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4 想要征服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成爷膝盖挨得那一崩,张世豪打得够狠,他没收力,枪子儿刺穿骨头,直接射进木板,落地砸坑,血溅三尺,看上去触目惊心。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蜷缩在他的大衣里,把自己覆盖得严严实实,剧烈惊惶的心跳,在毛呢散出的清冽烟味中 , 缓慢平息。

    成爷本想抹掉眼皮上的血迹,结果越抹越多 , 整张脸糊了一大片红,他刚要起身 , 枪口裂开 , 更多血浆渗出,浸湿了裤腿,他痛苦闷叫 , 又踉跄跌坐回去。

    堵门的马仔见老大都不行了,也纷纷退让开 , 成爷伏在沙发上 , 喘息着说,“张老板 ,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不能让我失信 , 都在道上混 , 我也算你前辈 , 你太不守规矩了吧。”

    张世豪冷笑 , “许茂成 , 这笔账我会跟你算清楚。你他妈动我的女人,还敢和我要规矩?”

    成爷的气焰减了大半,他脸色青白 , 硬着头皮说这不可能,这娘们儿是沈良洲的。

    “马上就是我的了。”

    张世豪撂下这句话 , 没再耽误时间,他弯腰抱我入怀 , 疾步离开了房间。

    我全身都是汗,分不清是吓得还是疼的,高跟鞋上那根最长的棒子把私处撑得火辣辣的,那股无法形容的灼烧感 , 就像拿剪子绞了,动一下都撕心裂肺。

    酒店门口停着一辆大型号的防弹车,张世豪坐进后厢,把我放在他腿上,吩咐司机开回别墅。

    我湿漉漉的头发胡乱纠缠在一起,他耐心一缕缕理顺,窗外投射下迷离斑斓的灯火,很深,又很浅 , 很凉,又很热,张世豪棱角分明的脸陷入其中,光束不间断虚晃,浮荡,他的眉眼,他的唇,他的鼻梁,都如同静止一般美好。

    可我知道,他是一个黑暗的亡命徒。

    甚至在这世上,他都不该存在。

    他违法了 , 他触犯了道德。

    和我一样,都是活在不见光凭运气的地方。

    张世豪在我愣神时 , 分开我的腿,我本能并拢 , 不给他摸 , 他命令我老实点,嗓音很沉,很霸道 , 不容商量,我被吓住 , 捏紧了他衬衫 , 他意识到语气有些重,又忽然温柔下来 , 在我额头吻了吻,“让我查看你的伤。「^追^书^帮^首~发」”

    他的声色拥有蛊惑人心的魔力 , 我一下子不再紧绷 , 他一根手指顺利探入私处 , 缓缓延伸 , 抽离时沾了点血丝 , 他抱紧我发颤的身子,“废了许茂成的手。”

    坐在副驾驶的马仔一怔 , “这…他曾经跟过祥叔,现在自立门户 , 在东三省也是叫得上号的人物,他又没招惹咱 , 就这么废了,说不过去。”

    张世豪舌尖舔过门牙,眉骨暴戾抽动,神色阴郁至极 , “我他妈没弄死他,已经仁至义尽。”

    马仔见他来真的,不敢再多言,“是,豪哥。”

    车停在一栋洋楼门口,路灯下有几名保镖驻守,为首一个手上拿着毛毯,张世豪抱我下车的同时,毯子盖在了身上 , 我几乎没感觉到寒意,就被一股温暖包裹住。

    他将我放在卧房床上,吩咐马仔打一盆热水来,再煮一锅粥,他卷起袖绾,也不避讳,细致为我洗身,从胸脯的酒渍,到大腿根的血丝,我没矫情,反正他也看过摸过了 , 干脆大字型躺着,任由他折腾 , 他大约觉得好笑,也真的笑出了声 , “享受吗。”

    我不说话。

    “你是第一个心安理得让我伺候的女人。”

    我眼珠转了转 , “其他女人呢。”

    黑色毛巾浸泡在水盆中,他捞出拧干,“她们怎么比得过程小姐的胆子。”

    他为我擦干净身体 , 盖好被子,马仔很快端了一碗粥进屋 , 哭丧着脸说 , “有点糊味。”

    张世豪阴恻恻瞥他,这一眼吓得马仔屁滚尿流 , “豪哥,真没干过这个 , 您让我刷马桶都行,别让我摸炒勺成吗?”

    我目光直视着他 , “我要回家。”

    张世豪什么也没说 , 只是稳稳托住粥碗 , 用勺子一点点吹凉 , 我又重复了一遍,暴躁挣扎着 , 他这才撩开眼皮,“沈良洲看到你这个德行 , 你觉得他是心疼,还是厌恶。”

    他走过来 , 在床边站定,“他的女人,被当众扒光当玩物戏耍,他痛快得了吗。”

    “没有扒光!”我急于辩解 , 四肢跟着使劲,抻了腿间的嫩肉,疼得又是一层汗,他舀了一勺粥,递到我唇边,“好,没有扒光,听你的。”

    马仔吓一跳,难以置信这样的话是从张世豪嘴里说出来 , 我没领情,更不喝,只是瞪着他,他被我这副眼神逗笑了,“真是倔。”

    他放下勺子,手背在我脸颊上饶有兴味流连抚摸,“倔得让人想要征服。又不愿太快得手,想要一点点吃掉你。”

    他笑意一收,冷漠捏住我唇,用力掰开紧咬的牙关,将粥强迫性灌了进来 , 我被他控制着,喉咙不得不吞咽 , 他用这个蛮横的方式喂了我多半碗,他指腹擦拭去我嘴角残留的汁液 , “程小姐闹脾气时 , 很可爱。只是我希望,你下一次碰到我,别再这么狼狈。”

    我张嘴咬他手指 , 他也不恼,面无表情等着 , 等我自己无趣了松嘴 , 我咬得腮帮子发麻,口腔内弥漫着血腥味 , 他才迅速拔了出去。

    他温热粗糙的掌心抚上我眉眼,染着清淡的笑意 , “刁蛮的小野狗。”

    我在张世豪留给我的一片安宁与黑暗中 , 渐渐打瞌睡 , 凌晨三点多 , 屋外马仔一声程小姐 , 惊醒了我,他问我能下床吗 , 您的人来接您了。

    我哑着嗓子问他什么人。

    他说二力。

    我撑着身子坐起,“能!我马上出来。”

    我忍着腿间的不适 , 披上毯子,跟随马仔进入客厅 , 二力来接我,证明祖宗知道了,不过背后搞我的人是他老婆,祖宗就算生气 , 也不会在刚复婚的节骨眼上为小三质问什么,所以这回我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他不行动,我也不能提。

    二力在外面院子等候,视线所及之处张世豪并不在,停在台阶下的宾利车也开走了,马仔推门送我出去,朝我点了下头,便没再管。

    二力匆忙迎上来 , 毯子合不拢,露出里面破烂的囚服,他蹙眉,“嫂子,您…事儿大吗?”

    我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我说没人碰我。

    他长舒一口气,我有些虚脱,摇摇晃晃站不稳,他说了声得罪,把我扛在肩头,塞进了车里。

    其实几个小时前,劫后余生那一刻 , 我曾有过念头,如果张世豪没救我 , 我会怎样。

    祖宗的脾气,还能要我吗。

    我一路过关斩将 , 成为了祖宗身边最得宠的二奶 , 我承认自己忘乎所以了,他老婆才是真正的狠角色,她知道男人的底线是什么 , 也明白软肋在何处,她不言不语 , 却无比狠毒。

    车抵达别墅 , 风尘仆仆赶回的祖宗从二力手里把我接过去,我伏在他胸口 , 祖宗下颔紧绷,眼底燃烧着一团杀气 ,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沈良洲 , 比他最暴怒时还要凶悍凌厉几万倍。

    “许茂成是不想在东三省混了。”

    二力跟在后面进别墅 , “他不过是拿钱消灾 , 正根不在他身上 , 州哥如果想保住嫂子,您得安抚后院那位正主儿。”

    祖宗没吭声 , 他抱我进卧房,吩咐二力关门 , “过几天找由头封了姓许的场子,他敢开张 , 就让人砸了。”

    二力笑,“张世豪亲自出头救人,道上不出明早就会传遍,您又动用势力封死许茂成的后路 , 看来程小姐的身份是瞒不住了,您可要想好怎么平复官场上的风波。”

    祖宗抚摸我鬓角的手一顿,语气听不出波澜,“张世豪救的。”

    二力说是,张世豪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赶去场子,从许茂成手里带走了程小姐,还开枪了。

    祖宗阴沉的面容终于生出一丝笑容,却是冷笑 , “你看他,几分真假。”

    二力犹豫了一会儿,“他这人最无情,应该没真的,酿后手呢。”

    我躺得浑身发酸,没忍住扭了两下,很轻微,祖宗还是察觉了,他抬手制止二力,示意他出去说,别吵我休息。

    窸窣的脚步声远去 , 关门的响动传来,我睁开了眼。

    乳白色窗纱遮挡住一棵松树 , 在浓郁的夜色里,黑漆漆一团影。

    我耳畔始终都是挥之不去的枪声 , 和张世豪出现那一刻 , 我的狼狈落入他眼底,他发狂的样子。

    我凝着天边逐渐亮起的鱼肚白,稍稍有了一丝困意 , 迷迷糊糊的睡过去,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 房间里只有我自己 , 祖宗的衣服在沙发上放着,似乎临时有事离开 , 没来得及收拾,我掀开被子 , 光着脚走出卧室 , 听到客厅有谁说话 , 我循着声音站在楼梯口 , 看到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和我有过一面之缘 , 祖宗的太太。

    明天第一更~你们懂,别错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