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9 偷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世豪松手很突然,我险些跌倒,本能抓住窗帘,才稳下平衡。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掸了掸西装上的褶皱,“看我示意再出来。”

    他撩开帘子,几步迎上侍者,端起一杯酒,半口没尝,故意摔在地上,尖锐的炸裂响惊动了附近宾客,他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中 , 面不改色说,“手滑。”

    他们巴结这位黑老大还嫌不够 , 当然不敢多说什么,其中一个富商摸出烟盒抖了抖 , 敬到他跟前 , “张老板,还以为您走了,好一会没瞧见您人了。”

    张世豪回绝掉 , 指着相反的方向,语气蕴含平和的笑意 , “逗一只急了的小野狗 , 忘了时间。”

    那些人循着看过去,满脸茫然 , 张世豪不露声色侧身,往我藏匿的窗帘瞥了一眼 , 我低头用长发遮掩面庞 , 快步逃离那一处。

    男人大笑说这么高档的酒店 , 怎会有畜生进来 , 张老板真是幽默啊。

    张世豪肯定说有 , 非常漂亮的小野狗,脾气辣得很。

    他们之后又说了什么我没兴致听 , 我仿佛被一群洪水猛兽追赶,争分夺秒冲向洗手间 , 反锁住最里面的一扇格子,食指掏进阴道 , 用力往外抠,可不管我怎么深入,就是触摸不到扳指。

    那么大一块玉石头,撑得小肚子胀痛 , 我又急又怕,不敢想是不是钻子宫里了,会不会出血,我靠着门板使劲,整个屁股都在缩,缩得我快要缺氧了,冷冷清清的女厕有了一丝动静,直奔我这间格子,我喉间的啜泣呜咽顿时僵滞。

    我警惕反扣门锁,“谁?”

    她说她是宴会的礼仪。

    我松了口气 , 问她有事吗。

    “张老板嘱咐我向您传达一句话。”

    我只听前三个字,五指猛地收紧。

    我颤抖问,“什么话。”

    “他让您老实点,不要尝试办不到的事,自讨苦吃。一旦折腾进医院,丑闻会闹得很大。”

    我后背生出一层冷汗,那一刻我真恨不得揣一个手榴弹和张世豪同归于尽。

    他连我下一步要做什么都算计得毫无偏差,这样可怕的男人,我哪里是他的对手,又怎能妄想他在我身上留下的麻烦是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我仰起头深深呼入一口气,整理好衣服解锁 , 礼仪已经不在外面了,我按照张世豪的要求从后门走出酒店 , 璀璨的霓虹笼罩着长长的街道,这个时辰很热闹 , 烟熏火燎的摊贩前堆满了顾客 , 我莫名心烦意乱,朝前走了一段路,停靠在街边的路虎闪了闪灯 , 我盯着那辆陌生的车沉默了几秒,司机缓缓摇下车窗 , 对我点了下头 , 态度挺客气的,我问他是张世豪的人吗。★首★发★追★书★帮★

    他说是。

    我四下张望 , 确定没人发现,迅速拉开车门进去 , 车内暖风开得很足 , 后座放着一件男款羊绒大衣 , 司机主动说 , “这是豪哥留下的 , 怕您冷。”

    我没吭声,拿起裹在身上 , 靠着椅背昏昏沉沉的闭上眼。

    其实根本睡不着,我几乎不敢用力坐 , 偶尔车子颠簸一下,我都心惊胆颤。祖宗虽然不好这口儿 , 但我在圈子里也听过,有刚入行的小姐妹儿,比较贪心,想一夜成名 , 就会给老鸨子塞钱,求她安排个荤客。

    荤客是指玩得特别狠的,喜欢SM的,性爱见血就兴奋的变态狂,陪一夜打底二十万,客人都是广东那边的,把酒瓶的木塞捅进去,或者让小姐头顶地倒立,劈开腿 , 用那地方当烟灰缸,花样很多,基本上进包房还好好的,出来就半残了。

    有个把高脚杯插进去的,当时消息曝出来圈子里都炸了,米姐想去打探情况,还没到医院人就死了,大出血,听说连肠子都流出来了,沾着碎玻璃碴,给大夫吓得从手术室跑了出来。

    我知道张世豪不会这么狠 , 为了自身安全我只能乖乖不动。

    车抵达别墅,门没锁 , 敞开了一半,我跟着司机穿过玄关 , 张世豪端坐在客厅沙发 , 房梁吊着白得刺目的水晶灯,他面前站着几名下属,不是马仔的模样 , 倒像是大型场子的高层,他买卖挺多的 , 做生意不可能面面俱到 , 这些人应该就是替他出面平事儿的,司机上前小声和他说了句什么 , 他侧头看过来,没什么表情 , 命令司机带我去他房间。

    来都来了 , 我也不再矫情 , 他让我怎样我就怎样 , 我走上二楼 , 司机推开一扇门,让我在里面等。

    我从高处俯视客厅 , 只能看到张世豪的头顶,他翻阅着手上的报表 , 偶尔发出冷笑,尽管语调不高不低 , 更没有暴怒,那些人脸上还是布满惊恐与畏惧,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我觉得好笑,随口说了句 , “你们豪哥脾气大吗。”

    司机一愣,立马反应过来,“豪哥不怎么发脾气,他都是动真格的。”

    这点我信,我是亲眼见过他开枪给人爆头的,手法精准锋狠,绝不是一朝一夕练成,他之所以成为通缉犯,人命是一大关键。

    司机等我进入房间便走了 , 张世豪的卧房灯光异常昏暗,斑驳的阴影倾洒在每个角落,不是我上次住过的那一间,这间更深沉,主色调是黑与灰,充满压迫感与侵略性。

    当我视线落在架子上摆着的骷髅,吓得叫了出来,我捂住嘴,缓了好半响,不是我没见过世面,而是那些骷髅太逼真 , 各种颜色,各种材质 , 看上去非常阴森。

    我试探伸出手摸了摸骷髅的牙齿,牙齿大约是真牙 , 后镶上去的 , 我太过投入专注,甚至连张世豪进屋都没有察觉,他扯我入怀的霎那 , 我一哆嗦,他指尖灵巧剥掉我身上的大衣 , 坠落在地 , 他一步跨过,抱着我按在胸口。

    他身上是沐浴后的薄荷清香 , 白衬衫纽扣崩开了三粒,刚好停在肚脐部位 , 露出惊心动魄的三角地带 , 说不出的蛊惑神秘。

    我有些不自然背对他 , 他将我身子扳正,“我真的丑吗?”

    他记仇了 , 我没吭声。

    他笑着问为什么不看我。

    他的鼻尖只要挨上我脸颊 , 我便立刻弓起手肘搪塞,他像是在安抚情人 , 又像是在逗弄猎物,“等急了吗。”

    他散发出的男人气息太逼慑 , 我别开头说没急。

    他干爽粗糙的手在我小腹揉了揉,“它急吗。”

    我皱眉不愿理他 , 他轻笑把我抱得更紧,“好了,我不问了,你不想说就不说。”

    他醇厚温柔的嗓音说不出的撩人 , 我们亲密拥抱着,确切说只有他拥抱我,我没有想象中那么反感,但心很慌,我特别怕祖宗回酒店发现我不见了,猜忌怀疑我,我忍了忍问他,“你快点取出来行吗,我要赶紧回去。”

    张世豪哦了声 , “回哪里。”

    我有求于他,明知他成心的,也只得硬着头皮说回良州身边。

    他嘲讽笑出来,“我用北码头和沈良洲换了你,他该懂规矩,今晚他没想过让你回去。我赌上这么大代价,不好好享用不是亏了。我是商人,商人唯利是图,在你身上我做了这么多不计代价的善事,再不讨要点回报,我该赔得倾家荡产。”

    “什么?”他这番话如同晴天霹雳 , 把我惊得头昏脑胀,我不可思议瞪着他 , 祖宗把我给了张世豪?他那么强的占有欲,他那么痛恨二奶背叛他 , 他怎么可能。

    张世豪不断抛出重磅炸弹震撼我 , “你踏上我车的一刻,沈良洲的马仔突袭了北码头,没有你拴着我 , 他怎么能得手。你不是他老婆,腻了可以丢 , 但北码头对他而言 , 拿不到手他不甘心。”

    我根本不相信,我指名道姓骂他 , “张世豪,你是骗子!你挑拨离间,你居心不轨!”

    满腔愤怒占据了我胸口 , 我张开嘴咬他 , 咬他的肩膀 , 他极有滋味垂眸 , 睨着我突变的脸色 , “怎么,委屈了?”

    他卷起一缕长发,放在鼻下闻着 , “北码头一年的盈利,程小姐知道有多少吗。不要说一个你 , 一百个你,都不值。”

    我咬得更狠 , 但他纹丝不动,完全不痛一样。

    他不再纵容我这样放肆,他挑起我下巴,和我四目相对 , 我眼底有恨,有不甘,他眼底只是无波无澜的宁静,“只有我,才肯在程小姐身上砸这么多钱。”

    他扫过我裸露的脖颈,喉结上下滚动,紧接着我被他扔到了床中央,柔软的水垫在身下翻动,摇晃 , 荡漾,比情趣酒店的水床还要更色情露骨,我被颠得受不了,骨头都要酥了,我爬起来,他霸道按压我肩膀,将我狠狠摔了回去。

    我陷入得更深,床垫厮磨我,就像男人的手在流连。

    张世豪抓住我的手腕,探入他敞开的衬衣领口,强迫我抚摸他炙热坚硬的胸膛 , 毫无阻碍,直白坦承 , 他强健有力的心跳,他此起彼伏的呼吸 , 和他故意展现给我的勇猛 , 刚烈,我蓦地忘记了挣扎,呆滞仰望他。

    他呼出的气息是火种 , 燃烧了我体内的苗,愈演愈烈。

    他解着余下纽扣 , 衬衫完全敞开 , 他打着赤膊,比任何时候都魅力。

    “特意为程小姐准备的 , 不用一次,我怎么能放过你。”

    他掀开我裙摆一角 , 看着里面的白色丁字裤 , “我有三不碰。第一不碰有夫之妇 , 第二不碰不情不愿 , 第三不碰对手的女人。”

    他话锋一转 , 伸手扯开腰间皮带,臂弯线条层层贲张 , 这个动作被他演绎得格外野性,充满原始的兽欲 , “但不管你是哪一种,我今天都要你。”

    他唇边勾起放浪不羁的笑 , 捉摸不透是真还是假,“你最好让我爱上和你偷欢的滋味,万一沈良洲哪天不要你了,你可以来找我。”

    他说完将皮带一甩 , 裤子随之脱落,之前在水里,我看得不真切,只知道他那玩意很大,毛发很密,但我想怎么也比不过祖宗,祖宗属于亚洲男人里相当牛逼的拔尖的尺寸了,又是深邃的黑紫色,一看就是性爱高手 , 特别会征服女人的那种。

    而此时张世豪的胯下赤裸暴露,屋子里热,窗外灌入的风冷,交织刺激下,有膨胀之势,我总算看到了比祖宗还猛半寸的一坨肉。

    他的皮肤白,那玩意颜色也浅,看上去很干净,黑亮的毛发愈加显得浓重,像一簇茂盛的森林,众星捧月那支硕长的雄根 , 他随手拨弄两下,又粗大一点 , 微微朝前弯曲着,他兴致盎然看我屈辱的模样 , 居高临下骑坐在床尾 , “程小姐,对我还满意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