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1 我的女人你还真敢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双手拉住被子蒙盖头,自欺欺人躲避着这一刻的山崩地裂,哪怕一眼都无法面对他。★首★发★追★书★帮★

    我不信张世豪,我不相信他对我说的每个字。

    我当他挑拨离间,当他迷惑我心。

    他是土匪,他无情冷血。

    我宁愿毫无保留相信祖宗,也不会为一个几面之缘的亡命徒而怀疑我的男人。

    我躲在黑暗与窒息中瑟瑟发抖,水榻被颠簸得直颤悠,发出吱扭的动静,像极了做爱时凶狠撞击的律动。无数种设想翻涌过我脑海 , 我从未如此恐惧过,偷情捉奸这样的事 , 是天下男人的大忌,何况不可一世的祖宗。

    他负手而立 , 锋锐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狼藉 , 落在混乱的床头,面容顷刻间掀起一层惊涛骇浪,但仅仅两三秒 , 便如数掩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几个被踹倒的马仔踉跄起身 , 对床上的张世豪说 , “豪哥,沈良洲硬闯进来的 , 我们拦不住。”

    张世豪挥手,他们低着头退后几步 , 他就在我旁边 , 他的呼吸 , 他的气味 , 他那声别有深意的笑 , 都似乎连了电,过渡到我身上 , 我抖得更厉害。

    “沈检察长,来我这里做客怎么也不打个招呼。”他阴恻恻扫过空荡的门框 , 非但没恼,眉目的笑意不减反增 , 说不出的瘆人。

    祖宗横跨过崩塌的门板,他身材本就精壮挺拔,这样的姿态更是高不可攀,凌厉逼视着张世豪 , “张老板,我的女人你还真敢碰。”

    张世豪舔了舔嘴唇,手忽然伸过来,抚摸着我颤栗的胸口,动作很轻,但细微的凸起还是暴露了这份纠缠,祖宗眯眼,微扬的下巴肌肉瞬间紧绷,我隔着被子都感觉到那股威慑的寒意 , 我狠狠张嘴咬他的手,他发出一声销魂暗哑的闷哼,叫得我头皮发麻,我气得踢他蛋,他闷笑躲闪,祖宗盯着床上起伏的坑洼,神色更阴沉,“程霖。「^追^书^帮^首~发」”

    嵌入张世豪虎口的牙齿,在尝到血腥味的霎那,僵住了。

    密密麻麻的冷汗从毛孔内渗出,我根本不敢露出自己的脸 , 他压着脾气喊了第二遍,“程霖 , 出来。”

    我怕极了,我疯狂摇头 , 我哭着说我没有。

    祖宗听不清 , 空气中飘荡的只是发闷的哼叫,他耐心殆尽,蹙了蹙眉 , 张世豪在这时说,“沈检察长原来是捉奸。”

    他修长干净的手指穿梭过我裸露在外的一簇黑发 , “你的马子 , 滋味真不错。你亲手送给我,我不碰有些太不领情。”

    他嗓音带着事后的慵懒 , “何况我也不是正人君子。”

    张世豪半倚在床头,上身赤裸 , 他探出手臂摸烟盒 , 慢条斯理点了一根 , 窗外夜幕低垂 , 他没有调亮台灯 , 烟头跳跃的火苗笼罩住他眉眼,他玩味轻笑 , 而祖宗的脸,则越来越冷厉模糊。

    他吸了一大口 , 朝高空吐出,“沈检察长 , 事情好商量,不过。”他不慌不忙掀着被子,打开的幅度越来越大,我吓得凝滞了呼吸 , 在他胯下那坨肉快要遮盖不住,我心脏也骤停的时刻,他终归没玩那么狠,给我留了条生路,停在腰腹的人鱼线上方,他掸了掸烟灰儿,“我先穿衣服,正好有笔账,稍后慢慢算。”

    张世豪句句踩着祖宗承受的底线 , 他眼睛眯得更窄,精光四射,马仔闻言靠前一步,语气还算客套,“沈检察长,人跑不了,您行个方便。”

    毕竟在张世豪地盘上,祖宗好歹要给他几分面子,他冷笑说两分钟,就两分钟。

    他视线从张世豪身上转移到藏得严严实实的我,“程霖 , 两分钟后我要见你人。”

    祖宗撂下这一句,转身走出房间 , 但没走远,停在了过道 , 挨着楼梯口有灯光的位置。几个马仔背对站立 , 以身体做门。

    张世豪慢悠悠吸了两口,他把余下半截搭在烟灰缸上,“还不出来 , 没多久给你耗。”

    我生怕他诓我,小心翼翼往上挪 , 还没挪一厘米 , 他直接把我捞出。

    浓烈逼人的气息和残留我身上的一模一样,他笑眯眯睨着我 , “这么怕他。”

    我奋力甩开他,失败了 , 我被迫伏在他肩膀 , “沈良洲是我男人。”

    很明显 , 他不喜欢听这个 , “程小姐果然没良心 , 刚才你爽的时候,你喊得不也是我名字吗。”

    “那是你逼我的!”

    我不喊 , 他就不嘬,扳指就出不来 , 幸好祖宗赶到时一切都结束了,否则以张世豪的脾气 , 他一定会按着我的头,让我给他口出来为止,他才不管谁在不在,他就是这么狂。

    他挑起我下巴 , “既然他对你不好,不如和我试试怎样。”

    我没搭理,他大约也是逗我,不再一味纠缠,他手晃过枕下,摸出个东西,“借你穿。”

    我一看,是他的内裤,我伸手打掉,“我不用你借!”

    我欠身要去拿窗台上自己的那一条 , 他揽住我的腰,不让我得逞,唇挨着我滚烫的脸颊说,“都湿了,怎么穿,不黏吗。我猜他出门肯定会摸你。”

    我恼羞成怒骂他无耻。

    他淡淡嗯,将我垂在胸口湿淋淋的长发别到耳后,他把玩我白嫩玲珑的耳垂,“程小姐喜欢我无耻吗。”

    走廊很静,房间更静,失去了门的阻挡 , 他的每个字都无比清晰,我急忙捂住他嘴 , 另一只手胡乱用被子擦掉小腹那片汪洋,他一点不急 , 很细致涂抹我唇边和鼻头的白液 , 我目光在他拇指那枚扳指上转啊转,我臊得脸红,一把推开他。

    我听见他胸口发出的笑声 , 很愉悦,有些闷 , 又很震耳。

    我拼尽全力勾住内裤 , 裆部的湿痕被吹干,有一块水迹 , 但摸不出来,我没时间回避他火热直白的注视 , 穿上又去拿裙子 , 我才穿好 , 过道传来一声枪响。

    张世豪正叼着烟卷系皮带 , 他一愣 , 扭头看向马仔,其中一个栽倒在地 , 膝盖中了一枪,他艰难说 , “是麻醉枪。”

    一支小巧的银色短枪砸在马仔脚下,默认了他的说法 , 旁边两个随即失守,而那扇人墙门,彻底轰塌。

    毫无疑问,祖宗干的。

    张世豪吐掉烟头 , 迎了上去,半副黑影压在地面,手臂半秒不到,横向反制,平衡举起桎梏住了他。

    张世豪侧脸抽了抽,眼眸蕴着漩涡,周身煞气冲天。

    黑影从半身到全身,终于显现真容。

    祖宗手持一柄黑漆漆的子弹枪,对准张世豪的脑袋 , 步步逼近,暴怒使他的脸扭曲变形,眉心间杀机毕现,祖宗拿麻醉枪料理了马仔,留下一对一的机会,也降低张世豪的戒心,他亲自掏枪指着一个人,我闻所未闻。

    张世豪反应极快,霎那的错愕后镇定如初,他一言不发,只是始终挂着的那抹轻佻的邪笑 , 一点点化为乌有,消沉在他眼底无边无际的凛冽中。

    他随着祖宗的施压逼退 , 身体贴上了墙,两副势均力敌的身躯 , 进行着一场无声的博弈。

    直到他没了后路 , 祖宗还不肯停止,他唇鼻扯出一条横纹,霸气又冷酷 , 坚硬的枪口朝张世豪皮肉里压,压得极重 , 极狠 , 压出一个血红的洞。

    “你睡了吗。”

    张世豪不语。

    祖宗干脆扣动扳机,枪朝上抬起 , 他手腕悬空,蛮横飒爽 , “今天你不说 , 我让你永远做哑巴。”

    下一更12点 , 姐妹儿们明早看 , 今天有点卡文 , 抱歉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