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8 独占宠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心口咯噔一跳,祖宗没给我多想的机会,他拍了拍我屁股,小声问我还疼吗,我说拉屎还疼。★首★发★追★书★帮★

    他闷笑出来,“胡闹。”

    我翻了个身面朝他,两条腿盘住他的腰,“本来就疼。”

    我埋在他衣领内撒娇。

    他笑着为我穿好衣服,让我跟着他出去见见世面。

    祖宗口中的世面,就是那些莺莺燕燕的地方,他是各大淫色场所的常客 , 东三省的地盘上就不存在他没玩过的,但是他不睡 , 他最受不了自己玩物身上有其他男人精液的味道,如果真看上了哪个小姐 , 他就包下。

    哈尔滨最大的夜总会“皇城艳所” , 他去的次数最多,因此轻车熟路,直接带我进了演艺大厅 , 晚上七八点场子正热闹,不过他好像不是单纯来玩的 , 我在贵宾席的沙发上看到了好几个痞子头 , 打扮气度挺有脸面的,桌上撂着大皮箱 , 摆明是借着场子做交易。

    而四周散布的,都是祖宗手下的检察官便衣。

    我没多问 , 祖宗眼神精准而锐利巡视了一圈 , 从毛衣领口翻出一个针孔对讲机 , “便衣到了吗。”

    那边回了句什么 , 他沉着嗓子说等 , 等张世豪露面。

    皇城艳所是当初乔四爷的地盘,还劫持过女明星来这边拍三级 , 后来张世豪混上了头把交椅,乔四爷正好得罪了京官 , 垮台了,就把场子送给了他 , 张世豪给他保住了一家老小。

    我和祖宗在一处阴暗避光的角落坐下,对面摆放着一张巨大的俄罗斯转盘,转盘一共七格,每格绑着一个女人 , 身高相近,差不多一米七,皮肤雪白,裸露的部位不同,嘴,胸,手,屁股蛋,私处 , 膝盖,脚,老鸨子介绍玩法,第一个玩法,客人掷飞镖,扔向哪一格,上面的女人就用裸露的部位伺候客人,直到客人高兴。免-费-首-发→【追】【书】【帮】第二个玩法,女人蒙上双眼,拿着挤奶器,朝看台上喷射 , 喷在谁身上多,就陪谁。

    客人全部蠢蠢欲动 , 争先恐后往前面凑,老鸨子挑了几个给钱最多的 , 第一个客人射中了屁股蛋 , 也就是后庭。

    女人的绳索解开跪趴在地上,腰肢弯成一道拱桥,不论男女都蜂拥围了上去 , 那个客人特别兴奋,骂骂咧咧说么多年没见过这么小的屁股。他扒下裤子在家伙上喷助兴剂 , 瞬间胀大了一圈 , 女人尖叫出来,没多久就听见有人大喊,血!流血了!

    客人丝毫没停 , 抓着痛到五官扭曲的小姐腰,反而更加用力 , 片刻的唏嘘后 , 又是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淫笑。

    如此香艳火爆的一幕 , 祖宗压根没看 , 他眼神专注盯着入口处 , 那里潜伏着几个便衣,不知道待多久了 , 接到一通指令全部撤离。

    包围在贵宾台的检察官也从后方迂回过来,压低声音说 , “扑了空,那伙人皮箱里确实是贩毒的现金 , 但交易地点和时间突然改变,恐怕内部出了卧底。”

    祖宗脸色狠厉,他端起一杯酒,“公安还是检察院。”

    “都有。”

    啪地一声 , 祖宗手上的玻璃杯被他狠狠捏碎,他脸色沉得不能再沉,“够狡猾,我小看他了。收网。”

    我不懂白道的暗语,不过这情形,张世豪是没上套。

    祖宗也心知肚明,他没那么容易栽,所以布局阵仗不算大,本意也就是试一试 , 摸摸张世豪的底,果然水很深,手都伸到了白道的船上。

    祖宗没跟我回去,他让司机送我,带着那批检察官便衣回了市检察院,我自己又玩了一会儿,看了场内衣秀,差不多十点钟,司机提醒我太晚了,我才起身离开。

    从皇城出来,我们的车被一辆特显眼的红色跑车堵住了 , 开不出来,司机没法子 , 想找场子的保安拖车,他刚要去叫人 , 车灯闪了闪 , 两声鸣笛后,驾驶位的窗户缓缓降下,我借着路灯看清里面是一个女人 , 而且还是和我水火不容的女人。

    “程小姐,是不是碍你事了?”

    王苏韵摘下墨镜,露出那张涂满精致妆容的脸孔 , 得意洋洋笑 , “抱歉,他昨天刚把车送我 , 我开得还不熟,差点撞上了你这辆旧的。”

    她拍了拍方向盘 , “这车你认识吧?其实我挺感谢你的 , 没有你这个吃腻了的菜 , 怎么显得出我可口呢。”

    王苏韵对祖宗的行踪倒是挺了解的 , 看来花费了不少功夫 , 知道他今天过来,也知道他先走了 , 特意留下向我炫耀。

    小儿科的手段,我连瞧也没瞧 , 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云淡风轻拨弄着耳环 , 语气冷淡嘲讽,“恭喜你。”

    我漠视的态度,让她有些懊恼,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 , 我触摸耳环的手抚上长发,对着反光镜朝一侧撩了撩,我欣赏着自己的美貌,无暇看她难看的脸色,“你想逼我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可惜那样没修养的事,我不会做。另外。”

    我俯下身,两手撑住车窗,和她平视 , “他曾有过一个情妇叫乔栗,她得宠时,差点当了沈太太,你得到的这点根本算不了什么,知道她下场吗,她在我手上输得很惨,成了一条什么人都能上的母狗。干这行,一时的风光别忘形,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王苏韵被我最后一个狠毒的眼神吓住了,司机走过去和她交涉,麻烦她让个路 , 如果不让,就请沈检察长亲自来让。

    她当然不敢折腾祖宗 , 没好气挪了一个车位,我原本要回别墅 , 可她送上门来 , 我哪有不要的道理,和她唇枪舌战之后,我改主意先去了赌场 , 米姐当初在这里一手提携我捧红我,场子里的发牌小姐都和我熟 , 我让看场的荣子找个刚来不久的小姑娘 , 没什么复杂背景和朋友的,到里间找我。

    荣子很快把人送来 , 十六七岁,外地人 , 挺怕生的 , 在一个发牌小姐手下学活儿 , 我问她认识我吗。

    她点头 , “听米姐说了 , 但不让我们出去乱讲。”

    米姐拿我当招牌,教育新入行的小姐怎么傍大款 , 怎么完善床上的技术,把男人哄得离不开 , 不过她每次吹完牛,怕传出去惹祸 , 都会补一句不能对外说。

    “你过来。”

    小姑娘朝前走了两步,我从包里摸出一沓钞票,“替我办件事,钱就是你的。”

    她看着那摞钱 , 舔了舔嘴唇,“你说。”

    “打我一巴掌。”

    她愣住,瞪大了眼睛。

    我无视她的惊愕,指着左脸颊,“用指甲挠,挠花了皮,手扣着点,力道控制在掌心,打肿了没事 , 抓痕别留疤就行,按我说的做。”

    小姑娘被我吓得不轻,一个劲儿往后退,我只好继续加码,她看我不像开玩笑,才咬着牙朝我呼了一巴掌,第一巴掌有点轻,没什么效果,第二巴掌是真他妈狠,半张脸瞬间就肿了,红得像烫了一样 , 我拿衣领遮住,叮嘱她不要对任何人说今晚的事。

    我从赌场出来 , 已经过午夜了,我拉开门上车 ,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我脸上的抓痕 , 顿时大惊失色,“程小姐您被人打了吗。”

    我说是,王苏韵向我炫耀良州给她买的新车 , 顺便打了我,这不是你刚才亲眼所见吗。

    司机一愣 , 他皱眉否认,“可分明不是…”

    “重要吗。”我干脆打断他 , “谁打了我,我最清楚 , 你只要记住,你是谁的人 , 对谁忠诚就可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