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3 情人铁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声马子,狂放不羁,从张世豪口中吐出,带着最原始的激情和野性。★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抬起头,正对上他戏谑的眼眸,他睨着我狠吸了一口烟,舌尖抵住烟蒂,白雾从鼻孔散开,我觉得这样的张世豪,不只是危险,更充满诱惑。

    低沉暗哑的笑声从祖宗胸腔内溢出 , 他摩挲着左胸口闪耀的警徽,不言不语 , 一丝波动都没有。

    张世豪懒散倚着铁皮箱,“这笔买卖 , 沈检察长舍得做吗。”

    别说祖宗了 , 换任何男人,只要不是混蛋都不可能把自己的娘们儿送出去,这种交易是奇耻大辱。

    祖宗的笑声由沉闷转为响亮 , 张世豪也随着他笑,不同的声带 , 相同的浑厚磁性 , 耐人寻味,良久之后 , 祖宗反问,“我是不是亏了。”

    张世豪掸了掸烟灰儿 , 他牙齿洁白 , 嘴唇在肤色的衬托下 , 一层淡淡的神秘的紫 , “做生意吗 , 尤其是你我这样的人,输赢的风险 , 当然会更大。”

    他反手拍打箱子,砰砰的钝击 , 应和着松花江两岸此起彼伏的风啸,“沈检察长一口咬定我走私违禁 , 非要查我的货,我当然配合,守法人人有责,请。”

    他深邃的眼窝弯了弯 , 邪魅又阴险,张世豪带人来码头监工,无非想让条子骑虎难下,十箱冰毒算是大买卖不假,可他的位置有得是人替他卖命,替他押送,他出动是为了当诱饵,钓祖宗上钩。

    市检察院和市局在码头闹得这么大,一把手都来了 , 却一无所获,这事儿传出去很打脸。

    祖宗微眯眼,这场博弈胜负已分,他不动声色掸去制服上溅落的浮尘,依然维持着骄矜的风度,“张老板,好计谋,为了引我,下这么大血本,这一晚想必造价不菲。”

    张世豪立在原地,注视指尖燃烧的雾霭 , “不过小打小闹,沈检察长不也是试探吗。真想扳倒我 , 这些人怎么够用。”

    祖宗放声大笑,“我们想到了一处。”他侧过头 , 无喜无怒望着我 , “连挑女人的眼光,都一模一样。”

    他掌心一扣,揽住我的腰 , 铜墙铁壁般的胸膛紧挨着我,半真半假问 , “还要我查吗?张老板看上你了。货如果没问题 , 你得陪他一晚。”

    我摇头,死死抱住他 , 他很满意我的表现,在我头顶闷笑 , 摩挲着我的脊背安抚 , “抱歉了 , 张老板 , 我马子不肯 , 我也不能强迫。就当我今晚来观赏江景了。”

    张世豪把雪茄交给马仔,我感觉到一束火辣辣的目光烙印在我身后 , 他语气并无胜利的喜悦,比刚才又平静许多 , “沈检察长随时来赏景,我乐意奉陪。”

    这场规模不小的突袭无功而返 , 条子再一次吃了亏,张世豪展现了东三省首席黑老大的狡猾,也和祖宗的梁子结得更深。

    我们从码头出来,跟在身后的检察官拨了一通电话 , 告知对方行动取消,另行部署,尽量把今晚的情况压下去。

    祖宗闷声不语,健步如飞走向甲板,我盯着他垂在身侧握紧泛白的拳头,没敢触碰。祖宗私生活挺风流的,有钱有势的男人本性,但他办案也出色,铁腕果决 , 精准干脆,凡是他瞄上的,就没有拿不下的,唯独张世豪,他栽了两回跟头。

    祖宗连夜去了省检察厅,之后几天他都很忙,张世豪那批货无缘无故没了,仓库里显然是假的,以他的城府绝不会把真的摆出来,万一搜查了,这种可能性谁也赌不起。

    我也没闲着 , 用一周的时间和保姆学了煲汤,让祖宗的秘书回来拿 , 送去给他,秘书傍晚给我打电话他说喝了 , 沈检察长如今是越来越离不开您了 , 您做什么他都觉得好。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笑着说多谢。

    只会陪金主做爱的小三,不是有本事的小三,想屹立不倒 , 要懂得男人的贪婪之本。安稳的生活,肉体的刺激 , 在同一个女人身上具备 , 她就永远不会有垮台的一天。

    米姐被释放后,没着急回赌场上班 , 陪她后台去了,逛了一趟澳门 , 带了不少好东西 , 让我过去拿 , 那几天我心情正是大起大落 , 祖宗和他前妻 , 确切说是太太,在民政局复婚了。

    米姐走了八天 , 他也八天没回来,晚上住在他老婆家 , 我连个屁都闻不到。夜深人静我点上烟靠在窗边抽,那烟是祖宗剩下的 , 味道和他身上的一模一样。

    我斗赢了所有情妇,末了还是要给大房让位,我不甘心,可这世上很多事 , 不是甘不甘就能改变。

    所有当二奶的女人,都羡慕正室,或者说是嫉妒,仇恨,妻子这个身份太美好,滋味太甜,可以名正言顺,可以光明正大,不必惧怕阳光 , 舆论,世俗,而我们只能偷偷藏在暗处,像一个窃取了东西的不光彩的盗贼,用金钱堆砌自己的风光,喂食自己的虚荣,却不敢昭告天下。

    我抵达米姐的公寓,她刚洗了澡,她指了指床上的礼物,让我随便挑,我对珠宝首饰没兴趣 , 也不缺,只拿了一个干花香囊 , 拴在背包的拉链上,她裹着浴巾给我冲咖啡 , “我不在出什么事了吗。”

    我说没有 , 都挺好的。

    她把杯子递给我,看我眼下的乌青,“没睡好?”

    我随口嗯,她在我对面坐下 , 大腿根青一块紫一块的,我早听说她后台很重口 , 祖宗是体力强 , 那个后台都糟老头子了,就是拿工具搞米姐 , 反正圈子里姐妹儿都说,米姐熬到今天 , 纯粹是一部励志的血泪史。

    我被她看得发毛 , “怎么,打算改行做侦探了?”

    她嗤笑 , 拿苍蝇拍甩了甩我的脸 , “程霖,你是不是爱上祖宗了?”

    我搅拌咖啡的动作一顿 , 半响没说话。

    “瞒不了我,我一手带起来的姑娘 , 我比谁都看得明白。”

    她毫不顾忌拆开浴巾,当我的面儿赤身裸体 , 对着空调排出的暖风撩头发,“我劝你悬崖勒马 , 祖宗这块肉,吃几年捞够了钱就吐,嘴里含得越久,越麻烦,明白吗?”

    米姐和别的老鸨不一样 , 她不劝姑娘上位,她说上位太难了,肯为情妇抛妻弃子的金主不是没有,但成本太高,他们轻易不碰。家里正室好吃好喝养着,相敬如宾,既不妨碍场面上的声誉,也不耽误外面玩女人,这才是最保险的。

    我忍了忍 , 问她为什么。

    她脸色变得很难看,“咖啡苦吗。”

    我没理解她的意思,她冷笑,“爱上已婚的权贵,滋味比咖啡还苦。你会把自己逼疯的。”

    我用力攥着杯子,一滴不剩喝光。

    米姐恨铁不成钢,我离开时她指着我脑门说,“程霖,你是我最得意的姑娘,身子随便给,这颗心你可守住了。我们这样的女人 , 动了心就是死路一条。我把话放在这里。”

    她的警告我听进去了,但我没跟她说 , 感情这件事,不是想就能控制住的。

    我找到停在车库外的车 , 司机不在里面 , 门也没锁,我左右瞧了瞧,没见着人 , 正要打电话,一只男子的手横在我面前 , 他声音不高不低 , 很是儒雅,“程小姐吧。”

    我一怔 , 偏头看他,他问我是不是找司机。

    他将司机的钱夹和手机都交给我 , “他被附近的混子抢了 , 正好我和我同事碰上 , 他带着那伙人去派出所做笔录 , 您司机麻烦我在这里等您 , 怕您着急。”

    我接过钱夹,确实是他的 , 还有我给他的一张卡,我问他派出所在哪里。

    他笑说我带您去。

    我没多想 , 跟着他走出一段路,隐约察觉不对劲 , 我对这边不熟,但前门后门我还是分得出的,我停下脚步,一脸警惕 , “麻烦你告诉司机一声,我先自己回去。”

    我说罢要走,忽然一柄枪抵在我腹部,他半个身体笼罩下,威慑逼视我,那丝冷硬的触感,我蓦地僵住。

    男人原形毕露,打破伪装,他一字一顿说 , “跟我走,敢叫一声,你和司机都没命。”

    他拿出布条蒙住我眼睛,架住我又走了一会儿,到达一辆车前,推搡我坐了进去。

    车疾驰在街道,漆黑之中,耳畔也鸦雀无声,我明白怎样哀求也没用,只问他是谁的人。

    他没吭声,我说你大哥是姓张吗?

    他终于动了动,将枪撤走 , “许。”

    我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如果不是张世豪的人 , 必然凶多吉少。

    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停稳 , 有人出来迎接 , 对我身后的男子说成爷等很久了,还怕露馅呢。

    男子说不会,她没带着保镖 , 两下就料理了。

    我在他们钳制下一步步上楼梯,穿梭过一条僻静的走廊 , 推门而刮起的风扑面而来 , 吹落了我双眼的布条。

    我有片刻的失明,全部是白茫茫一片 , 等到恢复过来,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

    这是一间情趣套房。

    墙上挂着手铐 , 脚镣 , 一把粉色的硅胶制成的手枪 , 男人家伙大小 , 长短可收缩 , 非常粗,根本插不进去的那种粗 , 扳手底部镶了菱形钻,号称最痛苦的一种钻 , 没经验的小姑娘塞进去非得流血致残不可,有经验的也要割破点肉。

    门后的柜子敞开 , 里面陈列着火盆、皮鞭,跳蛋,催情药,其中一个半人高的特质高跟鞋格外显眼 , 鞋尖垒砌着扶手,向方向盘一样,鞋壳内竖起三根棒子,一根比一根长,最短的也有十几厘米,鞋帮是通电的靠背,分三种抖动模式,能把女人颠出高潮。

    这种情趣高跟鞋,比传统的木马档次更高 , 玩法更狠。

    马仔把火盆放在地上,扔了一张纸进去,瞬间一簇火苗窜出老高,猛烈燃烧起来。

    透过这团沸腾的火焰,我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他正翘着二郎腿打量我,年岁五十出头,戴着金丝眼镜,挺老奸巨猾的样貌,嘴角长了颗指甲盖大的瘊子,显得他油腻的脸更丑陋。

    这副阵仗摆明是要轮我 , 而且还是让我求生不得,我脸色不由自主煞白。

    男人手上拿着女子监狱的囚服 , 做得很逼真,有两个破洞正好在私处和乳头上 , 他将囚服扔过来 , 往后一仰,张大嘴打哈欠,“扒了她。”

    我转身想冲出去叫保安 , 马仔比我动作更快,一把扯住了我头发 , 将我按在地上 , “成爷还没玩儿,你就想走?把你绑来可不是让你参观的。”

    他们人多势众 , 硬碰硬只能自讨苦吃,我服软了 , 我说我不跑 , 马仔将门反锁 , 我看着男人问 , “成爷,我得罪你了吗?”

    他倒也痛快 , “没有。”

    我稍微松了口气,“那我男人是谁,你知道吗?”

    我本想搬出祖宗 , 我还没开口,男人先乐了 , “是谁也没用,我这条道 , 和白道互不干预,要命的差事我不碰,他就弄不了我,不过。”

    他话锋一转 , “和他有关。是他娘们儿不容你。”

    我脑子轰一声炸了,祖宗的情妇没胆子暗算,敢出手阴我,势必料定祖宗不会为我和她伤面子,恐怕是他老婆看我地位蒸蒸日上要清理门户了。

    成爷有些不耐烦,“行了,该让你明白的,我也没瞒你,麻利点完事你也早解脱。”

    他吩咐马仔动手 , 只是眨眼的功夫,我身上外套就被扒了,连带着里面的长裙撕裂成几截,春光乍泄间,马仔莫名兴奋起来,将囚服从头顶套住,把我拖入悬吊锁链的铁笼子里。

    笼子的四角都是摄像头,看闪光已经开始录影了,马仔把高跟鞋也送进来,琳琅满目的情趣道具,插翅难逃的密闭囚牢 , 想到我接下来的处境,心脏就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缠绕勒紧 , 透不过气。

    成爷对我这副身子挺感兴趣的,他龇牙淫笑 , “没看出来 , 还真没得挑,难怪人家大房不容你。”

    他微扬下巴,马仔隔着铁笼指那只高跟鞋 , “上去。”

    那粗长的尺寸,晃得我头皮发麻 , 我缓慢靠近 , 马仔等不及了,抬脚照着笼子就是一脚 , “你他妈自己不痛快玩,老子帮你玩!”

    他们哈哈大笑,站在我背后的两个保镖 , 瞪着我浑圆半裸的屁股 , 狠劲摸裤裆上下套弄 , 呼哧呼哧的粗喘 , 刺激了成爷 , 他倒了杯酒,泼向笼子 , 冰凉的水珠溅满我胸口,湿漉漉的映出奶头的轮廓 , 两粒凸起,屋子里的男人笑声更大 , “真他妈小,咬一口肯定流奶汁。”

    我怕再磨蹭下去,马仔会闯进来,我心一横 , 扶住鞋刚要坐下,成爷皮笑肉不笑说了句要最长的那根。

    这种道具,最长的是故意用来性虐的,三十厘米都有了,能把子宫戳烂了,我咬牙,试探着磨了磨,顶端很硬,全靠自己把握怎么沉入 , 我问有润滑油吗。

    成爷咕哝了一口痰,吐进酒杯里,又泼向铁笼,我侧身躲闪,避开了那团污秽,他说油你麻痹,就这么给老子干。

    我深呼吸一口气,对准那根一点点压下身体,刚刚埋入半寸,我就觉得受不了,又干又涩 , 胀得要死,我急忙退出来 , 抻了抻囚服,盖住屁股蛋 , “成爷 , 换一根吧,真不行。”

    我还没说完,笼子被一股蛮力踹开 , 马仔架起我的身子,把两腿强制分开 , 摘下墙上的手枪 , 就要硬来,我奋力扭动腰肢 , 他们找不准位置,在我胯骨上接连踢了好几脚 , 其中一个马仔将我两腿夹在肩膀,他大喊给我!我来插!

    手枪的一端抵在我私处口 , 正是千钧一发之际 , 身后大门被一股惊骇的力道撞飞 , 男人挺拔的身影倒置 , 大衣下摆随阵风飞扬起弧度。

    张世豪凛冽逼慑的煞气,像是要把这群人生吞活剥了 , 他很少独身出面,成爷也愣了 , 不明白他这副暴戾因为什么,他猩红阴狠的目光梭巡一圈 , 落在趴着不动衣衫不整的我身上,他脚尖勾住坍塌的门,反转一掀,门横向冲飞 , 将刚才搞我的马仔拍在了墙上。

    扑哧一口血,溅得到处都是,成爷也没有幸免,他右脸颊都是马仔啐出的血点子,眼皮也沾了一滴,他麻木僵硬,气儿都不会喘了。

    张世豪脱下大衣裹在我身上,他仿佛变了个人,撕下了俊秀苍白的面具 , 狰狞而狂暴,“许茂成,你他妈活腻歪了!我张世豪眼皮底下你也敢耍横!”

    他手臂带起一股劲风,下一秒拔出腰间的枪,一把寒光烁烁的勃朗宁,银色铁皮,铂金枪口,他二话不说拉响扳机,对准成爷膝盖就是一枪,砰地一声,视线里的一切都定格凝滞,我脑海清楚回荡与张世豪意外相遇的雪夜 , 在那条漆黑无光的巷子里,也是这样的枪声 , 将我平静的生活搅起天翻地覆的涟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