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4 想和他走到白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没明白,问他开窗户干什么。★首★发★追★书★帮★

    呼啸的风席卷着枝桠,透过电话,往我耳朵里钻,他在这片肆虐的寒风里说,“我在你楼下。”

    我一瞬间魂不附体,像被人点了静止穴位,好半响才疯了般冲向窗台,寂寥静谧的街口停泊着一辆车,车灯闪了两下,缓缓熄灭。

    张世豪逆着路灯黯淡的光影 , 指尖夹了一支焚烧的烟,灰色大衣敞怀 , 袂角飞扬,整座城市都在他身后失了味道。

    他倚靠车门 , 单腿弯曲 , 沉默挂了电话,他抬起头撞进我的视线,就是那一秒 , 我心脏猛地骤停。

    哈尔滨没有过这样美丽的月色,更没有过在月色里 , 如他一样欣长清隽的身影。

    他唇边笑很浅 , 薄雾吞噬了他的脸,唯独留下他深邃的眼睛 , 不肯模糊半点。

    我发不出声,怕惊动了保姆 , 如果张世豪被祖宗的人发现 , 新仇旧恨一起算 , 我和他将百口莫辩。

    我抬手拽住窗帘 , 想把这一切隔绝 , 刚拉了一半,掌心内的电话忽然震动 , 是他的信息。

    只有短短一行字:就是想见你一面,睡吧。

    被水汽涂满的玻璃 , 一簇簇开出了白花。

    张世豪丢掉烟头,他最后看了我一眼 , 坐上车驶离长街。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来,我更不相信他仅仅想见我。

    他接二连三意外闯入,每一回都惊心动魄,他带给我灾难 , 带给我无措,带给我抵触又无法抗拒的刺激。

    我捂住惨烈抽搐的胸口,咬牙扯上帘,转身凝着床头的一簇光。

    张世豪一次比一次狠,他要么干脆不出现,要么就用利器在我心上破开一个洞。

    他快要得逞了。

    这个洞在膨胀,越来越大,越深,它吸纳着理智 , 吸纳着我的忐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入春不久下了一场雪,很小,但很黏,连绵了一天一夜。整条街道被不薄不厚的一层覆盖住,融化的坑洼里,荡漾着浑浊的水渍。

    祖宗撒完尿提着裤子,站在卫生间门口心血来潮问我要不要去滑雪。

    我当时愣了下,傻不拉唧的问他你去吗。

    他也愣了下,绷着面孔将围巾扔在我身上,“操你妈的,老子自己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眉开眼笑追上他 , 我拉他的手,他甩开 , 我再拉,兜来兜去的 , 指头冻麻了 , 他反握住我,藏进大衣的袖口里,“除了惹我生气,你还会什么?”

    我眼眶红了红 , 他的手总是那么热,他骂是真骂 , 打也真打 , 疼也真疼。

    滑雪比我想象中难了太多,我从穿上滑板就开始摔跟头 , 从入口摔到了出口,祖宗在前面耐着性子教 , 没一会儿开始嫌弃 , “三步摔一次 , 现在十步摔一次 , 还是那么蠢。”

    我死死搂着他的腰 , 四周接二连三的尖叫和噗通的砸地声,震得耳朵发麻 , 我恨不得抬起两条腿夹住祖宗,他抖了抖甩不掉我 , 蹙眉破口大骂,“自己站好,跟狗一样粘着我干什么!”

    他用力推我 , 我脚底下打滑,急得挥手乱抓,把祖宗脑袋上的安全帽揪掉了,“是你要带我来的!”

    他停了一秒,怒了 , 转身也把我的帽子掀翻,一头长发倾洒出来,缠绕住他手指,祖宗到嘴边的狂暴,又被那缕温柔消磨了大半,他沉着脸,语气还冲得很,“陪你出来还错了?”

    来的路上,祖宗秘书无意说漏了嘴,祖宗为了陪我玩一天 , 加班到凌晨四点,我问他是真的吗,他踹了驾驶位一脚,什么都没说。

    我赶忙捂住他眼睛,“你别生气,我送你一个礼物。”

    我凉丝丝的唇凑上去,在他同样冰凉的嘴角舔了舔,他感觉到了,脸上已经在笑,嘴上还骂我,“耍老子?”

    我刚要说话,他眼神一凛 , 迅速把我扣在怀里,脚掌用力朝旁边滑了出去 , 一个巨大的雪球碎裂在我刚才站立的位置。

    我在雪场疯玩了多半天,祖宗管不住我 , 他后来也不管了 , 他站在高处的雪坡上,偶尔有谁打雪仗,球砸向了我 , 他立马抛出另一个球,在半空将它击落 , 他不多说 , 也不陪我,却让我很踏实。

    从雪场出来我问祖宗怎么今天对我这么好 , 我知道他不会回答,还是忍不住问。

    不是我故意气他 , 而是自打跟了他 , 我和祖宗就极少出现在同一个场合 , 我是他仕途的污点 , 我们之间是一场权色交易 , 世俗和伦理都不许它见光,我羡慕那些挽着丈夫手臂 , 堂堂正正谈笑的女人,比如祖宗的老婆 , 可这世上又有太多女人羡慕我,她们羡慕我得到金钱 , 得到庇护,而我最清楚,我越来越贪得无厌,越来越放肆阴暗 , 我不满足了。

    男人在棋局上博弈,我也想布一盘棋,他们争夺江山,我只想赢走情爱。

    风刮起地上的积雪,视线里都是白茫茫一片,我故意紧贴着祖宗,他没搭理,任由我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手臂上。

    “良州。”

    他淡淡嗯。

    我喜滋滋看他,“良州。”

    我睫毛上都是细碎的雪渣 , 风拂过,凝结在眼尾像淌了一滴泪。

    我就这么看着他,看他的头发从淡淡的白,到浓浓的白,他呵出的热气喷洒在我脸上,一丝丝暖意。

    他察觉我不安分,蹙眉呵斥看路,我不听,他使劲揪我通红的鼻尖,将流出的鼻涕擦掉,“真丑。”

    我说良州 , 你头发白了。

    他瞥了我一眼,“你也白了。”

    仅仅为这两句话 , 我哭了。

    雪愈刮愈烈,铺天盖地都是风霜 , 一帘又一帘 , 一重又一重,我回头看向一路走来的脚印,祖宗留下的很直 , 很整齐,而我的深深浅浅 , 歪歪扭扭 , 还有几枚踩进他的坑里。

    我眨了眨眼,伏在他肩头 , 轻轻啜泣。

    他听不到,那点微弱的哽咽 , 被风雪掩埋。

    回家途中祖宗接到了一通电话 , 对方说京城来的爷要见他 , 挺急的。

    祖宗吩咐秘书先去市委 , 四十分钟后停在办公大楼门口 , 早有人在那儿候着。

    哈尔滨的一二把手,都在这里混 , 算是白道集中营,外观非常肃穆 , 也很冷清,可能是下雪的缘故 , 进进出出的人特别少。

    接待的下属双手给祖宗敬上一盒烟,他没接,往大门内瞧了瞧,“你们关首长呢。”

    下属说马上到 , 有事耽搁了,首长也是临时接到消息,这位京官脾气大得很。

    祖宗面无表情扭头,他问我冷吗,我哆嗦着说不冷,他解开大衣,把我裹在他怀里,我觉得外人在,有些不好 , 想钻出来,他用力按住我头,又把我塞了回去。

    “老实点!你他妈天天气老子!”

    我立时不敢动。

    那人也精,笑着转过身,朝街道张望,没多久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祖宗的车旁,后门打开,走下一名身穿绿色军装的男人,外面罩了一件米白色大衣,修长而贵气。

    风雪交加看不清他的脸,他停在原地 , 侧头和秘书交待了几句,对方将伞撑在他头顶 , 随着他稳步走过来,下属对抱着我的祖宗说 , “沈检察长 , 关首长到了。”

    关首长重要人物,有姐妹儿问是不是有原型,都是有 , 尤其男主,你们看下去不会失望的,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