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38 我就在这里等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挺直腰板朝关彦庭敬了一个军礼,他微愣,盯着我那只戳在太阳穴的手,半晌说,“举反了。http://m.zhuishubang.com/”

    我笑得明媚,狡黠如狐狸,“我故意反的,我又不是军人,要那么正式干嘛呀,意思下而已。”

    关彦庭话极少,对什么兴致也不高 , 他问我有事吗。

    “耽搁您点时间行吗。”

    他倒没拒绝,合上公文 , “你上来还是我下去。”

    我指了指车。

    他抬眸,扫了司机一眼 , 门锁嘎嘣压下 , 我拉开进入,车厢内弥漫着淡淡的油墨香,和那次在办公室闻到的一模一样 , 来自于他藏绿色的军装,很清冽。

    他下意识看腕表 , 无声提示我 , 他非常忙,我开门见山,“林柏祥寿宴的事您清楚吗?”

    他嗯 , 修长粗糙的手指揉捻眉心,我问他良州是因为这事 , 惹了麻烦吗。

    他反问我你在套情报吗。

    语气不高不低 , 却不多说了。我很聪明选择适可而止 , 委婉另辟蹊径 , 试探他口风 , “良州是执法办事,堂堂正正 , 又没犯错,为什么他父亲不肯出面解决。”

    关彦庭捏鼻梁的手指一顿 , 他忽而闷笑,笑得有趣又无奈 , “避嫌的道理,你不懂吗。”

    短短九个字,我一颗石头落了地。

    祖宗私下涉黑,看情势还没曝光 ,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林柏祥不甘心,也就是说,情报有误,打草惊蛇,是祖宗唯一的过错。

    先前他老子已经平息过一次事端,当时闹得不算太大,他压了一回,林柏祥寿宴 , 整个东三省的黑社会都聚齐了,想大事化了没那么容易。这位老江湖,白道也送几分面子,毕竟没查出什么,理亏手软。★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祖宗搞他,上面显然是批准的,但搞这么大,谁也没想到。

    我长出一口气,笑着向他道谢,“这几天我担惊受怕,幸好今天仗着胆子来找关首长 , 总算踏实了。”

    关彦庭偏头注视我,“我有说什么吗。”

    窗外涌入的风吹散了长发 , 我随手拨弄到耳后,“我从您的眼神和语气 , 猜出来了。”

    他略眯眼 , 清亮的瞳孔内,是我微微冻红的脸颊,“关首长 , 谁都会失算,尤其是迫切立功 , 想做出政绩的人 , 相比较无所作为,良州的急功近利其实更好。最起码他清楚自己是个当官的。既然麻烦不大,您有什么法子疏通吗?”

    他单手撑住下颔 , 神情淡泊,慵懒听着 , 像是走神了。

    我问他 , 您愿意帮忙吗。

    他目光从我发梢沾染的梅花瓣上收回 , 移落在我脸孔 , “帮什么。”

    我被问愣了 , “您…没听见吗。”

    他说听见了。

    他重新拿起一旁的公文,“办不到 , 和我无关的浑水,多一步我也不淌。”

    我还想说什么 , 他喊了声老张,司机立刻接过话茬打断 , “程小姐,沈检察长这事,说大就大,说小也小 , 关首长不好插手,您多担待。”

    关彦庭往耳廓里塞入对讲耳麦,似乎在连线会议室,局面这样了,我不能再赖着不走,好歹有点收获,祖宗黑道这艘船没翻,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单凭官场的疏忽 , 谁也动不了他根基。

    我一言不发推门下车,刚走了几步,关彦庭透过车窗叫住我,我驻足回头,他递出我遗留在座椅上的丝巾,我急忙摸脖子,果然空了,我笑着接过。

    与此同时,那撮长发拂过他手,关彦庭下意识一缩,梅花瓣落入他指尖 , 风一吹,掉在地上 , 碾落尘土。

    他望着空空如也的掌心,“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 程小姐可以解答吗。”

    我让他讲。

    “官场待久了 , 形形色色的女人,我见了很多。男人一旦出事,不论大小 , 首先想着怎么逃,肯为他想法子 , 四处求情的 , 程小姐是第一个。”

    仕途高官,十有九色 , 另一个是妻管严,老婆捧他上高位 , 心里发怵 , 不敢葬送前程 , 生生压着色心。胆子小的 , 偷摸嫖妓 , 胆子大的,明目张胆包情妇 , 金主垮台了,情妇跑得比耗子还快 , 就怕牵连自己,好日子没了 , 还要判几年。

    圈子里的小姐妹儿,但凡跟在官员身边的,都为自己谋划好了第二条出路,也就是接盘的备胎 , 这个后台倒了,立马抽身。

    只有我,死心塌地跟着金主,这么多天没动过跑的念头,在外人眼里,挺可笑的。程霖多精啊,没她拿不下的男人,没她玩不赢的女人,这些话我听了四年 , 我也觉得我这辈子栽不了。

    玩心,玩情,演戏。

    哪一样我都炉火纯青。

    但这一刻我清楚,我不走并非是因为祖宗倒不了,而是我对他动情了。

    这份情,有爱,有依赖,有贪婪和占有。

    再高的官儿,活在天和法之下,起落一夕之间。

    哪怕祖宗倒了,我也站在这儿。

    我看着关彦庭 , “关首长,您知道七情吗。喜怒哀惧爱恶欲。这世上的所有感情 , 都包含其中。”

    他低眸,像是听明白了 , 良久发出一声笑 , “有意思。”

    司机在前面提醒,会议开始五分钟了,都在等您。

    关彦庭收敛了眼底的笑意 , 玻璃缓缓合上,车从我面前匀速驶离 , 湮没在一排快凋零的梅花深处。

    之后几天 , 我和米姐动用了一切关系,祖宗能去的地儿 , 我都跑了一遍,得知他一直在省委 , 挨了很大的处分 , 其他事也有点 , 不过上面拍板压住了。

    祖宗出事到现在 , 整整半个月 , 我吃不好睡不好,体力近乎透支 , 撑不住倒下的那天晚上,睡得半梦半醒间 , 听到门锁拧开的动静,很轻 , 像是不愿吵醒我,又奈何夜太静,压不住火候。

    我以为是保姆来送药,含糊不清让她放下 , 那人见我醒着,呼吸粗了几分。

    是男人的声音。

    我猛地睁开眼,看向伫立门边高大英挺的轮廓,他瘦了一些,还是很魁梧,我和他交欢了八个月,他的每一寸,我都熟悉得不能再熟,即使丢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 深海里,我也能凭借触摸,凭借感应,知道他在我不远处。

    我喉咙禁不住泛起哽咽,有些不敢置信,揉了揉发胀酸涩的眼睛,“良州?”

    隔着昏暗的月光,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孔露出一丝笑,是这么久以来,我在祖宗脸上见到的,最温柔宠爱的笑,我喜极而泣扎进他怀里 , 巨大的冲击惯性,他被我逼退得朝后踉跄半步 , 却稳稳托住我屁股,我又哭又笑 , 像个痴傻的疯子 , “我好怕你回不来了。”

    他掐我屁股,“怕怎么不跑?”

    我摇头,使劲摇头,带着哭腔说 , “你出事我捞你,就算天大的罪 , 谁也不管你了 , 我卖身也捞你。良州,我就在这里等你 , 在我们的家等你。”

    祖宗身体隐隐僵硬,这句话给他太大的震撼 , 他横在我腰间的手臂 , 不由自主收紧 , 用了极大的力气 , 开口还是骂我 , 骂得又凶又狠,“蠢娘们儿 , 是不是欠操,少他妈咒老子!”

    【明天有一波高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