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8 你知道你有多诱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时候确定的。「^追^书^帮^首~发」”

    “半个小时前。”

    祖宗咬着后槽牙,“算他有种。”

    二力也没料到,“张世豪真他妈奸诈,这么大一批货,瞒得这么紧,说出就出了。”

    祖宗说他根本也没瞒,他就是在公安的眼皮底下耍了一出金蝉脱壳,他不止要办事,还要玩得漂亮,刺激。

    东三省的道上,混子有十几万人 , 没谁比张世豪更狂了,杨馒头和乔四 , 也不过他马仔辈儿的孙子。

    二力说,“您带着条子突击码头的转天晚上 , 十箱冰毒就出港了 , 而且确实是仓库里的那一批,看来当时他也是硬着头皮和您呛,您要是开箱了 , 他也就栽了。”

    祖宗压不住张世豪,不是势力不够 , 而是他也并非什么纯粹的好人 , 官场白,私下黑 , 他另一面身份只有张世豪清楚,他相当于捏住了祖宗的软肋 , 他一旦把消息崩出去 , 祖宗就有大麻烦。

    不过张世豪也不会太冒险 ,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闹大了谁也不好做生意。

    祖宗沉默很久 , 他眯眼凝视着地上摇曳的虚影,“都准备好了吗。”

    二力说没大问题 , 只要拴住他就行。

    祖宗挥手让他下去,拥着我迎上四下散开的人群 , 人群后是张世豪,他专门就为了等祖宗过来 , 才一直耐着性子应酬没走,他刚算计赢了白道,心情非常好,盛气凌人之余 , 痞气范儿的眉眼狭飞,单手插兜,睨着逐渐逼近的祖宗,嘬了一口龙舌兰,“沈检察长,这么大的煞气。”

    祖宗狞笑松了松领带,“张老板时机算得真准。为了胜我半子,你花费了不少心思。”

    张世豪微微晃动着高脚杯,白到近乎透明的酒水折射下天花板一簇簇光束 , 仿佛盛开了一道彩虹在他手心,“沈检察长是我遇到最强悍的对手,黑白两道都混得如鱼得水,瞒得比我还紧。「^追^书^帮^首~发」我曾经胜天一子,也只能胜你半子。”

    他伸手在祖宗肩膀拍了拍,“你这是变着法夸自己。”

    他动作轻薄,祖宗沉着脸拂掉他的手,“张老板也是我见过的,胆量最大的匪首。我和那批货只差几步,你还能镇定自若,我佩服。”

    张世豪云淡风轻饮酒 , 仿佛外界正在发生的天翻地覆,和他毫不相干 , “东北仕途上的人最擅长打哑谜,官腔比京城的还重 , 我是大老粗 , 听不懂沈检察长的深意。”

    一名侍者过来上酒,祖宗没接,他意味深长说 , “你早晚会懂的。”

    张世豪笑了几声,“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酒宴之后的舞会 , 刚开始没多久 , 祖宗接了个电话,对方挺急的 , 他让我别动等他,他马上回来。

    我本想跟着 , 可他没有带上我的意思 , 我也不好强求 , 站在边上看那些男男女女跳舞 , 乐曲进入高潮时 , 不知为什么,整个宴厅的灯忽然熄灭了 , 陷入一片浓烈的漆黑,女眷的尖叫声遮掩了歌舞 , 四面八方都乱糟糟的,我摸黑退后几步 , 身子撞上窗台,伸手想掀起窗纱照明,正要推玻璃,一抹矫健利落的人影掠到我身后 , 压迫性的圈禁了我。

    我来不及惊叫,对方往我口中塞了一块香甜的糕点,将我喉咙溢出的声音堵住。

    是我最喜欢的桂花芝麻口味,连祖宗都不知道我爱吃这个。

    我一时愣住,清冽的烟味侵入鼻息,直逼肺腑,脖颈落下一枚滚烫的吻,与此同时宴厅的灯数秒黑暗后又亮了。

    招待经理在大声安抚,“诸位 , 刚才是电路烧毁,我们已经抢修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故。”

    女眷惊吓不满,嘟囔抱怨着酒店,男宾一笑置之,继续推杯换盏,外面喧嚣如初,我手上的酒杯却抛出窗外,消失在十二层楼之下的地上。

    一只男人的手覆盖住我光裸的后背,粗糙的指腹停在皮肤上,又痒又烫 , 像点了一把火,我仓促要躲 , 他薄唇紧挨我敏感的脊骨,一股热气喷洒下来 , 我半边身子都开始发麻 , 我知道是他,除了他没谁这么大胆子泡祖宗的二奶,想到他们的恩怨 , 我奋力挣扎,他及时提醒 , “窗帘外有很多人。”

    我听出警告的意味 , 顿时不敢再动。

    我像是一个玩物,在他掌中颤抖。

    我僵硬抬起头 , 余光凝视着他,张世豪的侧脸蒙了一层斑斓的灯火 , 忽明忽暗 , 俊朗邪气。

    他一只手拿着酒杯 , 另一只手抚摸遍我的每一处 , 当他掌心从脊骨滑落到腰部 , 沿着裙子边缘探入臀沟,我身体细微发颤。

    他手上抹了油 , 湿润细腻,凉丝丝的 , 可在他的挑逗下,又要了命的烫 , 烫得特别想做爱。

    我声音绵软得不像自己,,“你给我抹了什么。”

    他身体紧贴我,尤其是下面 , “看过程小姐放荡的样子,其他女人就没意思了。她们没有穿珠环,也没有你香。你知道你有多诱惑吗?”

    他话音未落,我感到腿间突然有异物塞入,我大惊,正要去抠,他指尖往更深处送了进去,我在慌乱中脸色变得灰白。

    “猜我放了什么。”

    我哪有这个兴致猜,我让他拿出来。

    他撩开我垂在胸前的长发 , 拨弄到后面,“是我的扳指。”

    我猛然记起,在他的奔驰车里,他戴在拇指上的玉扳指,长宽差不多有三厘米,青白色的和田玉,精致的翠竹花纹,扳指很少见,雕刻花纹的更稀缺,以张世豪的名头,道上恐怕都知道他有这玩意 , 如今埋进我最私密的地方,我不敢想下去。

    “程小姐欠了我一次半 , 迟迟不还,我只能上门来讨了。”

    我扭了扭胯骨 , 想凭缩阴的功夫把扳指挤出来 , 然而它似乎粘住了,死死卡着不动。

    张世豪两瓣唇含住我耳垂,舌尖在上面吮了吮 , 低沉暧昧的嗓音说,“只有我能取出来 , 用你很舒服的方式 , 不必手术,也不会被人知晓。”

    他说着将我两条腿合拢 , 我明显感到,扳指又往里面深了半寸。

    我抬手要打他的脸 , 他比我更敏捷 , 一把按住我 , 脸上笑容不减 , 眼底闪过寒光 , “程小姐,这一巴掌下来 , 后果你想过吗。”

    我被他激得恼羞成怒,“你卑鄙。”

    他不以为意 , 摩挲着我嫩白的手指,嗯了声 , “还有吗。”

    “你无耻。”

    他说我知道,说点我不知道的。

    “你很丑。”

    他一怔,“这倒是第一次听。”

    窗帘外人来人往,暗影重重 , 他犹如一条蜈蚣,无数只沾满剧毒的利爪,把我搅得理智全无,他一把扯住我,跌向他怀里,他用力吻住不肯妥协不肯低头的我脸颊,停在淡淡的脂粉香中,“宴会结束来我住处,我的车在后门等。我耐心不多 , 洗完澡半个小时,人不到,这个扳指我亲自找沈良洲去要。”

    张世豪放开我,将我的礼服整理到一丝褶皱都没有,完全看不出发生过紧密纠缠撕扯的模样,他挑起我下巴,一点点蹭掉我唇上的口红,力道很轻,却吸纳了我全部关注,随着他的动作而忐忑起伏。

    他偏头看了一眼窗外霓虹环绕的楼宇和天空,“月亮很美 , 有你的夜晚一定更美。”

    明天是刺情第一个大高潮!有激烈的剧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