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79 你的香味解我的酒【长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国安若有所思拆解着西装纽扣,视线牢牢锁定包厢内,几分朦胧,几分飘渺,四折乳白的丝绸屏风艳香浮动,袒胸露乳的九天仕女,把血气江湖晕染得多情而风流。★首★发★追★书★帮★

    张世豪掐灭了烟,玉烟嘴斜叼着,含糊不清的发音稀释了他的狠厉,“按规矩办,我手下搞废你地盘 , 我也不护短。”

    鬼剃头咬了咬牙,那点强颜欢笑也满盘溃散 , “张老板,阿峰跟了我多年 , 我赔钱 , 道歉,给足你台阶,传出去你不栽跟头,就这么不留情面吗?”

    张世豪仰头 , 鼻孔瞧他,倨傲狂气 , “情面和规矩 , 哪个大。我干了十七年,规矩没破过。”

    路子堵得死死地 , 鬼剃头喘了喘,一怒之下抬脚踢飞了小头目 , 后者猝不及防 , 身体凌空而起 , 直挺挺撞击墙壁 , 砰地巨响仿佛一颗陨石坠地 , 抽搐两下,倒在那儿没了声息。

    “妈的 , 正事办不好,到头来我给你擦屁股!张老板是什么人物 , 官场都是他孙子,他想超车 , 他想宰人,东三省任他狂,你他妈当重孙子都排不上号!还不给张老板磕头!”

    鬼剃头越捧越离谱,沈国安渗出的寒意几乎冻成冰,黑白两道泾渭分明 , 某种程度又官匪勾结,依赖、互惠、防备、算计多重交织,深不可测。融汇之处的水,脏且阴,捧过头了,祸从口出,当枪靶子的不是多嘴的人,而是让他多嘴的那个人。

    阿炳端详鬼剃头,察觉不对劲 , “刀哥,您今儿高捧了啊。我们豪哥可没这么野的口气,混饭吃,填饱肚子,有肉吃肉,没荤腥吃素的,您别挖坑挑事。”

    马仔蜂拥上前,揪住奄奄一息的小头目脖子,侍者摆好酒菜,低头默不作声后退,遮挡的障碍没了 , 沈国安不能久留,他扫了我一眼 , 我和他一同绕过喷泉,抵达预定的芙蓉阁。

    包厢种植了一株粉芙蓉 , 亭亭玉立在一方水池中央 , 潺潺的清泉流淌斑斓的鹅卵石,很雅致,也很精美。

    沈国安询问司机怎么情况。

    “沈检察长临时加会 , 他实在抽不开身,估摸结束要两个小时后 , 不会中途出差池。”

    通过沈国安蒙混祖宗的调虎离山之计 , 我断定并无其他军官受邀,他只宴请关彦庭。

    他带我的目的 , 十有八九想验证军区的传言。

    果不其然,穿梭过屏风 , 一张梨木圆桌 , 三把椅子 , 除非我蹲着 , 否则没有旁人的位置。

    沈国安挥手示意司机下去 , 等包厢只剩我和他,他笑着问我饿了吗。

    我说不饿。

    正对我的一扇窗 , 灯柱变幻,璀璨的霓虹闪来闪去 , 晃得眼睛睁不开,他合上窗帘 , 十分体贴让我坐下。

    他在主位,左右都挨着,我只好就近。

    “我记得初次见你,你穿了一件芙蓉图案的连衣裙,是吗?”

    我手不由自主一抖 , “我没印象。”

    沈国安斟了一杯花茶给我,饶有兴味打量,“你很怕我。”

    我说沈书记显赫威严,何止是我,人人都畏惧您。

    他扬眉,“畏惧我什么。”

    我坦荡直白,“畏惧您的权。”

    沈国安思索片刻,“除了这个呢。”

    我望着茶盏的描金花纹,“无权 , 就是百姓,有再多的钱,也要向权妥协,向势力低头,那还怕什么,难道我没长眼睛鼻子嘴吗?”

    他哈哈大笑,“很干脆,这样的话我平常听不到。”

    沈国安兴致愈发浓厚,我当他面儿故作失手碰摔茶杯,东倒西歪洒净了水,他抽几张纸擦拭我烫得泛红的手背,也就势握住了我。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发觉我没抗拒 , 握得更大胆瓷实,另一手重新斟满一杯 , “程霖,良州养在外面的女人 , 我基本都了解。闹出很多乱子 , 为这事我骂过他。你的聪明识大体,温柔美丽,委实很少见。”

    我看着源源不断注入杯口的水流 , “沈书记,我不是良家妇女 , 这点无须遮掩 , 您也清楚我底细。虎父无犬子,良州有您的风范 , 留下我,是因为我让他省心 , 能助他成事。您看三国 , 一定也熟悉历史。”

    他和蔼含笑 , 安静听我说。

    “历史上 , 唐玄宗夺了寿王妃杨玉环 , 闹出安史之乱,他落荒而逃 , 杨玉环死在马嵬坡。武则天入宫仅仅是才人时,根本不受宠 , 太子李治看中她,在唐太宗的后宫苟合 , 唐太宗知晓这件事,才临幸了武则天。我看书少,但是对唐朝的君主却很好奇。他们都是千古称颂的明君,偏偏做出糊涂事让后人笑话 , 幸好封建王朝的史官迫于天子威仪,不敢写得太详细,不然贞观之治也抹不掉臭名昭著。父亲抢儿子的女人,放在当今,即使称霸一方,无视伦理纲常,也必定会捅娄子。http://m.zhuishubang.com/”

    我纯情无害看向沈国安,“沈书记,三国里有这样的故事吗?”

    他眯眼,良久 , 主动松开了我的手。

    脱离他粗糙掌心的霎那,我暗自长出一口气,躲躲闪闪,不如斩草除根,将危机一锅端,让他惦记着更麻烦。

    装傻充愣没用,我不揣两把刷子,混不到现在,反而吊得他心痒痒,聪明人做聪明事,沈国安也不希望小二的灾难重演 , 我比小二的道行高多了,何况祖宗的脾气他清楚 , 惹毛了就是一桩丑闻。

    儿子抢老子的娘们儿,顶多算混蛋 , 老子睡儿子的马子 , 沈国安毁不起这份名誉。

    茶喝过半,司机隔着门支会了声,关首长来了。

    他人还未露面 , 干净低醇的嗓音先传来,“沈书记久等。”

    门随即推开 , 关彦庭边笑边脱着军装 , 当他看到坐在沈国安左侧的我,唇边淡泊的笑意微凝 , 我的出现明显出乎他意料,而且颇具深意 , 他隔着一束金灿灿的夕阳霞光 , 注视这一幕许久 , 很快恢复平静。

    “有女客。”

    沈国安问你们没见过吗?

    关彦庭轻声吩咐着警卫员 , 装没听见 , 沈国安兀自继续,“良州准备一起的 , 临时开会,把程霖送了来。”

    关彦庭若无其事迈步到桌旁落座 , 自始至终也没看我,如同陌生 , 他半玩笑说,“望江楼今日很热闹。沈书记的车,也被张世豪堵住了吗?”

    我掀开碟子,撬起瓶塞,为他们两人斟酒 , 沈国安说,“我恰好为这事找你。东北土匪横行霸道,他们猖獗得很,三司和军区,有义务携手解决。不出一年半载,张世豪的手,敢捅到官场了。”

    关彦庭接过我递给他的酒,道了句多谢,放在鼻下嗅了嗅 , “沈书记亲自找我商量对策,我该鼎力相助。”

    沈国安一听,正打算举杯,关彦庭又不急不缓说,“可不瞒沈书记,张世豪在东北,不可能连根拔起。警局,检察院皆有他眼线。包括省军区,他也插了针。仕途的风吹草动,二十分钟之内他势必知晓,他的针潜伏很深 , 查不到目标,无从下手。”

    沈国安手停在低空 , 缓缓沉了下去,随着那只手 , 表情也沉了 , 联合办张世豪是引子,为了达成同盟,才好有下一步深入 , 关彦庭直接挡了,他能痛快吗。

    “你管辖的地盘 , 也漏洞百出吗。”

    土皇帝不动声色的 , 扣了一顶渎职的帽子。

    关彦庭笑说沈书记贵为一把手,我的军区 , 不也是您的管辖吗?打黑不成问题,您发号施令 , 我听您的 , 您让我怎样 , 我照做就是。

    白道的顶级大人物 , 刀光剑影不见血色 , 藏在眼睛和嘴巴里,明面瞧不出争锋 , 却能使空气瞬间凝固,使旁听者汗毛倒竖。那种无形的压迫 , 幻化为丝丝缕缕的荆棘,扎得坐立不安。

    我提心吊胆坐着 , 听他们一来一往长枪短炮的博弈,一杯接一杯斟酒,半点错不出,酒过三巡 , 他们都有了些醉意,沈国安拍打关彦庭后背,脑袋凑过去,笑得讳莫如深,“我的命令你当真听吗?”

    “自然,沈书记的命令,无人敢不从。”

    “小关,你知道的,我很欣赏你。官场单打独斗,靠自己拼上来 , 这点骨气,九成的官僚都不具备。”

    仕途勾连,话仿佛一张纸,用唾沫浸湿,不捅破,留有三分余地。

    关彦庭沉默半晌,指尖捏着的杯子,摇晃到静止,沈国安也耐着性子等了他半晌。

    他神色了然于心,官场的老狐狸,七巧玲珑心 , 既是放大镜,也是显微镜 , 越站在高处,俯瞰全局 , 他藏匿的野心和虚伪 , 越办不到丁点漏洞不露的地步,总有缝隙可循,关彦庭没接招 , 他打着玩笑的语气,“沈书记邀我吃酒 , 这才是真正目的。”

    沈国安笑 , “官场这口缸,你我浮沉数十载 , 激流,漩涡 , 风平浪静 , 我们都经历过。我们图什么。”

    他食指蘸着酒水 , 在桌上书写一个字 , “升”。

    关彦庭满面惶然 , “沈书记还升哪里?您头上顶着天了。”

    沈国安摇头,“升 , 只有高度吗?宽度也是升。”

    关彦庭笑了两声,“沈书记的年岁 , 正是图喜庆,不喜欢寂寞 , 船上的人越多越好,您这艘船,少则即使,多则上百 , 东三省遍地桃李,派上用场时,争先恐后盛开,不差我一朵,我怕挤。”

    沈国安脸色更冷,关彦庭春风更深,两人杠上了,杠了足有几分钟,气氛愈发僵滞 , 警卫员在这时从包厢外走了进来,他站定向沈国安敬了军礼,俯身对关彦庭说,“文团长一小时前,清点了您手下一个营的兵,调往作战场大练操了。”

    关彦庭沉静的面容顿时阴云密布,怒涛乍起,“谁给他权力动我的兵?”

    警卫员说文团长在军区,没人敢招惹,营长有过迟疑,最终也默许了。

    关彦庭执杯的手,倏地拍在桌上 , 散布的锅碗罐碟,受不住这么大力道 , 倾洒出汤汤水水,瓷器碰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咣咣的响动 , 气压骤然冷了几度。

    关彦庭一向温润绅士 , 在练兵场说一不二,硬骨硬皮,私下待人处事儒雅平和得很 , 勃然大怒实属罕见,不只是我吓得屏息 , 连沈国安都不再讲话。

    我下意识偷看他 , 他那张老谋深算的脸,并不讶异 , 相反,他泰然自若 , 对文晟这鲁莽又出格的行动 , 早有所料似的。

    我隐隐明白了 , 他请关彦庭的用意。

    “一个不落撤回。”

    警卫员问以什么理由 , 已经开始大练兵了。

    关彦庭目露寒光 , “副总参谋长的命令,文团长不执行吗?”

    警卫员说是。

    他从衣领内掏出对讲机,匆忙走出包厢。

    沈国安这才明知故问开口,“文晟又闹事了?”

    关彦庭难得不曾和他打拉锯战 , 非常坦率说,“文团长倚仗他父亲 , 在军队明里暗里和我争斗,倘若一心为公 , 我无话可说,他强加私人恩怨,这令我忍无可忍。”

    沈国安也蹙眉,“他是我亲家 , 我尽量提点。关首长不必看在我和文德的颜面,对他一再忍让,适当镇压,没什么不可。”

    关彦庭脸色缓和,他举杯说,“多谢沈书记体谅,那我也不过分纵容了。”

    沈国安巴不得他俩打起来,打得天昏地暗,各自犯错 , 省委不容纳有违军纪的军官,阻止异己和注定废弃的棋子步入东三省仕途的至高阵营,是沈国安当务之急。

    这场酒席吃了四十分钟,酒喝光两瓶,沈国安的司机进来提醒他时辰,他喝得迷迷糊糊,仍不忘礼数,指着我让我替他送关彦庭离开酒楼。

    关彦庭撑着额头,一言不发,司机搀扶沈国安先行一步,我和警卫员也架着他往外走。

    警卫员倒是没避讳我 , 他急于提醒关彦庭酒桌上的失误,“参谋长 , 您怎么留下话柄了呢。军区的水比官场还深,本身就是定时炸弹 , 您倒好 , 跳了他的坑,自燃导火线。”

    关彦庭毫不客气将半边身子的重量压在我肩膀,任由我无比吃力拖拽他行走 , 警卫员见状伸手帮忙,也不知是否我看错了 , 关彦庭似乎拂开了他。

    他阖着眼皮 , 眉头紧皱,“他想要看我和谁斗 , 我如他愿,斗一场又何妨 , 省得他盘算更狠的 , 早跳早托生。”

    我不可思议问他你竟然知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他脑袋一低 , 额头砸中我鼻梁 , 正巧他张嘴要打嗝 , 我立马别开头,结果不是嗝儿 , 是他戏弄我得逞的一阵笑。

    我们迈下台阶,警卫员拉车门 , 我搀扶关彦庭进去,待他坐稳后 , 我叮嘱他早歇息,他没说话,掌心覆盖眉目,酒气片刻的功夫汹涌弥漫。

    我将毛毯铺在他腿间 , 一边整理一边询问警卫员家里远吗。他说参谋长居住在军区大院,不是很近,一路避免不了颠簸。

    “沈书记也有意思,他明知你主子固执,不可能与他为伍,何必多此一举呢。”

    警卫员说沈书记目的也达成了一半,他出马怎会走空,您只是参悟不透而已,毕竟不是仕途中人。

    我参不透?

    沈国安玩鹬蚌相争的把戏 , 一出草船借箭声东击西,引发关彦庭与文晟内讧,省委选举大会唱空城计,谁也进不去那扇门。

    我这双眼啊,看得透透的。

    我能抖机灵吗?大老虎的五指山下,过于机敏倒不如当个傻子。

    归根究底,关彦庭若不帮我,绝不会卷入流言蜚语,他难得在风月中失足,也失了他省委的宝座。

    沈国安对我,既感兴趣 , 也忌惮,我的心计 , 我在男人堆里兴风作浪的本事,足以构成他铲除我的根源。

    祖宗十几个二奶 , 没一个好下场 , 我一日不上位,便逃不掉被利用掌控的局面。

    高官情妇,就是穿金戴银 , 赤裸一双脚,踩着刀尖过活。

    我直起身退出车厢 , 手腕没来及从关彦庭腿间收回 , 忽然一股力道扼住,把我往里面强行拖入。

    我朝前踉跄扑倒 , 下一秒的状态根本不由己,我大惊失色 , 紧接着我跌落一面极其坚硬结实的胸膛 , 我错愕数秒 , 沉沉的墨香四溢 , 包裹吞噬了我 , 我一刹间醒悟,他在我作出反应之前虚虚实实的圈住我 , “别动,让我靠一会。”

    我怎会听他的话 , 靠一秒都不行,我手忙脚乱推拒他手臂 , 挣扎与纠缠间,他宿醉清醒了许多,掌心用力反扣我腰间,把我紧密压向他。

    “有人盯着。”

    我猛地停了。

    盯着?盯着关彦庭吗。

    我眼神机敏而不露痕迹 , 梭巡于窗外的四面八方,只着重观察静谧不易被发现的角落,我问他在哪。

    他闷笑,清朗好听,“这么相信我说的吗。”

    我怔了怔,恼羞成怒继续推他,他掌心不移开,隔着衣服轻轻拍打,“我很难受 , 想吐,你别折腾,就一分钟。”

    警卫员背对,犹如一座古老的破损的西洋钟,不摇不摆,不声不响。

    “他不会无缘无故带你过来。”关彦庭喉间暗哑,“程小姐,我也不能太正直,与官场太格格不入,理解吗。”

    我十指麻凉,顺着血液和四肢百骸 , 凉入骨子、五脏,物极必反 , 一股热流直撞脑瓜顶,我浑浑噩噩的 , 陷于被掌控的局面。

    关彦庭的唇贴上我脸颊时 , 我整个人僵住,我以为他很硬,每一处硬梆梆 , 尖厉凹凸,无坚不摧 , 原来他的唇也是软的 , 薄的,温热的 , 带着一丝潮湿,一丝试探。

    他沿着我面庞 , 一厘厘挪动 , 落在我涂抹了口红的唇角 , 辗转厮磨时 , 一抹嫣红烙印他唇上。

    他不曾吻合我 , 而是又一点点滑到眼尾的红痣,最终停在我耳畔。

    他的吻似水 , 似桃花清风,似海岸明月 , 淡谧,柔软 , 轻细,又不容忽视。

    关彦庭太温柔,铁血硬汉的柔情,是这世上最难抗拒、不忍打破的柔情。

    他舌尖很快速舔了下我耳垂 , 我敏感得抓住他臂肘,十指倏而握紧,我喊了声关先生,便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关先生。”他轻笑,“这个称呼很入耳。”

    我僵直脊背,他的口气白酒与红酒相溶,醇厚浓烈,“我允许你以后这样喊我。”

    他鼻尖埋进我发梢,深深呼吸 , “程小姐的香味,能解酒吗?我胃不舒服。”

    他绷着的身子一软再软,喷洒的热气烫得我颤栗,一簇细发顽皮,滑进他口中,他舌尖抵了抵,抵不出,被逗笑了,“闻不够,让我尝尝是吗?”

    他舌头咂弄下,“茉莉和百合。”

    我一时分不清,他演戏给暗中的刍狗看 , 抑或当真醉了,醉得流露出男人本性。

    我说还有一味桂花 , 闲着无聊自己晒的。洗头发浸泡水里。我想了想,补充 , “良州喜欢。”

    他嗯 , “男人都喜欢。你以为我是石头吗?”

    街角的灌木丛中晃动着几抹暗影,我看不到关彦庭的脸,他与我交颈 , 不过他的喘息在最后那道影子消失的霎那,窒了一秒。

    我小声问他是那些人吗?

    他长长的嘘 , “我眯一会 , 我困了。”

    他话音才落,车后方响起尖锐的鸣笛 , 在不断催促这车挪开,死人一般岿然不动的警卫员抬头透过后视镜瞧了一眼 , “参谋长 , 张世豪的奔驰。”

    我猛地一颤 , 扭头张望过去 , 我还没看清 , 两缕刺目的白灯倏而挺进,扎入眼底 , 接着这辆吉普顷刻弹跳离地,狠狠坠落 , 大幅度颤了颤,朝前滑行数米 , 好一会儿才停住。

    惊心动魄的撞击下,关彦庭护着我,直到一切平稳,他撤了手。

    我心有余悸 , 大口喘着,两车尾贴着头,破碎的撕拉声,在衔接处裂开,张世豪弯腰迈下车厢,他立在原地,摘掉刚戴上不久的鹿皮手套,扔进阿炳怀中,他动作极其利落潇洒 , 仿佛要开一场杀戒。

    他身后是冗长繁华的长街,交错纵横,南来北往,永无止息一般的热闹。

    投射下的大片阑珊灯火,他修长的身姿消融其中,朦胧而俊秀。

    他盯着这辆车,嘴唇动了动,阿炳点头,疾步迎上,敲了两下玻璃,不轻不重 , 砸在心尖,我莫名慌了神 , 手缝浮起一层薄汗,不敢直视那道慢悠悠逼近的身影。

    驾驶位的警卫员纹丝不动 , 摸向制服口袋里的短枪 , “参谋长。”

    关彦庭坐端正,捏了捏鼻梁,“降。”

    警卫员摇下车窗 , 风声澎湃灌入,阿炳的角度能看见关彦庭上半副轮廓和我的鞋子 , 他顿了两秒 , 笑说关首长的车,我没认清 , 撞坏的车灯,我们豪哥照价赔偿。

    关彦庭慵懒侧头 , 手握拳支在下颔 , 似笑非笑反问 , “哦?张老板不认识我的车。”

    阿炳躬身让路 , 张世豪的黑色衬衫被风吹得飒飒作响 , 时而罩下一缕,缠绕我裙摆 , 一黑一白,煞是好看。

    “关首长不也认识我的车吗?你占路不退 , 我只有强攻了。”

    【明晚11点见。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