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你不是我的归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凯特怎么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潇潇,他有手有脚的,自己会走,你不会是让我把人给你绑过去吧。”

    “没这么严重。”骆潇潇把凯特按在旁边的椅子上,“他的腿现在行动不便,要做轮椅过去,所以请你帮忙。还有他的意志可能不那么坚定,必要的话做做思想工作。”

    凯特猜到事情肯定不简单,“潇潇,你为了报复汝炀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他弟弟都被你拖下水。”

    “她弟弟本来就在水里。”骆潇潇从手机里翻出炎夏的照片给她看,“你知道这个人谁吗?”

    凯特还记得她,“不就是汝炀的绯闻对象。”

    “是,她同时也是汝冰的女朋友。”

    凯特倒抽一口凉气,“你们四个人关系真乱!婚礼她会参加吗?”

    “我会邀请她。”

    骆潇潇装好礼服,然后告诉凯特汝冰在哪家医院,等待明天暴风雨的来临。

    如果爱情走到终点,请让我亲自画上句号。

    次日,骆潇潇和凯特分头行动,骆潇潇精心打扮一番,然后来到海港。

    汝炀站在甲板上等她,微微起了风。他穿了一件灰色格纹西装,头发随意搭在额头,风拂过吹起刘海,露出平滑的发际线和饱满的额头,看起来像民国时期渡洋留学的富家公子哥。

    骆潇潇穿了一件白色长裙,微卷长发披散下来,两个人这个样子见面,都是久未有过的清纯打扮,有种回到大学时光的感觉。

    “我知道,你会来。”

    汝炀微笑,向骆潇潇伸出手。他和骆潇潇从二十岁那年第一次见面,到现在而立之年,中间因为他留学离开三年,此外没有分开过。他相信,他们还会一起走过不惑、知命、花甲、古稀……从青丝年华到白发苍苍,每一个十年都不错过。

    骆潇潇握住他的手,然后张开双臂抱住汝炀,拥抱自己最好的青春时光。

    汝炀笑得更高兴,他以为骆潇潇原谅他了,用力抱起她转圈,任风吹起骆潇潇的白色长裙,像一对青春期的初恋情侣。

    “潇潇,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汝炀不停大声喊着,仿佛回到年少热恋时光。婚礼是一个仪式,会让相爱的人发酵升华,也可能是氧化腐烂。

    轮船上的客人都被吸引过来,围成一条弧形。无论真心祝福,还是等着看戏,此时脸上都堆着笑。

    正在这时,一名不速之客出现在甲板上,绯闻女主角来了——炎夏。

    汝炀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炎夏是他抹不去的污点。他渐渐停止转圈,骆潇潇从他胳膊上跳下来。

    甲板上的人呈四分之一个圆分布,炎夏是圆心,汝炀和骆潇潇是圆环,其他人是圆周。越往外人数越多。

    骆潇潇率先打破僵局,她看到司情站在前面一排人里面,便走过去抱住她,“妈!”

    司情拍拍她的背,“你看,你爸也来了。”

    “爸。”骆潇潇也叫了他一声。

    她的父亲是骆云朗,明星杂志社的老板,虽然骆潇潇跟他姓,但是和他不亲。

    骆云朗拍拍她的肩膀,“女儿长大了。”

    他不要求骆潇潇跟他有多亲,毕竟自己也没尽过多少做父亲的义务。可是血浓于水,女儿结婚总是有些感慨的。

    汝炀的父母也来了,骆潇潇过去打招呼,以后他们还是她的公婆。

    “伯父、伯母。”

    “潇潇啊。”孙晓柔拉住她的手,“还叫伯母,以后该改口了。”

    “妈。”骆潇潇试着叫了一声,“爸。”

    汝航和孙晓柔不同,孙晓柔觉得骆潇潇可以在工作上帮助汝炀,她是汝炀妻子的最佳人选,难得两个人性格合拍。汝航则认为骆潇潇和汝炀一样的狂妄,两个人性格相冲,日后朝夕相处恐怕免不了出现分歧,不适合做夫妻。

    “以后就是汝家的媳妇了。”既然事实如此,汝航只能和他这个媳妇好好相处。

    骆潇潇眼睛左右望了望,假装问他们,“汝冰呢?”

    “哦,潇潇你不知道,小冰他一个礼拜前摔断了腿,现在正在医院,不方便参加你们的婚礼。”孙晓柔解释。

    不方便,那我的新郎官是谁?骆潇潇心里想到。

    “没事。”骆潇潇善解人意地笑笑。

    “潇潇,你能理解就好。这么重要的日子,小冰也真是……”

    骆潇潇脸上陪着笑,婚礼晚上开始,轮船下午三点半离港,不知道凯特那边怎么样了,她应该能搞定汝冰吧?  曾有少年,深情爱过你,以忠诚的青春作抵押。

    骆潇潇应付完亲朋好友,来到自己的20号房间,船上的男服务员帮她把行李拿进来。

    “骆小姐,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没有了,谢谢。”

    “骆小姐,祝你新婚愉快!”

    骆潇潇回应他一个礼貌性的微笑,他识趣地走了。

    婚纱挂在衣架上,是骆潇潇和国外知名设计师一起设计的,一年前开始订做,还有汝炀的新郎礼服,几个月前才运过来。他们筹备许久,到头原来是一个笑话。

    骆潇潇拿出昨晚才完成的白色礼服,挂在婚纱旁边,穿上这件衣服的人才是今晚的男主角。

    汝冰昨晚就辗转反侧,已经向上帝许了无数个今天骆潇潇改变想法的愿望,然而,凯特还是来了。

    “你就是汝冰。”凯特饶有兴致地打量他。“确实比汝炀好看,但是你看起来太嫩了。你多大?”

    “26.”面对不速之客,汝冰保持基本的礼貌。

    “哦。”凯特点点头,“现在流行小鲜肉和姐弟恋。”

    “什么意思?”汝冰感觉不妙。

    “我替潇潇过来接新郎。”凯特说明来意。

    “我就不去了,你看我腿不方便。”汝冰事到临头还在挣扎,“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有我没我都一样,婚礼照常举行。”

    “结婚没有新郎怎么行?”凯特用她特有的犀利眼神,半垂眼帘,微微低头看着汝冰,“你不会想临时摆潇潇一道吧?”

    汝冰在她俾睨众生的目光下无所遁形,“我对天发誓,没有。”

    “真的?”

    凯特语气突然变得温柔,听起来比凶人还恐怖,汝冰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骆潇潇的朋友果然都和她一样凶暴。

    “潇潇想摆汝炀一道,你想摆她一道。你们三个人能不能遵守交通规则,不要追尾。”凯特掀开汝冰身上的被子,指着旁边的轮椅说,“你自己上去还是我帮你上去?”

    “喂!”汝冰一条腿上打着石膏,脚趾露在外面冷飕飕的,放弃抵抗,“我自己上去。”

    汝冰慢吞吞移向床边,凯特扶他坐上轮椅,扯了一条毯子盖住他的腿。

    正在这时,凯特的手机响,“我们已经出发了。”

    电话那头是骆潇潇,“行!到了打我电话,我的房间号20。”

    挂断电话,凯特看向汝冰,“我们走吧。”

    汝冰一脸壮士慷慨赴死的悲壮表情,心想,我迟早被他们两玩完。

    “笑一个,虽然你这样看起来很可爱,但是新郎还是该表现得开心一点。”凯特想她明白为什么骆潇潇会选择和汝冰结婚了。

    汝冰勉强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

    凯特被他这幅模样逗乐了,按下直通这层楼的专属电梯,门很快开了,里面站着一个护士,巧的是刚好是负责看护汝冰的护士。

    她见汝冰这身行头,好像是要走,神情立马紧张起来,“你现在不能出院,你的腿还没好,办出院手续了吗?医生不会同意你出院的。”

    “他结婚还要经过医生同意?”

    凯特反问她,护士一下被噎得哑口无言,脸上神情掩饰不住的失落,“你……你要结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