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32 你欲擒故纵玩得真漂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半的白灯,一半的昏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交织缠裹,张世豪的面容在静止的恍惚中,时明时暗,迷离得不真实。

    他指尖捻着我娇小的耳垂,我肤色浅,他比我还要浅一分,他总是没有血色,像大病初愈,我是真没见过皮囊如此白皙干净的男人,他清瘦 , 却一点不虚弱,我爱他单手插兜、斜叼着烟卷时的样子 , 爱他眉梢狂傲饮红酒的样子,他那时不是人 , 是魔 , 是诱世间女子发疯失魂的魔。

    张世豪捻得很温柔,“还记得那枚耳钉吗。”

    就是我被王苏韵设计陷害,撞上了祖宗带他老婆出席宴会的那晚 , 他抢夺我右耳的一枚珠钉。

    我呆滞望着他。

    他整个掌心覆盖我脸上,几乎将我吞没。他的手宽厚灼热 , 虎口和指缝堆满密密麻麻的薄茧 , 一层新的,压了一层旧的 , 他探入我私处时,这些粗糙扭曲的茧子 , 给予我无法形容的快感。

    他的眼眸是巨大的磁场 , 我跌进那片漩涡深处 , 回不过神。

    “猜我把它放在哪里。”

    他一边说 , 一边从颈口掏出一枚吊坠 , 黑玉材质雕琢而成的双半骷髅。张世豪喜欢骷髅,他的一切都凭借杀戮夺取 , 他与生死打交道,必须无畏常人所畏惧的。

    泳池里他佩戴的就是这一条 , 他应该从不离身,银色的链子 , 不粗不细,比那些蛇头暴发户的金链子高雅多了,他打开骷髅的脸,耳钉赫然躺在其中。

    “它挨着我心脏最近。”

    我略发僵 , 他裸露在外的肌肉,时而扫着我鼻尖,那硬度蛮力又滚烫,弥漫他的味道,如蛇如虫,如风如雨,抓不到,更不可控制,将我勒紧。

    我看了许久 , 咬牙不吭声。

    他重新合上,低下头,吻着我的耳洞,不夹杂情欲,只是细细的吻,伴随他的呼吸,我神经愈发紧绷,绷到一个抻裂的极点,他朝我耳蜗里轻笑了声,那根弦倏而崩塌。

    张世豪的唇吻过我身体每一寸,很薄 , 至少比之前吻我的男人都薄,长了这样一张唇 , 风月也薄情,要么是朝三暮四的王八蛋 , 要么是追名逐利的冷心肠 , 总之对女人都不长久。

    墙壁倒映着他笔直欣长的影,“你说话不算。”

    他的吻停住,面庞交错开。

    我余光瞧着瞧着 , 失控抬起手,冷水拂过的指尖 , 触碰上他嘴角 , 他喉咙滚了两下,没有动。

    “你那一枪 , 不是把我们这点情分打散了吗。你又没做到。”

    他目光来来回回在我和抚摸他的手指,“程小姐狼狈得可怜 , 我不想理会 , 又狠不下心。”

    我扯他领带 , 将他拉向我 , 笑得放荡 , “张老板看我哪里狼狈。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低眸,我裙摆一滩干涸的酒渍 , 我手反卷,领带扣严丝合缝卡住他咽喉 , “你领悟错了,男人都是偏向弱者的 , 而有些弱者,比如我,皮囊柔弱,心地歹毒。我真狼狈 , 张老板也不会在良州身边,遇到我了。”

    我踮脚,他下巴一层刚滋长出的青色胡茬,胡茬浅淡,透着野性,我情不自禁幻想,几个小时后,长出更多的张世豪,是怎样诱惑性感。

    他不等我想完整 , 冷笑扼住我腕子,推离他的下颔,“程小姐是我见过的,最擅长欲擒故纵,拿捏男人兴趣的女人。”

    他臂肘用力一扬,我踉跄退后,他掸了掸胸前衬衫被我压出的褶皱,一颗颗系上纽扣,“也是最不识抬举的。”

    他撂下这句,鞋尖勾门,抵出一道人形空隙 , 他逆着外面的光,一晃便越来越远。

    我顿时垮了 , 跌撞上格子间的木板,满满一池的清水 , 早已流泻得一滴不剩 , 仿佛我刚才的委屈,怒气,妒意 , 失落,也一点点被隐藏 , 埋入二奶的禁区。我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 , 确定自己没有任何失态,才走出那扇摇晃的门。

    扑鼻而来皆是他的味道 , 浓得窒息。

    我倚住墙壁,找了一个最好的角度 , 拿手机对准男厕 , 里面在收尾 , 米姐的长发拖在鞋跟 , 她蹲着给大人物拉裤链 , 我连按了几下拍摄,匆忙保存好。

    米姐的后台比祖宗的老子低半级 , 是二把交椅,在东三省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儿 , 掌握点软肋,对我没坏处 , 我也只能对不起米姐了。

    其实这手段是大忌讳,容易惹祸上身,天上人间的花魁梁海玲,就是死在她知道太多了 , 条子对外称她被包养的小白脸杀了,圈里姐妹儿一清二楚,纯瞎掰。一个婊子,天天接客,做爱都腻透了,下班接着挨操,这不是扯犊子吗。

    米姐十几年前在二组当小姐时,她和梁海玲接触过,天上人间内部传开了 , 她有一个小本,记录着京城政要的私密,谁屁股上的船型胎记,谁天生肛裂,谁蛋蛋是畸形。

    这还了得,有官儿下了命令,梁海玲必须死。

    幸而我比她精,她用那个是勒索,帮她开后门做生意赚钱,贪得无厌激怒了爷,我用这个保活路 , 关键时刻办大事。

    大人物搂着米姐从男厕走出,他红光满面的 , 一看就是爽了,我朝他点头微笑 , 一副清明了然 , 他挺不自在,故作维持风度和体面,松开米姐的腰,“她是?”

    米姐没骨头似的偎在他怀里 , 大人物六十出头,个子萎缩了 , 米姐高挑 , 丰腴偏胖,又穿着高跟鞋 , 比他还高半头,小鸟依人愣是演成了鸵鸟依人。

    “我姐妹儿 , 关系特好 , 一个碗里吃饭。”她涂了朱蔻的指甲在大人物谢顶的脑门儿弹了弹 , “市检察院一把手的…”后面俩字咬得特轻 , 大人物一愣,“沈良州?”

    米姐嘿嘿笑 , “都一样,你怕什么 , 她还能把我卖了不成。”

    我表情稍稍凝固,攥紧了皮包里的手机。

    大人物没支声 , 让我俩等几分钟再跟上。

    他走后,我瞪着米姐那张散发着男人精液的臊臭的嘴 , “你再胡说,我撕烂你舌头。”

    米姐拧开公共池的水龙头,捧了一把漱口,“至于嘛 , 我的姑奶奶,祖宗对外都不瞒着了,现在谁还瞧不出,他默认你是小老婆了。”

    我盯着大人物匆忙离去的背影,他够谨慎的,路过摄像头底下,还侧着身,用手遮挡脸,殊不知我早就把他搂着米姐偷吃擦嘴的一幕拍下来了。

    我甩了甩头发 , “大房快和我玩命了,别人看戏还不够,能不消停吗。”

    米姐脸色一变,“找你了?”

    我问她有纸吗,她留一张用,给了我一张,我擦着唇上的口红,“找我干嘛呀,抽我还是警告我?你当祖宗的老婆能二进宫,是靠狗屎运吗?她阴招多着呢。”

    米姐比我还急,“我早提醒过你!赶紧收手,你也捞够了 , 别把命搭进去。沈阳财政局的老二,一年前包了个马来西亚的洋妞儿 , 听说都怀了双胞胎,结果男人出差去 , 正室找人把洋妞儿开车撞死了 , 你说男人能为了尸体和老婆过不去吗?赔钱了事,现在人家大房照样人五人六的,小三连他妈墓碑都没有。”

    我骨头一阵恶寒 , 接触了有权有势的上流,才知果然有铁石心肠这一说 , 我不清楚祖宗会喜欢我多久 , 一年,五年 , 但我明白,绝不是一辈子。

    我不是他老婆 , 我留在他身边的资格和筹码 , 只有肉体 , 美貌 , 青春 , 兴趣。这些终将会失去,可能还没到我丢失的那天 , 他就腻了。

    我右脚踩着左脚的影子,固执说 , “祖宗对我很好,他和其他金主不一样。”

    米姐恨铁不成钢 , 她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翻出来警告我,“你刚入行多潇洒啊,什么男人也不往心里去,就盯着他们口袋里的钱 , 情爱是咱们的绊脚石,为了那点可笑的尊严,你开始要脸了,你不要钱了,你天天想着,我不图物质啊,你别侮辱我对你的感情的啊!”

    米姐的话字字珠玑,扎在我心坎儿,电光火石的碰撞中,我猛然意识到 , 我正在走向这条路。

    我偏头看她,她还在义愤填膺的数落着,我问她,不愿意让一个男人了解自己的过去,是动了情吗?

    米姐说是。

    我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呛了,涨得面红耳赤,脖子两侧的青筋凸起,米姐吓得魂不附体,她拍背替我顺气,我一把抓住她衣袖,“那我想给祖宗生孩子 , 想一直跟着他,这两个情 , 哪个动得深。”

    米姐琢磨了几秒,“后者吧。”

    她纳闷儿 , “怎么还两个,哪两个?”

    我急促喘息着 , 好半晌才缓解瘫软的四肢,米姐说程霖你他妈不会真有了吧。

    我摇头,“没 , 哪有那福气。”

    我俩穿过通道回宴厅,有不少宾客离席 , 正堵在门口寒暄 , 张世豪被一拨马仔簇拥包围着,西装外罩了一件黑色大衣 , 他穿大衣格外好看,任谁也穿不出他的隽秀挺拔 , 道上混久了 , 那股痞雅的范儿文绉绉的商人比不了。

    他摩挲着腕表 , 和吕总道别 , 拥堵的宾客看见他 , 一部分先行,一部分四散 , 让出一条路,他对所有人的送别都一笑置之 , 疏离冷淡,唯独经过李太太时 , 他停住。

    李太太受宠若惊,她从身后人群里拎出一个比她年轻几岁凶相的男子,朝前推搡两步,笑得春风明媚 , “张老板,金圣赌场多亏您罩着,现在场子红火,也该是孝敬您的时候了。”

    张世豪皮笑肉不笑,“是吗。”

    李太太忙不迭点头,“东三省的生意,有张老板您赏碗饭吃,随便丢掉不稀罕要的,就够我们小打小闹的吃上几年。”

    “李太太自谦了。”张世豪眉目愈发深沉 , “你比我厉害,我都舍不得做的事,你敢做。”

    李太太不明所以,糊里糊涂的仍赔笑,“张老板多关照金圣,每年送您的红利,我们只增不减。”

    张世豪话里有话,声音藏着锋芒,“我必定多关照。”

    她高兴得不行,催促男人敬一支烟,男人都木纳了 , 直勾勾愣着,她急得跺脚,“说你呢!”

    她不懂 , 白道的人也不懂,可大混子小混子不入流的混子 , 都对张世豪极大的敬畏 , 这敬畏,不逊色军人对国旗的热忱。涉黑摆在官场的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干 , 这魄力,这能耐 , 观望东三省 , 挑不出几个。

    他颤颤悠悠掏打火机,张世豪耐心等着 , 黄鹤楼被他夹在两指间,男人略微低他一寸 , 压下开关 , 火苗蹿升的霎那 , 张世豪和他对视 , 逼慑幽冷的光 , 从漆黑的瞳孔内射出,胜过枪子儿三分凌厉。

    他吸了一大口 , 咂摸滋味,皱眉扔在脚下 , “金圣对吗。”

    男人没来得及回答,随行的马仔说 , “闽江路地下那家,进车库就是,上个月刚扩建。”

    张世豪嗯,“砸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