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40 这个扳指,你马子用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穿的这么花哨。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月牙白的衬衫,水蓝色叶子花纹,黑亮的背头梳得油光水滑,俊美匪气,倾斜笼罩的光束幽幽暗暗,张世豪单手夹着烟,姿势放荡不羁,连带着胯下硕大的一坨肉若隐若现,波澜壮阔支着拉链。

    这男人的性欲气息极烈,摆在那儿就像个会玩儿的样子,可他和别的头目又不同 , 乔四强暴的姑娘有二三十个,不顺从的打发给马仔轮 , 轮到服了为止。杨馒头曾奸得女老师神志不清跳楼,死相惨烈 , 浑身都是咬痕。

    张世豪有底线 , 他碰了女人就发狠玩儿,却不滥搞,风月场的口碑挺不错的 , 金花赌场的荷官流传一句话,陪东三省的老大睡一觉 , 不给钱也干。

    如果她们知道张世豪的家伙有多好用 , 估计睡完了死都乐意。

    我换了个角度,看清他身旁陪侍的、交叠着一双玉腿的女人 , 不是场子里的姑娘,而是鲁小姐。

    在如此淫靡下流的场所 , 她显得很是清新脱俗 , 长短适中的裙子 , 浓淡得宜的妆容 , 脸蛋精致又舒服。张世豪到底爱哪口儿 , 道上谁都不了解,即使跟他多年的混子 , 也摸不透他喜好,因为摸透了就意味着暴露 , 黑帮头目披着的虚伪假皮何止一两层,如同防弹盔甲 , 刀刃舔血的日子,稍不留神便翻船。

    我四下瞧了瞧,招呼一名送果盘的公主过来,问她里面人来多久了。

    她说有一会儿了 , 一直在选台,换了好几拨。

    “听见说什么了吗。”

    她摇头,“这间不是我伺候。”

    我没为难她,甩了两张票子,站在能藏身的墙根,打探着情况。

    妈咪一脸为难盯着祖宗,“这…就没一个勉强入您眼的吗?场子里上档次的姑娘,可都晃一遍了。”

    她拿不准主意了,就没遇到过这么难缠的客人 , 条件也忒高,她愁容满面向张世豪求救,后者懒散歪着头,浓稠的烟雾从鼻孔散开,锋锐凌厉的眸子却未被模糊虚化,愈发深邃,“沈检察长,皇城的瞧不上,我去外场给你调。”

    妈咪点头应和,“是,附近几家场子 , 我们都有门路,头牌也请得出。”

    祖宗只露半副侧影 , 面冲张世豪,仅仅是这一半 , 轮廓逼慑出的煞气 , 震得人心头怦怦打鼓。★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微阖的眼皮一挑,瞳孔翻滚着深不见底的漩涡,“张老板好大面子 , 东三省这些半黑不白的场所,你说话分量比我重。”

    “沈检察长黑白通吃 , 心照不宣而已。如今半个东北已经算不得秘密了。”

    电光火石 , 剑拔弩张。

    妈咪目光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很识趣退到角落 , 装个哑巴。

    “风月山庄的老板,隐藏在幕后 , 东三省牵扯了白道最见不得人的事 , 都在山庄里交易。”祖宗舌头舔过门牙 , 官匪一身的气度 , 不逊色张世豪 , “我早料到是你。可惜检察院和局子养了一窝废物,阴差阳错帮着你把我撂里了。”

    他话锋毒 , 姿态却从容,“张老板手伸得长 , 在我管辖的地盘,也敢肆意安插眼线。”

    张世豪漫不经心把玩鲁小姐的手 , 没拾茬,接着前面一句说,“沈检察长也没给我机会表明,你那么急于立功 , 我不忍心阻拦。”

    他大约是热,白皙结实的皮肤渗出薄汗,三分性感,七分野性,“也不算没收获,沈检察长现在不是清楚了吗,以后我的山庄永无宁日。”

    祖宗扯开紧挨颈间的三粒纽扣,阴笑不语,他随手一指 , 妈咪循着瞧过去,喜滋滋拽着祖宗挑的姑娘朝沙发上推,“她是刚红的青倌儿,就挂了几次牌,乱七八糟的花样她还没玩过呢,算挺干净,您真有眼力。”

    妈咪小声嘱咐姑娘伺候好了,千万别得罪这尊大佛。

    她示意落选的小姐跟她离开,我躲到旁边黑漆漆的包房,等她们都拐进楼梯,我才压着步子谨慎走出来 , 刚站稳就听张世豪说,“沈检察长怎么不带着马子过来 , 防着我吗。”

    祖宗极其不爽张世豪提起我,他只要横在中间 , 当着我的面 , 张世豪是禁忌,当着张世豪的面儿,我更是禁忌。

    果然 , 祖宗本就硬撑的笑容彻底转冷,“张老板看好自己马子 , 我的不牢你惦记。”

    张世豪指尖的雪茄叼在嘴角 , 腾出手拉过正在倒酒的鲁小姐,挑起她下巴 , “你用吗。”

    她顺从偎在他肩膀,蛇一样柔软 , 膝盖磨蹭他雄伟丰满的胯部 , “跟过豪哥 , 他们都不算男人了。”

    张世豪低低闷笑 , 按着她后脑张嘴吻她 , 祖宗平静观望这一幕,翘着二郎腿 , 悠闲晃动酒杯,丝毫不避讳 , 也不尴尬,像看大戏似的 , 倒是他旁边的姑娘坐不住了,一个劲儿凑,也像鲁小姐那样,挑逗他敏感的三角地带。

    祖宗问她 , “认识我吗。”

    小姐不认识也听见老鸨子喊他沈检察长了,仕途的人物,敢明目张胆找乐子,都有大牌戳着,除了京城纪检委的龙卷风,什么风也吹不倒,场子不是白调教的,察言观色的本事拔尖儿了,才敢送到这间包房。

    打个比方 , 鸡,有进口鸡,也有农家鸡,高端会所的小姐就是前者,洋气,会念经,味香解馋,吃得安心,低档会所的小姐,就是后者,外貌平庸 , 有的还土,瞎叫唤 , 能管饱。

    小姐娇滴滴俯身,麻绳勒住的奶子春光乍泄 , 连块遮羞布都没盖 , 五彩斑斓的霓虹一扫,祖宗阴沉的面容缓和了一些,她也急忙讨好笑 , “不认识呀,您是谁和我又没关系 , 您舒服了才是我头等大事。”

    骚得很 , 不过祖宗尝了我的骚,对这些骚就免疫了 , 除非跨世纪的水平,否则骚不硬他。

    小姐吐出舌头 , 想含住杯口 , 嘴对嘴喂他喝酒 , 祖宗没等她动 , 反手一扣 , 腕骨抵着她腮,慢慢抽离了酒杯 , 小姐晾在那儿,脸色僵硬 , 不上不下的。

    祖宗不碰她,我也顾不得高兴 , 威力最大的炸弹爆不爆还是未知。

    张世豪脑瓜顶长眼了似的,也放开鲁小姐,她口红晕染花了许多,这个绵长的吻令她虚脱无力 , 目光迷离,肩带剥落到胸脯,布满掐痕的皮肤暧昧而糜艳。

    张世豪大拇指一抹,蹭掉接吻时沾上的脂粉,与此同时视线定格在碧绿的玉石扳指,他忽然邪气挑眉,“沈检察长,看我这扳指怎样?”

    跌宕的心脏猛地提到嗓子眼,皱巴巴绞着,差一点就窜出来了。

    祖宗并不知内涵 , 他瞟了一眼,“成色不错。”

    张世豪意味深长笑,“我戴了十年,成色一般,两个月前失手泡在水里,取出后玉的质地更亮了。”

    祖宗没多大兴趣,意兴阑珊听着,轻嗤一声,说不出笑还是什么,眉目间的神态也是冰火两重天,他喝光杯里的酒 , 随手点一支烟,修长的左臂搭在沙发边缘 , 睨着张世豪吞云吐雾,“什么水 , 把张老板的扳指洗得这么通透。”

    我惊恐哆嗦着 , 走廊刺目的白光仿佛一千根一万根针,扎得五脏六腑抽疼,生死荣辱 , 拿捏在一个高深莫测的男人手里,是多么无助又慌乱无措。

    张世豪拔下扳指 , 对准嵌入天花板的闪烁的彩泡 , 专注鉴赏摩挲,“很特殊的一种水 , 水源万分之一,味道不怎么好 , 不过量大 , 也有趣。”

    鲁小姐见状 , 想打个圆场 , 给祖宗斟一杯酒 , 可手还没碰上那只杯子,张世豪按住了她。

    她停下 , 偏过头看。

    祖宗眯眼,意识到有什么在后面等着。

    张世豪勾起一边唇 , 聚拢的灯光掠过他眉心,语气耐人寻味 , “沈检察长的马子,不就是水做的吗。”

    我紧绷的那根弦,倏地断了,拳头不由自主紧握 , 半截指甲生生撅折,大理石墙壁倒映出我愈发苍白的脸,分不清是痛的还是吓得,狼狈至极。

    祖宗神色一寸寸结了冰,不着痕迹的皲裂,他不言不语,杀气冲天,积酿着滚滚阴霾。

    张世豪适可而止,没将事态推到无可收场的地步 , 他先打破僵持,“开个玩笑,沈检察长不必当真。”

    祖宗冷哼,往小姐的乳沟里掸了掸烟灰儿,灼热的灰烬烫得小姐尖叫,接连两截,都是带着火苗儿的,皮肉烧焦的糊味儿飘忽溢散,她咬牙,含着泪花强忍。

    最低贱的玩物,在权贵眼中 , 得不到半点可怜。

    祖宗濒临爆发,腔调森寒 , “张老板,玩笑别乱开 , 你觉得有意思 , 我未必。”

    张世豪利落启开瓶塞,给祖宗铺台阶,“我有失分寸 , 聊表歉意,我送沈检察长赌场的一点股份。”

    赌场的股份拿了 , 油水儿不必说 , 可也绑在了一颗柱子上,张世豪精明 , 祖宗也认得肥肉和火坑。

    “张老板真有诚意,不如交出那艘失踪的货轮 , 也省得我死咬你不放 , 生意都做不痛快。”

    张世豪垂眸 , 扳指戴回骨节 , 他随意转动着 , “这份诚意太大了,沈检察长是抢我饭碗 , 我有心给你,手下兄弟不能饿肚子。”

    祖宗将余下半支烟沉进酒杯 , 看它顷刻熄灭,酒水也变得浑浊 , 从暗红到紫黑。

    “那批货重见天日,抢的何止是张老板饭碗,是你的命。军火走私,在东三省 , 是掉脑袋的。”

    两人四目相视,片刻的死寂,祖宗率先大笑,他接过小姐的酒杯,泼掉里面剩余,重新倒满,举到张世豪面前,和他碰了碰,“我也开个玩笑 , 扯平。”

    他仰脖一饮而尽,张世豪眉峰狠厉,终是一言不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