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7 你真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单手拥着我,欣长挺拔的身躯将我覆盖吞噬,挡住那些不怀好意刺探的目光,偌大的宴厅一瞬间鸦雀无声,张世豪很少在场合上现身,混到他这地位,出行前后左右都是保镖,想见一面挺难的。http://m.zhuishubang.com/

    我被他固定在怀中,他的每一下心跳都灼烧我的皮肤,无法形容的刺激震撼,令我情不自禁想起在泳池那晚的亲密纠缠。

    他语气低沉浑厚 , 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纵容,“不老实跟着我 , 别人眼瞎了还以为你是进来混吃混喝没主的女人。”

    那些阔太听出张世豪在骂她们,脸色很难堪 , 可谁也不敢吭声 , 都咬牙忍了。大厅内很快又热闹起来,一群高官缠着祖宗,巴结他老子 , 另一拨商人则对张世豪蠢蠢欲动,东三省的黑 , 在商场的面子不比当官的薄。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张世豪胸膛挤扁的胸,“张老板抱上瘾了?”

    他滚烫的下颔似有似无擦过我脸颊 , 很轻薄笑了声,“温香软玉 , 的确舍不得松手。”

    紧挨餐桌的一团黑影迅速朝这边靠近,他余光格外敏锐 , 一下子便捕捉到 , 苍劲结实的手臂顿时收紧 , “有人过来 , 乖一点。”

    我当然不会听他的 , 祖宗已经恼了,我再不躲开就等于火上浇油 , 我奋力挣扎,他像是一堵墙 , 根本纹丝不动,视线停留在我的红唇上 , “不好看。”

    “我男人喜欢就行。”

    他放荡不羁的眉目漾起浅笑,“我不喜欢。”

    我冷冷看他,“我男人。”

    他挑眉,笑容更深 , “我们才见了三次,程小姐这样强迫我做你男人,是不是急了些。”

    我气得发抖,不等他说完,伸手捂住他的唇,他明显一怔,舌尖故意舔过我掌心的纹路,那丝缠绵濡湿诱发我不由自主的颤栗,正要收回 , 他快了一秒反握,宽厚的大掌包裹住我,“你的手真香,我有些羡慕沈良洲了。”

    一阵男人的大笑声从旁边肆无忌惮传来,“张老板,听说去河北省发财了?天子脚下,您的买卖又大,敢这么叫号子,也就您有这本事。”

    张世豪回过神,不露声色放开我的手,掸了掸胸前衬衫的褶皱 , “混饭吃,谈不上发财。”

    男人左右瞧了瞧 , “您不在这两年,东三省又出了大人物 , 道上有位州哥 , 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把您的码头切走了一个?”

    张世豪显然不打算多谈,他看了一眼男人递来的酒,没有接 , 淡笑着拂开,“有这事吗?你比我消息还灵通。”

    男人被剐了面子 , 神情不免尴尬 , 讪笑两声,将目光移到我脸上 , 他若有所思看了一会儿,“之前听道上传言 , 有人求您办事 , 送您京城来的美人 , 您碰都没碰就还回去了 , 原来张老板早就金屋藏娇了 , 难怪您瞧不上外面的野食。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自始至终望着我,对男人爱搭不理的 , 也不解释,对方留下没什么意思 , 喝了杯酒很识趣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张世豪捏住我耳垂 , 粗糙的指腹轻轻捻动,“程小姐打算怎么谢我?”

    我满脸冷淡问谢你什么。

    “我这一出救美,还不值得你谢吗。”

    “张老板是帮我还是害我?我男人就在场,让他看见我还有好下场吗?”

    张世豪仍旧兴致十足把玩我的耳垂,“你惹恼他,大不了回去讨好 , 再狼狈也是他一个人看。我不出手帮你,程小姐就是今晚全场最丢脸的。”

    我将他手拂开,“那也不用张老板。”

    他挑眉笑,“性子够烈,很泼辣。”

    他朝向灯光,凝着掌心一枚银白色的珍珠耳钉,风流又痞气,“你可真是个白眼狼。”

    我认出耳钉熟悉,下意识摸耳垂 , 是我的。

    这是祖宗送我的,他说我白嫩玲珑的耳朵,戴上耳饰最迷人,有一股说不出的风韵。我伸手抢夺,他侧身从容不迫避开,不管我怎么抓,就是碰不到他的手,他睨着我面红耳赤的模样,直到一团黑影同时笼罩住我和他,熟悉的气息传来,我像是瞬间被按了静止。

    “张老板 , 不喝一杯吗。”

    祖宗的语气不急不躁,不冷不热 , 却暗藏冷冽的杀机,特别瘆人。

    我全身僵硬 , 不敢回头看 , 张世豪的手还托在我腰间,没有抽离的打算,他越过我头顶淡笑 , “沈检察长,怎么有兴致与我喝一杯。”

    祖宗的火气濒临爆发 , “这要问张老板了 , 怎么偏偏动我的人。”

    张世豪垂下眼眸,凝视着我鬓角因他呼吸而轻轻颤动的发丝 , “不回头看看吗,不想跟沈检察长,想跟我了?”

    我将他狠狠一推 , 从他怀中挣脱 , 祖宗的面孔被头顶闪烁的彩灯投射下一层迷离斑斓的光晕 , 有些模糊 , 看不真切 , 但我感觉到他怒了。

    “张老板最近很有兴趣多管闲事。”

    张世豪接过侍者递来的酒,“偶尔 , 看到自己心痒的人,就想要横插一手。”

    祖宗冷笑 , 他们没有碰杯,但很默契 , 同时灌了下去,出于场面上的交际礼数,也握了握手,祖宗不知使了多大力气 , 两个人的手分离时,我听见骨头咔嚓一声,张世豪一脸平静,祖宗也没有丝毫变化,我都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张老板听过一句话吗。没有不见天日的井底,不管藏得多深,如何改头换面,总有露陷的时候。”

    张世豪的痞子劲儿说来就来,“还真没听过。”

    我莫名觉得好笑 , 祖宗撂下酒杯就走了,没多久他秘书把他前妻送上车,祖宗和几个高官打了招呼,对方簇拥着他到门口,他没立刻出去,而是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要多阴森有多阴森,恨不得把我砸出千疮百孔,我不敢怠慢,匆忙跟过去,张世豪在我身后慢条斯理说 , “程小姐,欠我两炮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 , 快步离开他视线。

    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黯淡,长长的街道灯火通明 , 祖宗脱了大衣 , 穿着单薄的西服,靠在车门抽烟,呵出的冷气与烟雾交缠 , 缭绕他脸孔。

    秘书在旁边说,“张世豪这招够狠 , 他先入为主 , 让别人误以为程小姐是他的人,一旦和您的关系被曝光 , 后果不堪设想,都会认为是您权势压人 , 抢了他的。”

    祖宗黑着一张脸 , 看向胆颤心惊走到他跟前的我,“谁他妈会相信他张世豪的马子别人抢得走?”

    他扔掉烟蒂 , 蛮横拽起我手臂 , 将我卷上了车 , 门砰地一声关住,司机吓一激灵 , 急忙升上挡板,鸦雀无声的车厢只有他怒意膨胀的呼吸 , 和我惊惧的心跳。

    他揪住我头皮,把我的脑袋朝上吊起 , 我仰面看着他,他暴戾的面容像是染了一层浓重的墨,阴森得化不开。

    “程霖,你跟我多久了。”

    我知道从我出现那一刻 , 到张世豪别有用心抱住我,他就濒临爆发,忍到现在是他的极限了。

    我说快七个月。

    “我的规矩你懂吗。”

    我使劲摇头,“今晚我不是故意的,王小姐用你手机给我发了短信,骗我过来。”

    祖宗半信半疑,从我包里摸出手机,他翻了几下,眯起眼眸 , 怒意凛冽,“张世豪碰你哪了。”

    他手在我腿间狠狠戳了戳,“碰了吗。”

    我说没有。

    他扯得我头皮又麻又痛,“你背着我耍心机做的那些事,我不戳破,是因为我心里你比她们更重要,而不是我不知道。”

    祖宗之前的二奶,除了乔栗,和那个北电的姑娘,还有两个,是新丝路大赛获奖的模特 , 本来是祖宗的老子看上了,结果祖宗撬来自己玩了 , 那两个模特长相一般,身材很好 , 是老江湖了 , 玩花样很溜,祖宗当时要送我一套松花江临岸的别墅,钥匙都给我了 , 其中一个模特非要祖宗送她,祖宗没答应 , 可这事惹怒了我 , 我暗中曝光了她之前参赛和评委的艳照,就这么把她搞死了。

    我以为祖宗不知道是我做的 , 原来他一清二楚。

    一路上我都不敢说话,车驶向别墅门口 , 还没有完全停稳 , 祖宗就把我抱进了客厅 , 他命令保姆司机都滚出去 , 谁也不许进来。

    他二话不说撕碎了我的长裙 , 将我重重摔在茶几上,一点前戏没有 , 分开我的腿凶狠撞了进来,如果不是我死死抠住桌角 , 甚至会被他撞到地上,这样的姿势他觉得不解气 , 干脆把我按倒在沙发,他骑在我背上,疼的我受不了。

    几次要晕死过去,他用力又给我疼醒了 , 最后射进我体内抽搐颤栗的几秒钟,他已经消气了,所有的怒火和发泄都被这场疯狂嘶吼的性爱席卷覆灭,祖宗两根手指捏着我脸,捏得变形扭曲,“你要是敢背叛我,我就毙了你喂狗!”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男人想玩死一个女人,有一万种方法,我一连两天疼得没法穿裤子 , 赤裸屁股趴在床上,动一下都火烧火燎的,祖宗在检察院加班,一直没回来,但每天都会打电话,有一次他和保姆问我情况,听到我呻吟,让保姆给我,我没接,保姆吓得一身冷汗,祖宗脾气硬 , 谁也不敢得罪,结果他没急 , 反而很温和笑了几声,叮嘱保姆照顾好我。

    晚上我迷迷糊糊睡着 , 被走廊灌入的寒风惊醒 , 我刚回头,祖宗干脆抬手掀翻了我身上的被子,“长本事了,谁给你的胆子冲我耍脾气?”

    他扫了一眼我贴着纱布的肛门 , 怔了两秒,闷笑出声 , “不就操两下吗 , 弄成伤残的样子,想让我心疼你?”

    我红着眼睛没吭声,他将我从床上抱在怀里 , 撅着我下巴吻了吻,“喜欢什么 , 我买给你。”

    跟他半年多 , 他头一回对我这么温柔 , 是那种骨子里渗出的温柔 , 不是敷衍 , 我犹豫再三,觉得不是提米姐这事的好时机 , 如果不能一击即中,倒不如先压下 , 我满是委屈伏在他膝上,我说什么都不要 , 你别怀疑我就行。

    祖宗到底没亏待我,第二天晚上他很早就回来了,扔给我一个长方形的丝绒盒子,我打开看到里面是条项链 , 钻石坠子挺大的,一看就是好货,怎么也值百十来万。

    我明白这是补偿,能做到这份儿上不容易了,证明他心里有我,见好就收才能享得住长久,我撒娇让他给我戴上,他接过项链站在我身后,居高临下的角度 , 抹光从领口露出,在项链戴上的同时,他用力吻我脖子,吻到我有些发软,趴在我沙发上,他身子也滚烫,彼此都衣衫不整,他才喘着粗气放开我,脸埋进我胸口,“真他妈想干死你。”

    我手指在他黑硬的短发里穿梭,“我死了,你还怎么干我?”

    他笑着捏了捏我的脸 , “所以我要留着,留一辈子。”

    下一更晚10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