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72 告诉我,你喜欢吗【长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屁股往关彦庭那儿挪了几厘,找合适的位置,抬手按住他额头,肌肤赤裸相亲的一刻,他明显一硬。免-费-首-发→【追】【书】【帮】

    不是裤裆硬,是脸颊硬。

    他每一处的肌肉非常匀称结实,富有弹性,就连浮着的那层油光,都腻乎的。

    紧绷绷的肉,我揉捻时有几分吃力,全身使劲儿 , 喷出的气息,也越来越急促 , 吹得他颤抖,当我抚摸着太阳穴,轻声询问舒服吗?

    关彦庭又是一硬。

    他哑着嗓子 , “舒服。”

    他似乎累乏了 , 沉沉闭着眼,随便我怎么鼓捣,过了一会儿 , 车一动未动,他身子却重重颠簸了下 , 脸贴向我横亘他前方的手腕 , 唇吻在一条凸起的青筋。

    我和他同时止息所有动作,他恍惚睁眼 , 唇烙印数秒,僵硬撤回 , 偏开了一两厘 , 时间仿佛凝固 , 他坚挺的喉结接连不断上下翻滚 , 漆黑的瞳孔蒙上一层猩红的醉意 , 文晟灌了他不少酒,他才进来我就闻到浓烈的酒味。

    也是这点醉意 , 他忽然摁压我停在他眉骨的手,我以为他拂开我 , 然而他仅仅是握住。

    我如同被针扎,慌乱缩回 , 抽离他掌心,骤然空空荡荡,他手不露声色收紧。

    车厢一下子静了。

    静得诡异,静得我窒息 , 他也没喘气,真是半点响儿没有。

    我咽了口唾沫,将散乱的长发别到耳后,“还疼吗。”

    他说好多了。

    车厢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这么多年游走风月,不冷场的规矩我还是懂的,我竭力调和气氛,问他听见了吗,江面有轮船叫。

    他很配合 , “是。”

    我想了想,扯着裙摆搓弄,“叫得很好听。”

    他迟疑一秒,抿唇,“嗯。”

    好在司机及时来接我了,他停泊三五米之外的上坡口,鸣笛示意。我高兴得只差仰天大笑,我从没侍奉过部队军官,一次没有,他们泄欲,都是以下属的名义 , 点姑娘去外宅,黑灯瞎火的 , 进屋就操,操完了姑娘都没看见客人是谁。

    这么没档次的活儿 , 我不接。

    因此我拿不准军官的性子 , 尤其刚毅正气的关彦庭,我总感觉花里胡哨的放荡,特下贱 , 会脏了他。和他独处也总是臊滋滋的。

    “关首长,不浪费您时间 , 改日得空 , 我请您吃饭。”

    我说完逃一般推门下车,要关未关时 , 他开口喊我,“程小姐留步。”

    我身型略滞 , 疑惑透过大敞的缝隙看他。

    他偏头 , 偏向对面 , 望着对岸的江面 , 蜿蜒的石桥 , 徜徉的橘灯,洒进他眼底 , 比原本的模样还好看。

    “你裙子。”

    他吐出三个字,我呆愣低头 , 映入眼帘是雪白的腿和若隐若现的臀沟,粉嫩的蕾丝花边顽皮暴露着 , 我急忙抻平放下卷翘的裙摆,他神色波澜不惊,“我没看到。”

    一派正人君子的口吻,抚平了我的窘迫。

    我再次道谢 , 朝里面挥手,“关首长,再会。”

    我走出几步,他声音不高不低,幽幽漫过车窗,沉静传来,“桃花的颜色,很适合你。”

    我一怔,瞬间明白他指什么 , 瞪大眼扭头,对上他风平浪静的侧脸,“没有故意看。”他握拳抵唇,面不改色,“我无意看的。”

    我摸了摸后臀,火烧火燎的,不回应显得小气,救我的大恩看个屁股怎么了?不能翻脸,回应我又不知道说什么,我干脆装哑巴,闷头上了自己的车。

    当日午夜 , 哈尔滨爆发了大事,确切说 , 是黑道向白道示威挑衅的动乱。

    王庆龙抢了市检察院和市公安局共进的一批弹药和微型监听器,这些东西明摆着是条子用于对付东北黑社会的 , 从八十年代初 , 一直到零几年,江湖角斗实在太猖獗了,得罪了白道数不清的爷 , 不过王庆龙这样的咖位出手,明抢豪夺 , 挺出乎意料 , 他是林柏祥第一爪牙,他做 , 代表林柏祥的企图。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老一辈的大混子,如今稳居东北的三枭雄之一 , 他出动了 , 条子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 既找不回货物 , 没准还干一场硬仗。

    省检察厅的二把手是祖宗老子的人 , 不敢问责太子爷,省纪检委拍板了 , 召集市公安局长和祖宗过去检讨,一周为期 , 侦查货物下落。纪检的人,是官场的爸爸 , 土皇帝也不好插手,祖宗离开前一晚,陪我吃了顿饭,然后回文娴那儿住的。

    他跟我说 , 麻烦有点大,但没人敢动他,只是走过场。

    之后两天,祖宗没出纪检委大楼,第三日头上,他和市局局长便衣离开了黑龙江,招呼都来不及打。

    这批货不出所料,在吉林。林柏祥的老巢,他最重要的地盘和生意都堆那儿。

    黑白博弈 , 吉凶未卜,我不敢联络祖宗,怕他分心出差错,硬生生扛了五天,他主动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别担心,货的下落查到了。

    我长松口气,他出马要是查不到,就成官场笑柄了,我问他什么情况,下一步危险吗。

    他沉默了会儿 , “我这两天回哈尔滨。”

    我一愣,祖宗随即挂断了。

    听他的语气 , 货不容易挖,或许内幕并非侦察到的这么简单。

    归根究底 , 检察院比市公安局着急 , 弹药丢了,省厅会拨款购下一批,军械库也有备货 , 不耽误办案。可检察院这批微型监听器,内部始终严格保密 , 这么说吧 , 混子的反侦察能力很牛逼,条子唯一制衡他们的 , 就是硬件武器,一旦这玩意落入黑道的手里 , 他们找懂行的研究了 , 反监听易如反掌 , 到时市检察院逮不到消息 , 摸不透行踪 , 连带着公安局都成了睁眼瞎,拿什么窃取情报围剿?

    小混子不懂事,危害不大 , 大头目弄到手,可捅了天大的篓子。

    说实话 , 我怀疑文晟。

    他弄了我两回,都遭到中途打断 , 他气得牙痒痒,最怀恨在心的就是祖宗,祖宗的老子压了文晟老子不只一级,文娴在婆家也不受宠 , 地位高有屁用,祖宗的二奶压根没断过,夫妻感情纸一般脆薄。

    文晟冲动鲁莽,有勇无谋,他能在老子退位后还稳坐团长之位,说他没勾结东三省的混子扶持势力,我不信。文娴瞒天过海去长春,找上门黑仔,就算砸钞票买他效劳办事,黑仔平白无故敢应吗?

    官太太翻脸无情 , 那才是要命的。

    这档子风波未平,丽丽又给我发短讯,她说米兰挨揍了,在松原一家医院,那边有她朋友,她当初做流产手术,就这位朋友做的。

    米兰的后台想带她去河北上任,她不乐意,那么优厚的包养条件,打动不了一个婊子,大人物能不起疑心吗 , 米兰作死,扭脸儿找好了下家 , 财政厅的副厅长,很有钱 , 表舅是省委的。

    和后台还没切断干净 , 这无异于戴绿帽,大人物怒了,不好直接弄她 , 让秘书透风给大房,说米兰怂恿他离婚 , 要追去河北 , 还扬言怀孕逼宫。

    大房雇佣了十几个民工区附近的老娘们儿,拎着臭鞋和擀面杖堵米兰 , 一通群殴,打折三条肋骨 , 腹腔大出血 , 差点摘了子宫。

    看吧 , 风水轮流转 , 这行的姐妹儿 , 聪明反被聪明误有得是,米兰讥讽我傻帽 , 不好好卖肉,偏要和男人玩心 , 至少我没挨过打。

    我笑归笑,她是我姐 , 是我前辈,我肯定去看她,那个副厅长吓得不轻,哪还敢包养 , 米兰没靠山,怕大人物老婆弄死她,所以没通知圈子里任何一个姐妹儿,这么丢脸捂着盖着尚且来不及。

    我打出租直奔露天餐厅与丽丽汇合,她自驾送我,我等到喝完了两杯酸梅汁,人还没来,阴沉好几个小时的天空,开始下雨 , 整条街道雾气蒙蒙,泛着闷热的潮湿,低处坑洼蓄满积水,路过行人的车辙碾过灰土,轧出一片泥泞。

    细细的雨丝倾斜洒落,浇打在屋檐,崩落至发梢和眉眼,我随手摘下墙壁歪歪扭扭攀爬的紫喇叭,照着橱窗别在头顶,我蓦地想起祖宗带我回家的那个黄昏,他也是摘了一朵白花 , 卡在我乳沟里。

    他说,从此以后 , 我的奶子只能他吃。

    后来,祖宗做爱和我调情 , 他经常问奶子给别人吃了吗。

    我说没有。

    似乎有三四个月 , 他不再问了。

    我心口沉甸甸的,我的生活,偏离了我的支配 , 超出我的掌控,正在往无法抑制的地步发展。

    雨越下越大 , 丽丽给我打电话 , 有位大老板点她陪酒,她怕拒绝会使米兰在松原住院的事露馅 , 我看了眼时间,就算现在赶 , 恐怕也得住一晚 , 我夜不归宿瞒不了祖宗 , 我告诉丽丽安心工作 , 明早再说。

    我结账起身 , 冒雨去街对面拦车,不经意从人群中瞥见了阿炳 , 他撑着一把伞急匆匆向我走来,我暗叫不妙 , 转身返回的霎那,他比我更快 , 三步并作两步,手臂挡在我前面,那把伞也遮在我头顶,“程小姐。”

    我仓促滞留 , 冷冷注视他。

    他无视我的敌意,指了指不远处的宾利,很是和气,“豪哥吩咐我接您,他在家中等。”

    我干脆说不去。

    我推开他,迅速朝另一侧台阶移动,打算另辟蹊径,阿炳不慌不忙跟在我身旁,“程小姐 , 您何必做无谓的抗争呢,我奉命办事没有恶意。何况,即使沈良洲害您,豪哥都不会。”

    我最烦别人骂祖宗,好坏我有数,外人知道个屁。

    我恶狠狠瞪他,阿炳弯腰示意我上车,他毕恭毕敬的姿态下,是绝不放过的执着。

    张世豪大马仔出面,负隅顽抗等同以卵击石,我没抽风 , 自讨倒霉干嘛,我摆出底线 , “最迟晚上,送我离开。”

    阿炳说自然 , 豪哥不搞无赖那套 , 您愿不愿跟他,看程小姐自己的意思。

    我斩钉截铁说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我面无表情坐进车中,趁阿炳不留神 , 发送了一条短消息给二力,我让他尽快吩咐一批马仔搅张世豪的赌场 , 别砸太狠 , 伤两三个赌徒,闹出动静就行 , 赌场不方便弄,弄洗浴城。

    阿炳收了伞 , 掸掉上面水珠 , 疾驰驶向我之前来过的那栋别墅。

    我跟随他上楼 , 顶层毗邻露天泳馆的一间卧室 , 门是敞开的 , 里面的光柱格外漂亮,像闪烁的泡泡 , 五光十色的珠冠悬吊在天花板,坠下一缕缕 , 延伸向四壁,澄净的半圆形落地窗 , 俯瞰灯火阑珊的松花江畔,这座城市的欲与肉,爱与恨,风情与诱惑 , 尽付窗前男人的一双眼中。

    我睨着他身上的黑色睡袍,了然于心,二话不说解衣扣,张世豪透过玻璃将我举动一览无余,他饶有兴味扬唇,呷了口红酒,一言不发。

    裙子褪到肩膀以下,颤巍巍的胸脯春色满园,我倚门卖笑 , 捏着嗓子,骚得入味儿,“张老板,今天交易的筹码是什么。”

    玻璃是一堵媒介,倒映着我和他,良久相顾无言,他仰脖一饮而尽,酒色嫣红胜血,附着在他唇齿,他张口,满屋的波光皆沉醉。

    “程小姐过来 , 我详细和你说。”

    我笑容明媚,脚后跟一搪 , 砰地巨响,合拢门扉。

    我走得摇摇晃晃 , 像一枝弱不禁风的柳条 , 抵达与他一步之遥的位置,手搭在他胯骨,舌头舔掉他嘴角最后一丝残余 , “莫不是,那批货在你手里吧?”

    他低低轻笑,杯子脱落指尖 , 顷刻粉碎 , 他逼退我倒在身后晃荡的水床中央,我丝毫不挣扎 , 羊入虎口,反抗只能调动老虎更大的征服欲 , 使战争一发不可收拾 , 我之所以顺从他 , 是想要反客为主 , 占尽先机。

    我千娇百媚凝望他 , 纤纤玉指环绕着他咽喉转圈儿,“张老板,不等我洗澡了?”

    张世豪倾覆而下 , 修长的黑影盖住我大半,他无波无澜的神色里漾着淡淡的恼意 , 指尖挑我下巴,“上一次被程小姐勾引 , 射给了内裤。”

    我扑哧一笑,下唇滑进他掌心,柔柔的,软软的 , “我伺候良州,就是那样呀。小菜开胃,大菜解馋,我怎知张老板这么不禁逗。”

    我踩着高跟鞋的脚,尖头蹭了蹭他裤裆,那一坨肉,隔着皮革和睡袍,仍旧鼓囔囔的,肥硕壮观 , 我两手都握不住,“我只管它硬不硬,爽不爽。它什么时候射,是张老板的本事。”

    我咬着手指,媚笑藏不住,他不阴不阳俯视我小人得志的模样,利落拆解开腰间束带,“这一次我不会再失误。”

    张世豪的英气,黑色极其衬他,男人穿深色大多稳重,却未必出挑 , 认识他之后,我觉得土匪头子的风度当真是好看 , 皮囊白净,眉目浅笑里含着的那股子痞劲儿 , 说不出的迷惑。

    男人穿睡袍 , 和女人穿情趣内衣是一样的,慵懒性感,勾魂摄魄 , 想扒开一探究竟,又舍不得过早享用尽春光。

    他手臂撑在我两侧 , 缓缓沉下 , 两具如火的身躯重合,他是真欲 , 我是假情,那玩意儿抵在我腿间 , 摩擦着单薄近乎透明的内裤 , “我会射得一滴不剩 , 灌进程小姐体内最深处。”

    他扣住凹凸的幽谷 , 用力抓了抓 , 他用最直白的污言秽语和方式折磨我,局面莫名有些失控 , 我预想的突发状况还没有到来,是中途出了差错 , 还是二力误解,以为我下套坑害报复他 , 怎么销声匿迹了。

    张世豪侵略性的味道大肆进攻我皮肤,他意犹未尽抚摸我冰凉的面庞,“做几次好呢。可以让你老实些,乖一些。不再淘气算计我。”

    他的唇似有若无擦过我耳畔 , 引发一阵阵颤栗,他暗哑着嗓音说,“我喜欢弄在你脸上。”

    我一面应付他,一面聆听走廊外的动静,鸦雀无声,像全部死绝了似的。

    我按捺焦躁的心情,“张老板,就想白睡我吗?”

    他闷笑,“你想要什么。”

    我反问我值什么。

    他扼住我手腕,控制我向下 , 沿着精壮隐秘的三角地带,触碰到那根棒子。

    此时他烫得很,浓密坚硬的毛发裹着根部,已经硬了,表皮摸上去嫩嫩的,像豆腐,像果冻,比祖宗的更细腻,手感更滑溜,也长,从蛋蛋摸上来 , 长得仿佛怎么都到不了头。

    我觉得那些良家妇女扎堆议论的竹竿,就是张世豪这种 , 朝前弯了一截,我曾揪住过 , 狠狠地掰直 , 在射击场,我气愤他强奸,他的尺度令我惊讶 , 完全竖起竟超过肚脐眼一寸,七八成男人是超不过的 , 也就刚持平。

    张世豪的长 , 但不及祖宗粗,祖宗是真粗 , 捅进去半晌动不了,严丝合缝的被夹住了 , 他抵不到我的子宫里 , 张世豪能 , 他足够刺穿入口的孔儿 , 所以他说 , 射进最里面,不是吹牛逼 , 是真格的。

    我任由他引领我,一点点摸遍 , 他捏我的小拇指,指甲盖抠棒子顶端上的孔儿 , 孔儿很小,很细,在我的抠弄下,放大增宽 , 他紧咬后槽牙,大约很爽,他胸腔咕哝着闷哼,腹肌抖了抖,一颗蛋受力弹跳,甩出一样东西,缠绕我指尖,那东西温热中卷着一丝凉意,我一刹间没了反应。

    是项链。

    他送了我两次 , 拍卖了一次,镌刻着他为我起的名字。

    我捏着满是他棒子味道的项链一时失神,他吻我的唇,吻得细致而蛮野,“小五,迟来的生日礼物。喜欢吗。”他一边吻一边笑,“不能日日夜夜放进你身体里,把它挂在脖子上,也算你属于我。”

    【明晚11点50更新,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