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78 别不要我【长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回到别墅临近子夜,保姆守在客厅等我,空空荡荡的鞋柜,没有一丝熟悉的烟味,祖宗进门必会抽一支烟,我预感到结果了,还是没忍住问了句,“良州没回来吗。★首★发★追★书★帮★”

    保姆犹豫了下,不敢直视我,“沈检察长来过电话,这几晚在沈太太那里住。”

    我面无表情把皮包递给她 , 保姆安抚说沈太太流产不久,沈检察长顾及她面子也是情理之中 , 敬重大于感情,否则沈检察长也不会这样疼您。

    我笑了笑 , “文娴不就是给我下马威吗。我为良州跑腿办事 , 连见他一面都要受制于大房,她太小瞧我了,这点寂寞和委屈 , 我按捺得住,也不当回事儿。我等着和她玩一票大的。”

    这一夜我很不踏实 , 祖宗干晾着我 , 对我不理不睬,我不慌是假的 , 何止是慌,我吓得胆颤心惊。

    金主的冷落 , 是二奶的灾难 , 祖宗对我的感情 , 来自于肉体 , 他睡得频繁 , 我才能拴得牢靠,他一旦不睡了 , 慢慢也就遗忘了。

    吃腻的菜,撂下筷子,还会重拾吗?

    这圈子里的情妇小三儿 , 之所以终日惶惶不安,怕的正是金主食之无味这一天。

    我嘴硬不过维护尊严 , 男人不在,脸皮也得要,难道让外人看笑话吗?

    其实这张冷清的床,我躺得难受极了。

    睡到后半夜迷迷糊糊时,我听见门锁响 , 正巧我口渴,刚想招呼保姆送水,睁开眼出乎意料的发现屋子里亮了一盏灯,灯束昏暗,洒下一片影影绰绰的斑驳,笼罩于四方茶几上,暗红色的沙发堆叠了一团黑影,那影子在黯淡的光柱里晃了晃,归于寂静。

    我当是保姆 , 干涸冒烟的嗓子嘶哑对她说水。

    影子消沉了数秒,再度摇摆,细弱的水流敲打着杯沿,听上去仿佛有故事的人淡淡的低泣声。

    他朝我走来,走得快而轻,生怕惊了我的惺忪,模糊的轮廓逐渐清晰,我辨认出是谁,张了张口,却哽咽得发不出一个字。

    那杯水喂到我唇边,我机械性的含住吞咽 , 瞪大眼睛凝视面前这张脸,我刻入骨髓朝思暮想 , 又几近卑微不敢告诉他的脸。

    他耐心等我喝完,掌心蹭了蹭我下巴淌落的水珠,“傻了?”

    祖宗还是那副全天下欠他几百万的牛逼德行 , 骂骂咧咧的 , 可藏匿的温柔令我窝心。

    “老子想你想得睡不着,半夜开车回来看你,你他妈也不亲我一口?大眼瞪小眼给老子装纯情?”

    他干燥炙热的手覆盖我面庞良久,用力掐了掐 , 俯下身吻我的唇,唇齿厮磨间 , 他低哑着问,“刷牙了吗?”

    我双眼红肿 , 呆滞望着他,他喜欢我依赖痴迷他 , 无比温顺的模样,他伸出舌头 , 蛮横狂野抵开我门牙 , 勾着我不曾苏醒的舌尖 , 贪婪吮吸 , 连牙缝间残存的口水也一滴不剩的吃干。

    我浑噩无措 , 祖宗灵活的舌头和高超的技巧把我吻得一塌糊涂,我灵魂出窍了似的 , 软绵绵瘫在他怀里,十指本能扯住他衣领 , 将他脑袋向下拉,四排牙齿碾磨在一起 , 这万籁俱寂的深夜,两条舌死命搅拌的水渍声,点燃了炙热的情欲,祖宗分开我腿 , 手滑了进去,他摸得又狠又急,一下子捣入,湿漉漉的一滩。

    他愣了,掏出看,血迹在黑暗中也嫣红刺目。我小声说昨天才来。

    祖宗深呼吸,平复下躁动,他咬着牙骂我,“不能干你勾老子?”

    他发泄般啃咬我的嘴唇,吻到他也有些无力窒息 , 才舔干我和他唇舌相融的唾液,卷着咽下,唇压在我鼻尖。

    床头一缕清幽的月色,倒映着我和他纠缠的一双影,我细碎颤抖的呜咽,风骚又不知所措,说不出的勾魂摄魄。

    祖宗捋着我乱糟糟的长发,抚顺在背后,他瞳孔漾着水光,胜过我以往见到的,他所有相加的柔情 , “想我吗。”

    只三个字,我就哭了。

    这座我挣扎生存了四年半的城市 , 我看遍它的陌生,它的冰冷 , 它的虚伪肮脏和丑陋 , 是沈良州,这个正哄着我吻着我的男人,令它有了味道 , 有了温度,每一处角落 , 每一块砖瓦 , 每一缕空气,都变成绚丽斑斓的纸。

    纸见缝插针 , 合在我的岁月里,一笔一划勾勒出祖宗的模样 , 他的好 , 他的坏。http://m.zhuishubang.com/

    都使我着魔 , 痴傻 , 自甘堕落 , 迷失。

    我拥着他,感受他胸口的跳动 , 皮肤的滚烫,“良州 , 是梦吗。”

    他气笑了,狠狠拧我屁股蛋儿 , “是老子!白跑一趟,还把我当个梦。”

    我搂得更紧,倘若是梦,他骗我 , 就是梦。我不松手,他也无法离开我。

    我这辈子,为金钱,为爬高上位做尽恶事,伤天害理,泯灭良知。

    也曾天真无邪,以为这是一个多么美好和平公平的世界。

    十六岁之前的程霖,活在贫贱卑微的污泥中,无路可走。

    十六岁之后的程霖 , 男人的刀光剑影中卖笑承欢,魂消骨散。

    但我从未把自己的脆弱和恐惧剖露得如此彻底。

    我不怕失去男人,丢了这个金主,还有大把的金主贪恋我,渴望得到我。

    我唯独怕失去祖宗。

    我爱他给我的轰轰烈烈,给我的惊心动魄,给我的痛与笑。

    他让我重生,让我感受到我不是没有喜怒哀乐的畜生,不是一具重复着穿衣脱衣的玩物。

    他无声无息的刺进我的骨骼,我的血液,合二为一 , 供我存活,如虅蔓扎根 , 歪歪扭扭,遮天蔽日 , 再不可分割。

    “良州 ,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他呼吸喷洒我脖颈,哭笑不得,“我如果真舍得你 , 我也省心。”

    我完全没了骄傲,我哪来的骄傲 , 我摩挲着他的脊背 , “只要你留下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 良州,我为你做什么都愿意。”

    祖宗穿梭我发间的五指 , 倏而停了。

    我小小一团身子 , 犹如他衬衫一粒纽扣 , 他沉默半晌 , 说了句傻。反手一托 , 裹着我倒进被子里。

    我没问。

    他也未提。

    松原市发生的一切,都随着那场瓢泼大雨 , 彻底化为乌有,于这世上灰飞烟灭 , 永不浮现。

    祖宗抱着我睡到转天中午,他是被电话吵醒的 , 我是被他一声操他妈吵醒的。

    他提着裤子下床,风风火火离开了别墅。

    他走后不久,保姆慌里慌张冲进卧房,她透过镜子看细致画眉的我 , “程小姐,沈书记来了。”

    我动作一滞,变了脸,“沈国安?”

    我脱口而出土皇帝的名字,她低下头装傻,“在客厅。”

    我神色凝重,把眉笔扔向化妆盒,来回踱着步子,一时拿捏不准。

    应付男人我游刃有余,天下的男子 , 形形色色,无外乎是权钱的奴隶,美色的俘虏,什么端正,什么清廉,什么文人墨客,全都是放屁。

    一旦他们手握这些筹码,谁甘心做一张白纸,做正人君子,那不是亏了吗,拥有这些毫无意义。

    沈国安也是奴隶和俘虏 , 但他是具备强大侵略性的,老奸巨猾的男人。

    我强作镇定下楼 , 问保姆沏茶了吗。

    她没来得及回答,我嗅到飘散的浓郁茶香 , 目光循着 , 恰到好处落在沙发上。

    沈国安专心致志拨弄着陶瓷杯内浮荡的叶末,他姿态坐得端正笔直,样貌不显老 , 至少不像六十多岁,那份从容不迫的气度 , 不言不语也震慑十足。

    他听见脚步声 , 精准无误的望过来,微微仰起的面孔溢出和蔼笑意 , “怎么,有阴影了,不敢接近我吗?”

    我跨下最后几级台阶 , 走向客厅中央 , 敏锐观察了一圈 , 他喝了半壶茶 , 来得时辰不短 , 保姆大约被他叫住问话,因此家里剩下谁他很清楚 , 他却不走,明显是冲我。

    沈国安看了我良久 , 他笑容加深,“坐我旁边。”

    我吓得小脸发白 , 随口扯谎昨夜睡得不舒服,站着活动筋骨。

    碍于保姆在场,他也不好坚持,他问我识字吗。

    我说马虎认识一些。

    他指了指墙角书架摆放的一套崭新的《三国演义》 , “懂这个吗。”

    我摇头,“懂《西游记》。”

    沈国安怔了几秒,他好笑哦了一声,“既然懂,和我聊聊吗?”

    我口齿伶俐,说得嘎嘣脆,“一只猴,一个猪精,一个挑扁担的,护着一个唠唠叨叨的和尚取经。”

    我顿了顿 , “和尚长得好看,肉也香,就是不洗澡,也不换衣裳。”

    沈国安彻底愣住。

    我故意胡说八道云里雾里的,他不是好东西,一身骚毛的老狐狸,漂亮女人在他面前花式出彩儿,只能自惹麻烦,无论是萌芽,还是防患于未然,想踏实跟祖宗过日子 , 我必须切断他老子的歪念头。

    沈国安回味过来哈哈大笑,“很有趣的见解 , 我头一回听。还有吗?”

    我装没入耳,扭头招呼保姆换一壶热茶 , 保姆拎出放在桌上 , 我主动弯下腰给他蓄满,“沈书记,沈检察长傍晚才归 , 如果您着急,我打电话让他早点?”

    “不用。”沈国安干脆回绝,“他来不来 , 都不要紧。只会惹我生气。”

    他凝视我扣在壶盖上方的手 , 不知怎的,他忽然心血来潮握住一半 , 攥住几根光滑温热的手指,他掌心粗糙的横纹刮了刮指甲盖 , “还不如你 , 古灵精怪逗我开心 , 和你说话 , 我好像也年轻了。”

    突如其来的触碰 , 我险些摔了茶壶,心口怦怦直跳 , 迅速抽出了手,事态有些超出我掌控 , 我不着痕迹朝一旁的保姆使眼色,她很聪明 , 领悟了我的意图,进入客房关上门。

    之后半个小时,我故意把话题扯到四大名著,我了解不多 , 敷衍得不免吃力,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说什么,他都笑着回应,那笑令我发毛,令我恨不得即刻逃离。

    祖宗很快赶回,他进门动静大,哐啷吓了我一跳,不过我也松了口气。

    沈国安对他折返丝毫不讶异 , 慢条斯理端起茶盏,意犹未尽饮着,似乎猜中他会接到消息。

    换做普通父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掐一通架了,祖宗到底忌惮他只手遮天的老子,压着火冷冷瞪他,“省委不忙吗?”

    话里藏刀,沈国安听得明白,他侧目扫祖宗,“你当我来这不是为正事?”

    祖宗松了松颈口,“你和女人有正事。”

    “我约了省总部的关彦庭和几位军官,在望江楼设宴。明天傍晚 , 你记得过来。”他又看我,“带上她。”

    祖宗蹙眉,“带她干什么?”

    沈国安说我自有我的用意 , 你别问那么多。

    “你的用意?”

    祖宗让我上楼,我正好不想呆了 , 急忙起身往楼梯走 , 沈国安说等下。

    我脚步一顿。

    祖宗推了我一把,把我整个人推出去,他极大的敌意看着沈国安 , 眉目间桀骜不驯,语气寸步不让,“你是老子就了不起?你还想操儿子的女人?”

    祖宗的话直白又不堪入耳 , 还是当着我的面 , 沈国安下不来台,重重掷下茶杯 , 也蒙上一层愤怒,“你带上她 , 省委任免大会迫在眉睫 , 关彦庭和文娴大哥二决一 , 你和他有接触 , 比我了解深刻。酒宴很多人在场 , 你该明白轻重,不是你耍脾气的时候。”

    祖宗压根儿不想带我 , 也不乐意妥协,他大声质问你非搞个女人陪席过瘾啊?

    沈国安意味深长看了祖宗一眼,想提点他 , 又不便开口,最终撂下一句别把简单事复杂化 , 便摔门而去。

    祖宗烦躁揪断领带,他闭了闭双目,“他和你说什么了。”

    我犹豫不决,再不和也是父子 , 我一个外人,说错了捅娄子,说对了也不讨好,何必惹一身骚。

    我说他只是喝茶,没怎么讲话。

    祖宗面容这才缓和一些,他叫来保姆叮嘱了几句,又赶回市检察院。

    我预感这事不会轻易了结,不出我所料,第二天午后 , 沈国安的司机来接我,他说沈书记在车内等,我们先过去,沈检察长随后到。

    保姆想打电话询问,司机义正言辞制止了她,随即耐人寻味的看向我,“程小姐,沈书记不喜等人。沈检察长作为长子,也没这份特权。”

    这是放话威胁我,我不傻,怎会听不懂。

    识时务者为俊杰 , 惹毛了老祖宗,祖宗想留我又有什么用。

    我笑说当然不会耽误沈书记宝贵时间。

    司机脸色这才由阴转晴 , 我跟随他走出庭院,迈上铁门外等候的军用吉普。

    沈国安全神贯注批阅着放置在膝盖的文件 , 行驶出很远都没说话 , 差不多批阅完一半,等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时,他找司机索要电话 , 拨给了祖宗。

    祖宗果然不知情况,一听他带走了我 , 火气炸了,“你耍我?”

    “两个时辰后 , 我将程霖平安送回去,你不必担心。”

    祖宗说我现在立刻要人。

    沈国安不再理会 , 他挂断了这一通,交给司机 , 捏了捏鼻梁 , “找人绊住他 , 不许跑来捅娄子。”

    我心口沉了沉 , 他约关彦庭应酬 , 携带我已经很不对劲了,又藏着掖着回避祖宗 , 似乎这份应酬目的不纯,可一时半会 , 我猜不出他在盘算什么。

    车抵达望江楼,停泊在不起眼的角落 , 沈国安司机对这边很熟,一路引着我们抵达三楼,路过一座喷泉池,两名侍者推着餐车正进出一间包厢 , 门敞开的功夫,里面传出若隐若现的张老板。

    我一霎间驻足,侧头张望进去。

    果然是张世豪,他慵懒斜靠着红木椅,和他相对而坐的男人,脑瓜顶中间一道沟壑剃秃了,两侧留着稍长的头发,绑成辫子,四十出头 , 这一声张老板,便是由他口中喊。

    正朝门口的地上,倒着一名年轻男子,似乎被踹翻了,扶着桌角踉跄站起,穿着打扮比寻常马仔光鲜气派,约摸是个小头目。

    鬼剃头阴阳怪气说,“张老板,我虽然面子薄,但在黑龙江好歹也有点名望,场子纠纷到处都有 , 您何苦死咬不放呢。道上说张老板大度,遇事讲情面 , 今晚我没看出。”

    张世豪捏着一支玉烟嘴,套在金纸的黄鹤楼上 , 慢悠悠抽了一口 , 阿炳品出门道,他对鬼剃头说,“刀哥 , 豪哥有心放一马,传出去也要这张脸 , 您这位兄弟 , 当众砸场子,那可是豪哥的场子 , 东北打听打听去,张姓往这儿一戳 , 不绕道走算他眼瞎 , 还敢惹是生非?您几句话就了了 , 挺不地道 , 玩点真东西 , 哄乐了豪哥,您把人带走 , 我们不拦着。”

    我视线定格这一幕时,沈国安也察觉到 , 驻足停在我身边,他显然没料到张世豪会在 , 混黑道的一向夜晚出动,赌场街铺收款子,夜总会应酬泡马子,白天极少露面。

    他侧头问司机 , “怎么回事。”

    司机打开行程薄,搜索了几栏,“没他的消息。”

    沈国安捻了捻手指,挥手让司机先进包厢打点。

    捂着肋叉子龇牙咧嘴的小头目说,“豪哥,您不会想看我胸口碎大石吧?”

    张世豪掸了掸烟灰儿,嘴里嚼着泡泡糖,吹了个泡儿,玩味又痞气的动作经他演绎,像个彻头彻尾的浑蛋 , 浑得倨傲轻狂,浑得冷漠轻蔑。

    阿炳扬了扬下巴,立在墙角的马仔捡起地上空酒瓶,照着脑袋猛砸,啪嚓一声,碎裂了七八块,血流下的同时,马仔反手一抹,音儿都没吭。

    流里流气的小头目表情难堪至极,阿炳皮笑肉不笑,“我们豪哥就是吃见血这碗饭的 , 敢在他面前卖弄。”他指自己脑门,“玩儿真格的 , 否则豪哥不稀罕看。”

    小头目不言语了,灰溜溜盯着鬼剃头 , 吓得脸发青 , 鬼剃头舔了舔门牙,“张老板,既然您不买账 , 那这事儿按您意思办,我不过问。”

    话锋一转 , 长叹中透着阴恻恻的调 , “如今张老板,是东三省的总瓢把子 , 别说我们在您手底下求一席之地,就是白道的大爷 , 沈家的东北虎来了 , 也得给您让路。”

    张世豪眯眼没吭声 , 阿炳说刀哥有数就好 , 往后买不来的面子 , 您也别向豪哥提了,省得伤和气。

    我眉骨咯噔一下。

    沈国安目光寒冽注视那扇门良久 , 我从他脸上看到对翻覆张世豪这艘庞大的黑船,势在必得的坚决。他丢了三块油田 , 失去抢占吉林的先机,依然猖獗自负 , 口出不逊,落在白道眼中,他一定还有更深的底,更大的势 , 更精妙的局,否则他没这份心思,输一次足够他元气大伤。

    张世豪这潭深水,绝非白道一两次进攻伤得到的,乔四那场硬仗,尚且打了十几年,比他牛逼的人物,哪是容易搞垮的,祖宗这回也不过是延迟了吉林受制于黑道手中的时间 , 想连根铲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张世豪当初给了京官一个下马威,在众目睽睽之下超了对方的车,巴掌打得又响又疼,沈国安没管,因为没伤及他利益,他懒得惹麻烦,如今张世豪的马仔明着这么狂,背地里指不定怎么拿仕途当孙子,沈国安的枪口会慢慢对准张世豪。

    【明晚11点更新。豪哥关首长和女主大戏!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