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5 他是我的全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祖宗不紧不慢转身,睨着几步之遥的身影,我瑟缩探头,雪花飘得密集,伞掩去了光亮,那抹轮廓迷雾迢迢。免-费-首-发→【追】【书】【帮】

    似乎是一个英气勃发的男人。

    头发很短,棱角平整,衣扣系得一丝不苟,他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站定,笔直潇洒的军姿,秘书收了伞 , 男人摘掉白色的丝绒手套,嗓音中气十足 , “沈检察长久等。”

    祖宗也不给颜面,“是等了挺久的。”

    男人目光落在他怀里的一团臃肿上 , 笑着伸手摸了摸 , “沈检察长来开会还裹了一包土特产吗。”

    我扑哧笑,脑袋完全钻出,额头恰好蹭过他掌心 , “关首长,良州真送您这样的特产,您敢要吗?”

    他微微一怔 , 玩笑之意收敛 , “抱歉。”

    “那要看您把我当成什么土特产了,蘑菇鸡仔核桃 , 太廉价确实该道歉,如果是人参鹿茸 , 我还捡便宜了。”

    祖宗用力掐我冻红的脸蛋儿,“又不老实?”

    我说太闷了 , 呼吸不了。

    祖宗皱眉 , 警告我闭嘴 , 他松开对男人说 , “她年轻,没分寸 , 关首长不要介意。”

    男人捻了捻方才不经意触碰的皮肤,“她不介意就好。”

    他说完先一步跨入市委大院 , 祖宗牵着我紧随其后,由于会议商量军政机密 , 外人不能参与,祖宗将我安置在一间办公室,冷清空闲,不太像常招待人的 , 我不敢乱摸,坐在沙发等着。

    在我等到无聊,趴在上面昏昏欲睡时,门终于被推开,我以为是祖宗,兴奋大喊良州,当我看清逆光站在门口的男人,懒散和喜悦一下子停住了。

    关首长脱掉白色大衣,挂在门架 , 露出里面整洁崭新的军装,面朝空气实则却在问我,“吓着你了吗。”

    他的腰板特别直,身上只有三种颜色,绿白的制服,纯黑的皮带,却演绎得热血风华,他进来后,一股淡淡的油墨香萦绕蔓延,我说没吓。

    他直奔长桌,从容落座,我脱口而出这是你的办公室?

    他嗯。

    我踩雷似的 , 立刻要走,刚迈出几步 , 他在我身后平静开口,“你是沈检察长的什么人。”

    仕途混到这么高的位置 , 连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 还指名道姓,哪个当官儿的不包个小老婆,众所周知的事 , 红口白牙的就没意思了,我不太自然说您觉得像什么就是什么。

    他拧开笔帽 , 在公文上签署名字 , “门关上,谢谢。”

    肺叶卡了颗石头 , 上不来下不去的,我没好气退到门口 , “良州在哪。”

    他头也不抬 , “自己找。”

    “他不和你一块吗。”

    他无波无澜 , “现在不和我了。你很吵。”

    这碗闭门羹吃得我喉头涩痛 , 一丁点笑纹都没了 , 我退后半步,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别动!”

    我慌乱一缩 , 臂肘后弹,打在了警卫腕子 , 对方没有拿稳,文件散落一地 , 他略带责备瞧了我一眼,又不好说什么,蹲下捡着,我连讲对不起 , 帮他收拾,最上面一张纸落款处有行字,戳盖着红色公章,字迹模糊,我食指抚了抚,军区副参谋长关彦庭。★首★发★追★书★帮★

    我愕然,难怪他见了祖宗都没怎么客气,职务蛮牛逼的。

    警卫整理好全部,连同我捏在指尖的扉页一起送进去 , 关彦庭扬下巴示意放桌角,“结束了吗。”

    “没有,和沈检察长谈事。”

    “少过问。”

    警卫说是。

    张世豪主干道一超成名,风波闹大了,祖宗和他,一半公家事,一半私人恩怨,不得不死磕,对于黑道不要命的混子,白道的都绕路,关彦庭怎会惹祸上身 , 也就在京官面前晃个过场罢了。

    我琢磨其中这潭深水,感觉祖宗被人当枪使了 , 一时愣神忘了走,关彦庭合住公文 , “我需要毛巾。”

    警卫从墙角的水池捞出一条湿的 , 关彦庭接过视线扫向我,“我脸上哪里脏。”

    没头没脑的一句,把我问愣了 , 他见我不懂的样子,索性摊开毛巾 , 每处都擦拭 , 我恍惚明白他旁敲侧击我待得太久了,听得太多了 , 我一言不发冷笑,关门时警卫小声说,“关首长认识她吗?”

    关彦庭轻描淡写一句沈良洲的女人 , 便彻底沉寂。

    我上车不久 , 祖宗也出来了 , 他脸色不太好 , 我和司机心照不宣谁也没打听情况 , 我趴在他胸口,腿不安分骑上他 , 他体温总是炙热如火炉,我眯着眼惬意得很 , “关首长奸诈,你小心点。”

    他没想到我这么评价一面之缘的关彦庭 , 愣了数秒,“哪里奸诈。”

    “反正就是,老奸巨猾,背后算计。坏人。”

    祖宗指腹摩挲我的眉眼 , 他尤其喜欢我眼角泪痣,哪怕不做爱,只是厮磨亲吻,他也会百般流连这颗痣。

    他懒洋洋问,“那谁不是坏人。”

    我郑重其事说你。

    他闷笑,“傻。我才是最坏的。”

    我说我不管,你比他们都好,坏也是好的。

    我深埋他衣领,仿佛缺水的鱼 , 缺氧的鸟,缺阳光雨露的树,贪婪汲取着他能滋养我的全部。

    从市委回来的转天,祖宗带我去了吉林出差,行程定得极其匆忙,明显临时起意,我估摸他烦了,避开一阵躲清静,京官事儿多,开会当乐子,祖宗横惯了 , 谁的脸也不肯赏,不过我挺高兴的 , 正儿八经陪他出差,还是头一回 , 之前都是乔栗。

    我和祖宗在长春逗留了四天 , 他白天考察应酬,晚上就带我四处逛,我讶异于长春的夜总会他特熟 , 有两家的老鸨认识他,一现身就喜滋滋迎上说老规矩 , 两个青倌儿 , 跪式服务?程程盼您好多天了,我都不敢给她挂牌。

    祖宗脸黑压压的 , 怒喝滚蛋!老鸨不明所以,哎了声麻利溜了 , 一步三回头 , 嘟囔着大爷真难伺候。

    祖宗为这段插曲破天荒和我解释 , 他说来这边谈事 , 逢场作戏 , 没睡。

    我着实一惊,猜不透他搭错了哪根筋 , 搁在以前,祖宗一身口红印都不会和我多说半个字 , 我要多嘴问,直接嘴巴子招呼。

    我受宠若惊 , 抛出一句睡了也没事。

    祖宗拧眉,还想说什么,憋了半天,表情更沉了 , 把我挽他的手掰开,箭步流星往前走,我根本追不上他,我求他慢点,他火气一下子燃爆了,“老子没他妈富裕时间等你!”

    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不知道哪惹怒他了,其实祖宗在欢场不算渣,不如他显赫的高官子弟,泡这地方都最少射两发。

    祖宗这回不是来玩 , 是办正经事,我经常分不清他哪会儿是黑,哪会儿是白,跟他踏入包房的一刻,听见一声州哥,我意识到他今晚是黑。

    男人戴着鸭舌帽,一副遮了半张脸的墨镜,祖宗来了也没摘,戒备很强。这种装扮大多黑到底的,白天绝不出门,身上血气浓 , 眼神杀气也重,老经验的条子一闻 , 就知道来大买卖了,绝对拼死缉拿 , 统称刍狗。

    刍狗未必有势力 , 了结的人命却不止一条两条,也叫死士。

    给头目顶罪,执行枪杀任务 , 东三省能数上十来个专门干这行的,一半都在张世豪阵营里。

    我坐在祖宗右边 , 给他们倒酒 , 男人开门见山,“州哥 , 我被同道盯上了,您长话短说 , 要我办什么事。”

    “查艘船的下落。”

    “谁的船。”

    “北码头 , 张世豪进出货无缘无故消失的那一艘。”

    我倒酒的姿势一顿。不等祖宗察觉 , 水流又恢复自然。

    男人沉思 , 码头货轮都是上百吨位 , 几十个人尚且抬不动,即使在港口消失不见 , 也无处可藏。

    倘若真办到偷梁换柱,遮天蔽日 , 这本事大过天了,不是刍狗敢摸的。

    男人当机立断 , “州哥,我不够格,您担待。”

    祖宗出乎意料没强求,他接过我斟满的酒杯 , “二十万。做掉阿炳。”

    他口吻低沉,一如既往,丝毫不颠簸起伏,就像说一句平常话那么简单。

    过了半响,祖宗问他,“干吗。”

    男人仍旧有点为难,“恐怕不好做掉,他在张世豪身边很红,动了他 , 张世豪必定会出头讨说法,东三省的天都要变,您不是才和他闹了一场吗,不如先撤,观望风向再说。”

    祖宗嗤笑,“变什么,远不到变天的时候,我还没亲自出手,他更不会为一个马仔和我过不去,张世豪这个人,城府深得很。”

    男人见他态度坚决 , 再三确定了一遍,“您真要做吗。”

    祖宗饮了口酒 , 一滴红残留舌尖,鲜艳胜血 , 他目视前方 , 神情冷肃,“做。”

    “那您等我消息,不出一周 , 我给您答复。”

    祖宗后仰,缓缓靠住椅背 , “松花江的水 , 冬天浮冰薄,不小心踩空 , 暴毙在情理之中。”

    男人恍然大悟,这是要玩阴的 , 省了很大的麻烦 , 他语气轻松不少 , “那就更好办了。三天我就给您满意的结果。”

    祖宗没久留 , 前后脚和男人分头离开 , 他没跟我回酒店,也没告诉我什么事 , 只说让我先走,上车又叮嘱了一句 , “收拾东西回哈尔滨,你自己不安全。”

    我问他什么时候回。

    他说两三天。

    我其实有数 , 祖宗要灭张世豪的手下,就是在哈尔滨动手,张世豪一定会怀疑他,吉林的刍狗跨省 , 追根究底祖宗和我都在吉林,相当于不打自招,我留哈尔滨,祖宗出差的说法才更有说服力,对局面也好。

    我没戳破,探进车窗吻了吻他的唇,让他小心点。

    来时就知道待不长,我也没准备行李,包随身带着 , 拦辆出租直奔火车站。

    行驶一多半,一通陌生电话猝不及防打了进来,所属地是吉林。

    我本能想到祖宗又有新指示了,急忙接通,那边哭哭啼啼的女声,她喊我名字,说是红桃。

    我愣怔,我和红桃好久没联系了,她一年前跳槽到长春的赌场,据说也挺火的,混得不错 , 感情也有着落,整个人春风得意的。

    她没等我问她什么事 , 一股脑全说了。

    红桃的男朋友欠了赌场二百多万债,玩百家乐输的 , 也是让人坑了 , 五万翻五十万,他都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按着脑袋在欠条上画押了。

    赌场的性质一向黑吃黑 , 邪门歪道摆得敞亮,愿者上钩 , 上了钩想脱钩 , 不死扒层皮。

    东三省的赌场,玩命比澳门都狠。

    我告诉红桃 , 嗜赌的男人是无底洞,没什么好留恋。

    她说是她被抓了 , 马仔让她筹钱 , 她没处借了 , 她男人卖她顶债了。

    似乎有谁在抽她 , 哭声断断续续的 , “程霖,我快要不行了 , 我在紫荆花赌场。”

    我俩没说几句,那边男人骂骂咧咧挂了。

    此时的我 , 并未意识幕后黑手埋了一个陷阱诱我跳入,红桃怎么凑巧知道我在吉林 , 我一心急着救她,立马吩咐司机调头。

    除了给我遗产的那个姐妹儿,红桃和我关系最好,出道时 , 我和她并称风月场三大招牌,她H奶,我蜜桃臀,她大腿根有胎记,我肚脐长了痣,米姐都说,我俩可能是失散的姐妹。

    我跟红桃做过一次双飞,陪的林业局局长,要是富商给再多钱我也不做 , 一对一怎么玩都成,二对一我恶心,可官爷我没法拒绝,这些掌权的,一声令下,死了都没地儿找尸体,那会儿我缺钱,局长给了我俩五万,她一分没拿,这点情我记到现在。

    赌场怎么逼债我了解,男人剁手指 , 女人轮奸,惨不忍睹那种 , 非把人折磨受不住了,才能抠出钱。

    司机一连闯了两个红灯 , 没停稳我就跳下去了 , 我问前台红桃几号场,她说在赌厅。

    我风风火火赶到赌厅,眼前的一幕令我血气上涌 , 差点爆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