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章 叫哥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霍东来脸色微凉,喉结上下滚动,呼吸节奏微乱但很快调整过来。

    看着她脸上露出悲壮的预备英勇就义的神色,还有她刚刚僵硬的仿佛受了天大委屈异样泫然欲泣的嗓音,让他心中闪过一丝异样。

    “暖暖,如果今天是别人用谢家的老老小小威胁你,你是不是也bā光了把自己送上去牺牲?”良久之后,霍东来开口,嗓音沉哑。

    谢暖听了这话,胸口一口闷气没上来,气的胸口起伏不定:“像我这样没权没势没钱的寡妇,霍先生希望我怎么做?不按对方要求bā光了送上自己,难道看着我的亲人出事吗?”

    “你什么时候这么在意亲人的命了?”霍东来的眼神冷下来,线条深刻的脸上阴郁森寒。

    车中的气压异常的低。

    低的让谢暖瑟瑟发抖,脑袋却清明起来,现在霍东来根本就不是在跟她谢暖说话,而是许暖暖!

    什么“看来尊严比你亲人的命重要这个原则,你一向很坚持。”

    什么“你什么时候这么在意亲人的命了?”

    是过去许暖暖不在意自己亲人的命吗?

    霍东来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忽而伸手来,把谢暖的裙子扯回去,娴熟的给她穿好拉上后面的拉链,顺带把安全带系上,然后启动了车子。

    这一路上霍东来一个字都没说,谢暖想清楚霍东来现在的状态,也就冷静下来了。

    对方不管她答不答应,已经把她当做另外一个人的替身对待,并且逼着她也认同做那个人的替身!

    谢暖权衡左右,觉得眼前替身不替身的问题不重要,咬着牙说:“霍先生,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我公公和我儿子?”

    霍东来阴沉难看的脸上没有半点神色变化,仿佛没听到她说的话一般平稳的开车。

    谢暖心急如焚,伸手抓住霍东来的手臂,可也知道开车不能被影响,所以也不敢用力:“你还有哪里不满意的?霍先生,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她一直焦急的说着问着,终于等到红灯的时候,霍东来停下车子才扭头,目光浅浅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声音冷冽如冰:“你公公用玻璃伤了人,对方报警,抓了你公公。”

    “什么?”谢暖惊骇不已,一点都不相信:“不可能,一定有误会吧!我公公是非常本分的人,不可能回去挑衅别人……再说你怎么知道?”谢暖仓皇的盯住他,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绿灯通行,霍东来重新启动车子,俊美的脸上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嗓音也冷淡的没有半点感情,完全不理谢暖说什么,只是转述:“出事之后,居委会的人去医院通知你婆婆,你婆婆当时就急晕了,医院杨主任打电话给我,我让高晟去处理。”

    谢暖咬着牙,不敢相信。

    车子在看守所停下,霍东来阴沉着脸说:“去吧!”

    谢暖紧抿着嘴,一言不发的下了车。

    见到办案的警察,居然还见到公司法务和另外一个人。

    法务跟谢暖设计部不是一个部门,只是见过而已。

    可对方见了自己十分亲昵说:“谢暖啊你可来了!情况有点复杂啊!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学长,刘明律师。”

    谢暖跟这两个人握了手,法务对谢暖说了事情的原委和严重性。

    原来事情起因是谢暖的儿子谢岩,也就是土豆被同学骂是没爸爸的野孩子,和他妹妹一样没人管早晚都要死。

    土豆被惹急了跟对方打架,把那小孩的耳朵咬出血了。

    对方家长也是蛮横不讲理的,来了之后护短,居然当着老师的面踹了土豆一脚。

    这刚好被刚赶过去的谢暖的公公看到,他居然发了疯似得上去跟那人拼命。谢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公公,平时什么都能忍的公公,居然能拿着玻璃瓶砸人。

    不但砸伤了对方的脑袋,还用碎玻璃碴子扎到那人脖子上,出了很多血。

    “孩子打架本来是小事儿!而且咱们这边原来是有理的,可……咱们这边老爷子先动手,对方现在还在医院!”法务对谢暖说着,为难的看了一眼刘明律师。

    律师说:“对方律师跟我接触过了,他们要以蓄意谋杀来起诉谢老先生,而谢老先生现在一言不发,什么都不说,我这边不好辩护!”

    法务又说:“这种事儿,主要还是看对方,最好能和对方庭下和解,谢暖,你可能还不知道……”

    法务压低了声音说:“被打的那位是榕城有名的房地产商张钧豪,家里有钱有势据说还涉黑……赔钱对方未必稀罕……如果他们铁了心要追责,你说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是吧?”

    “是!”谢暖低头:“我知道了……谢谢!”

    谢暖去看了公公,这个平时老实巴交老头也挂了彩,头上的伤口都被处理过。

    这会儿低着头一言不发,任谢暖怎么哄怎么劝就是不开口。

    最后谢暖说:“爸,我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你。”

    “别来了。”谢暖的公公这才开口,只是始终不抬头声音一下子:“我跟你.妈交代了,房产证交给你你去把房子买了,带着两个孩子和你.妈去大城市看病……”

    谢暖公公的声音变得激动又沉重,竟然像是交代遗言一样:“我把你妈交给你了,你要答应我,好好孝敬你.妈,给她养老送终。”说完就站起身,朝里面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探视室。

    谢暖觉得非常奇怪又焦急,可是公公走了,她只能出门。

    法务见她出来就迎上来问:“怎么样?”

    谢暖摇摇头,法务说:“老爷子挺倔的,咱们还是再想想办法吧!”

    三个人出了拘留所,法务突然说:“暖暖,我和师兄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啊!”说着给刘明律师使眼色。

    谢暖说:“今天真是太谢谢您二位了!我还想请你们二位吃饭……”

    “不用不用!”法务笑:“都是应该的!有什么进展再联系。”

    两个人迅速的离开,而谢暖的目光却扫到了依旧停在路边的黑色的世爵……

    斜阳余辉渐渐黯然,华灯初上,坐在世爵里的霍东来看着不断闪烁的手机,目光沉了沉,终于还是接起:“阿姨。”

    电话那端程夫人的声音依旧慈爱:“东来,下班了吗?”

    “还有些事儿没处理完。”霍东来的嗓音低沉冷漠:“阿姨,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嗯,你问。”

    “您怎么突然想到榕城来旅游了?”

    “我几个朋友给我推荐,说这里风景优美……”程夫人顿了一下,又笑说:“还有就是雅堂,他在国外的导师受邀来中国交流,他也回来……雅堂这孩子因为四年前的事儿……始终……他不肯回家,我只能来见他,碰巧你也在……”

    程夫人说着声音很是温柔:“东来,你和颐文是好兄弟,颐文的弟弟就是你的弟弟,他过去做过一些错事,可是过了这么久了……就当给阿姨和颐文一个面子,你就原谅雅堂,好不好?”

    霍东来半阖眸子,淡淡道:“阿姨,如果四年前的事情重演,我想我不太可能给程颐文面子。”

    这凉薄的声音让对方沉默了好大一会儿。

    霍东来的目光透过车窗看到站在拘留所门口的单薄身影,声音越发阴冷:“今天就算了,改天我带人亲自去跟阿姨见个面吧!”

    “东来……”对方错愕。

    “如果阿姨以后想知道我的什么,可以直接问我或者高晟,米丽这样有天分的设计师,我其实不想开除。就这样,再见。”

    霍东来挂了电话,推开车门下车。

    他的步子很稳,修长的腿在谢暖面前停下的时候,看到对方咬着下唇,贝.齿之外的皮肤上渗出半圈血印子,突然伸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