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一章 谁更无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三十一章 谁更无耻?

    小小算计,竟被其轻易破解,还明里暗里嘲讽一番。令他颜面尽失。

    憋屈的满腔怒火,自如火山欲爆发。

    狰狞着面孔,扭曲着脸庞。瞪大眼球,恨不得将凌尘吞吃掉。

    只可惜。凌尘却手持请柬。大摇大摆进入。

    而天鸠,则只有紧握拳头,咬着牙齿。满脸不甘。

    算计被破,自然老脸无光,似那被羞辱之意。令其满心愤慨。

    心里暗暗发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天鸠,一定要让这家伙死。

    心底深处,一道道杀意。已然凝成。

    “小子。咱们走着瞧。你会看到我后续手段的!”

    天鸠面目狰狞恐怖,在凌尘经过其身旁之时。压低声音说着。

    睚眦欲裂,恨意比天大。

    如果不是顾忌天门尊严、脸面。他都快忍不住现在想动手。

    “小爷我等着。”

    凌尘一愣,倒是略显错愕。

    但,他却丝毫不在乎。

    后续手段?

    无非是一些动用天时地利人和的算计。欲针对他。

    并未放在心上,暗道:你有任何手段,小爷我都接得下,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如果可以,他自然也想现在斩杀此人。

    然,天鸠为天门弟子。

    此处,又是天门山,自不能动手斩杀人。

    摇头进入,心里暗暗冷笑:天门天骄,所谓的天才,也不过如此而已。

    手持请柬,自有人领路而去。

    天门毕竟浩大,若无人带领,只怕会迷路。

    百门盛会,便足足有一百多个宗派前来。

    大大小小,多如牛毛一般。

    最小的,竟只有三三两两之人。

    似凌尘这般的青玄门,还算是比较大的。

    当然,也有比较恐怖的宗派。

    天门作为东道主,自是将一切安排好。

    天门山主峰,一处巨大的演武场,便是此行的目的地。

    百门盛会,也会在这里召开。

    届时,百门掌门人,百门天骄,皆会在此。

    想想,就觉得疯狂不已。

    毕竟这是百门盛会,更是百年难得一见之。

    每一次,都有无数的天骄聚集,天才成群。

    凡是露露脸面,也是觉得老脸有光彩。

    “师父,这天门,还真大啊,这大片的山脉竟然都坐落有宫殿阁楼,天门弟子,更是不知凡几!”

    青鸾小脸惊呼,啧啧称奇,这偌大的一个宗门,难道就不会出什么乱子吗?

    还有,这么多宫殿阁楼坐落在山峰间,又是怎么修建起来的?

    她不过是一十七八岁的小丫头,自是充满好奇。

    凌尘闻言,却是暗叫无奈。

    心道:这丫头,怎么表现得一副村姑进城的样子?

    这,不是表明了说,他们是小宗门小门派,弟子少,实力弱,没见过世面吗?

    果然,那领路的一位皇级境弟子闻言,却是一阵轻笑之。

    虽然,并未表现得太过明显。

    但,凌尘依旧能感受到他心里的那一丝冷笑、嘲讽和不屑。

    那是强者对弱者的不屑,是一种骄傲。

    “几位,你们怕是有所不知,这些可都是我天门多年的积累!如今,更还有天门山被扩建宫殿阁楼呢!”

    微微笑着,脸上一脸的喜色。

    而其心里,却暗暗冷笑:果然是一群土包子,连我天门这么大的地域都没见过,真是不知所谓!

    被人轻视,自是在所难免也。

    “好了,咱们继续走吧!”

    凌尘不想多生事端,便淡淡道。

    似这等高傲的嘴脸,他自是见过不少,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天门是很强大,可这些,都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他,只不过是带青玄门弟子前来参加这所谓的百门盛会,仅此而已。

    如非是有必要,他都不想来此。

    那领路之人听闻凌尘之言后,嗤然一笑。

    仿佛,在轻蔑的嘲讽。

    但也没多说什么,拍拍手就转身继续带路。

    而此刻,那天门山脚下,正欲离去的天鸠,突然发现一道人影朝他走来。

    “嗯?”

    心里一种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绝对是冲着他来的。

    可,这人又是谁呢?

    这广阔地域内,宗派无数,他自不可能谁都认识。

    但见对方来势汹汹,一身气息晦涩、恐怖。

    看起来,非是普通之辈。

    只是不得而知晓,这所来之人,究竟冲他来干什么?

    难道,对方认识自己?

    可,他并不是这些来人。

    “你,便是这天门弟子天鸠?一个皇级境八重天的修炼者?”

    淡淡问之,目光高傲,一副居高临下的盛气凌人气势。

    仿佛,是那久居高位之人,才有这等气势存在。

    “你,你是何人?”

    天鸠目光落在那询问之人身上,迷茫、疑惑地问着。

    对方,又是怎么知晓自己的?

    他可不会认为,一个随随便便的皇级境八重天之人,都能被对方看重。

    “我叫上官剑,与那凌尘有仇,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找你为何了吧?”

    直接挑明关系,道出来意。

    这人,却是上官剑。

    只是,此来途中又耽搁一番,所以才落在凌尘后面。

    但,凌尘现是青玄门门主,又与这天门天鸠有仇。

    此中之事,自是被其知晓也。

    欲杀凌尘,自是不难。

    但,若欲羞辱之,让其难看而死,那就需要费上一番心力。

    毫无疑问,天鸠便是上官剑选中合作的人。

    “上官剑?与凌尘有仇?”

    这几个字眼,天鸠还是很轻而易举的抓到。

    上官剑是谁,他可能不知道。

    但,与凌尘那小子有仇,这就足够了。

    这,便是他们接下来合作、认识的基础。

    想及此,面目上也泛起一丝丝笑容,嘿嘿一笑。

    “这家伙身份神秘,一身气息晦涩,我却看不透,看来也是一尊强者!

    只是,这样的一尊强者,竟然也和那凌尘小儿有着难以调和的仇怨在,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他本以为自己是孤军奋战,谁道,这突然出现的上官剑,让他看到合作的希望。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上官剑,是鬼神宗少主,未来鬼神宗宗主,紫府境一重天!”

    自傲介绍着,也好让天鸠明白明白,他上官剑的实力。

    鬼神宗少主?

    紫府境一重天?

    天鸠一愣,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看。

    毕竟,在他面前的是一尊紫府天尊啊。

    不过,又一想。

    这么强大的人都与那凌尘小儿有仇,岂不是等于说,任由他手段恐怖,神通厉害,也逃脱不掉被杀的宿命吗?

    嘴角挂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来,暗暗思忖:如此一来,他凌尘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

    一尊紫府天尊,足以叫其死得连渣渣都不剩。

    “天鸠,天门内门弟子!”

    拱手行礼,面对一位紫府天尊,他也不得不恭敬而为之。

    “不知上官公子意欲何为?如今那小子进了我天门内,百门盛会正要开始,可不能乱来!”

    天鸠有些担心,若是直接出手轰杀,虽然直接有效。

    但这里,乃是天门山。

    百门盛会在即,天门尊严自无比重要,容不得乱子出现。

    “放心吧,我自有打算,你我商议一番就是,想来动些小手脚,也不会有人发觉的!

    且,杀他容易,羞辱他,却要计较计较一番。”

    上官剑嘿嘿一笑,在知晓天鸠这个天门弟子与凌尘有仇时,他实际上就有了主意。

    一些小手段,或许要不了其命。

    但,却可以狠狠羞辱他,让他在百门盛会上丢尽脸面,面皮、尊严全无。

    便是死,也要受尽屈辱、嘲讽而死。

    两人低头,自是合计一番。

    此刻,凌尘却被那领路之人带到那演武场之地。

    各门各派都有属于自己的座位,这是天门刻意安排的。

    不过,这位置的排列,却是有讲究的。

    如今,凌尘一行人,却被领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而其旁边,是一个叫天鬼宗的宗派,听听这名字就让人皱眉头。

    而在他们所在之地,原本却是另外一个小宗门的,现在,这牌子被临场换了过来。

    “为什么要换我们的牌子?”

    赵北辰一脸愤怒地质问道,明明他们的位置不在这边,现在这领路之人却调换过来,你叫他们如何忍受?

    “为什么调换?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天门安排的,这个理由足够吗?”

    冷冷一哼,那人不屑着。

    暗道:得罪我天门弟子,定叫你们和这天鬼宗好好相处相处。

    要知道,天鬼宗,那可是一个凶恶宗门。

    而且,其宗门势力,比青玄门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说完,也没等凌尘一行人有反驳的机会,那天门弟子便拍拍手掌闪人了。

    一副你们爱坐不坐,反正我就是如此安排了,你等看着办吧。

    “小子,哪个门派的?新来的?赶紧给我天鬼宗让几个座位出来!哼哼!”

    这个时候,那天鬼宗的人也过来了。

    领头之人,是一个长得凶神恶煞一般的皇级境九重天修炼者,倒是年纪轻轻模样。

    看来,这个宗门里老一辈的人都没来,只是派遣了这些年轻一辈的天骄过来。

    “想要座位?滚!”

    一挥手,原本属于天鬼宗的座位,竟被他收入到云戒空间内。

    暗道:让你在小爷我面前耍无赖?小爷我比你更加无赖!

    然后,面色一阵迷茫之态,又问之。

    “天鬼宗的朋友,不如,来几块灵石,放心,我也不黑心,只要五块灵石一个座位,怎样?良心价吧?”

    凌尘,竟无耻的做起了生意。

    还开始叫卖起来,一副真诚的眼神,看得那天鬼宗的一群人是一愣一愣的。

    这小子,演技竟如此之好?

    天鬼宗弟子:“……”

    五块灵石购买一个座位?

    还良心价?

    那领头的天鬼宗弟子,顿时气得不轻。

    座位被收走不说,还被人敲诈勒索?

    满腔怒火,腾的一下子燃起。

    “对了,为了避免你们心里不满,其实还可以打折的,但最多要四块灵石,否则免谈!”

    眼看那群天鬼宗的人黑着脸,愤然的面皮上抽搐着。

    凌尘急忙转开话题,又一副让你们占便宜的样子。

    那无赖的模样,那无耻的劲头,那精湛的演技,都让这群天鬼宗弟子好一阵心惊肉跳。

    无耻,太无耻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