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7 重温旧梦【长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世豪掷地有声,说一不二的气势,赌厅里的马仔顿时都蔫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短小细的混子把独眼龙从地上搀扶起,抖落开皮夹克遮盖他血流不止的裆部,对黑仔说,“黑哥,咱惹不起,放了吧。”

    黑仔何尝不想放,可面子拱着,咽不下这口恶气,他咬牙 , “连女人的款子都搞不定,怎么和祥叔交差?”

    “不放,这阵仗咱都没命回去见祥叔!”

    死几个黑社会的,条子没空查 , 还免了他们动手,东三省有句话形容混子 , “人头比蚂蚁多 , 地位比猪狗弱。”

    除了熬到金字塔尖的头目,其他人的命都是浮萍草芥。

    混子嫌红桃哭哭啼啼闹心,抬腿踹在她后脑勺 , 让他娘的闭嘴,没来得及收 , 被我扯着皮带掀翻 , 摔个大马趴。黑仔一怔,捋了两下劲风吹飞的头发 , “妈的,你还挺横!”

    我圈紧红桃瑟瑟发抖的身子,塞进外套里 , “谁敢掀我衣服碰她 , 后果自负。”

    黑仔死盯我 , 他发现我竟然没哭 , 不慌不忙的 , 有点胆量,他乐了 , “口儿够硬啊,什么来头?”

    我和他对视不卑不亢,“我的后台 , 是白道的爷。”

    黑惧白,白怵黑 , 并非万不得已,谁也不混着磕。

    黑仔彻底糊涂了,他问张世豪,“张老板,你是搅场子的吧?这俩是你的人吗?”

    张世豪动作僵滞了一秒 , 往烟蒂上拧了支玉壶的烟嘴儿,“他救你吗。”

    我知道他在对我说,我挂嘴边的祖宗,忙着他的事,哪有心思管我。

    油然而生的屈辱,我不吭声。

    他讽刺嗤笑,旁边的女郎挽着他手臂,给两方打圆场,“黑哥 , 您扣下的小姐,豪哥认识。追溯根源,你们还是同门呢。”

    “别。”黑仔赶紧打断,“张老板混出头脸了,我算个屁。前儿祥叔和太太的朋友打麻将,还有人提起他,问是不是单飞了,连祥叔的旧情都不念了。”

    话里藏刀,张世豪右眼微眯,“压我?”

    “我怎么敢。祥叔稀罕你,至于吉林的地盘该不该啃,张老板心里有数就行。”

    一缕蓝白色的烟雾从唇角和鼻孔溢出 , 被温度溶蚀,灰飞烟灭 , 张世豪舌尖抵出一枚烟丝,他啐出的声响很轻 , 面容则凶相毕露。

    “独眼龙对我不敬 , 我废了他。我的人杵在那儿,他还敢碰。”

    黑仔脚下就是蛋迸射的粘稠的爆浆,他腔调不阴不阳 , “瞧张老板说的,他不没自报家门吗?我又不及你手眼通天 , 我眼拙 , 瞧不出他谁家的。”

    张世豪没计较他犯浑,“现在清楚了 , 放人。”

    黑仔拧眉,余光兜着惊吓过度的红桃 , “这娘们儿欠了二百多万 , 容她半年了。祥叔撂狠话 , 还钱 , 见血 , 杀鸡儆猴,给那些拖债的赌徒瞧瞧。张老板这就了了?”

    被独眼龙射了几滴精的男人指着我 , “豪哥只要她。”

    黑仔一瞧,原来不是红桃 , 是我。

    他压根没打算为难我,是我主动送上门 , 他才默许这拨马仔折腾,他舔了舔门牙,顺坡下了,“既然张老板亲自要人 , 我只好卖个面子。其他的事,你就别过问了。”

    张世豪在道上从不管闲事,他三番两次替我出头,打破一贯的原则了,多余的自然不会干预。

    他眼神示意保镖把我带过去,保镖刚挪两步,红桃忽然揪我衣服,她哀求我带她一起,她不想死 , 她计划从良了,盼着找个好男人结婚生娃。

    她的话特揪心,这行的姐妹儿,金钱上很精,感情上很蠢,非得跳了黄河,坠了悬崖,才能死心。★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今晚轮奸的皮肉苦,她才算把那混蛋看透了。

    我抚摸她嘴角的淤青,抱着不撒手,保镖迟疑 , 侧身招呼豪哥。

    张世豪面无表情,“你走不走。”

    我十分坚决说我朋友不能留下。

    我执拗的样子成功逗笑了他 , 半响鸦雀无声,他神色倏而转冷 , 渗出压抑和薄怒 , “程小姐,我不是救世主,我不认识她 , 我凭什么带。”

    道理我懂,可红桃绝对会被这伙暴徒干死 , 别说她没二百万 , 当前局势掏钱也不行,独眼龙残废 , 这笔账都要算在她头上的。

    我说算我求你。

    张世豪沉默拆解着袖腕纽扣,无动于衷。

    红桃愈发害怕 , 她怕我自顾不暇丢了她 , 她整个人蜷缩 , 想哭又不敢哭。

    到这份儿上了 , 前功尽弃白费了 , 我心一横,“我欠你一个情 , 我还你。”

    他立在灯影下,姿势一停 , 侧面轮廓辨不出喜怒,良久 , 他挑了挑唇,“怎么还。”

    我想耍诈,先糊弄他救人再说,我含含糊糊的 , “我偷偷说,不让他们听见。”

    撒娇似的脾气,张世豪很受用,他眯眼打量我,似乎在确定我几分真假,我胸腔忍不住怦怦直跳,生怕他识破我的计谋,好在他也让步了,他和保镖低声吩咐了句话 , 保镖点头,抵达黑仔身旁,一字不落复述给他,黑仔权衡了下,“张老板,那我就把你的诚意向祥叔转达了。”

    张世豪未曾理会,他睨着我,女郎是听见他说了什么的,脸色有些差,不过她控制得非常好,她主动要求把房间腾出让我和红桃住。

    她挽着张世豪在前头 , 时不时回头瞧瞧我们跟没跟上,穿过一条幽暗的通道 , 是赌场后方的洗浴城,三四楼宾馆 , 五楼夜总会 , 东三省这样的一条龙场子,比比皆是,紫荆花的规模能排三甲。

    女郎打开二楼中间的一扇门 , 张世豪对她屋子并不陌生,他径直走向沙发坐下 , 点了根烟 , 我盯着桌上喝了半杯的红酒,又瞥了一眼女郎胸口快干涸的流淌的酒渍 , 莫名其妙堵得慌。

    “耽误张老板好事了。”

    他没接,掸了掸烟灰儿 , “里间能洗澡 , 解决完我有话和你说。”

    事已至此 , 哈尔滨是回不去了 , 我安下心来 , 架着软趴趴的红桃,给她清洗身子 , 我调了水温,她不要 , 她要冷的,越冷越好。

    水从喷头倾洒而下 , 她在哗啦声中沙哑痛哭。

    被狂风骤雨打磨久了,怜悯仁善也变得挺奢侈的。

    她品尝的悲痛欲绝,比我晚了两年。

    也没我深刻。

    十八岁是我最暗淡的时候。

    我那阵如日中天,水妹招牌红得发紫 , 米姐在东三省的生意,靠我撑着都接不完,还有俄罗斯和印度的商人来捧我的场,和明星一样,发飘了,耍大牌了,被一个骗炮的伪富豪坑了,三天四夜的澳门伴游,屁都没捞到 , 我还呼呼大睡,人就跑了,之后我就不再打野食,只跟金主,省得白挨操。

    每朵从泥里开出的花,她洗干净之前的德性,比公共茅厕好不了多少。

    我安抚拍了拍她肩膀,疲惫至极跌坐在浴缸边上,四处观望着浴室,大理石台上摆放了男人的物品,不多 , 两三件,洗发和沐浴的 , 墙壁还吊着一条半湿不干的三角内裤。

    我不知道它们是否属于张世豪,有一点很确信 , 他这种地位的头目 , 养女人再正常不过。

    反之百分百阳痿早泄。

    别笑,不是所有黑帮头子都跟张世豪一样,床上跟牛犊子似的 , 也有肾虚的。

    米姐没当鸡头之前,就是小姐出身 , 九十年代初 , 东三省的黑帮狂,河北的黑道也是牛逼哄哄 , 与白道的拜把子称兄道弟,她在京城的天上人间混饭 , 那里的头牌挺欺生的 , 属于婊子里的战斗机 , 米姐混不出头 , 跑去了河北。

    她钓上了承德的一个黑老大 , 她说见他第一面,就想陪他睡 , 不给钱都乐意,这种刀尖上舔血的男人 , 骨子里有毒,很迷惑女人。

    我们一群姐妹儿听她追忆 , 问她后来呢。

    她喝了口酒,说他不行,费好大的劲硬了,还没做呢又软了 , 口的话一分钟就射。

    遇到张世豪之前,我对黑老大的印象,仅止于此。

    遇到张世豪之后,我的所有都好像一夕之间颠覆了。

    红桃洗完澡,我在床边守了她十分钟,等她差不多睡着,我轻手轻脚退出关上门。

    外间只剩他一个人,女郎和马仔统统不在了,他手捧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 , 似看非看翻着,我的影子投射在上面,他视若无睹,等我开口。

    我深呼吸,别别扭扭说了声谢谢。

    他拿起一个枕垫,压在手肘下,神态慵懒斜倚沙发,“程小姐总是有本事,把自己陷于一个危险的环境,你的聪明理智,在暴力面前没用 , 只有男人才能解决。”

    他合上杂志,淡淡抬眸 , “欠我的情,还吗。”

    我说还 , 怎么还我定 , 吃饭搓澡二选一。

    他早有预料会是我耍赖,瞳孔内的笑深邃而明亮,“搓澡。程小姐还懂这个。”

    “为了报答张老板 , 我可以学。”

    他扬眉,朝我伸手 , 我踌躇半秒不到 , 回避开,弯腰坐他对面的椅子上 , 可我屁股还没沾稳,便被他扯入怀中。

    我搪塞他 , 满脸警惕,“你干什么?”

    张世豪从我裙摆上捏起一缕白色丝线 , 他放在我眼前 , 让我看清楚 , 我这才意识到想多了。

    他对我的反应很不满 , “程小姐,才爽了一个多月 , 就翻脸不认了吗。今晚你以身相许报答我,是很好的台阶 , 欲擒故纵就没劲了。”

    他不给我二度拒绝的机会,张嘴含住我耳垂 , 触电般酥酥痒痒的麻,我像水一样细细呻吟。

    他声音有魔力,是会堕落的,投降的魔力。

    “告诉我 , 你不想重温旧梦吗。”

    他舌尖舔着我耳廓,继续引诱,“你求我救她,不是为了给自己找借口,理所应当让我睡你。”

    他一句比一句低沉,一句比一句气息火热,我说不是。

    他问什么不是。

    我说我没有让你睡我。

    他扳我的脸,很霸道的姿势,迫使我面对他 , 眉目间荡漾着痞气,“你睡我也可以。我不介意体位。”

    他目光忽然聚焦凝滞,放空移向某一处,修长分明的骨节似有若无触碰着眼角的泪痣,我曾有点掉它的冲动,之前金主都不喜欢,红痣苦情,挡财运,他们觉得晦气添堵,后来祖宗包养我,他喜欢 , 才留下了。

    他的唇顶着我鼻尖,他呼出的气息 , 是酒和烟的交缠,“故意点上去 , 还是天生长的。”

    我说出生就有。

    他粗糙的指腹探入我裙子内 , 轻车熟路寻找肚脐的那一颗,我情不自禁颤抖,他笑声很低很沉 , 细碎发闷的余音震在我心口,像撩拨着一首曲子 , “这里也是天生的吗。”

    他不露声色褪下内裤 , 我完全招架不住他,也无法阻止他 , 掌心的纹路层层叠叠,严密重合在泛起水光的私处 , 我为坍塌在他挑逗中过于敏感的身体而羞愤难当。

    他两根手指插入的同时 , 唇舌用力深吻 , 上下的节奏相同 , 他插得深 , 舌头也深,他插得浅 , 舌头也浅。我们之间情欲的防线在这个热烈如火的湿吻中不受控制的崩裂,我扭动着躲闪他 , 可我知道自己的抗争多么无力。

    跟了祖宗之后,我排斥任何男性的触碰 , 就像是私有物烙印主人的标签,我兢兢业业谨守本分。

    可这个习惯,在张世豪的侵占下,被涂浅了一层。

    我不敢想 , 会不会有一天,彻底不存在了。

    他舌头无比有力,往我喉咙深处死命钻,比这世上最柔软的蛇,还要坚韧灵巧。

    当我浑浑噩噩,衣不蔽体被他压在沙发上,他头顶的灯开始旋转。

    对于做爱,挺有门道的,最好是温柔点 , 活儿好的毕竟少数,更多是乱插一通,还死乞白赖逼着女人喊爽,活儿好的,怎么玩都爽,比方性虐,女人都不喜欢,主要是男人技巧差,祖宗性虐就很舒服,确实也疼,疼得值。

    而张世豪是狠的 , 是蛮的,是横的。

    仿佛从天空摔到地上 , 从清醒摔到麻木。

    他吻着我肩膀和脖颈,点了一根烟。

    不是寻常香烟 , 是凉烟。

    凉烟里有药物 , 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它搞死过小姐,活活爽死的。

    连法医都分不开下面 , 洞皱成一条窄窄的线,长时间的痉挛 , 大脑皮层刺激过度 , 休克窒息,凉烟的功效就这么邪门。

    祖宗都没对我使过。张世豪在我万分惶恐中 , 抽了一口。

    他太会玩了,我见过这么多花样百出的金主 , 他路子最野。

    烟雾很凉 , 他舌头滚烫 , 吞噬我乳房时 , 我猛打激灵。

    凉烟的凉意 , 丝丝缕缕,渗透进皮肤里 , 骨血里,而非冰块表层的感触 , 张世豪一手托在乳房底部,给奶子里的经脉活血 , 另一手撅起乳头,用力嘬,吮得两腮一点点瘪进去,强压猛吸 , 我面目扭曲抱住他脑袋,舒服过后是针尖刺入的疼,疼了片刻,有什么液体流出,灌入他口中。

    我浑身一震,终于明白凉烟能催奶。

    我双目迷离低下头,看着乳头溢出的点点滴滴掺杂了血水的乳汁,很少,红艳艳的 , 张世豪尽数舔净,他每吞食一滴,都会与我对视,我心底难以抑制,生出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快感。

    他毫无章法胡乱激情的吻着我,一会儿吻胸,一会儿吻腋下,一会儿又吻回嘴,我完全掌握不了他下一刻唇贴在何处,那样的刺激和惊喜,让我体内的燥热来得特别快 , 特别汹涌。

    我被他玩弄成了一滩春水,私处汪洋一片 , 脸上涕泗横流。他胯下棒子挣脱束缚弹出的霎那,刚好抵在我腿间。

    我被烫得惊醒 , 抛掉全身颤栗的余韵 , 疯狂厮打他,他按压我腕子,拳头窝成小小的一团 , 固定在头顶,他眼底的欲望火苗几乎将我焚烬。

    张世豪没有强行沉入 , 他忍克制着 , 来来回回顶弄,厮磨 , 他轻声诱哄我,“放松 , 别抗拒。”

    我大口喘息 , 在他猩红的注视中惊慌啜泣 , 我说不要 , 我不想。

    他坚硬灼热的顶端挤进一寸 , 将我狠狠撑开,我被胀得拱起脊背 , 那滑滑腻腻的触感,令他闷笑出来。

    “程小姐真会骗人。”

    今天时间来不及了 , 这部分是豪哥和水妹的大转折~我后面的两字写出来了,可中间差了一段衔接 , 所以只有一更,明天1万!大家可以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