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33 波霸新欢【二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吐出这俩字,转身就走,李太太懵了,男人反应快,他大惊失色追上去,“张老板,我哪得罪您了?金圣从来没和您的场子抢过客源。http://m.zhuishubang.com/”

    “你倒是敢。”张世豪站在台阶上,接过保镖递来的黑色手套,慢条斯理戴着,“你马子惹我不痛快,我从不亲手动女人 , 所以。”他说完这句,手套也戴好了 , 他举起点了点男人鼻子,“我算你头上。”

    男人不甘心 , “她怎么惹您了?我让她赔罪成吗?您放金圣一马。”

    马仔开车门 , 张世豪弯腰进去,男人还要追,马仔左臂一横 , “豪哥烦你,滚。”

    男人龇牙咧嘴 , 猝不及防的变故 , 一腔怒火燃爆,转身冲入大门口 , 揪着呆若木鸡的李太太头发,将她从众目睽睽下扯到了门外 , 一拳头打倒在地。

    李太太懵了 , 她捂着迅速红肿的脸颊 , 顾不得形象哀嚎 , “马强!你别忘了金圣有我一半!没我娘家资助,你一个混子拿什么开赌场!”

    她不提还好 , 提了男人火气更大,下脚没轻没重 , “姓李的给你那点钱,你娘家吃老本早吃空了 , 张世豪砸了金圣,我在东三省就混不下去了,臭娘们儿你知道个屁!”

    李太太被打得鼻青脸肿 , 男人还不泄恨,抄起角落的木棍,劈头盖脸一顿抡,他骂着败家货 , 扫把星,李太太哭嚎一声比一声惨烈,几名曾经和她交好的贵妇,不仅躲得远远的,还捂着鼻子,嫌弃的瞧着。

    一高一低,一盛一衰的位置,足以见证人心不古世态炎凉。

    那辆蛰伏在夜色下的奔驰,停了良久 , 直到李太太匍匐在地上再也没劲爬起来,才发动引擎疾驰而去。

    升腾的汽油味,呛得米姐咳嗽,“李太太敢招他啊?我可不信,俩人都没说话,张老板头一回无缘无故砸人家场子。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按了按怦怦跳的胸口,张世豪灭金圣,实则借男人的手报复李太太泼我那杯酒,按照他的地位,金圣根本入不得眼。

    那个大人物也上了车,他老婆不在 , 可能提前送走了,司机没露头 , 掩人耳目先开一小段,又停下 , 闪了闪灯鸣笛 , 米姐立刻明白,她笑着拍我肩膀,“我还得加班 , 瞧我这命。”

    我问她不是刚干了吗,那么大岁数 , 哪来这么旺盛的精力。

    米姐说他那玩意硬不了 , 有硬的啊,他手又不残 , 搞呗。

    挺多男人都喜欢用硅胶阳具,越是子孙根短小的 , 越买大个儿的 , 把我坑局子里的刘处长 , 七八厘米吧 , 属于轻度残疾 , 他买的都是啤酒瓶子那么长的特制,狼牙棒带螺旋刺儿 , 一捅到底,抽出来刮血丝 , 下面不深的,容纳不足的 , 基本都要废。

    短小的男人心理变态,他不大就喜欢拿大的折磨,羞辱,嫖妓时暴露得最狠。

    圈子里小姐妹儿做过统计 , 十个当官的,尤其局级以上高官,至少八个喜欢SM,喜欢看女人自慰,十个经商的,尤其娱乐圈老板,专门搞投资的,喜欢多P。没错,不是3P , 是多P,但不是女人多,而是男人多,三四个男的搞一个女的,或者两个,轮着来,女人身上洞多,上下三个,同时进三根,那种场面,瞄一眼都心潮澎湃。

    祖宗床上舒服了会陪我聊两句再睡 , 我好奇官场,他也肯讲 , 他说当官的垮台双规了,很多选择狱中了结 , 秦城监狱每两个月就自杀一个大人物 , 栽跟头前都是当地特牛逼的,只是不曝光而已。

    呼风唤雨纸醉金迷的生活过久了,忽然被法律没收 , 还不如死痛快。

    我回到家快十二点,祖宗在书房办公 , 他从不干预我和什么人接触 , 前提不能夜不归宿,是个女的就行。

    我换了拖鞋 , 拿保姆递来的毛巾焐手,无意瞥到茶几上一把车钥匙 , 宝马 , 配饰是女人爱用的红色。

    我有一辆最好的型号 , 一百多万 , 这辆肯定不是给我的。

    祖宗送车 , 一般是哪个小老婆讨他的喜欢,或者被他虐了 , 他消气喂一颗甜枣吃。官二代手笔大,架子摆着呢 , 几十万的车算不了什么。

    刚进门祖宗就拍了我一板砖,我无比烦躁 , 扔回原处,“漂亮吗。”

    保姆说您认识啊,北京电影学院的女学生。

    我脱衣服的动作僵住,比我还嫩一岁的黎晓薇。

    我和她陪祖宗3P过一次 , 是个大奶子,比我丰满一圈,坚挺饱满,祖宗一手握不住,除了奶头黑点,没什么缺点。

    没想到她不言不语的,祖宗还留着呢。我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战斗乔栗和王苏韵,忽略了她。

    “良州从她那儿回来?”

    保姆说从检察院来,王先生给他提了这辆车。

    王先生是二力 , 我往书房瞧了瞧,他也在。

    我把毛巾还她,打算上楼洗澡,跨过最后一级台阶,隐隐约约的,有时高时低的交谈声,吉林两个字使我高度紧张。

    我甩掉鞋子,悄无声息靠近,赤脚立在墙根,未反锁的门被穿堂而过的风刮开细缝,幽亮渗出 , 二力低沉的嗓音也随之响起,“州哥 , 死的人不是阿炳。”

    祖宗靠着椅背揉捏眉心,他乏极了 , 两三秒才有所反应 , 倏地睁开眼,眸底寒光乍现,透过缝隙紧盯二力 , “是谁。”

    “阿炳的司机。”

    祖宗默了片刻,睡袍下半露的胸膛 , 重重起伏 , 他手臂横扫桌面,噼里啪啦碎裂声震得房间晃了三晃 , 烟灰缸坠落在地毯,惯力俯冲 , 生生弹动了十几下 , 彻底归于平息的一刻 , 祖宗白眼球蒙上一层狰狞的赤红 , 他怒骂,“废物!”

    二力低下头 , “刍狗也死了,回家的途中 , 被胡同檐子滚落的木梁削了脑袋,当场就完了。那片是规划拆迁的危房 , 条子走了个过场,草草收尸。”

    他试探问 , “要不,您打招呼让他们查细点。”

    重磅炸弹接二连三,暴风骤雨前的天有多惨淡,祖宗的表情就有多阴暗 , “张世豪搞黑吃黑这一套,没人玩得过他。”

    二力说他十五岁在河北省当混子,坏事做尽了,骨头就是三教九流的东西,靠这个发家,咱顾忌多,不能闹太大了。

    祖宗注视着地上的狼藉,“他又反将我一军。这盘棋,下到今天 , 他赢了我三半子。”

    他紧咬后槽牙,压抑着呼出一口气,二力捡起烟盒,抖了一根,祖宗叼着点燃,光明明灭灭,他眉间的凶狠,也加深两度。

    “您没猜错,张世豪什么都没搁在心上,他要把东三省发展为他的大本营,您道上碍他路 , 明着又剿他,凡是和您有关的人 , 和您有关的买卖,他都要插一杠子。”

    我听到这儿 , 保姆正好上楼送茶 , 我比划一个噤声的手势,摇了摇头,她心领神会 , 安安静静掠过我,我转身要走 , 祖宗忽然在门内说 , “程霖你进来。”

    我和保姆的脚步同时一收,她将手里的茶盏交给我 , 我不敢耽搁,压下情绪进入书房 , 二力冲我点了下头 , “州哥 , 您忙。”

    他往门口走着 , 祖宗开门见山问我几号回的哈尔滨。

    二力的步伐渐渐放缓。

    我有准备 , 文娴耗了这么多天,我猜她也要进攻了 , 棋局部署难,完美实施更难 , 她不会毁在这一哆嗦上。她是真毒,偏偏赶祖宗被张世豪摆了一道最愤怒时 , 火上浇油,抖落我俩的事,祖宗这脾气,活剐了都没准。

    明天依然晚上11点两更一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