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80 对我的女人感兴趣吗【长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恍然大悟说原来张老板是以其人之道还我其人之身。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影影绰绰的霓虹,仿佛迷幻的泡沫,从天而降,肆意笼罩,在关彦庭英气的面孔撒了一张斑驳的网。

    我从未见过如此懒散又漫不经心的他,脱下清冷的军装,少了一分刚硬和热血,多了一分儒雅与风流,“张猛。”

    警卫员回头,“参谋长。”

    “给张老板让道,你怎么停车的。东三省谁敢拦他的去路。沈书记的话你没听清吗。”

    警卫员说沈书记要铲除张老板 , 参谋长识时务,没有答应 , 左不过这几日的事,沈书记有了念头 , 是断断不会半途而废的。

    张世豪眯眼 , 再不济也是一条白道的,不管关彦庭怎么说,他都不会接这个话茬。

    街头巷尾的浮光掠影时明时灭 , 一霎间的大亮,张世豪看清吉普内的我 , 本就冷冽的脸色 , 一寸寸皲裂,沉没 , 他压着火,扯断袖口的线头 , “怎么 , 关首长也对我女人感兴趣吗。”

    我心脏骤然拧成一股绳 , 紧巴巴沉甸甸的 , 勒得窒息 , 我生怕他会说更出格的话,他怕什么 , 他不就是狂徒吗,他狂得有资本 , 有底气,我却没有。

    祖宗赐予我的一切 , 钱与地位,经不起半点折腾和波澜。

    关彦庭扬眉,他大拇指腹有旧疤,圆圆的子弹壳 , 深入皮肉半寸,直击洞穿,尤其狰狞,“张老板认错了,这可不是你女人。”

    距离远不显,这咫尺之遥,痕迹遮掩不了,张世豪触及关彦庭唇边一抹嫣红,属于女人的口红 , 他眸子迸射出交织猛烈的寒光,“是与否,关首长问她。”

    他掩去逼慑的意味,把玩碧绿通透的翡翠扳指,“我和她的渊源,深得很。”

    他不露声色的威胁,那枚扳指明晃晃的几乎要射瞎我,关彦庭沉默几秒,转头望向我,唇边的和悦隐隐褪色,失温,“是吗?”

    我不吭声。

    刚才两车剧烈碰撞 , 我在他怀中跌宕摇晃,长发凌乱打结 , 他一缕缕择开,抚顺到背后 , 露出我整张绯红夹裹着苍白的脸 , “你说给我听。”

    我被他温柔的凝视逼得退无可退,无所遁形,“关首长。”

    关彦庭不等我讲完 , 他染了墨香的食指扣住我唇,“我不是允许你有特权吗。”

    我弯曲的舌尖滚了滚 , 车窗外冷飕飕的目光凌厉如刀 , 无声无息割裂我皮囊,撕开不见天日禁忌的冰山一角。

    “关先生。曲折原委一时半会说不清。”

    我没否认 , 张世豪有得是法子揭开我的谎言,到时就难堪了 , 我当面打他脸 , 无异于引火自焚。

    关彦庭没表态 , 不阻止也不挽留 , 我推门下车 , 站在一簇灯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张世豪煞气凛冽与他隔空对视了几秒 , 关彦庭率先收回视线,嗤一声轻笑 , 缓缓升起玻璃,“走。”

    吉普车仓促驶离 , 那些刍狗也有了动作,灌木丛闪动的影子顷刻消失无踪。

    他们盯的目标,只是这辆军车,除此之外 , 我就算当街被扒了,他们也不关注。

    沈国安对关彦庭做了两手准备,最希望的结果自然是不费一兵一卒招安他为己所用,他不买账,沈国安也意料之中,容易啃的饼,招致麾下又有什么用处呢。

    文晟这颗棋子,在目前棋局上的作用越来越大,有勇无谋的他是钳制抗衡关彦庭的有力砝码 , 沈国安一丁点计谋,他都能上钩,一旦撕破脸,届时军区地动山摇,即使土皇帝不挡着,丑闻压头,省委也百分百拒之门外。

    而我,是一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揭露、深埋地下最危险的雷,军官沉迷风月、与婊子不清不楚,是混仕途的致命要害,说白了 , 关彦庭沾上我,基本保不住乌纱帽 , 纯粹自寻死路。

    沈国安和他明争暗斗了几年,他起初不打算玩太大 , 关彦庭深得军心 , 扎根基层,拥护者庞大,毁掉他很难 , 惹急了蔫老虎,咬一口更狠。

    如今沈国安捏着重磅筹码 , 未来局面怎样倾斜 , 不可琢磨。关彦庭那么精明,他早看破了 , 他顺水推舟故意留把柄,一定有他用意。

    倒是我 , 前有大房拦路 , 后有官场猛兽 , 内忧外患 , 成为了权贵的绣球 , 在尔虞我诈惊涛骇浪中被抛来抛去,谁又是第一个栽跟头的男人。★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胡思乱想之际 , 张世豪侵略性十足的大掌从头顶劈下,扼住我下巴 , “你主动,还是他主动。”

    我明知故问主动什么。

    他指力更重 , “谁他妈先亲的!伸舌头了吗。”

    他没骂过我,黑老大骂脏话,听在耳朵里的滋味和祖宗骂不一样,祖宗的牛逼哄哄 , 天下老子最大,张世豪干脆利落,沉稳而摄人心魄。

    我仰面反问,“和张老板有关吗。”

    张世豪捏着我脸颊大笑,“说得好。”

    他扭头问阿炳,“说得好不好。”

    阿炳看了我一眼,“好。”

    张世豪仍旧在笑,笑容无比阴鸷,他指尖似有若无摩挲我的唇 , 只是玩乐,而后他发现我的唇极其碍眼,令他生厌,他狠狠蹭掉,蹭得露出原本的肉色才停止,“伶牙俐齿的小五,你放荡不听话的样子,让我又喜欢又憎恶。”

    他笑得快,收得更快,猛地凝固,臂弯夹紧我 , 毫不吃力塞进车厢,我挣扎要钻出 , 他关上了门,一堵墙般伫在我面前。

    我跑不掉 , 索性逆来顺受 , 斜靠在椅背,媚态横波,“我一不是张老板的马子 , 你无权干预我,二。”

    我倾身 , 胸脯受挤压 , 朝中间的沟壑聚拢,一道深不可测足以容纳男人半指的狭长漩涡 , 映入他眼帘,我一点点从他额头流连下移 , 直至停泊他下颔滋长的青硬胡茬 , “张老板能奈我何?你打打杀杀那一套 , 对付男人尚可 , 对付我 , 传出去贻笑大方,你还有法子吗?”

    他垂眸盯着被我牢牢攥在手心褶皱丛生的衣领,他的锁骨 , 他的胸口,裸露了一大片 , 在这灯火阑珊的波光内,白皙而诱人 , 恍若一味毒药,用它美好的颜色,蛊惑世人泥足深陷,难以自抑品尝。

    “男人收拾女人 , 有一万种方法。”

    夜晚也有熙熙攘攘的尘埃,只是它太黯淡模糊,直到它飘落在张世豪肩膀,我一把揪住,将他上半身拽向我,“那张老板打算怎么收拾我?”

    我拉他的手探入裙摆,他用力一捅,我咬唇溢出一声呻吟,“真不巧,张老板白白生气了呢。黑道的不宜见血,改日吗?”

    我唇游移到他耳畔 , “我引诱良州,他从未那么快缴械过,张老板上一次,吓了我一跳呢。”

    我笑得媚,坏,奸,毒,那般嚣张的春风得意,风骚入骨,我断定他不是饥不择食到连经期女人都操的禽兽,他马子也并非摆设,哪个不能让他弄爽?

    他眼底倒映我幸灾乐祸明艳灵动的脸庞 , 那一丝目光犹如海啸的水面,波涛起伏 , 澎湃阴森,“下面那张小嘴不行 , 上面这张嘴呢。小五 , 你的宝贝舌头,我领教过。”

    我来不及反驳,才张口 , 他手指迅猛卡入,闪电般插进我喉咙 , 稳准狠摸到嗓子眼那块嫩肉 , 我疼得顿时变了脸色,干呕不了 , 无助的使劲抓挠他手腕,但我揪不出他 , 他仿佛钉死在我咽喉 , 随着我呼吸而一厘厘挤入 , 他三分之一的骨节 , 都戳了进去。

    “他怎么吻的。摸你了吗。”

    我直勾勾瞪着他 , 涨红、铁青、苍白,轮流浮现我面容 , 他丝毫不手软,不退缩 , 甚至进得更深。

    我扛不住了,动一下喉头撕裂般痛 , 我艰难摇头,他一拔,我整个人失重跌进他胸膛,大口汲取赖以求生的氧气。

    他打量着中指缀满的晶莹剔透的唾液 , 趁我迷迷糊糊时,撩起裙摆,挑开幽深的嫩孔,整根没入。

    他不断加手指,一根,两根,直至三根。一边发力捣弄,一边问我收拾得了吗。

    我云里雾里,恍惚失魂 , 什么也顾不上,听不见,看不清,想不透,残存的理智幻化为力量,死死扯住他,不让自己跌落在地。

    来月经搞是最舒服的,女人这几天不碰则以,碰了就刹不住闸,浪得要人命。下面经过血水洗礼,滑溜溜的 , 男人也觉得刺激,只是太腥太脏了 , 不在意卫生的,专拣小姐经期干。

    圈子里就有接这活儿的姐妹儿 , 一个月只出五次台 , 血来出,血干涸了歇业,她穿白裙子坐台 , 里面红红火火,外面清清白白 , 极大的反差美 , 有讲究的。老鸨子私下喊她血姐,风月场说 , 她比水妹还牛,吹水的技术也有少数外围能干 , 只不过吹不多 , 血姐这么豁得出去 , 快绝种了。

    她年岁挺大的 , 还生过孩子 , 血流得很冲,经期涨奶 , 小姐加奶妈的活儿,她都包了 , 尤其第二夜她卖钱最高,一晚一万零八百 , 不做措施,直接来。

    有陪酒的VIP公主在她结束时进去瞧过,沙发地毯都是血,客人裆部都染红了 , 她最先打开了我对权贵的认知,那些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大佬巨鳄,对性的追求有多无底线,多不堪入目。

    张世豪抽出手指,他完整的右手浸泡在血浆里,滴滴答答从指甲盖淌落,他放在鼻下闻了闻,唇边笑意渐浓,“小五的味道 , 我戒不掉了。”

    一下子空了,满满当当的舒服感烟消云散,我咬牙强忍小腹他逗弄出的燥热,媚眼如丝攀附他脖颈,朝他脸上一阵阵吹气儿,“张老板,你当我是雏儿吗。这点把戏就想征服我?”

    他不恼,指尖的血如数抹在我脸上,猩甜晦涩之气铺天盖地,纳入鼻息,我禁不住作呕 , 他漆黑的瞳孔,漾着我这副狼狈又暧昧的模样。

    “小五 , 我们打个赌。你的人和心,最终都是我的。”

    这一刻 , 我是一百二十个不信。

    我从未爱过张世豪 , 半点不曾,我深刻明白,我对他连喜欢也谈不上 , 我和他的风月是我的耻辱,我的痛恨 , 我的败笔 , 他亦是如此。

    我急于摆脱他的桎梏,他也防备我的算计 , 我们绞杀在黑白现实里,各司其职 , 又违背初衷 , 违背身份 , 庞大复杂的利用胜过那微薄的夹缝里生长的可忽略不计的情。

    祖宗于我的世界根深蒂固 , 这天下任何男人 , 也无法从我心尖把他剜除。

    哪来的心与人,属于他之说呢。

    我回到别墅 , 保姆一见我脸上的血,当即脚发软 , 尖叫了出来,我严肃警告她不许说 , 只当没有发生过。

    她慌里慌张的检查我是否受伤,我扯谎这不是我的血,是路人的,不小心溅到了。

    我狂奔进二楼卧房 , 拧开水龙头,涂抹着洗掉血迹,皮肤混合了三个男人的气息,渗透入毛孔,风吹不散,水淋不净。我烦躁脱光了衣服,泡在浴缸,这一泡,疲倦至极睡了过去。

    祖宗临近午夜风风火火赶回 , 他破门而入,掀开床上被子,发现我不在,朝空荡昏暗的房间大喊程霖,他嗓音发抖,很明显的抖,我一激灵,浮出凉透的水,他听到哗啦的声响,踢开浴室门,我一丝不挂躺在乳白宽敞的浴缸内 , 头顶是摇曳的橘灯,是一圈圈漫开的波纹 ,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二话不说冲过来抱住了我。

    祖宗坚硬结实的手臂缠紧到我窒息 , 透不过气。

    我不知所措 , 下意识的回抱他,问他怎么了。

    他急促的喘着,他的语气 , 他的惊慌,皆是失而复得的惊喜和庆幸 , “你还在。”

    我茫然好笑 , “我不在这儿,我去哪。这是我们的家呀。”

    他圈得更紧 , “程霖,老子吓怕了。”他魁梧的身躯细微的颤栗 , 不能自抑的滚烫和颤栗 , “我以为回来看不到你。”

    我一霎那红了眼眶 , 我哽咽说我永远在。

    祖宗僵硬紧绷的脊背 , 在我的触摸和安抚下 , 倏然垮塌,他像是坚持了一路 , 恐惧了一路,担忧了一路 , 当真切的感受我拥抱,才松懈了全部。

    “程霖 , 我还要你,你就不能跑。”

    我从他腋下钻出,“那你不要我了呢。”

    他郑重其事想了片刻,“不会 , 老子又不是太监。你还能操,我就要你。”

    我又哭又笑,我不敢告诉他,我历经多大的惊险,才逃过沈国安的邪念,利用,即使我的分量不够父子相残,也是一场极大的风波,风波席卷 , 寸草不生,毁灭的何止是声誉那么简单。

    祖宗擦我的眼泪,他以为我受了惊吓,抱着我一分一秒也不撒手,我瑟瑟缩缩窝在他怀里,一声声喊他名字。

    他嗯。

    我说良州。

    他乐此不疲,不厌烦的继续嗯。

    我说我很快乐,是你给我的快乐。

    就算所有人都说,我是错的。

    千错万错,千不该万不该。

    我也愿意错到底。

    它结出的果子,苦的 , 酸的,臭的。

    都没关系。

    它是我这辈子 , 第一次,也许是唯一一次 , 亲手种下的。

    祖宗哄睡了我 , 拿着手机踱步到阳台,他压着声音,但透过窗子还是传了进来 , 他语气震怒狂暴,我隐约听见 , 是沈国安在回应 , 他理亏在先,任由祖宗发泄 , 这通电话讲了十分钟,祖宗最后撂了一句不管你利用她什么企图 , 我不许你再动一下。

    祖宗那几天很谨慎 , 下班立马回来陪我 , 休息日也不出门应酬 , 实在推脱不开的 , 也会带上我,我在车里等 , 他匆忙几杯酒应付,那些官二代当他面儿打趣说 , 祖宗那玩意是不是不行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第六天,白道发生了件轰动的大事 , 祖宗岳父七十大寿。

    两家关系因为这段不和的婚姻闹得挺不愉快,借机从根儿上缓和再好不过了,文德当了半辈子高官,算是体面风光的退位了 , 可惜他生了个鲁莽的儿子,文晟在军区屡次惹祸,仕途得罪光了,文德的寿宴不敢大张旗鼓操办,唯恐落口实把柄,听祖宗的秘书说,拿请柬去现场道贺的也就百十来人,比起他势力,稍显低调寒酸了。

    筵席晚上七点开始 , 祖宗五点就出门了,这么重大的场合,他势必和文娴成双成对招待宾客,演也要把举案齐眉夫妻恩爱的戏码演足了。

    权贵的婚姻,有几个建立在感情基础?无非是强强联合,最惨了也是身家清白,书香门第,必然顾虑一些因素,没那么纯粹结合。

    祖宗前脚离开,不足几分钟,保姆后脚跑到阳台招呼浇花的我 , 她说沈太太来了。

    我一愣,这邪门儿了 , 她老子寿宴,这节骨眼找我来干什么。

    文娴出马 , 必有火坑。不是当时 , 就是过后不久。

    我把喷壶递给保姆,戒备警惕走出阳台,直奔客厅。

    文娴立在玄关 , 时不时抬腕看表,似乎也很赶 , 她打扮得格外靓丽 , 之前几面,她顶多算端正 , 今日绝对配得起风姿绰约,文娴的五官其实挺秀丽 , 只是面由心生 , 虚假圆滑得很 , 一如我美艳 , 眉梢眼角却盘着歹毒刻薄 , 正经的豪门大户,不会认可我做媳妇。

    我笑眯眯扭屁股迎上前 , 途径茶几,弯腰斟了一杯 , 自顾自喝了口,“沈太太父亲大寿,怎么得空跑我这一趟?”

    我不曾邀请她坐 , 也没给她水,她不觉难堪,“我来给程小姐提个醒。”

    我挑眉,“哦?先不论沈太太居心叵测 , 用意不良,您这份心啊,我领了。”

    “良州以女婿身份出席我父亲寿宴,官场的众目睽睽,何尝不是我们婚姻的见证,往后程小姐想摆在明面的可能,更微乎其微了。”

    我当然知道,大房露面出风头的次数越多,二奶的处境越困顿 , 越见不得光,文娴从前不争,懒得八面逢源,她为了扳倒我,也是煞费苦心。

    我面不改色,拂了拂水面根本不存在的茶叶,“程式化的婚姻,生活如一潭死水,没有激情,没有颜色,连孩子夭折了 , 丈夫都不闻不问,就算正大光明 , 不也是味如嚼蜡吗?爱情是水,婚姻是井 , 没有感情的婚姻 , 是井口的太阳,井无水,很可悲了。日以继夜的曝晒 , 干得掉渣,百般折磨。沈太太以为我羡慕你什么?羡慕死气沉沉的岁月,慢慢把青春耗费在独守空房吗?”

    “这世上的男人和女人 , 都会面临这样的情况。而你 , 你连成为一潭死水的机会都没有。”文娴摆弄了两下颈间系挂的喜气洋洋的红丝巾,她出奇的意气风发 , 仿佛有什么把握,是我天大的运气 , 天大的手段 , 也很难挣脱的。

    “和你身份相同、所有被男人左拥右抱看似风光的情妇 , 不过是搅乱这池水的石子 , 你明白石子吗?无聊的行人 , 捡起打一个水漂,看它涟漪四起 , 觉得很有趣。程小姐,你告诉我 , 有谁会把踩在脚下的石子,揣进口袋呢?脏了他体面的西装 , 污了他尊贵的人生,泥里的东西,就安分在泥里,少妄想飞上云端 , 那不是你的位置。”

    我一言不发,她兴致勃勃擦拭着无名指的钻戒,“我父亲的寿宴,坐收渔利的人是谁。今天良州很长的时间都不在,程小姐不妨猜测自己将有什么厄运?”

    我们之间,曾经的一幕仿佛反转,她手背掸了掸我脸蛋,“不是我动你,是良州也不敢忤逆的人要动你。我很可怜程小姐,到底是美色 , 还是聪慧,诱惑了这么多猎手,对你生出歹心。”

    【男女主情感大戏阴谋大戏的第一波高潮来了,明晚11点。明后两天延续这波高潮~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