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42 海天盛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腐蚀心智的拨弄的指法,在体温与寒风一热一冷的交替中强烈侵袭头皮,冲击每一根肋骨,每一腔血液,我软酥麻木,伏在他肩膀无力的喘息。「^追^书^帮^首~发」

    雅间内出奇得静,静得只听到我呻吟,和肉与肉的厮磨,马仔说了一半被鲁小姐打断,压抑而娇媚的呜咽起伏,透过门缝和窗口 , 弥漫入走廊。

    我张口咬住张世豪肩膀,尖厉的牙齿隔着衣服往他皮肉里刺 , 堵住喉咙溢出的不堪入耳的荒诞,马仔大声咳嗽 , 试图盖住靡靡之音 , 鲁小姐并未戳穿,她语气极其平静,“豪哥忙 , 我不进去打扰了,你替我转达 , 我在家里等他。”

    马仔如释重负 , 他是两边得罪不起,真要硬闯 , 他也不敢拦着,他颇有心计圆了句 , “豪哥和人谈生意 , 点了两个姑娘作陪 , 骚得很。”

    鲁小姐笑说应酬难免 , 他有分寸。

    她又盯着门沉思了一会儿 , 才朝着电梯离开,脚步消失 , 我的外套也被张世豪完全剥落,胸罩推得高高的 , 露出一对浑圆,他将我压上方桌 , 倾洒的茶水浸透了衣衫,粘在脊背,耳畔吧嗒一声,打火机燃起 , 他像是变戏法似的,摸出一根凉烟。

    我如梦初醒,“你早猜到了?”

    莫名的恶寒,他料定我需要他搭救,诱我进陷阱,走投无路央求他,他不着痕迹拴了一粒饵,绳牵在他手上,一点点带我入局,卷风云之中。

    这盘局 , 他算计得一清二楚,运筹帷幄,拿捏了每个人的嗜好和软肋,可他究竟要什么,我不懂,但我想绝不会是女人这么简单。

    张世豪不紧不慢任由香烟燃烧着,时轻时重吻我的锁骨,再纠结这些也没用,祖宗和他过招尚且占下风,他玩我还不是手到擒来,我承受他多半重量 , 断断续续问,“她是你女人吗。”

    张世豪嗯。

    旋转的天花板 , 东西摇曳的灯,大白天也晃得刺目 , 我没吭声。

    东三省的黑老大 , 势力在国内黑帮算得上一骑绝尘,谁也比不过,有几十个马子都正常 , 何况张世豪皮相也不赖,主动送上门的势必不在少数。

    “你有几个女人。”

    炙热呼吸喷洒在长长的发丝间 , 他嗓音含着笑 , “程小姐怎么关心我私事。”

    他颈部后仰,无比戏谑流连我的脸 , “不喜欢我身边有女人吗。”

    烟味愈发浓烈,覆盖了茶香 , “张老板有多少马子 , 是你的本事 , 我管不着 , 也不感兴趣。”

    他不等我说完 , 指腹横在我唇上,眸子内星光百转 , 任何女人也抵抗不了那样的目光,“心里是这么想吗。说谎夜晚会尿床。”

    “尿”字他咬得很重 , 浴室里他从后面把我干尿了,尿失禁是最猛的性高潮 , 我和祖宗都没经历过。

    我别开头,随口说了句,“男人本性,有肉就吃。”

    他不恼 , 将我每一丝表情纳入眼底,“我听出了程小姐的不满。”

    他闷笑格外动听,仿佛大提琴的弦音,低哑性感,勾得心痒难耐。毫无预料的,一抔浓稠的雾气呛了我,我挥手驱散,他敏捷反擒,攀上头顶 , 十指纠缠沉入冷却的茶壶。

    分不清是烟还是舌头,舔过软趴趴的顶端,冰火两重天下,我失声惊叫,面容狰狞拱起身子,他精壮的胸肌死死压制我,牙齿叼起逐渐挺立的乳头,沿着上面细小微不可察的缝隙,凶狠嘬弄。

    烟吸了几大口,在乳肉底部揉了成百上千下,俩馒头快麻木废了 , 经脉总算打通,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 接着灼得发胀,酸肿的奶头喷射得太急了 , 竟连成一线 , 滋向张世豪的短发,四肢百骸都沦陷于那捉摸不透、翻江倒海的快感,我坠入跌宕的峡谷 , 穿梭在海浪云端,比做爱都舒服。★首★发★追★书★帮★

    淡淡的乳香溢散 , 张世豪唇上有奶渍 , 乳头还在不断渗冒着,一滴滴 , 顺着沟壑和腋下徜徉,我知道成了 , 立刻挣扎要跳下 , 他牢牢扣住我 , 火热坚硬的身体覆在我上方 , 凌厉呵斥 , “别动。”

    我屏息静气,他的呼吸伴随胯下那根棒子无声无息膨胀变粗 , 我羞愤抓紧他毛衣,胯骨耸动 , 想要把他弹开,“我是沈良洲的情妇 , 不是没主儿的女人,有些错事只一次就够了,再多代价谁也负担不起。”

    他脸埋在我奶水四溢的胸脯,贪婪嗅着馨香 , 舌尖似有若无的逗弄,“我一直很清楚你是谁。”

    言下之意,他不怕祖宗,爽了就行,他负得起代价。

    可我负不起,我没权没势,我的当下和未来,取决于祖宗的心情,我玩大了 , 生活立马给我个样儿看看。

    我愣神时,张世豪膝盖用力,顶开我并拢的双腿,臀部沉下,那一坨硕大的肉,被内裤绷得弯弯曲曲,侵略性十足,我生怕他乱来,咬牙说你敢脱,我就和你玩命。

    他舔净流淌的乳汁,舌头堵在隐约还溢溅的乳头 , 结束了它们源源不断的奔涌。

    他杂乱的掌纹抚摸我冰凉散发乳香的的肌肤,从脖颈到肚脐 , 辗转反复,透着野兽发作前的温柔 , “程小姐这副诱人的身躯 , 就是你的武器,比最快的枪,最锋利的刀 , 还要杀人不见血。

    他低低发笑,笑声窝在喉咙 , “但你杀不了我。”

    我被他拖入深不见底的悬崖 , 耳畔都是他的回音,和他无关的 , 一律在这一刻阻截在万丈之外。

    我浑浑噩噩问为什么。

    他说你以后会知道。

    祖宗和他老婆去老宅住了三天,听秘书说在备孕 , 住一屋 , 文娴还吃了几顿药 , 按说他老子那么大人物 , 不会管这点私密事 , 可祖宗一直没孩子,大门大户对传宗接代很看重 , 谁也不想断子绝孙,祖宗爱玩 , 他老子也想让他收敛一点。

    这三天祖宗累垮了,回来一丁点子孙都没剩下 , 我洗了澡上床使出浑身解数勾搭他,他硬得不瓷实,只是抱着我狠狠吃奶。

    过足嘴瘾他也没提和张世豪皇城见面那晚的事,我迷迷糊糊快睡过去 , 听见他问,“去过海南吗?”

    我说没有。

    我跟以前金主伴游的城市挺多的,香港,澳门,福建,广东,京城,唯独没去过海南,太远了,出差也到不了那头。

    祖宗说带你去玩两天 , 参加酒会。

    我猛地睁眼,黑漆漆的房间,祖宗说完就睡了,倒是我直愣愣的,困意全无。

    我好像躲不开张世豪了,祖宗很忌惮我们接触,但又没杜绝,那种感觉似乎有一张无形的大网,铺天盖地勒紧我,四面八方都没有空隙和出口,我甚至不知道下一秒会勒得更紧 , 还是被解救放出。

    我和祖宗周六下午到达海南,主办方派人来接机 , 直奔海天盛筵的举办地,一艘二层游轮。

    即使看遍上流繁华 , 纸醉金迷的我 , 也被别开生面的顶级场子震撼了,京城脚下的销金窟不过尔尔。

    早听圈子里姐妹儿说,和米姐打擂台赛的红姐 , 手下有个外围,隆了39E奶 , 到海南钓凯子 , 本想钓小开,结果钓了个在国内做马桶品牌的老头子 , 摇身一变嫁入名门望族当二妈了,红姐克扣一百多万中介费 , 在沈阳买两套房。

    再后来 , 也就是我入行了 , 圈子里开始有专门的经纪人给海天盛筵培养模特 , 供二代公子哥玩乐 , 其中最出名的是喆哥。

    喆哥是个gay,不是歧视gay , 而是佩服他,比性取向正常的汉子还懂得商机 , 别看说话腔调娘唧唧的,办事很老辣。他带的姑娘都火了 , 野模圈名望很大,开创了锥子脸的整容先河,只不过那时候网络不发达,姑娘们都是闷声发大财 , 现在倒成了小明星的标配。

    喆哥毁在三年前,他走眼了,唯一一次走眼,把一个变性的野模送到了河北省某高官的床上,那位高官阅女无数,一摸就摸出来不对劲,私处是做的,有创痕,腋下气味也重 , 香水遮不住,几巴掌扇下去,野模哆哆嗦嗦招供了,河北省的高官也通着黑社会,派人把喆哥做了,废了两条腿,从此圈子里再也没他这号人了。

    我挽着祖宗上游轮时,看见前面一群富商拥簇张世豪也往游轮走,他打扮惊了我一下,很有海南特色花哨的绸布裤子,裤腿束紧 , 一件雪白的衬衫,纽扣系得歪歪扭扭 , 远远瞧上去,映着海水晚霞 , 芝兰玉树 , 风姿挺拔。

    皮肤白皙的男人,就算再狠,再阴 , 也不会显得粗野,稍微收敛几分戾气 , 就说不出的清俊儒雅。

    祖宗这边接触的九成是高官 , 本土的外省的都有,乌泱泱跟在后面 , 登上了游轮。

    几名主办方候在甲板,三拨人马 , 一拨招待张世豪 , 一拨奔着祖宗 , 还有一拨迎接另一位广东来的大人物。

    我们进入1号口 , 张世豪被带到了2号 , 估摸听说了这是东三省的土匪头子,主办方特意先选了几个模特陪着他 , 再去挑包房,十分的周到讨好了。

    张世豪眉目慵懒 , 骨节分明的两指捏住混血模特的下巴,左右瞧了瞧 , 又松开了,没什么兴致。

    模特很漂亮,身材样貌都相当出挑,否则也不敢给他过目 , 主办方疑惑摆手,替换了新模特,张世豪瞥了一眼,连碰都不碰了。

    所有人都茫然不解,试探问是不对口味吗。

    他神色淡淡,旋转着扳指,不搭理,也不准备将就,主办方很机灵 , “张老板,您能明示吗。船上模特多,总不至于择不出好货色。”

    张世豪挑眉,笑着问,“真想周全吗?”

    主办方连连点头,“您赏脸光临小地方蓬荜生辉,哪有不让您尽兴的道理。”

    他弯腰进入游轮,声音虚虚无无的飘过来,“我对眼角长红痣、脾气辣一些,水汪汪的女人感兴趣。”

    我脚步一滞,挽着祖宗的手不由自主收紧,下意识看他 , 他同随行的高官相谈甚欢,没听到张世豪的浑话。

    我勉强松了口气。

    这艘游轮不是网上曝光的海天盛筵的配备 , 而是更金贵的一艘,只招待真正有权的爷 , 就是消费签单公家报销 , 出行有警卫护航的大爷。

    金碧辉煌的走廊修葺得犹如皇宫殿堂,不起眼的小角落都奢华至极,两旁包房开着音响 , 上百名或搔首弄姿、或清纯可人的模特在补妆换衣,赤裸全身也毫不避讳 , 大方展露 , 钩子一般的眼睛瞄着经过的男人,只等时机吞掉猎物。

    其中一间情趣房 , 正在上演SM人兽大战,兽也是人扮演的 , 而且是女人 , 从头到脚都特别丰满的模特 , 四肢着地趴跪着 , 屁股高高撅起 , 像驴马一样,任由客人在身上骑着 , 鞭子猛抽屁股,一下比一下响 , 模特忍痛,还要一脸享受 , 扭摆臀部朝前爬,客人的裤子褪掉一半,在她后庭进进出出的抽插,一前一后仰动 , 像极了威武的将军。

    所有人都见怪不怪,好像海天盛筵就是这么玩的,多么过分也正常,毕竟几十万的小费不是馅饼,张嘴就接着,得吃点苦头才能拿走。

    之后祖宗又和迎接我们的高官聊了一会儿,但他明显被那一幕挑起了欲望,停在一扇门前解开了衬衫扣子,高官也是人精 , 这动作意味什么心知肚明,谁也没久留,很快一哄而散,祖宗双眼赤红,骂了声干死你,打横抱起我的同时,扒下我裙子,将我扔在沙发上。

    我骑跨在他腿间,他捧着俩馒头大口吞食,左右开吃,发出咕噜呼哧的声响 , 他玩疯了,这样聚众淫荡的环境太刺激人 , 他顾不得我疼不疼,狠狠地嘬咬 , 像失去了理智 , 只一味的追求快感。

    没多久我腿间湿漉漉的,流出一股温热,将他插入的手指打湿 , 祖宗对我的敏感点了如指掌,他只要碰我 , 准能给我弄出水 , 以前觉得和次数有关,做得多了 , 对这具肉体反应就强烈,这两次和张世豪做 , 我明白了 , 无关生熟 , 无关爱恨 , 男人技术好 , 愿意在前戏花功夫,和女人一起爽 , 性爱自然就和谐舒服,终生难忘。

    祖宗都要提枪上马了 , 一个侍者隔着屏风喊他,问他在不在,他大吼不在!

    侍者一愣 , 为难说,“李书记在隔壁等您,有急事。”

    祖宗骂了句操他妈,他系上裤链 , 用力咬了下我奶头,让我别乱走,乖乖等他。

    他离开后,我坐在沙发,挑拣着桌上的水果吃,很快有人再次推开屏风,我以为是祖宗,结果进来的竟然是关彦庭。

    他没穿军装,一套简约笔挺的黑西服 , 英气十足,少了一分生人勿进的孤冷。

    他似乎知道我在,没有惊讶,只是朝里走了几步,又忽然驻足,停下不动了。

    他沉默半晌,弯腰捡起地上的白色内裤,他只用一根手指挑着蕾丝边角,丁字形抖落开,轮廓分明,桃形的裆部湿透 , 颜色更深,我顿时尴尬得不行 , 站起身一把夺过,抓在掌心 , “抱歉。”

    他手停顿两三秒 , 面不改色脱下西装挂在衣架,什么都没说。

    我起来的动作太猛,大腿根还没干涸的水汪汪 , 被留在屁股外,皮质沙发荡漾着几滴水渍 , 缓缓融合到一起 , 成了一滩,粉色的灯一照 , 莹亮夺目。

    他蹙眉,凝视片刻 , 我两腮火烧火燎 , 拿着内裤正要去擦 , 一名当地高官恰巧绕过遮掩的屏风走进来 , 他吩咐秘书留外面 , 拍手大笑,“关首长 ,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打着正事的幌子将您诓骗来了 , 吃我这杯酒。”

    他梭巡一圈,见包房内只有我们两人 , 笑得更深意,“怎么,您也英雄难过美人关了?这姑娘是哪家送来的,能入您的眼 , 我会好好提拔。”

    高官说着话已经抵达跟前,我弯腰擦拭过于明显,他立刻就会发现,误会更深,我急得冒汗,关彦庭在千钧一发之际,不露声色抬手一抹,涂满了手心,高官随后坐在我刚才的位置 , 关彦庭握紧那只潮湿的拳头,“这是沈检察长的秘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