妇都高明,想打赢全身而退不容易。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深呼吸平复了心情,穿着一件乳白色的透明睡裙下楼,看到祖宗换上便衣正准备出门,我扑进他怀里,两手圈住他脖子 , “你去哪?回来怎么不找我。”

    我从不过问他的私事,因为他最厌恶女人争风吃醋打听他的行踪 , 今天我破天荒开口,他看了我一会儿 , 说出去一趟。

    我不依不饶缠紧他 , 手指顺他胸口一点点向下,停在他腹部,将皮带轻轻一勾 , 两副身体顿时贴得更紧,我技巧娴熟吮吸他喉结 , “这几天你想不想我。”

    他最敏感的地方 , 就是咽喉,每次我给他舔这地方 , 他都受不了。

    我用牙齿解开他衬衫纽扣,像一条蛇缠住他 , 秘书站在玄关 , 低着头说 , “王小姐打电话催您过去。”

    他被我撩拨,命令秘书出去!

    秘书离开后 , 他忘乎所以和我拥吻 , 抱着我难分难舍滚进客房。其实祖宗其实皮相挺不错的,男人味特别浓 , 白道上的爷很少有长得好看的,清一色“秃肥丑” , 但他不是。我最着迷他快到巅峰胸口的肌肉剧烈膨胀,一滴滴砸下汗珠 , 那时的他说不出的性感诱惑。

    他很迷恋我的胸,记得当初我和七个女孩投奔米姐,她让我们赤身站成一排,她看到我这两只像捡了宝贝似的 , 用她的话说,不外扩不下垂的水滴型,饱满坚挺,纯粹是老天赏饭吃。

    祖宗有过不少女人,占有欲极强,不只喜欢征服肉体,还喜欢征服心,为了表现出我爱他,我每次都很投入。

    完事后他靠在床头抽烟 , 我刚想穿衣服,他按住我手腕,目光落在我两腿间流出的东西上,眼神冷漠充满警告,我立刻明白,拉开抽屉拿出避孕药,水都没喝直接吞了。http://m.zhuishubang.com/

    这年头有权有势的都不想搞出私生子败坏名声,圈里有姐妹儿不懂规矩,想怀孕逼宫,惹怒了正室,打得大出血 , 子宫也没保住,转脸靠台就抛弃了。祖宗的前妻一直想复婚 , 他也没拒绝,这个节骨眼上 , 我不会自找麻烦。

    后半夜他又弄了一次 , 我们都精疲力竭,睡到第二天中午,被他秘书一通电话吵醒了 , 说王小姐不肯吃饭,一直等他回去。

    他脸色有些不好 , 我乖巧跪在他身后给他按摩 , 为了伺候好他,我专门找技师学过手法 , 祖宗很满意,他沉默了几秒告诉秘书看着解决。

    祖宗傍晚从检察院下班 , 带我去了风月山庄 , 天字号包房坐着一个穿皮夹克的男人 , 我认识他 , 叫二力 , 道上混子都买他账,祖宗不是吃喝玩乐的官场子弟 , 他的野心不逊色他老子。他有两面不同身份,这片地界上 , 手里不捏着几股黑势力,财源没这么肥。

    二力见我们进来 , 站起身恭恭敬敬喊了声州哥,又朝我点了下头,“嫂子。”

    我没敢答应,只是笑了笑。

    我们都坐下后 , 二力给祖宗点了根烟,“操他妈,张世豪不是在河北省混得挺好吗,怎么回来了。”

    祖宗松开颈口,吐了个烟圈,轻描淡写说,“长春有一家地下赌场,就是张世豪开的。”

    二力皱眉,“他胃口可不小 , 合着东三省的地盘,他都想占?”

    “何止。”他朝玻璃缸内掸了掸烟灰儿,“我做什么生意,他就抢我什么生意,跟我对着干。”

    二力沉默片刻,抬手给他斟酒,笑着说,“州哥,可别搅了咱那批货,这批货要是走漏风声,您仕途生涯就砸了。”

    我看了祖宗一眼,他神色凝重没说话。我故意碰洒桌上的酒 , 将裙子染脏,站起身说去趟洗手间。

    我在场他有顾忌 , 他私下身份见不得光,我又是个婊子出身 , 他怕我知道太多捅娄子。

    我坐在马桶上磨蹭好久 , 估摸差不多了才离开,推门时对面男厕出来几个刚撒完尿的混子,一身酒气 , 为首的秃头从镜子里瞧见我,溢出一脸淫笑 , “呦嗬 , 场子里有这么靓的妞儿,我怎么没见过?老鸨子找死 , 还跟我藏货。”

    他把那脏兮兮的家伙塞回裤裆里,龇牙咧嘴堵住我 , 视线和手一起落在我屁股上 , “真他妈翘 , 又紧又圆 , 干两下肯定爽翻天。”

    他身后的马仔结结巴巴说 , “三哥,胖哥刚死 , 咱别惹事了,这妞儿肯定有主。”

    秃头没搭理 , 想要掀我裙子,我瞅准时机狠抓他眼睛 , 那地方肉最嫩,他毫无防备惨叫一声,捂着眼角刮出的血道子,疼得抽气 , “臭娘们儿,给你脸不知道要,敢偷袭老子!”

    我飞快跑回包房,反手锁了门,祖宗和二力说话,谁也没留意我,我刚走到沙发前,门猛地被人踹开,力道震得天花板上吊灯晃了晃,几抹黑影迅速蹿进来 , 为首就是秃头。

    祖宗声音一收,抬眼扫过去,不动声色后仰,避开了灯光,整张脸陷入黑暗之中。

    二力认识他,一时拿不准情况,叼着烟卷问,“刘三,走错门了吧?”

    刘三朝地上啐了口痰,“有个小娘们儿挠了老子,进了这扇门。”

    祖宗侧过头看我,见我裙摆有褶子 , 没吭声。

    二力对着烟蒂燃烧的火苗又续了一根,“你什么意思。”

    “你是她主儿?”刘三语气不耐烦 , “怎么着,我要人你不给?”

    二力抻了抻裤子站起身,皮笑肉不笑 , “我说了不算 , 得听我们大哥的。”

    他低下头请示祖宗,后者的脸色越来越沉,我跟了他小半年 , 头一回见他神色这么凶狠。

    他牙缝挤出两个寒意森森的字,“放肆。”

    下一秒二力拔枪对准了刘三的鼻子 , “我们大哥的女人,你他妈算个屁!还敢上门抢?”

    刘三被撅了面子 , 太阳穴青筋暴起,他想看清发号施令的大哥是谁 , 往前刚走两步,二力的扳机叩响了。

    “刘三 , 你在东三省要是还没混够 , 我劝你别往跟前凑。”

    二力点名道姓 , 刘三的马仔也不是吃素的 , 都跟着掏枪 , 两伙人杠上了,我心惊胆颤瞧着祖宗的脸色 , 他倒还平静,慢条斯理喝酒 , 眉间有戾气。

    这事就算平了,由我引起的麻烦 , 他也不会让我好过。

    包房内鸦雀无声的对峙被一阵尖锐的铃声打破,马仔将手机递给刘三,他接过去皱了下眉头。

    他接通还没开口,那边说了句什么 , 他表情僵硬,看了我一眼,舌头舔了舔门牙,“豪哥的马子?怎么没听说啊。”

    我明显感觉到祖宗的戾气更重了。

    那边懒得废话,撂下一句狠的,就挂断了。刘三脸色惨白,“真他妈晦气。”

    他似乎很畏惧对方,二话不说命令马仔收手,怒气冲冲走了。

    门关上后 , 二力拉回保险栓,往口袋里一揣,“现在地盘上,州哥这号人物藏得最深,他们不知道,如果亮出去,刘三连提鞋都不配。”

    祖宗问,“电话谁打的。”

    二力说估摸是张世豪。

    他有些纳闷儿,“张世豪从不亲自出面,他瞧不上这群地头蛇。”

    我攥着发抖的拳头,二力说的每个字都让我心惊肉跳 , 片刻的功夫,祖宗扯断了领带 , 开口命令,“脱衣服。”

    我嘴唇瞬间惨白下去 , 不敢违抗他 , 缓慢解开衣扣,一件件脱着,他不说停我就一直脱 , 脱到身上只剩内衣,二力看傻了 , 后赶来的几个马仔也愣了 , 祖宗忽然伸手一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