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6 张世豪身边的女人【二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红桃被七八名马仔围着,内裤扒到膝盖,奶罩也解开了,光着屁股的独眼龙淫笑着从红桃下面抽出,下一个混子馋得不行,拉开裤链掏出家伙,短细,也就七八厘米,有马仔瞧不起他,起哄能不能干足一小时,混子睁大眼珠子,“我他妈干一夜!”

    猥琐的笑声顷刻间更高亢 , 红桃浑身颤栗,躺在地上哭着求饶 , 她说真来不了了,歇息会儿行吗。免-费-首-发→【追】【书】【帮】

    混子掰住她两条腿 , 粗鲁劈开六十度 , 那地方又红又肿,白乎乎的液体夹着不少血丝,他一怒之下反手就是一巴掌 , “臭婊子,他们上你没事,我上你就不行了?你他妈故意扫老子兴!老子偏要干!”

    红桃使劲挣扎 , 捂着私处 , “大哥,我还钱行吗 , 您容我点时间,我现在真没有 , 但我能赚 , 您给我玩残了我就赚不了了。”

    混子问容你多久?

    红桃说几天 , 几天就行。

    爽完的独眼龙说钱跑不了 , 人也操 , 当还利息。

    头儿发话了,混子嘿嘿笑挪她的手 , 红桃崩溃嚎哭,撕心裂肺大叫救命 , 旁边排号的混子等不及了,脏兮兮的棒子往她嘴里塞 , 两人正要前后夹击那么干,我冲过去狠狠把那畜生撞了个踉跄,我挡在红桃前面,“钱我有,再动一下试试?”

    这帮人眼力精 , 认出我打扮上档次,面面相觑,都暂时忍着兽欲没动。

    独眼龙流里流气打量我,“你有钱?二百三十万?”

    祖宗给过我一张卡,没说是包养费还是零花钱,只告诉我买什么就刷,我跟他之前存了点积蓄,所以一直没动,就等着遇事派大用场。★首★发★追★书★帮★

    我说有。

    他朝我摊手,我翻包来回翻了无数次 , 死活找不到,连夹层都没放过,焦急之下冷汗唰一下就冒出来了,若我没记错,应该是落在家里橱柜那只红色的爱马仕包里。

    红桃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我,拿我当救星,她不停谢我,说会报答我的。

    我咬了咬牙,抬头和独眼龙商量,“我没带,我可以打欠条 , 最晚明天下午给你送来。”

    他脸色一变,朝地上啐了口痰 , “臭娘们儿,唬我呢?想吃霸王餐啊!”

    他举臂就要扇我,红桃吓得抱头 , 千钧一发之际那股劲风被一只手拦截在了半空。

    面容很陌生的男人 , 保镖模样,他扼住独眼龙后,制止了他这巴掌 , 便松开了。

    “不该你动的,最好别动 , 后果你吃罪不起。”

    掷地有声的威胁警告 , 独眼龙拎着裤子,压根不把男人放在眼里 , 他嘬牙花子,“哪来多管闲事的狗,在吉林有名号吗?外地没长眼的三巴子吧?”

    三巴子是黑话 , 东北听见这个口头禅 , 基本都是黑社会的 , 比骂娘还难听 , 男人端着架子 , 不怒自威,一旁的混子先急了 , 抄起酒瓶,“哥 , 玩儿您的,哥几个盯住了,敢废话打死他!”

    独眼龙满脸贼相 , 他鼻腔哼,撅着红桃的屁股,俩蛋蛋朝肛门顶得啪啪响,他已经上了一回 , 兴致不高,转而打我的主意,揪着我头发拖向他胯下,我仓促躲避,他没得逞,趁机揉我奶子,饱满坚挺的触感,环环儿相扣的热辣,独眼龙大受刺激 , 呦嗬一声,隔着裙子捅我那儿,“妈了个巴子的,真他娘紧,插两下就能射。”

    他踹飞红桃,撕我衣服,男人毫无征兆拔枪,扣压扳机对准独眼龙的下体,只听咔嚓、砰,一簇血水蹿升,红桃狰狞尖叫 , 我也懵了,独眼龙爽得龇牙咧嘴的表情猛地凝固 , 硬梆梆的玩意半秒功夫急速疲软,他难以置信低下头 , 直勾勾盯着自己爆裂的一颗蛋 , 蛋里的白浆横飞,溅得到处都是,瘪成皱巴巴的干皮。

    马仔被这副残暴突然的场面震撼住 , 独眼龙的棒子血肉模糊,起先子弹射入是麻木的 , 后劲儿猛 , 短短几秒疼得他变了声儿,倒地打滚哀嚎。命根子是男人最娇嫩的部位 , 拉链卡一下都受不了,何况金属弹头废掉 , 能活活痛死。

    红桃爬到我背后 , 她哭着说程霖怎么办啊。

    我也慌 , 我只是故作镇定 , 因为我发现临窗站着的纹身男 , 才是这场施暴的主谋,无论这边如何吵闹混乱 , 他淡定养神,直到独眼龙残了 , 局势失控,他才挑开一道缝。

    鼻翼两侧的横丝肉颤了颤 , 让我瞬间想起巷子口毙命的胖子。

    “谁他妈动我的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懂江湖规矩给我滚。我地盘上撒野,你还不够份儿。”

    一字一顿 , 刀光剑影,红桃抖得更厉害了。

    可有人比他语气还冲,还狂,从另一方向幽幽传来,“黑仔,眼罩子擦亮了,我够不够分量。”

    所有人一惊,纷纷循声看过去,几名保镖簇拥着张世豪 , 说真的,他出现的霎那,我松了口气。

    有他在,天王老子都伤不了我。

    而这个想法,何时根深蒂固,我不知道。

    它是悄无声息的,潜移默化的,驻扎在我的念头里。

    他嘴角斜叼一支雪茄,眉目阴煞,从昏暗的通道里走出,肩上披着藏蓝色大衣 , 手里的枪还隐隐冒出青烟。

    是他打爆了独眼龙的蛋。

    距离远,射程偏 , 障碍多,还能精准一子儿穿蛋 , 祖宗忌惮他不无道理。

    他身后跟着一个黄裙女郎 , 二十七八岁,妆不浓不淡,皮肤很白 , 胸口沾着不少红酒渍,没入乳沟 , 像刚玩一半匆匆赶来 , 她隔着人群看了我一眼,迅速移开视线。

    黑仔一愣 , 他舌头在口腔内壁转了转,明显没预料男人是张世豪手下 , 他片刻紧绷 , “张老板,你不在黑…”

    “我乐意在哪 , 轮不到你废话。”

    他扫了我一眼 , “放人。”

    黑仔没领会他要谁 , 以为俩都要,他站起身 , “张老板,有点不守道义了吧。你和祥叔各自盘踞一个省 , 吉林你开场子,也别管太宽了 , 都是做生意的,二百多万在外头飘,谁不想揣兜里?”

    张世豪深吸了一大口烟,他把烟头扔在地上,抬脚踩灭 , 上身利落一抖,大衣从肩头褪下,那个女郎很娴熟接住,另一手为他整理着后脖颈的衬衫衣领。

    亲密的姿态落入旁人眼中,一定是关系匪浅。

    “在这条道上,我就是规矩!”

    明天大高潮!豪哥要动水妹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