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61 真情假意一场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回哈尔滨的第三天,祖宗也回来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窝在被窝里看杂志,听见楼下庭院响起汽车鸣笛的动静,以往祖宗下班,都会这样提醒我,他说他喜欢我在门口迎接他,像个听话的小媳妇儿,撒着娇扑进他怀里。

    我喜出望外丢掉了杂志,赤脚跳下床,几乎是从台阶踉跄滚下去的,祖宗正好进门 , 还没站稳就被我撞个满怀。

    他好气又好笑,抱着我滑溜溜的身子 , 手探入裙底,掐我臀部,“火烧你屁股了?”

    我脸深埋他肩窝 , “你再不陪我 , 火烧你后院了。”

    他拧眉毛,把我扛在肩上,直奔二楼。

    “欠操!”

    他没进主卧 , 进了隔壁的情趣房,柔软的水床翻滚着巨浪 , 祖宗扯掉我内裤 , 大掌盖住,狠狠一抠 , 我疼得弓腰,一股汁液溢出 , 里面泛着水光 , 又热又腥 , 他一愣 , 掏出指尖 , 沾染了粉红的血,我心虚咯咯笑 , 两腿劈开,露出白中透红的私处 , 两手托着高耸饱满的双乳用力揉捏,“来嘛 , 我可想你了。”

    祖宗骂了句娘,“你他妈故意是不是。”

    我来例假了,祖宗吃不了那儿,他每次出差 , 做爱前都要舔,而且会把流的水喝掉,一滴不剩,他喜欢占有我每一处,看我在他唇舌下发疯。他甚至会要求我不洗屁股,带着原始的尿臊味,他才过瘾。

    对了,祖宗对后庭有要求,他不怎么碰 , 一旦碰,他不喜欢臭烘烘的,那地方要喷得香香的,最起码半瓶香水,连臀缝都香的,再涂一层淡奶油,连吃带咬,他玩这个次数少,玩就是大干一场,把我搞得魂儿都没了。

    怎么说呢,官二代在性爱花活上 , 比他们老子更追求刺激,口味很重 , 身经百战的女人也脸红心跳。

    祖宗趴在我腿间嗅了好久,鼻尖贴在洞口 , 沾了几滴血 , 嗜好姨妈血的男人挺多的,那是一股特殊的气息,正常血液没有 , 我被他喷出的灼热呼吸烫得难受,咿咿呀呀的求饶 , 他趁我张着嘴 , 拉开裤链,家伙一捅到底 , 直戳喉咙。

    我下面滴着血,上面含着他 , 祖宗站在床边 , 按住我后脑 , 一下下抽打我屁股和奶子 , 拍得啪啪响 , 他说视频的时候,他就想弄我嘴里 , 弄我脸。

    他一边说着助兴的话,一边耸动腰臀往我里头撞 , 牙床和内壁摩擦得太狠,像是冒了火光 , 烧得我哆嗦,我握住他,想要缓解下,情急中摸错地方 , 捏了祖宗的蛋,又弹又硬,直接捏扁了。

    他闷吼,腰椎爽得发麻,进入得更深,多半截刺穿食管,我感觉喉咙撑破了,呕也呕不出,直达锁骨的一连串都胀裂到极点 , 嘴角也疼,火辣辣的,我哭着,四肢胡乱的挣扎,手抓他,抓他由于舒服而不断起伏的胸膛,他凶猛刺了几十下,刺到我快晕厥,倏地抽拔对准我眉心,一滩喷了出来,长达十几秒的量 , 浓稠滚烫,腥臭冲天 , 顺着睫毛朝下滑落,流进了嘴里 , 我什么都看不清 , 只是伸舌贪婪吞吃,全部卷进口腔。★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这一晚上,祖宗没停 , 把着我一对奶子又干了一回,我贴着卫生巾 , 他就褪下内裤边缘 , 往后庭里捅,也捅了一回 , 没有上次那么疼了,不过空间小 , 祖宗坚挺了七八分钟就泄了 , 还真不是他不行 , 是那地方夹得慌 , 他本来尝试少 , 瞅不冷搞,确实忍不住。

    而且我后面弧度特漂亮 , 臀也翘,腰细 , 就更销魂了,张世豪在海南说 , 我一丝不挂的裸背,白如玉脂。

    我和祖宗横七竖八睡到日上三竿,电话响了十来遍,他不接 , 骂骂咧咧关掉,等他自己醒了,暴脾气又急了,我眯着眼看他穿裤子,一截手臂拉扯他,“我不要你走,我肚子疼,你陪我。”

    他俯下身吻我,我搂着他脖子顺从迎合他 , 他喘着粗气,嘴唇及时离开,“别闹,妈的!老子来不及了。”

    我死活不松,两腿缠紧他的腰,把他完全夹住,“你喊我宝贝。”

    “宝贝儿。”

    我媚笑,“你喜欢宝贝儿吗。”

    我不敢说爱,一提这个字儿,再美好的气氛都会烟消云散,我退而求其次 , 他痛快,我也不失望。

    “喜欢。”

    我摇头 , “我不信。”

    他让我看腕表,“老子真迟到了 , 是我要求今天八点开会 , 我他妈不去,还有威信吗?”

    “你喊我,小祖宗,我就放你走。”

    他脸一沉,“得寸进尺?”

    我仗着胆子说就要你喊。

    我温柔驯服了小一年 , 这些情趣我极少搞,说句内幕 , 包我的如果是祖宗老子沈国安 , 我绝对甜腻死那个糟老头,五十岁以上的金主 , 包二奶等于养女儿,他们贱 , 痴迷比他们还贱的女人 , 但祖宗不行 , 他没这个耐心 , 玩大了就厌烦了。偶尔换换口味 , 他耳目一新,反倒事半功倍。

    果然 , 祖宗稀罕我难得一见的小德行,他妥协了 , 吻我的嘴唇,“小祖宗 , 放过我行不行。”

    我说没听见。

    他贴着我耳朵,“干死你!小祖宗。”

    他把我的手从身上摘下,捞起检察长制服急匆匆走出卧房,我躺在床上老实了几分钟 , 也没了困意。

    我的司机和文娴的司机是表兄弟,关系非常好,不同的是,文娴心高气傲,压根儿没把保姆司机当人看,也不觉得拉拢收买他们有用,她的司机在其位谋其职,领薪水开车,谈不上忠诚 , 而我的司机,受我惠恩,对我做的事守口如瓶。

    他告诉我,文娴今天约了阔太给祖宗买夏装,因为祖宗晚上回家陪她吃饭,顺便住一夜,看看产检的片子。

    我琢磨了下,也过去商业街那边逛逛。

    路上我问司机,文娴老子干什么的。

    司机说,“沈太太的父亲是前任法院院长,退休闲赋 , 哥哥是在职的黑龙江省军队副团长,嫂子是京城总政歌舞团骨干 , 经常在国宴上唱歌。”

    我长呼一口气,难怪祖宗复婚 , 祖宗老子官场通天 , 军队人脉少,关彦庭的拥护者私下不老实,有文娴的哥哥盯着 , 亲家关系怎会不尽心尽力呢。

    车驶过名品楼,我一眼瞧见了文娴。

    她和身边虚长几岁的阔太驻足在橱窗前 , 对里面摆放的一套旗袍很感兴趣 , 阔太兴致勃勃和她比划着,文娴却忽然收敛了笑容 , 睨着宽大澄净的玻璃不语,半晌扭过头 , 精准无误射向我。

    我本也没打算不告而别 , 这盘局我赢得漂亮 , 不探探她的口风和态度 , 我也不踏实。

    她可是有背景戳着的。

    阔太察觉到她没听自己说话 , 顺着文娴的视线也望过来,她似乎认识我 , 敌意很深,一下子冷了脸。

    “沈太太 , 您怀着小千岁爷,怎么不带个保姆 , 磕着碰着了,打算赖谁啊?”

    我指着自己鼻子,“我吗?劝您一句,少劳心劳力,肚子里宝贝疙瘩比什么都重要 , 操劳太过累及是您自己。”

    我瞥了瞥她略微隆起一点鼓包的腹部,“他平安,您才能坐稳,可千万别打他的主意,代价太重了,我担得起,您赌不起。”

    我点得很透,文娴不急不恼,我挺钦佩她这点的 , 她若不想露陷,能永远活在盔甲躯壳中,给世人看她的温婉贤淑,大度识体,而我不能。我足够隐忍,但我无法暗中出手,我没有庞大波及支撑的势力,全靠自己拼。

    她对冷眼瞪我的阔太说,“我和她聊聊,你去餐厅等我。”

    阔太鼻腔哼了两声,“世风日下 , 不知廉耻的人越来越多,卑贱的小三也敢耀武扬威。”

    什么圈子的人 , 自然是相同的价值宏观,文娴的圈子自认高人一等 , 听不得外界说 , 丈夫不爱,青春老去,仅仅依靠孩子捆绑着婚姻的城池 , 悲哀又寂寞。她们对情妇的存在深恶痛绝,甚至不辨是与非 , 大房赶尽杀绝 , 栽赃陷害,都是应该的 , 小三退避三舍,逼得无路可走 , 反击一回 , 就是不要脸。

    我和文娴 , 各有对错 , 但罪魁祸首何止区区二奶 , 高官权贵,才是让女人天下大乱的症结。

    我随手掏了一张纸 , 慢悠悠递给阔太,她十分警惕 , 我笑得纯情无害,明媚可人 , “擦擦脸,您的脂粉太厚,一说话皱纹都起皮儿了,我猜您还不满六十岁吧?”

    阔太的脸色青中透着绿,她没好气剜了我一眼 , 不接纸,我指尖一松,飘在她脚下,沾染脏兮兮的浮尘,我语重心长说,“您就像侍奉皇后的老嬷嬷,帮着主子出谋划策唱大戏,可主子一旦失势,她有护身符安然无恙,死得是谁呀?”

    她气得发抖 , 颤颤巍巍指着我,“你…”

    我握住她,她一下没甩开,又甩第二次,我趁她发力时,先她半秒撤手,她并未料到,倒把自己险些折了个跟头。

    我哈哈大笑,极尽放荡,“太太,您站稳了呀,这是干嘛,向我行大礼啊?”

    文娴拍了拍她手背 , 示意她走,等到剩下我们两人 , 她那丝温和的笑随之荡然无存,“这一次我疏忽 , 中了你的奸计。幸好我有砝码 , 良州信与不信,都不会同我计较,我公公在世一日 , 沈家就不能无后。”

    她顿了顿,“程小姐若是有本事揣个金疙瘩 , 也不妨抗衡我。可惜天意 , 人力是改变不了的。”

    我肚子不争气,怀不上 , 即使怀上顶着私生子的名头,也好过是瘪的 , 空的 , 连个屁都放不出。

    只要流着祖宗的血 , 就有机会让沈国安认可。可惜不管我和祖宗做得多频繁 , 我的月经总是如约而至。

    我捏紧拳头 , 心口涩疼,整垮文娴的念头 , 从未这么强烈过。

    她朝我逼近两步,我羞愤难当 , 却不至于丧失理智,女人的勾心斗角是漫长的擂鼓 , 敲响到终止,几年的拉锯战也有,香港的甘比上位史,那可是十几年 , 我等得起。

    我平复情绪,随着她退后两步,始终维持在安全范畴,丝毫不触碰她,我深知她不敢拿千方百计得来的孩子嫁祸我,玩儿低级妇女狗血至极的烂招数,但以防万一总没错,阴险的心肠,对子女也未必善待。

    她指尖拨弄着我飘荡在空中的白色丝巾 , “我看不起你们这样的女人,良州养了那么多情妇,我一根手指就能覆灭。直到程小姐的出现,我有了新的认知,并非这个位置都是虚有其表的花瓶,你就是狠角色,不安分,有野心,又擅演戏。”

    我淡笑抚了抚耳环,接下她话里藏刀的恭维,“偏偏 , 男人吃我演戏这一套,即使聪明如沈良州 , 他也吃,对吗?”

    她看了我半晌,如同看小丑般 , “程小姐 , 你或许还不知良州的本性,他吃你这一套?”

    她低低嘲笑了几声,“有趣。看来,他平常对你真的很好 , 让你连这样的梦都敢做。程小姐,你想知道良州是怎样的人吗?我为你指明一个地方 , 你去了就知道。”

    【下一更晚上8点,准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