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2 我要你马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从小路驶进哈尔滨港,沿途的冰窟窿正在融化,水激起巨大漩涡,摇晃着岸边船只,江面翻滚浓白的人工热气,驱散了些寒意。http://m.zhuishubang.com/

    十几年前乔四爷最狂那阵,整个松花江南岸都被他垄断,名下二十七艘货轮,五大码头,杨馒头在长春替他放风,五麻子在沈阳给他集资 , 相当于掌控半个东北,当官的一点法子没有。乔四爷枪毙后南码头孝敬给张世豪 , 道上很多人说,乔四狂 , 有比他更狂的 , 乔四牛,张世豪比他更牛。

    车拐来拐去,最终停泊在一处阴暗不易察觉的角落 , 司机拿手电照明,确定周边没有巡逻的马仔 , 才将祖宗引进一艘不大不小的船。

    船帆收起 , 一条摇曳的虚影,在静谧的松花江上很不引人注目 , 我跟着祖宗弯腰进舱,里面都是待命的便衣 , 还有几名等着抓现形当场签署逮捕公文的检察官 , 唯一一扇敞开透气的窗户 , 涌入呼啸的海风 , 门插上了木栓 , 凿开掌心大小的洞,洞外正对北码头的仓库。

    祖宗从刑警手里接过望远镜 , 观察着风吹草动,也是邪门儿了 , 以往这时候码头正是进港卸货,出港装货 , 此时却出奇得安静。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整片海域被浓烈的月色笼罩,伏在窗口勘察的检察官忽然激动说,“沈检察长,张世豪的人马到了!”

    祖宗冲向狭窄的半截玻璃 , 我也跟过去,顺着他视线眺望,港口第一重防守的铁门缓缓打开,无声无息的码头终于有了动静,十几盏灯瞬间点亮,犹如长龙,犹如奔腾的海浪,灯火通明,长笛嘶吼。

    岸上堤坝的帐篷与平房 , 涌出数十名马仔,有条不紊汇聚到第二重门迎接,四辆护送的防弹车开道,一辆宾利居于正中,速度不急不慢,稳稳驶入,停在岸边甲板的尽头。★首★发★追★书★帮★

    第三重门里就是仓库,纯黑的铁栅栏卷起,露出一堵厚重潮湿的木门,头车跳下几个马仔,拔枪打碎了门锁 , 砰地一声轰然倒塌,溅起飞扬的尘埃。

    检察官注视这一幕压低声音说 , “张世豪极其狡猾,白道和他杠了几十次 , 一点把柄抓不到 , 每次都是差一点。当初乔四的家人偷渡国外,就是他背后谋划,机场布下天罗地网 , 愣是无功而返,省厅气得把这件事按下 , 当时的厅长心脏病发作住院了 , 进手术室之前,指着灯说绝不放过张世豪。”

    我扑哧一声笑 , 检察官愣住,回头看我 , 我问他后来呢。

    他挺尴尬的 , “后来张世豪越混排场越大。”

    我笑得更忍不住。祖宗十分冷静 , 他锋锐的眸子一动不动锁定 , “像是有诈吗。”

    检察官说不像 , 他人都亲自来了,有这功夫挖坑吗?

    江面的风愈刮愈烈,船只开始摇摆 , 祖宗单手撑住玻璃,另一手拥我入怀 , 遮挡舱顶掉下的砖板。

    “张世豪除了做生意,他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 你知道吗。”

    检察官摇头,祖宗说就是耍条子玩。

    我忍着笑,埋在他胸膛颤抖,他以为我伤到了 , 问我要紧吗,我摇头,他不放心,抬起我的脸,仔细打量每一寸,的确什么伤都没有,他才松开我。

    “在船上等着。”

    我立马握住他的手,“我和你一起去!”

    他蹙眉,在我额头点了点,“听话。”

    检察官说要不带着程小姐吧 , 留在船上倒不安全了,咱们顾不上她。

    祖宗没吭声,此时岸上的北码头已经亮如白昼,马仔撑起一把伞,将张世豪从宾利车内接下,一拨人围拢上去,驻守在他四周,这是黑道的规矩,头目出行办事,都要支着防弹伞护头,以防暗箭伤人。

    张世豪走到仓库门口 , 抬手一撩,黑色皮衣从肩膀褪下 , 马仔绕到身后接住,正对的仓库里漆黑一片 , 他侧头吩咐了什么 , 留下四名马仔看门,其余都跟随他一起进入。

    祖宗不慌不忙闭目养神,迟迟不肯下令 , 这样近乎静止耗了十几分钟,仓库里的灯亮了。

    白纸糊着的窗子上 , 人影闪烁 , 张世豪的马仔开箱清点货物。

    祖宗说了句动手。

    舱内潜伏的便衣刑警和检察官接连跳下甲板冲上岸,飞快向仓库移动 , 放风的马仔起先没有留意到,等察觉为时已晚 , 刑警人手一个 , 将他们撂倒在地 , 四张脸埋入泥沙中 , 连话都说不出 , 只剩下无声的挣扎。

    崭新的检察长制服在昏黄灯火下英姿飒爽,祖宗气势凛冽走在最前面 , 踩上坍塌的木门,嘎吱响动惊扰了里面点货的马仔 , 所有人脸色大变,“是条子!泛水了!”

    地上堆积的厚重稻草下一刻铺天盖地扬起,马仔抄家伙形成包围之势 , 便衣也同时拔枪瞄准对方,几十道人影如同柱子,陷入焦灼的对峙,互不相让。

    张世豪短暂的错愕后 , 平静稳住了心神,他轻挑眉梢,“沈检察长,来找我搓麻吗。”

    祖宗松开颈口,直到这一刻,他也不敢有半分懈怠,“张老板,搓麻就免了。你暗中这盘棋下得尽兴吗?”

    张世豪勾起一边唇角,波澜不惊 , “我听不懂。”

    祖宗目光梭巡墙根的十个铁皮箱,褐黄色纸包码放得整整齐齐,他势在必得笑,“我看得懂就够了。”

    张世豪修长清瘦的身姿,被房梁悬吊的灯管投射在地面,散发出冷飕飕的阴暗之感,“沈检察长似乎总和我过不去。”

    “张老板如果问心无愧,本本分分做生意,我也犯不着和你过不去。”

    张世豪倒是没翻脸,侧身让出一条路,马仔凶神恶煞 , 大有鱼死网破阻截条子盘查的架势,他从容不迫制止 , 目光颇有深意,“沈检察长出头 , 这面子我还真不能不给了。”

    祖宗冷笑 , 挥手一声令下,条子正要过去搜查,张世豪说了声且慢。

    马仔闻言 , 整齐划一卡在了条子和货箱之间,两拨人杠上了。

    祖宗眉间一冷 , “哦?张老板这又是什么意思。”

    “别急。”张世豪手指擦拭着表盘 , 漫不经心,“如果这批货 , 没有问题,沈检察长如何补偿我。总不能你是官 , 就随便搅我的场子。”

    他撂下这句威胁性十足的话 , 便不再吭声 , 摸出一根雪茄含在嘴角点燃 , 烟雾很浓 , 只是一口就将他的脸噬没,海风灌入木门 , 在仓库里蔓延,吹散了一些 , 他幽邃如鹰隼的眼眸若隐若现。

    祖宗对雪茄的味道闻不惯,他速战速决 , “张老板想怎样。”

    张世豪斜叼着烟,衬衫纽扣系得乱七八糟,一身不羁的痞子范儿,他匪气的面孔因为俊美 , 又比一般黑老大贵气许多,他似笑非笑横了我一眼,“把你马子送给我。”

    明天两章4000字或者3章3000字,是小高/潮哦~~大高/潮别急,4号左右会有一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