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6 怀上了就留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从天黑做到天亮,吃了三回药,我挺后怕的,毕竟是头一回吃这玩意儿助兴,以前听米姐说,圈子里除了有姑娘被玩残的,还有客户在三儿的床上猝死的,就是吃药吃得剂量太大了,身子骨又弱,扛不住这么猛。免-费-首-发→【追】【书】【帮】

    最后一次巅峰时,祖宗抽搐成了一团 , 他咬着牙,问我还来吗。

    我连腿都合不拢了 , 我说不来了。

    他沙哑笑着,整个抽离出去 , 我越过他头顶 , 看到窗外的天泛起一层朦朦胧胧的鱼肚白,那懒洋洋的模样,像极了这张凌乱狂野的床。

    祖宗其实也累垮了 , 七个多小时,他被我磨得脱了层皮 , 他解开捆住我的绳索 , 我两只手腕红肿了一大片,也不顾上疼 , 无力瘫在他胸口,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说 , “良州 , 抱紧我。”

    祖宗将我死死抱住 , 他吻着我汗涔涔的额头 , “程霖 , 我在你身上得到的快乐,她们谁也给不了我。”

    我问他那爱我吗。

    我问过他很多次 , 他都没回答,这次也不例外 , 我习惯了在这件事上他沉默,只是失落感越来越重。

    我疲倦眯了一会儿 , 下面粘糊糊很不舒服,我伸手去抹,触及到那一滩,忽然清醒了几分 , 祖宗没做措施就泄进来了,我从他怀里起身,翻出避孕药,里面就还剩一片,这半年我吃了十几盒,后来再去那家药店买,卖药的都认识我了,提醒我少吃,对身体不好 , 我每次都笑笑,隔半个月照样去买。

    干这行的姐妹儿编过顺口溜,“富商戴套,当官儿的吃药。”富商的三儿最擅长带球逼宫,小雨伞上做手脚,基本是行业规矩,很不保险,当官的更谨慎,万一碰上了野心大的三儿,闹出丑闻乌纱帽就丢了,所以他们都会亲眼看着三儿把药吞了 , 绝对怀不上。http://m.zhuishubang.com/

    祖宗拿起空盒子看了一眼,“吃多久了。”

    我说跟你一直吃。

    他皱眉 , 脸色很复杂,我把药片塞嘴里 , 实在吞不下 , 想去客厅倒杯水,刚掀开被子,祖宗忽然从后面拉住我 , 他大声命令,“吐出来!”

    我动作一下子停顿,以为自己听错了 , 他见我不动 , 怕我又咽了,掰开我的唇 , 抠了出来。

    我直愣愣瞧着他,舌尖的苦味似乎淡了 , 淡到忽略不计 , 他什么也不说 , 只是抱着我躺下 , 温热的掌心盖住我双眼,“睡觉!”

    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冲破胸膛 , 传递到我体内,我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 我怕我会控制不住哭出来,我不懂 , 我不懂他为什么不让我吃药,但我也不会自作多情到认为他默许我怀上他的骨肉。

    他这样的身份 , 怎么能接受孩子的母亲是一个二奶。

    道理我都明白,可那点幻想却难以磨灭,导致怎么也睡不着了。

    祖宗一天没下床,直到傍晚他老婆打电话问他回去吗 , 他才进浴室洗澡,他出来时我捧着他的衬衫愣神,毫无察觉,他圈住我的腰,将下巴抵在我肩膀,“想什么。”

    我犹豫了好半天,小声说不吃药我怕怀孕。

    祖宗不吭声,他一动不动抱着我,在我怀疑他没听清 , 打算再重复一遍,他忽然说,“如果你有运气,怀上了就留下。”

    我身体瞬间僵住。

    他吻了吻我脖子,“这两天我有事,别乱跑,老实等我。”

    他说完松开我,朝卧室外走,我情不自禁追上去一步,“良州,你说真的?”

    他脚步未停,系着纽扣 , “嗯。”

    门从外面关上,卷起一阵早春的风 , 风里是他的气息,是他那句久久不肯散去的嗯。

    我蹲在地上 , 捂着脸 , 放声痛哭。

    哭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之后几天他都没回来,不过也不在他老婆那儿 , 他去了辽宁一座小城出差,据说张世豪在那边开了场子 , 专门玩老虎机 , 德州扑克,下注特别大 , 道上说,豪哥要在东三省建立小澳门。

    这话太狂 , 祖宗带着一拨便衣赶去调查了。

    我最无聊的日子 , 接到了两年前一个前辈的邀请。

    是桑娅 , 当年在赌场 , 她是台柱子 , 米姐挖了她好几回,她都不肯跟 , 自己单飞,没两把刷子可不敢 , 她不光敢,而且混得特别好 , 伺候的都是东三省的顶级富商,又称“大奶奶。”

    不是奶子大,是靠山太多了,给她的尊称。

    没错 , 在这群姐妹儿眼中,谁的后台地位高,谁捞得钱多,谁就是榜样,至于良知,还不如男人一个屁香。

    桑娅嫁去了香港,做二房,差不多澳门赌王那种,好几房太太 , 她很久不来内地了,忽然联系我,还吓了我一跳。

    她问我有空吗,出来聚聚,她过几天就走了。

    我问她都有谁,她说熟悉的姐妹儿都在。

    我正好闲得长毛,就按照她给我的地址过去了。

    她的确大变样,穿着打扮跟暴发户似的,她气质不行,风尘味太浓,穿金戴银也藏不住下贱的胚子 , 不过她很舍得,奢侈名牌使劲往身上揣 , 我倒挺理解的,好不容易飞上枝头当凤凰 , 想显摆下自己过得好也情有可原。

    她眉飞色舞朝我伸手 , 和我来了个贴面礼,我笑着推开她,我说不习惯 , 玩儿这么洋干什么。

    她说香港好多达官显贵,都是这样的 , 很西式化 , 等你什么时候得空来找我,我带你开开眼界去。

    我心里好笑 , 面上没戳穿她,当谁没去过香港呢。

    她说跟着她男人来内地做生意 , 在东北开洗浴城 , 恐怕以后求得上我。

    她挽着我穿过走廊 , 往预定的包厢走 , 我挺纳闷儿的 , “你求我什么,我哪有门道。”

    她朝我挤眉弄眼 , “哎呦,你别瞒着我了 , 圈子里都半公开了,市检察院的沈检察长 , 包了你好久了。还亲自打招呼去局子捞了你,不然你现在还指不定在哪个监狱服刑呢。”

    果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好在祖宗最近放宽了不少,否则这点传言真能害死我。

    她推开一扇门 , 里头女人们的欢声笑语格外热闹,我原以为都是熟人,没想到一张张面孔极其陌生,但都很贵气,像有身份的富太太们,我问桑娅还有别人没到吗,她推搡我进屋,回答得含糊其辞,当我自走进包厢 , 看清圆木桌后端坐喝茶的女人时,我后半句话戛然而止,憋在了喉咙间。

    真是冤家路窄,祖宗的老婆竟然也在。她慢条斯理拂动杯盖,脸上贴着纪梵希的蕾丝面膜,头发颜色很亮,新烫的波浪卷,似乎刚做完造型,比那天我见她更时尚了,她并没有朝门口看过来,只是盯着杯子里碧绿色的茶叶。

    迷豪哥的姐妹儿~~明天你们张老板出场~~他戏份又多又霸气又风流~祖宗老婆 , 对,真正的从没写过的正室狠角色。

    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