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六十九章 守护者(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忍者啊……好远啊……曾经是。怎么了?”

    夜羽有些恍然,他都忘了他前世的确是一名忍者,毕竟重生之后发生了太多太多。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夜羽有些兴趣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笑着问道。

    “前辈,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我们到会客室好了。现在主殿需要让门下弟子打扫一番。”

    骆玉笙虽然不解,但她觉得这是拉拢这位神秘强者的机会,她直接提出了邀请。

    夜羽看了看五人的表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因为他也有许多的问题,而且他在红尘中生活了三年多,对神话故事里的昆仑也是神往已久,他也想在这里滞留几日。

    “昆仑果然不愧为仙境,这里的景色简直是万中无一了。”

    夜羽一路上也被昆仑的美轮美奂的景色深深震撼到了,若是他没有背负重责大任的话,这里绝对是一处颐养天年的天堂。

    “前……道友说笑了。我辈修士哪一个不是拼了命xiu liàn,为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寿与天齐,所谓的景色也就是骗骗世俗那些凡夫俗子罢了。”

    骆玉笙原本想称呼梦魇为前辈的,可是对方希望平辈论交,所以她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忘了给道友介绍了,这位是我的二师弟,俗名高上培,道号鬼见愁。”

    骆玉笙指着五人里唯一一个长相有些凶神恶煞,身穿紫金战甲的光头男子说道。

    夜羽跟高上培点了点头,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曾经也接触过跟高上培长相酷似的刀疤男。只不过那个男子早就已经不知所踪,生死也无从考究了。

    “梦魇道友有礼了。”高上培看到梦魇对他微笑点头,他立马双手作揖。

    “这位是我的三师弟,也是我未来的夫君,他叫洛无情,道号冷血。”

    当骆玉笙介绍起洛无情时,脸色还是难免一红,毕竟他们的关系才确定没多久,还是有些不习惯。

    “洛道友是个性情中人啊,很不错呢。”

    夜羽对于洛无情还是比较欣赏的,尤其是洛无情那股舍身忘死的精神更是让他感到动容。

    “道友客气了。”

    重新换上一袭黑色道袍后的洛无情也是一脸酷酷的对着梦魇抱拳说道。

    “这位是小师妹,俗名上官千寻,道号则是冰雪仙姑。”

    骆玉笙指了指从始至终就像是一座冰山一般的白衣长发女子介绍道。

    “这位看上去年纪最大,实则是我们的小师弟的男子叫马飞,道号更是俗不可耐了,财神爷。”

    当骆玉笙介绍最后一个人时,则是有些无奈,她不知道她的师尊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收一个隔三差五往红尘中闲逛的人。虽然他的确有修行的天赋,但是却无法静下心来,这样的人又怎能无欲无求的修真呢?

    “大师姐,怎么这样啊……”

    原本一脸兴致勃勃的马飞,在听完骆玉笙的介绍之后,立马萎了下来,他一副深闺怨妇的眼神看着骆玉笙的背影。

    昆仑的会客室是一座山峰,几人陆续降落在此山峰里的一座凉亭中,这里不仅可以眺望四方美景,也可以让人的心在顷刻间感到安静与凝神。

    “还未请教道友来自何方?”

    骆玉笙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问题。

    “我看道友背上背着神剑,应该是剑修吧?说到剑修的话,也只有蜀山剑派了吧?”

    这边夜羽尚未开口,而是低着头品着昆仑的仙茶,另外一边的洛无情则是一副了然于胸的口吻说道。

    “我叫宇智波鼬,道号梦魇。并不是此地的修士,而是来自遥远的彼方,久闻昆仑的大名,所以前来拜访。”

    夜羽只是轻轻喝了一口昆仑的招待茶,他放下茶杯之后,看着五人说道。

    “不会吧?宇智波鼬?可是那个写轮眼一族的宇智波鼬?”

    正当骆玉笙等人沉默不语时,马飞突然一副见鬼的表情跳了起来大叫道。

    “老五成何体统?不知道平心静气吗?听你的语气,你似乎认识这位鼬先生?”

    骆玉笙冷冷的看着马飞质问道。

    “对了,马兄,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为了你一副见鬼的表情?”

    夜羽眉头一皱,知道他叫宇智波鼬的只有玄武大陆的生灵才对。哪怕是鬼舞他们也不知道他曾经用过宇智波鼬这个名字才是,为何这个昆仑山的小师弟却对宇智波鼬的事情知之甚祥?

    “不会吧?那个不是动画里虚构的人吗?我有点凌乱了。”

    马飞虽然震撼,但他终究不是常人,很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众人先是震惊,而后则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宇智波鼬。

    “说起这个,师尊曾经说过在那个岛国里有一个可怕的家伙存在,其修为不在他之下,好在那个人是我们东方修士。

    我听师尊说那个人的道号是岸神。”

    骆玉笙将她曾经从白眉老祖那里听到有关那个神秘岛国的岸神的事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看来那个神秘莫测的岸神跟那个动漫的作者有脱不了的关系。”

    夜羽心中却是疑问连连,但他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仿若他们聊的不是他的事一样。

    “对了,那两个老外说什么守护者,到底是什么意思?”

    夜羽已经将白眉老祖安全的消息告诉了五人,他想起了那两个老外曾经说昆仑是守护者,到底是守护什么?

    “所谓守护者就是守卫住这片国土山河。

    想必道友看到了,昆仑是位于这个国家的边境,而我们昆仑的使命就是守护这里的九州大地。

    至于其他的原因我们几个也不知晓。具体的要等到师尊回来问他本人才行。”

    骆玉笙虽然震惊马飞说的那个故事,但她还是简单的说明了何谓守卫者。

    “这样啊,那么在下先告辞了,等到几位师尊回来后,我再登门拜访,后会有期。”

    夜羽自然明白骆玉笙说的话有一半是假的,不过眼下他有几件急事需要立马着手处理才行,他没有时间在这里欣赏绝景。

    “道友如果要去找岸神的话,可以让老五带路,毕竟他的家族在世俗界有不小的影响力,想必可以帮得上道友一些小忙。”

    最终夜羽带着马飞离开了昆仑山的结界,因为他觉得骆玉笙说的不无道理。毕竟有时候凡俗的事情需要用凡俗的力量去解决才行。15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