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43 争宠的雏儿【二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高官一愣,干笑两声略有不自然,“是我冒犯了。http://m.zhuishubang.com/”

    海南的官员,不如东三省的地位足,到底是乱世出英雄,东三省的黑社会牛,白道也跟着牛,祖宗的名头,这里的仕途佬儿肯定要礼让三分。

    我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关彦庭的手,顾不上别的,高官拿了一块菠萝糕点递过去 , “关首长,我实在不愿调任东北 , 我能力有限,怕降不住这些强龙地头蛇 , 没有业绩再返回来 , 我连现在的官职保不齐也丢了。”

    下面流出的水,清亮却黏,关彦庭神情愈发不对劲 , 他抽了两张纸,要擦没擦时 , 高官将糕点塞进了他手里。

    “关首长 , 您帮我打点一下,让白局长顶替我 , 我就留在海南,我记您的恩情。”

    关彦庭一言不发 , 望着溶水掉渣儿的糕点沉思 , 高官以为他默许了 , 眉开眼笑 , 指着那块精致的菠萝酥说 , “除了海南,别处是没有的 , 关首长尝尝如果合口味,您当特产带走一些。”

    他压低声音 , “其他的小诚意,我放在糕点盒子内。”

    关彦庭食指若有所思摩挲了一圈 , 咬了最上面的一口,他咀嚼得很细致,“味道可以,只是送礼不必了。”

    高官云里雾里被折腾了一来回 , 最终落这么个结果,他还想争取下,关彦庭把剩余半块扔进托盘,握拳掩唇咳嗽,似乎挺难受的,另一只手干净的手朝我摊开,我不明所以,怔了半晌,触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 , 我才顿悟,想着他抹了我的水,也算给我解围了,我好歹配合他做足全套。

    我抽了两张纸,对那名高官说,“关首长和沈检察长一起来的,两人约了谈事。”

    高官一听祖宗,倒抽口冷气,祖宗的暴脾气远近闻名,一句话说错了就炸毛,管是什么人 , 管谁下不来台,反正老子兜着 , 谁都买他面子,高官讪笑站起 , “既然这样 , 我先走了,关首长,酒会结束您方便的话 , 我们再聊聊。”

    关彦廷仍旧咳嗽,压根不回应。★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高官被驳得很难堪 , 脸色一青一白的走了 , 等他人影没了,我笑着揶揄 , “原来关首长都是用这个法子,把这些走后门的人挡住。”

    他用纸巾擦拭着黏湿的手心 , 随即把西服搭在臂弯 , 理了理颈间领带 , “我认为程小姐在戏弄我之前 , 还是先收拾好自己。”

    他撂下这一句扬长而去 , 侧身的霎那,唇角微扬 , 轻笑了声。

    海天盛筵的前半段,就是酒会 , 三五成群在包房里玩乐消遣,模特演员陪着 , 大把扔钱,偶尔牵几条狗,让清纯学生妹搞,那些穿着校服的小姑娘 , 可比火辣的波霸要刺激眼球,用来杂耍最合适。

    而后半段分为“裸体趴会”和“拍卖模特”,富二代官二代玩的盛筵,一般就是趴会,在游轮上淫乱,大人物的盛筵,比较正经高端,场面上叱咤风云的,就算玩也得端着架子 , 不会让太多人瞧见自己脱裤子的模样。

    我和结束公事的祖宗由礼仪小姐引领去往拍卖模特的水台,位于游轮船尾的甲板,很宽敞一块场地,尽管夜幕低垂,这里却灯火通明,七彩灯柱笼罩着高高冲起的喷泉,足有两米,水流抵达临界值,朝中间弯曲射下,水花四溅,模特们才站上去霎那浇得彻底 , 连私处的轮廓都湿透,分明可见。

    拍卖模特环节 , 是海天盛筵最火爆的,满场座无虚席 , 就连在包房里干得不亦乐乎的富商都搂着女伴出来看了 , 我和祖宗被分在红色区域,张世豪也在,他是左侧首排 , 祖宗在右侧首排,这是最牛逼的区域 , 真正的贵胄席位 , 总共就十五个座,能挤进来的身份可想而知。红色区域距离水台也最近 , 方便上面的模特全方位360度卖弄风骚,也方便大人物过瘾。

    我四下寻找 , 也不见关彦庭 , 我好奇问祖宗 , 怎么关首长不见了。

    祖宗说回去了 , 他不玩这个 , 他来办正事。

    如此庞大的美色盛宴,忍得了兽欲的 , 在官场实属少见。

    难怪米姐说,关彦庭的不通情理在东三省出了名 , 他从基层熬上来,戴稳这顶乌纱帽不容易 , 对外一点把柄不留,当官的阴沟翻船,百分百为钱和美色,他没有家世托着 , 一旦倒了,活活踩死,所以他最忌讳。

    台上那些白花花娇滴滴的肉体,说是百花争艳一点不为过,我都口干舌燥,更别说食色性的男人,我总有预感今天要出事,对我而言天大的麻烦,我嘟囔说你要是能像他一样就好了。

    我细若蚊呐的抱怨 , 祖宗还是听见了,他气极反笑,瞪着我,“拐弯骂老子?”

    海南的气候热,极北极南的落差我不适应,燥得脸发烧,滚烫的身子贴着祖宗,在他唇上意犹未尽吻了吻,“我还湿着呢。”

    他明知故问哪湿。

    我脸扎进他衣领,撒娇不吭声,他大笑,手探入腿间,“没穿?”

    我摇头 , 他骂骚货。

    台上三十名模特刚走完第一轮内衣泳装,我的预感就应验了 , 我无比忐忑发现祖宗对其中两个特别关注,起先他还和旁边的高官说话 , 或者与我调情 , 之后便彻底失声,视线定格在腰牌是15和26的两个模特身上。

    他最终瞧上的小姑娘是15号,音乐学院新生 , 原装的脸蛋儿,鹅蛋圆 , 丹凤眼 , 校长亲自送来表演的,有点背景 , 算不上特漂亮,肤色也不十分白 , 胜在有特点 , 她的特点是丢在美女堆里也能发光那种。

    她走下T台 , 皮肤缀满晶莹剔透的水珠 , 浅蓝色泳装清秀纯净 , 像极了一朵待人采撷的水仙花。

    胸不算丰满,形状好看 , 鼓又挺,乳晕也浅 , 那双腿颤颤巍巍,又娇又细 , 弱不禁风的姑娘最惹男人怜爱,谁不喜欢被仰望依赖呢,有钱有势的,要么就征服野马 , 要么就驾驭白兔,总脱不开这两者。

    她站在祖宗面前,他用初次见我时,打量的眼神观赏着她,仿佛在品评一件物品,决定要不要买。

    经纪人在旁边挺着急的,随便傍上谁,都是天大的好事,贵宾区哪个爷出手 , 都不低于百儿八十万,随便搞一搞就捞这么多,恨不得往怀里塞十个八个的。

    “沈老板?这一批都干净,后面的上一届就做过。”

    祖宗捻着两根手指,未答话,而是摸了根烟,15号头一回出席大场面,有点羞涩,但不妨碍她机灵,层层选拔送上台的,高人早指点过了 , 她立刻在乳沟夹住一枚打火机,火头对着祖宗 , 轻轻一压,火苗直直射出老远 , 烧得奶子红彤彤 , 粉扑扑。

    烟雾充盈了腮颊,祖宗吐出唇缝,一团缭绕 , 扑在模特鼻息,她没躲开 , 仍维持弯腰的体态 , 沟拥挤下愈发深邃。

    “雏儿?”

    模特点头,祖宗朝前探了探 , 拔出了那枚打火机。

    奶子夹得紧,这么一抽 , 抖了好几下 , 打在祖宗手背 , 绵软滑腻 , 像嫩豆腐 , 香甜爽口。

    祖宗眯眼,舌尖抵住烟嘴儿 , “多大了。”

    模特说十八岁。

    我心里泛酸,那口气横亘着 , 堵塞得窒息,我摸索了一只杯子 , 也不计较是谁的,将里面的水狠狠灌了下去。

    总觉得自己很年轻,娇嫩得像花骨朵,还有大把的青春来迷惑男人 , 风光上位,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年轻美好的面孔在权贵的世界里永远不缺,只要他们想,再美味新鲜的肉体,也是囊中之物。

    可我呢。

    文娴有名分,婚姻是她的护身符,是她的保护伞,而我有的只是祖宗的宠爱 , 是他的怜悯和兴趣,一旦这些也没了,我还剩下什么。

    我会输得一败涂地。

    过惯了祖宗给我的生活,哪是别的男人砸钱就能打动的。

    好比一条贪吃蛇,它起初很短,走直线,只想着吃饱,我也只要钱。一旦它吃饱喝足,便琢磨拐弯,看一看这条轨道之外的世界,我也想索取情爱 , 索取真心,索取长久。

    我要的太多 , 得不到不甘心,得到又很难。

    二奶对金主 , 一旦守不住情关 , 收放自如都是瞎扯,开闸的江口冲破阀门,奔腾不息一泻千里 , 怎么关上,怎么收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