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7 出尽风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凡懂规矩的,都知道二奶和大房不能同时出现在一个局上,不小心碰见了也要回避,何况主动往枪口上撞,分明是挑事儿。免-费-首-发→【追】【书】【帮】眼前的阵仗令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我侧过头质问桑娅,“你什么意思。”

    桑娅说喝杯茶而已,你这么警惕干嘛。

    我冷笑,反手推开她,这圈子里的姐妹儿,如同艳丽的变色龙 , 原本就不是好鸟儿,还活在大染缸中 , 面目全非是必然的结局,我说我信你 , 你竟然坑我。

    桑娅辩解真没有 , 我是好心叫你来玩的。

    她死乞白赖的拖延我,对桌上的几名富太太大声说,“我朋友来了 , 她可是大忙人,我好不容易才请到她,你们关照点啊!”

    桑娅的叫喊把一屋子女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 她拉开椅子按着我坐下 , 我进退两难,甩脸子得罪人 , 笑又笑不出,只能直勾勾盯着她。

    她无视我的愤怒 , 给那些太太们倒茶 , 向她们介绍我 , “程霖 , 听名字耳生 , 她外号你们肯定熟,水妹。”

    她挤眉弄眼的 , “家里有男人做生意跑场子的,绝对点过她吧?我这姐妹儿 , 花样可多了,王太太 , 你不是说你男人不回家吗,跟她学两招,我保你管用。”

    水妹在我曾经混圈子时,是一种夸奖 , 但现在,对那段肮脏过往的讽刺。

    她们惊讶说是吗,不会是风月场上三大招牌那个水妹吧?

    桑娅说当然是她,东三省还有几个水妹啊,你们当喷水是个女人就会呀。

    她指着其中一个圆脸的太太,“你会?”

    那名太太哎哟了声,“我哪会,我又不指着这个赚钱。”

    她笑眯眯问我,“水妹,你现在还做吗?”

    我沉寂的目光扫过去,她被我眼底迸射的凉意惊了下,忘了要说什么 , 我一字一顿,“我叫程霖。”

    她驳了面子,有点不乐意,捅咕桑娅,“怎么意思啊,不是来给我们助兴的啊?谁家的呀?”

    桑娅说我姐妹儿性子傲,太多男人宠的。

    那太太没好气翻白眼,“嫖客宠的吧?跑这儿当奶奶来了,这是你坐的位置吗?”

    气氛莫名尴尬,我面不改色,拉着桑娅的手,她手很冰,被我触碰还哆嗦了两下 , “你也是二房,没人待见咱俩 , 还凑什么分子。”

    桑娅愣了愣,我扭头对那个挖苦我的太太说,“您几房啊?”

    她被我气得脸发白 , “我当然和你不一样。”

    我说我知道 , 我就问问,大房和二房混在一起,不都一路货色吗 , 您摆谱摆得这么清新脱俗,我学学。

    她环抱双臂靠在椅背上 , 漠然别开了头。

    我见好就收 , 无比刺耳嗤笑了两声,祖宗老婆从我进门就没说过话 ,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面子上还不至于撕破脸让外人瞧笑话 , 倒是这群富太太非常奉承她 , 当然是看在她男人和公公的地位上 , 在东三省 , 权比钱管用多了 , 她偶尔说几个字,大多时候都爱搭不理的。

    桑娅趁着添水的时机 , 又把话题勾到我身上,“我姐妹儿会得特别多 , 除了床上功夫好,她下了床也有本事呢。”

    “哦?”那个和我较劲的太太逮着机会,“她会什么?”

    不知谁阴阳怪气说了一句,“在床下当然是勾男人上床啊!”

    她们笑作一团 , 脸上皆是对我的鄙夷,这里的每个女人,都想挤入刚复位的沈太太阵营,当着她的面踩我 , 是她们拉近关系的第一步。

    文娴大约顾忌祖宗,一直没搭腔,任由她们羞辱了我好一阵,她才扣住杯盖。

    她平和的脸孔之下是高高在上的尊贵感,“你们不是要做汗蒸吗。怎么还不走。”

    她们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很聪明,主动站起来说,“是啊 , 聊得太尽兴,出来干什么都忘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使了个眼色,其他人这才明白,纷纷打招呼告别,结伴离开了。

    门掩去穿堂而过的北风,阻隔在嘈杂的走廊外,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文娴,墙根下烧着壁炉,温度很热,她指尖点了点撕下的面膜,“程小姐 , 抱歉,让你难堪了。”

    我望着她不语 , 她也不计较我的敌意,为我斟了一杯茶 , 浓稠的白雾静静挥散 , 她略微低头,闻了闻茶的味道,热气遮盖住她的脸 , 笑里藏刀,淡漠无比 , “她们为什么说那些话 , 我不清楚,你也不要搁在心上。”

    为了更有说服力 , 她又补充一句,“我也是意外碰见她们 , 我只和王太太熟一些。”

    我平静微笑 , 单纯不掺杂冷意的笑 , “沈太太 , 一直以来 , 我都愿意相安无事,赶尽杀绝的人更不是我 , 所以您不必和我解释,您了解就好。”

    我懒得和她独处 , 撂下这番话起身,走到门口时 , 屋内深处传来尖锐的碎裂声,我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瓷砖缝隙间流淌的水渍,杯子从文娴掌心脱离 , 她维持这个姿势不变,抬起头精准无误捕捉到我的视线,和我在玻璃内交织。

    她虚伪柔软的目光幻化为一柄无形的利剑,不露声色刺入骨骼,自头顶向下,蔓延至全身,直至脚底,渗透进五脏六速,让我瞬间清醒了一些。

    她和我对视了十几秒 , 抽出纸巾擦拭,像是手滑了,语气仍旧温和缓慢,“程小姐,相安无事,在女人的词典里,是指没有交集,不会针锋相对,不触犯彼此的利益,不占据对方的生活,你说对吗。”

    我没有回答。

    她笑了笑 , “今天和你聊得很愉快,你比她们惺惺作态的样子让我舒服多了。”

    我面前的门无声无息敞开 , 一名神态恭谨的男人走进来,他经过我身边时看了我一眼 , 便迅速移开 , 抵达文娴身旁,“沈检察长让我转达,监察会议还没有结束 , 您晚上不用等他。”

    “我知道了。”

    她指着桌上熬干的茶壶,“撤掉吧 , 换红枣茶。”

    男人拎起又走回来 , 门忽闪晃动着,冷风飕飕扑面 , 灌入袖口里,皮肤顿时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 文娴对着我背影说 , “程小姐留下再喝一杯 , 还是有事忙 , 你随意 , 以后还有机会见。”

    过道的光束投洒在门上,她的轮廓更清晰 , 她分明坐着,矮了我许多 , 我却觉得她在俯视着我,耻笑镇压我 , 即使什么都不做,沉默装傻,与我隔着一面谁也不戳破的屏障,我终究活在她之下 , 活在她正室的阴影里,她可以让我的日子无比煎熬,让我的未来生死未卜。

    小三的光鲜亮丽,在正室出现的一刻,便不攻自破。我算是落荒而逃,我厌恶透了在那间包厢发生的每一幕,仿佛用针活生生刺出无数孔,朝上面撒盐,看不到伤 , 看不到血,它有多疼自己最清楚。

    桑娅并未离开,她送走那些太太后在一处拐角等我,看我出来想拉我的手,被我躲过,她僵在半空,尴尬说,“程霖,你别怪我,我嫁人了,对于女人而言 , 丈夫就是自己的天,他高 , 我们就高,他塌 , 我们也完了。我不得不为他考虑 , 沈太太现在分量很重,我只能求她。”

    我没有给她回应,只是问能让个路吗。

    她被我的冷静逼得眼眶红了 , 她掀起华贵的大衣,露出一截手臂 , 手臂上都是鞭痕 , 烫痕,满满当当的 , 狼狈到了极点。

    她说程霖,我过得没那么好 , 我必须搭上沈太太这艘船 , 我也要活着啊 , 我从贫民窟爬出去 , 爬到了洋楼里 , 我不站稳脚跟,就只有再回到贫民窟 , 你说我甘心吗,你会甘心吗?

    她抹了一把眼泪,哭哭啼啼哀求我原谅 , 说真的,我不同情她 , 这行的姑娘,都是血肉之躯拼上来的,锦衣玉食的背后,跪着伺候人的 , 趴着当性奴的,比比皆是,桑娅的遭遇不是唯一。

    选择了银行卡的数字,注定要付出代价,就是规则。

    我冷漠推开她,让她好自为之。

    这间茶楼我不熟,跟着桑娅进来时,光顾着说话,也没留意怎么走 , 我跌跌撞撞绕了好几个来回才找到北,正准备离开,旁边一扇没有合上的包厢门内,传出一声豪哥,我错愕了一秒,停下循着瞧了过去。

    张世豪破天荒穿了一件白色西装,尺寸很合身,一点不多,一点不少,衬得他清瘦贵气,这样的浅色削弱了几分暴戾 , 多出几分儒雅,冷冽中隐隐透着些许温和。

    他全神贯注翻阅着手上的东西 , 马仔弯腰和他汇报什么,隐约听到河北省公安厅这样的字眼。

    祖宗的书房有一份加密档案 , 我曾无意捡起瞥了一眼 , 记载着张世豪的底细,他曾用名张秉南,可个人履历却是一片空白。

    这样的空白意味着 , 他犯过大案,而且落入了警方的视线和通缉 , 说白了 , 就是逃犯。

    他两手合住材料,摸出打火机 , 燃烧的一丝火焰,对准了纸张的边角 , 火一寸寸吞噬掉 , 等快要焚烧到他手 , 他才丢到脚下 , 轻飘飘的一团灰烬 , 降落,熄灭 , 尸骨焦黑。

    他拿纸巾擦拭着,“他调查了吗。”

    马仔说沈良洲对这事很感兴趣 , 找省公安厅备了一份。

    张世豪一点不惊讶,仿佛算准了 , 他抬手往沸腾的茶壶内注入一碗生泉水,“让他随意,你们别妄动。”

    马仔担忧问,“不会露馅吗?他在刑侦科待过 , 后来他老子把他调进了检察院当一把手,他办案摸底的手腕很高明。”

    张世豪并没理会,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把玩瓷杯上的兰花花纹,马仔也不敢打扰,低着头从包厢退出,我怕被他撞见,急忙转身走,他将杯子举高 , 迎着光,清清淡淡的嗓音,“程小姐,偷听了情报就想跑吗。”

    我一下子停住。

    马仔也是一愣,他请示张世豪怎么办,后者无动于衷,马仔头垂得更低,一溜烟消失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被抓包了索性坦然面对,“张老板后脑勺长眼睛了?”

    他发现瓷杯有一道浅浅的裂纹,正好横劈在兰花上,白璧微瑕 , 他那点喜爱也随之荡然无存,他放在茶盘里 , “程小姐是不是在心里骂我。”

    他笑着望过来,“骂我人模狗样 , 衣冠禽兽。”

    我拧眉 , 拧得紧而深,猜得还真准。

    他隔空指了指我心口,“我在你那里放了属于我的东西。你在想什么 , 我都知道。”

    他一本正经,煞有其事似的 , 我没忍住问他什么东西。

    “我的名字。”

    他的牙齿没有吸烟留下的黄渍 , 反而很白,露齿时清朗好看 , “程小姐心里难道没有我吗。”

    他闷笑出来,又耍了我一次 , 我说张老板够无聊的 , 那么多生意不做 , 跑来戏弄女人。

    他神情悠闲散漫 , 慵懒得不成样子 , 眉间带着一丝风流之色,用手支撑着半边脸颊 , “程小姐这是对待恩人,对待债主的态度吗。我救了你 , 为你清洗身体,你却不告而别。”

    他顿了顿 , 半眯眼,“程小姐肚脐那颗痣,长得有点顽皮。”

    他满是戏谑,我不由自主攥紧拳头 , 狠狠转身,他在我后面放声大笑,我从没觉得一个男人的笑声这样讨厌,恨不得敲碎了他的牙。

    春节那几天,东三省的名流宴会从早排到晚,祖宗每天收到的请柬堆积如山,他挑了两场分量比较重的,其中一场是高官晚宴,他自己去了 , 另一场联谊酒会,商人居多,官员倒是凤毛麟角,政坛影响不会太大,他让我准备下,陪他出席。

    祖宗似乎对外默认了我的身份,也没谁敢说闲言碎语,被捧上台面对我是好事,又是头一回,我特别想出个风头,情妇的危机感就在于 , 平庸了要下岗,出色了要惹事 , 不上不下又没特色,有机会表现就要好好把握。

    宴会的当天傍晚 , 他秘书给我送来了礼服 , 他说是沈检察长亲自挑的,让我穿这个去。

    心意难得,就算是装垃圾的麻袋 , 我也会乖乖收下,不过他挺有眼光的 , 给我选的是一件裸背的宝蓝色礼服 , 露出大半个臀部,点睛之笔在胸前的深V领 , 坚挺的奶子聚拢,深沟欲遮不遮 , 妖娆到极致 , 又不媚俗。

    我自打跟了祖宗 , 就没穿过这么暴露的 , 他不喜欢 , 他接受我在床上一切放荡,唯独不肯让别人观赏 , 换作平常,我这么打扮他能抽蒙了我 , 我猜不透为什么今天他会破例。

    路上我问秘书,是不是太露了点。

    他说沈检察长有他的意图 , 您照办就是了。

    果然,祖宗打破底线不是让我单纯的走个秀,但具体意图,我也想不到。

    我抵达酒店 , 祖宗正站在台阶上等我,他身上的银灰色西装和我挺配的,也花了心思,隔着人海惊鸿一瞥,高大挺拔,十分突出,比威仪禁欲的制服多了另一番味道,他时不时看腕表,有些焦急 , 秘书带着我快步走过去,他目光落在我身上,只是一眼,便再不曾移开。

    脱光了他看过,穿各式的情趣内衣他也看过,这样隆重又性感,祖宗是第一次见,我被他看得脸红,秘书很知趣离开了,他将我拽进怀里,我们竟然很默契喷了同一款香水 , 混合在一起,暧昧又火辣。

    他没有错过我每一个表情 , 他语气特别野,又很宠溺 , “我就喜欢你又纯又骚的样子。”

    进进出出的人太多 , 我想挣脱开,他察觉到揽在我腰间的手紧了紧,恨不得立刻吃了我 , “还有躺在我身下浪叫。”

    我脸更红了,大庭广众说这种话 , 难免心惊肉跳。

    我挽着祖宗进场 , 酒会早就开始,他的身份自然是满场焦点 , 许多人都跑来溜须拍马,企图混个脸熟 , 以后好办事 , 但无一例外 , 在看清身边的女人不是他老婆时 , 都流露出讶异。

    祖宗当官儿这么多年 , 包二奶的事也算有耳闻,只是在他自己的地盘上 , 把小老婆带出来绝对是史无前例,相当于昭告天下 , 我的地位和那些野鸡不一样。

    经商的人何其精明,纷纷向我敬酒 , 我起先不适应,喝一口就看看祖宗,他以为我喝不下了,从我手上夺下杯子 , 之后再敬的,都是他替我解决。

    他们拦着说沈检察长可不能这样护短,一杯酒而已,都舍不得让程小姐喝了?

    祖宗半开玩笑,“你们还想不想干了。”

    他们笑得更猛烈。

    宴会过半时,张世豪才赶过来,就他自己,没穿正装,崭新的酒红色衬衫,米白色西裤 , 乍一看随意得很,多看两眼就会折服在他俊美潇洒的气度中。

    张世豪属于那种怎么打扮都有味道,也不会出格的男人,其实这种场面,女人是拿来撑台的,越是漂亮年轻,八面玲珑,越是有面子,商人带小蜜,官员携女下属,都是常事儿 , 独身反而有点格格不入,也就是他气场摆在那儿 , 不然会特别单薄。

    我怕祖宗多心,全程回避着他在的地方 , 可地方就这么大 , 难免有疏忽,偶尔视线相交,我立刻避开 , 他丝毫不掩饰眼底的霸气和狂热。

    整场宴会下来,张世豪对敬酒来者不拒 , 话不多 , 既不疏离,也不热络。有意思的是 , 他不过来,祖宗也不过去 , 两个人好像彼此不认识。

    我陪在祖宗身旁和几名外省富商谈得尽兴时 , 二力匆匆忙忙进入宴厅 , 在侍者的引领下找到这边 , 明着祖宗黑道上的手下从不露面 , 除非是解决不了的大事,果然二力踮脚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 祖宗一贯波澜不惊的脸孔瞬间起了微妙的变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